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99 两个时代
    从乔尼的意识资讯中获取的资料,总算是让我弄清楚这个末日幻境的现况,网络球的发展和我的判断相差不大,席森神父的黑巢却还未见踪影,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相互制衡的三者,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变成了末日真理教一家独大。网络球没有完成对世界范围的神秘组织的整合,但是,这个整合已经提上日程,即将在伦敦召开的集会,就是成立世界性合众机构的第一步,我可以想象随之而来的风起云涌,怪不得这个城市如此繁华和平,却给人一种身处漩涡,走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的危险感。

    相比起过去的末日幻境,如今的末日幻境更加接近末日,网络球的动作牵扯着整个世界的风云变幻,而且,敌人并不仅仅来自于政治上的博弈压力,更来自于复数的死敌——除了末日真理教之外,还有一个纳粹军团在虎视眈眈。乔尼对纳粹军团的了解不多,但是,纳粹对美利坚的进攻,就算有联合国的信息监管,也是无法对他这样的人掩盖的。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不仅神秘组织多如牛毛,政府方面也不缺乏对神秘世界的认知,除了中央公国方面看不出多少动静,其他地方的政府和神秘组织的合作,对于神秘世界中的人来说,也不算是多么严格的机密。由此可以判断,中央公国绝对不是什么动作都没有,身为亚洲区的最强国,这种潜伏也意味着惊人的爆发力。

    末日真理教在欧美区的肆虐和侵蚀,已经让其他神秘组织饱尝苦楚,这次的会盟无疑也是一种生存环境下的逼迫,网络球本身的立场、信誉和组织结构,让网络球拥有极大的先天优势。我并不怀疑。只要会盟可以完成,那么,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上一个末日幻境中那个无比庞大的网络球,就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在那个时代,网络球已经成为了类似“联合国”的代名词。换句话来说。那个网络球和现在的这个网路球,并不是完全相等的。

    黑巢的出现,大概要在网络球主导的神秘联合组织成立之后,出于理念上的争端,和大环境下的压迫下,察觉到无法以个体抵抗组织的神秘圈人士,自觉性地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松散的团体,然后在席森神父的带领下。获得立足之地——在那个时代,在我死亡前的最后一场战役,席森神父分裂了玛尔琼斯家苦心营造的“圣地”。

    然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显然十分顺利,让这个末日真理教三大分支之一的家族,成为了末日真理教的实际统治者。他们所制造出来的巫师,也成为末日真理教的核心战力。这种先一步的发展,让他们获得了比较起其他神秘组织更大的优势。虽然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的表现,就已经呈现出末日真理教的一些特质,但是,它在末日真理教的地位竟然这么有来头,还是颇为让我惊讶。单凭死亡前那场和玛尔琼斯家的战斗,就足以让我清楚。这个末日幻境中的末日真理教有多么强大——当时玛尔琼斯家龟缩在自己的领土上,却仍旧发展出无比强大的势力,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这个家族早早就完成了“天门计划”,由此诞生的种种力量。也必然归入末日真理教之中,并且取得了更为长足的进展。

    我回想着,过去在玛尔琼斯家领地的见闻和战斗,结合乔尼对末日真理教的认知,就已经明白,末日真理教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没有它隐藏起来的实力的一半。怪不得包括网络球在内的其他欧美区神秘组织,在会盟之前,就有着向亚洲区转移的打算。如果这次的会盟遭到破坏,他们绝对只能退往亚洲,而亚洲,毕竟是另一个庞然大物的自留地——中央公国潜伏了那么久,绝对不是这群伤兵败将可以获得主导权的地方,而寄人篱下的味道绝对不好。

    只要网络球的人脑子没烧坏,就绝对不会将退往亚洲当作是第一计划,我有理由相信,网络球为了保证会盟的顺利进行,已经投入了百分之百的力量。因此,他们没有立刻清理伦敦中的牛鬼蛇神,已经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既然在过去,在网络球最没有压力的时候,也无法彻底摘除这个城市的“病变”,那么,在这个微妙的时间段,更不可能将隐藏至今的末日真理教于这个城市的布置,全都挖出来。

    大概,网络球一开始,就打着让末日真理教的人主动跳出来的主意吧——主动去揪出这些地老鼠,绝对不是一个有性价比的行为。甚至于,他们也考虑到,伦敦会盟这样的大事件,绝对会让更多的神秘圈内人士进入这个城市,这其中除了参与会盟的神秘组织之外,闲散者和独行者也必然不会缺乏,而其中像是乔尼和我这样的人,也会主动参与到清楚末日真理教的行动中。

    这个城市的情况,实在太过复杂了,但是,从欧美区的情势来看,末日真理教的公敌身份是绝对不会消解的。网络球的考量,就算不全如我所想,但是,我所想到的,网络球也必然会想到,从而成为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只是,我觉得,这样的考量实在太过精细,根本不是现在的网络球可以顾全的,其中未必没有一些赌性,从而也显得网路球本身的迫不得已。如果网络球有更好的选择,按照我对他们的了解,行事应该会更稳重一些。网络球的风格,一向是讲究大局上的主动,以及细节上的无漏洞,但是,现在网络球的行事,已经有些剑走偏锋的味道了。

    我觉得网络球已经会失误,问题就在于,他们是否可以弥补失误造成的漏洞。他们能够执行这样的计划,就代表他们自认有足够的后手,来保障这个计划的成功率。乔尼是独行者,根本就不了解网络球到底有怎样的底气。不过,我大概可以从之前脱离的基地中,嗅到一丝味道——这些家伙,真的拥有很强的底牌。

    不过,虽然网络球十分相信自己的后盾,而过去末日幻境的情况。多少也证明,网络球绝对不会在这场危机中消亡。但是,被他们当成危险猎物的末日真理教,还有那些不知底细的纳粹军团,绝对也不是好相与的。

    如今主管末日真理教的玛尔琼斯家,其核心战力,可不是乔尼遇到的那些低级巫师那么简单。巫师,也是和魔纹使者一样,分成好几个等级的。而“圣地”更是无比庞大而特殊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执行了那么长的时间,其“圣地”想必也已经经营的固若金汤,网络球能不能找到还是一个问题。只要无法毁灭“圣地”,末日真理教的发展就是无法遏止的。

    我很想回到玛尔琼斯家隐居的领地看看,但是,暂时却抽不开身,而且。如今的玛尔琼斯家主导了末日真理教,也必然掌握了“最终兵器”。一旦我深入虎穴。就无法避免和“最终兵器”的直接碰撞,我不觉得,如今的自己在“最终兵器”的围攻下逃生的几率有多大——死了一次的经验,已经足以让我对那些“最终兵器”的可怕有所认知,那是相当于“病毒”于这个世界的一种投影,从这个角度来说。除非“江”亲自动手,否则,它们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末日真理教将高等级的巫师和最终兵器投入伦敦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我最担心的。并非是这个方面,高等级的巫师和最终兵器的数量并不多,只要有相应的布置,应该不会对城市造成太大的破坏,但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制造了一种极为可怕的病毒,那才是真正的会让整个城市陷入毁灭的东西。

    “沙耶病毒。”我想起这个名字,就不免沉缅于过去的记忆中。

    这种病毒,会彻底扭转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毁灭人和人之间的纽带,破坏人类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根基。一旦这种病毒在这个城市爆发,蔓延到全世界,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做法,就只有将整个城市封锁,然后彻底毁灭。这也同样意味着,一旦末日真理教投放了沙耶病毒,那么,除非在最开始就截断感染源头,否则,每个人对这个城市的付出,都会毁于一旦,而我停留在这个城市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可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究竟是如何投放这种病毒的,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解释。对这种病毒的研究,也才刚刚开始,并没有具体的研究成果。那时候,我们最终还是没能阻挡玛尔琼斯家。要不是席森神父领导的黑巢伸出援手,恐怕会全军覆没于玛尔琼斯家的领地中吧。

    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是否也在制造这种病毒,是否对其有所改进,都是不得而知的事情。至少,在乔尼的记忆中,并不存在沙耶病毒感染扩散的先例。即便如此,我仍旧不得不防备,在网络球的压迫下,末日真理教在伦敦的触手不得不收敛锋芒,但也因此,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完成并完善这种可怕的病毒。

    如今,达芙对我说“她的姐妹们也知道末日真理教,并加入了这个教派中”,其意义对我来说,可不仅仅是“末日真理教终于按耐不住”这么简单。就算网路球被牵扯了精力,但是,这么主动显眼地扩散,绝对不是什么好预兆。这不仅意味着,末日真理教打算翻身,更意味着,他们有足够的底气翻身,而显露在表面的那些末日真理教成员,很可能不是他们的主体,而是一些掩人耳目的诱饵。

    因为我对末日真理教知之甚多,所以反而不好判断他们的虚实,想必对网路球来说,也是同样的情况,所以,也成为了“静观其变”这个做法的原因之一。

    不过,考虑到沙耶病毒的存在,静观其变的做法,也相应变得危险起来。在我的视角中。网络球在为自己争取时间,但隐藏在这个城市中的末日真理教又未尝不是呢?看来,无论是否被利用,我都必须更主动一些,如果我不做点什么,伦敦变成人间地狱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七十。

    我也不清楚自己可以为这个城市做到多少。但是,我已经决定了,一定会竭尽自己所能。

    “达芙,离开这个城市吧。”我对怀抱中的达芙说,她正意兴盎然地注视着脚下的夜景。

    “不,我要留在这里。”达芙说:“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我不想离开这里,不管是什么原因。好吧。除非再来一次伦敦大撤退,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她所说的伦敦大撤退,发生于这个末日幻境的二战时期,纳粹军团攻陷了伦敦的时候,那是这个城市历史上最大的浩劫。然而,她并不知道,纳粹军团已经卷土重来,已经攻陷了美利坚的拉斯维加斯。取得了一个完整的前进基地。

    达芙的态度十分坚定,我觉得自己无法劝服她。类似的劝导,乔尼已经做了许多次,既然如今她已经认识到“神秘”的存在,以及这个城市潜在的混乱和危机,仍旧坚持己见,那么。她的决定已经是很难改变了。

    我不再说话,带着达芙一路飞跃,回到了她的租房中。一路上再没有碰到“异常”,我在这个城市的活动,已然被网络球默许了。

    达芙一回到家里。就进了浴室,她的约会已经临时中止了。今晚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也是需要消化一段时间的。我将钉锤和行李箱放回自己的房间,回到大厅正想看一回电视,不再去想那些复杂的事情,达芙的声音便从浴室里传了出来:“乔尼不是危险人物吧?我可是打算继续维系这个金主的。”

    “我不觉得在短时间内,他会再见你。”我无所谓地回答到:“如果他还能活着,随便你。”

    “他的情况有这么危险吗?我看到他的超能力了,真是很炫酷,他很强大,不是吗?”达芙说。

    “是的,他算不错的,但是,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强大。”我说:“他和他要面对的敌人,并不在一个量级。”

    “你说过,你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为什么不合作呢?”达芙话锋一转,说到。

    “乔尼是一个独行者,他的经验和习惯更适宜一个人行动,和我合作的生还几率,不一定会比自己一个人行动更高。他可不信任我。”我回答到。

    “那么,需要我为你引荐那几个加入了末日真理教的女人吗?”达芙说。

    “如果可以的话。”我说,乔尼调查过达芙的人际关系,那几个加入了末日真理教的妓女,也在他的监视名单中,不过,由于末日真理教的行动隐秘,让他很难追踪这条线索,想必网络球方面也是一样,不追踪到根底的话,反而只会打草惊蛇。不过,我觉得,自己剥夺对方意识资讯的能力,或许可以试试。网络球方面也不缺乏意识行走者,他们一定尝试过类似的做法,从意识层面上进行追踪,只要获得了情报,即便自己不使用,也可以转手给乔尼这样的人,然而,他们没有任何动作,乔尼的行动,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这意味着,末日真理教方面也存在意识层面上的重重防御。

    不过,网络球和乔尼没能做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也无法做到。

    “江”的力量,在末日幻境中应该是“普遍有效”的。

    达芙擦着头发,只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今晚你就打算这么枯坐着?”她毫不顾忌地在我身旁坐下,拿起遥控器调了几个台,一边说到:“我的计划可是玩到第二天早上,明天就可以休息了。现在约会却被你打断了,可真是难捱。”

    “你不是要进修心理学吗?”我反问。

    “我喜欢严格按照日程表作息,要不,等会我和你一起出去,看看那些姐妹?”说到“姐妹”这个词汇,达芙的嘴角咀嚼着一丝冷嘲。

    “不,今晚我不打算行动。”我摇摇头,“在如今这个关键时刻,末日真理教一定也小心翼翼,晚上很可能不在是他们的活跃时间。虽然他们是邪教,但是,如果以为他们一定是鬼鬼祟祟的夜行生物,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在白天的行动效率,比晚上的更强。”因为,酒吧夜店仅仅是集会场所,而快递公司,可是在白天营业的。在酒吧夜店追查到的线索,很容易被切断,因为,对方也清楚,晚上可是龙蛇混杂的时候,出于安全考虑,只会呈现表面上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