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5 表里之声
    义体高川帮助格雷格娅打包好行李,来到伦敦的时候,身上的物品只需要一个普通背包就能装下,回去的时候却塞满了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其中不仅有伦敦的特产,各式各样的奢侈品和女**用品,还有网络球特别准备的礼物,包括一些稀奇古怪的道具,以及能够弥补耳语者技术方面弱项的资料。义体高川在上一个世界线中,在五十一区得到的黑烟之脸和特洛伊之种,才这个世界线的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完成品,其中最为珍贵的,应该是针对特洛伊之种的解毒剂——“特洛伊之种”如同病毒一样,不会主动识别敌我,一旦释放出来,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并变异成为“黑烟之脸”,但是,无论是在感染前,还是感染后,使用解毒剂都可以将这种变异的力量转变为良性,更重要的是,它并不仅仅对特洛伊之种有奇效,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病变都有特效,其中包括已经检验过的二十三种绝症,一旦可以大规模生产,必然会对人类社会带来医学上的变革。

    这是网络球对整个人类世界具备良性贡献的证明,也是它们立足于社会核心的重要成就。距离公开这个成果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网络球需要调节各方面的社会关系,由此更显得赠与耳语者这种礼物的意义之重大。

    义体高川决定取消格雷格娅的代表资格,令其返回耳语者总部是十分突然的事情,他做出这个决定的依据,并非受到确切的情报,仅仅是出于对“少年高川”的异动所产生的直觉判断。格雷格娅本人虽然接受了这个命令,但却并非全然心甘情愿。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她一直在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不过,义体高川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妥协,而让这个女孩失陷在这个危险的城市中。

    在做出参加伦敦会议这个决定的时候,耳语者的每个成员,都没有对其中潜伏的危险做到足够的考量。或者说,太多的超出预想的“异常”,只有亲身经历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诡谲的动荡。格雷格娅不是高川,不清楚少年高川和“江”的存在,更没有当地的龙头,网络球那样严密的情报网络,因此,她所感受到的危险。相比起真正的危险,不缔于沧海一粟。

    就连拥有灰烬使者力量的咲夜,义体高川都不打算让她留下来,只是,近江对人格保存装置的调整需要时间,咲夜最快也只有明天才能出发,而格雷格娅则是必须乘坐当晚的航班离开。义体高川再一次和锉刀小队以及网络球沟通后,紧急为她订了机票。她必须先乘坐前往中东的航班,再转乘通往中央公国的航班。义体高川的决定和行动。都弥漫着一股紧迫性,这让格雷格娅再有满腹的抱怨,也不得不主动配合。

    对于格雷格娅的离开,锉刀小队也好,网络球也好,都没有任何意见。格雷格娅成为耳语者的代表是出于怎样的原因,他们都十分清楚。而这场历练其实已经达成了基础目标,格雷格娅已经拥有一份“神秘”,她此时回去,也并非没有收获。如果她留下来。却不会成为多重要的一环,反而更有可能会成为累赘。尽管“黑戒”的能力可以称得上强力,但是,格雷格娅并没有多少正面作战的经验。

    现在的伦敦就像是一个炸药桶,什么时候会被点燃,就连网络球也不能保证,如果一切顺利自然是好事,但是,一旦出现转折,那么情况绝对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恶化,伦敦与外界的联系通道会被切断,几乎是高达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这种险恶的环境认知,几乎已经成为了抵达伦敦的所有神秘组织代表的共识,他们没有选择离开,仅仅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拥有面对这种恶劣情况的能力,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游刃有余地保护任何想要保护的人。

    如果情况真的极度恶化,义体高川也仍旧觉得网络球可以提供避风港,但那个时候,格雷格娅的作用就微乎极微,与其留在伦敦接受庇护,还不如返回总部,八景那边绝对有她的用武之地。

    “还有什么要带的吗?”义体高川将行李箱压上,看向格雷格娅。她正在笔记本电脑前和八景进行沟通,闻言转过头来,对义体高川说:“没了,看来你的决定倒是恰到好处。”她有些无奈,“中央公国的政府给耳语者任务了,八景那边正好缺乏人手。”

    “政府任务?”义体高川皱了一下眉头。月球上纳粹的动静,早就让他不对平静的延续抱有期待,那些家伙所带来的冲击是世界性的,而联合国的决定,更是会让整个世界都变成一锅沸粥。中央公国会有所动作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耳语者作为政府承认的神秘组织,也无可避免要参与一些行动。虽然中央公国的地理位置、国家实力和环境因素,都让它看起来比其他国家更加安稳一些,但是,并不代表没有危险。

    耳语者必须参与的任务,自然会和当前局势的动荡紧密相关,考虑到留守总部的成员们的力量,就算加入一个刚获得强力神秘的格雷格娅,仍旧不免让义体高川有些忧心。他看了一眼咲夜,咲夜点点头,说:“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尽快出发,八景那边的任务,有一定的缓冲时间,政府方面只是让我们保持待机。”

    “那么,总部方面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处理好伦敦方面的事情。”义体高川舒缓了表情,因为,自己等人可以做到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只能祈求命运的眷顾。无论中央公国打算做什么,这个国家所面对的压力,的确是最少的那一批。当所有的选择都不怎么好的时候,就只有尽可能选择不那么坏的一个了。

    “出发吧。”他提起行李箱走出门外,格雷格娅见状,也只能耸耸肩,关上笔记本电脑追了出去。两人在楼下招了出租车。义体高川帮忙将行李箱放好,临走前凑在车窗前,再三叮嘱格雷格娅一切小心。

    “只要不是没有选择,就不要因为任何事情停下来,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总部,这是命令。”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格雷格娅回答到。

    之后司机发动车子,朝机场方向驶去。义体高川目送两人好似被沉沉的夜幕吞噬般,消失在街道尽头。正打算返回房间,身后却有车子停下,他转头一看,就见走火从车里走出来,他身旁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随从,长相憨厚,表情十分沉稳。黑发剃成平头,眼睛却是浅碧色的,显然是个混血儿。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义体高川自然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含义。虽然耳语者和网络球的合作关系正走向正规,但是,走火这样的大忙人,可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亲自登门。换句话来说。他唯一会带来的,只有麻烦。麻烦和麻烦。

    看到他的一刻,义体高川就知道,伦敦的情况又有变化了。希望不会影响航班,他如此想着。

    三人没有寒暄,直接进了耳语者的房间,咲夜见到走火和他的随从。也不由得用眼光向义体高川询问,她心中想到的,和义体高川没什么不同。

    “听说你的意识问题已经解决了,高川先生。”众人落座后,走火立刻进入正题:“在进入正题之前。我希望可以为您进行一次意识检测。我们这边发现了一些情况,很可能和造成您的意识问题的凶手有关,也有许多人对您的意识问题十分关切。”

    “那个家伙出现了?”我反问的时候,几乎没有一点疑问情绪在内。少年高川的情况,和网络球的反应,完全在预想之中,如今只是进一步被事实证明了而已。

    “你知道?”走火虽然这么问,脸上却没有任何动容,“他袭击了研究所,并成功脱离,如今正在我们的监控之下。他自称高川,这也是我们需要为您进行一次意识检测的原因,,我们想知道,他和您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重要影响。当然,我们也并不希望,这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所以,这一次,仅仅是私人的请求。”

    “我可以理解。”义体高川当然不会因为区区一次意识检测,就放弃和网络球的合作,近江也好,玛索也好,桃乐丝计划也好,乃至于耳语者的立场和当前世界局势,都让他不得不对网络球方面的反应进行足够严密的推断,走火的态度和决定,都在预料当中。甚至可以说,这本就是他当初提供这份情报时,所要达到的预期效果。

    义体高川认为,必须通过网络球的力量,去进一步确认自身的变化,以及少年高川的动向。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意识行走者,虽然对种种意识态的变化,都会有一些模糊的感应,通过推断,多少可以了解可能出现的变化,但是,这种推测太不直观了。网络球的意识检测,可以给我一份更加详细的报告,并在检测之后,达成更加深入的合作,无异于一箭双雕。

    走火盯着义体高川看了半晌,在确定的确没有任何排斥情绪后,他点点头再次表达善意,然后对随从小声说了几句。这名混血儿随从就是进行这次意识检测的意识行走者,他和走火换了座位,隔着茶几坐在我的对面,憨厚沉稳的脸上,浮现平和的笑容,没有任何攻击性。

    “那么,高川先生,我们这就开始吧。其实意识检测并不是多么麻烦的事情,我不会偷窥你的记忆,因为,我做不到。我的能力,是侧重于对大体意识情况的描述。”混血儿从怀中掏出纸和笔,用缓慢的语调说:“我没有代号,真名是常怀恩,正常职业是一名心理医生,在伦敦还是挺有名气的。”他从兜里拿出名片,放在茶几上,推到义体高川面前,“我会使用怀表让你进入恍惚状态,然后通过意识能力,对你的意识轮廓进行感应,然后用文字和图画的方式,在纸上描绘出来。然后。我们再对文字和图画的内容进行鉴定,以确认你的意识情况。”

    “我该怎么做?”义体高川问到。

    “只需要闭上眼睛,聆听怀表的声音就好。”常怀恩摊开手掌,一枚怀表就从袖口中滑入掌心。当他挑开表盖的时候,清脆的指针跳动声就钻入耳中,比预想的更加清晰。明亮,清脆,就好似其他的声音,都在这一刻变得虚弱,主动凸显出这个声音的存在感。

    当义体高川闭上眼睛的时候,这种声音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好似所有的声音都在远去,只剩下怀表的声音充斥在天地之中,然后。连天地都已经消失,只剩下这个声音渐渐填充着这片虚无。

    不知道什么时候,义体高川突然察觉到,自己再也感受不到身躯的存在,仿佛自己只是漂浮在这片由滴答声构成的世界中的一个幽灵。

    时间,空间、物质,全都消失殆尽,唯独只有灵魂是确切的存在。但是。他没有任何情绪的浮动,似乎在这个纯粹的灵魂中。连感性、理性、本能和情绪等等概念都是不存在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样的感觉陡然消失了,义体高川一下子就回到正常的世界中,各式各样的声音充斥在耳边,怀表的声音早已不存在,身体也似乎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他张开眼睛。却觉得自己才刚刚闭上眼睛——就等同于只眨了一下眼。

    这样极端的变化,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不适,反而在正常世界的大量资讯中,那种只剩下灵魂的纯粹,更像是一场错觉。不,甚至连错觉都谈不上。视网膜屏幕中,记录下了他在整个过程中失却的时间,足足有十分钟,在这个时间中,身体数据处于一种对常人来说濒临死亡的低点。这或许意味着,之前的感受,十分接近濒死体验。他的生理活动,就像是在鬼门关前打了一个回转,但这样的情况,反而可以说明,常怀恩的能力特性——他制造了一个在理论上“意识最为透明”的环境。

    “感觉如何?高川先生。”常怀恩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一边用让人感到轻松平静的声音问到。

    “很奇妙。这是濒死体验?”义体高川问道。

    “不,只是一种假象。”常怀恩说,“就算对普通人使用,他们的生理活动也不会降低到濒死的程度。嗯,其实,就像是你的生理活动数值,虽然达到了普通人濒死状态的数值,但对你而言,却不算是濒死。对普通人来说,也会有这样的一段距离。我的能力很安全的,不会有任何副作用,放心吧。”

    “真的吗?”咲夜轻声在我耳边说。

    “感觉是真的。”我说:“我的确没什么不适。”

    “高川先生的意识情况,整体上来说,的确没什么问题。不过,也没有达到最好的状态。”常怀恩停下笔,将描述情况的纸张推到茶几中心,让每个人都能看到:“一般来说,普通人的意识态,充满了许多杂讯,但却又不是浑浊没有规律。而意志越坚定,思维越平和的人,浑浊程度就会更低,规律也更加秩序化。如果意识被外力侵蚀扭曲,或许拥有心理病态,意识态就会趋向于混乱,甚至给人一种千疮百孔的感觉。不过,高川先生的意识态景象,并不符合这三种。”常怀恩点了点纸上那一片用铅笔涂成的漩涡,漩涡几乎看不到线条,只是用阴暗来表现旋转,更是在中心部分有一大块空白,就如同强力的漩涡,排开了最底部的水。

    “这是?”走火似乎也不太明白,纸上根本就没有文字描述,仅仅是一张画而已,其暗示的意义,太过于抽象了。

    “我也无法详细描述。反正,就是这幅画给人的感觉。不好,但也不坏,不是混沌,但也并不清晰,拥有秩序,但是细节却不明显。只能说,混沌,不完整。”常怀恩如此解释到。

    “那么,那名自称高川的意识行走者……”走火犹豫地问到。

    “的确是他造成的。”常怀恩这次到是十分确定,“他带走了高川先生一部分意识,而且,是比较核心的部分,所以——”他看向义体高川,说到:“现在的高川先生,恐怕已经无法再使用意识能力了,对意识力量的抗性也会有一定的减弱。不过,情况不是永远的,意识本身,会自行填补这份空缺。”

    “没关系,这在预料之中。”义体高川点点头,问到:“那名带走我部分意识的高川,会给我带来什么影响吗?”

    “不会有直接影响,除非他重新回到你的意识里。”常怀恩干脆利索地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