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9 聚合反应
    爱德华神父变化的黑球恶魔没有五官,却让黑巢诸人觉得它一直都在注视自己,在等待着什么,它不发动进攻,仅仅是为了牵制自己等人留在原地,一旦自己有撤离的意思,必然会施展手段让自己等人留下。正如q所说,在常规的超能和l的意识能力也无法起作用的现在,除了临界兵器之外,实在没有更好的战斗方法,但是,临界兵器实在太少了,几乎没有在正常世界中出现过多少次。耳语者一口气弄到了两把,还把其中一样“租借”给锉刀小队,是大多数神秘组织无法想象,也不觉得自己会这么做的事情。

    “撤吧,我们拿这个家伙没辙。”h也提议到:“而且,这里可是城市中,闹大了可不好。其他人应该也发现到这个怪物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有不好的预感。这个家伙有可能是在故意彰显自己的存在,但是,却不主动发起争端,明显是在针对网络球。”

    “没想到末日真理教也会耍这种政治手腕了。”s似乎也明白了h的暗示。

    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的对峙,成处于一种默认共识的微妙状态,主动出手的一方,将会打破这种平衡。更巧的是,双方似乎都在等待时机,积蓄力量,不愿意首先因为自己的原因,打破这种默契的冷战。因此,所有在此时此刻出手找麻烦的人,都不会得到应有的支援。

    “逃得掉吗?h。”k确认般问到,这里所有人中,h的能力无疑是最擅长逃匿的。h没有说话,身影一下子就从众人的视野和感知中消失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黑球的内部释放出更多扭曲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有具体的轮廓,时隐时现,就像是幽灵一样,在其他人的眼中,它们的行动轨迹就像是追逐着什么,隐隐勾连成一条条不断分散又聚合的弧线。众人看不到,也感知不到h,却能凭借这种急速运动轨迹判断h的行踪——h的能力没能瞒过爱德华神父。

    大约十秒后,h的身影在众人身边再度浮现,这个时候,他的衣冠散乱,到处都是小伤口,只是没有受到重创而已。他对众人苦笑一下,说:“那些鬼东西可以捕捉到我的行踪。速度也和我不相上下,它们的能力特性几乎就是我的翻版。”

    “是它们本身就具备的能力?”q沉声问到。

    “不,我更觉得,像是复制了我的能力。”h说:“我想拖延时间,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但是,它们的数量太多了。”

    “复制同等的能力,再凭借数量的压倒性优势取得胜利?”s惊疑不定地说:“果然有点最终兵器的味道。这也只是六百六十六变相中的其中一种恶魔吗?”

    “席森神父。你有什么办法?”k看向直到此时仍旧显得十分平静的席森神父,就他对这个男人的认知。绝对不认为这是对方在故作从容。袭击爱德华神父的计划是由席森神父定制的,也是他劝服众人参与的,即便事情的走向不如预期,但其他人也没什么抱怨的想法,不过,要说席森神父完全失策。却也感觉不像。

    “教父的力量还在预期之中,在同等级的神秘性下,他几乎是完美的,这一点也和最终兵器的特质十分相似。”席森神父盯着黑球,那些若隐若现的幽灵就好似云雾般缠绕在它的周身。“所有的神秘,都具备一个共同的,不是弱点的弱点。”

    “高等级的神秘对低等级的神秘有压迫作用。”q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是的,我已经考虑到教父的同等级无敌的情况,所以,从一开始,所有的计划都是针对神秘性的等级高低,现在的情况,至少可以证明,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神秘性和**的神秘性十分接近,就算稍微强大一些,但也不会超出太多。l,你是当事人,觉得如何?”席森神父的问题让其他人都看向l。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没错。之前我虽然失败了,但是,并没有感觉到爱德华神父给我带来任何压迫感,它只是在要害防御上,太坚固了一点,而我也一直没能将**的能力发挥到最大。”l摇了摇头,说:“这么多年的研究,我仍旧对**的真正秘密一无所知,我觉得,这是比六百六十六变相更高端的神秘,至少也应该可以做到和最终兵器旗鼓相当。”

    “有这么夸张吗?”除了席森神父皱了皱眉头之外,其他人都有些不敢置信,“你在哪里弄到这个玩意的?统治局?”

    “不,它来到我手中只是一次意外……”l明摆着不想深入谈论,言辞有些闪烁。

    “l,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和意外……你还是小心点好,听到你的说法,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能不使用**的话,还是尽量避免使用吧。”q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这个同伴。

    “我心中有数。”l的回答,让其他人也无可劝解,**的确是十分强力的神秘,它的力量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验证了。l的容貌虽然年轻,但他作为**的真正主人,一直隐藏于幕后,主导了欧美区那个让人闻之色变的真名灾难,他的年龄,他的聪明才智,他的经验,和他对**的了解,在这个上可谓是无出其右,对于如何使用**,他才是最有发言权的。其他人的担忧,也不过是出于“善泳者溺”的不详罢了,但是,若说他们已经切实感到这种预兆,却也并非如此。

    “神父的魔纹差不多达到第四等级了吧?”h转开话题,问到。

    “是的,我觉得自己的神秘性,应该不会受到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神秘性的压制。”席森神父点点头,说:“所以,教父虽然很强,但也没机会干掉我们。现在就谈撤退还为之过早。既然教父还在等待,那我们也可以陪他一起看看,到底还会有什么变化发生。”

    既然席森神父这么决定了,其他人也就安下心来继续和黑球对峙,两个在神秘性上可以抗衡的成员,让爱德华神父一开始给众人带来的刺激渐渐平复下来。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确十分强大。几乎完美无缺,但是,想要杀死自己等人却还不足够,这样的信心让黑巢众人选择了等待下去。

    黑球实在太显眼了,它这么存在下去,一定会带来某些变数。

    这个变化,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一种冥冥中的感应,让众人猛然抬头眺望侧边的远方天空,只见星光和灯光交相辉映的夜空中。有什么东西在高楼之间跳跃着,在虚空之中闪烁着。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谁都没有看清,能够用肉眼看到的轮廓,只是一片空间的扭曲。

    扭曲的空间就好似拥有自我意识般,快速朝这个十字街口跃迁,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刚进入视野。还没等几个呼吸,就已经越过几百米的距离。落在信号灯上。然后,黑巢众人看到了那个家伙,或者说,是一个休闲打扮,提着行李箱的少年——他落在信号灯上后,那种掩盖了他身形的扭曲便不见踪影。黑巢的众人有一种感觉,那种扭曲是恶魔造成的,而这只恶魔,于此时此刻回归了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中。

    这个给人奇异感觉的少年,为什么会被爱德华神父的恶魔追击?他来到这里。是意识到这里的动静,还是被恶魔牵引过来的?还有更多的问题,让其他人埋藏在心中,因为,现在根本就不是追究的好时机。不管什么原因,爱德华神父的恶魔在自己等人找上门之前就已经开始行动,这一定不是什么偶然。

    既然如此,这个少年也定然是爱德华神父在等待的人。

    看起来一切都在爱德华神父的掌握中,但是,黑巢众人却知道,末日真理教在这个城市布下的陷阱,根本就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面向任何有可能针对末日真理教的人。黑巢也好,少年也好,乃至于,周围的黑暗中涌动的气息也好,都只是主动或被动落入陷阱中的人。

    现在,角色对换,爱德华神父从猎物变成了狩猎人。

    “好多人啊……”h环顾周围的黑暗,虽然用肉眼很难判断,但是,那些试图隐藏自己的人们,却因为数量的缘故,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强烈而混乱的异常感。他们隐藏自己的目的并没有完全暴露,因为,在这种混乱的异常感中,想要确定某个人,也是极为困难的,唯独可以确定的,只有“一大批人围困在四周”这样的概念。

    “奇怪,看起来有些眼熟。”s端详着独立在交通信号灯上,从容自若地俯瞰地面众人和那庞大无比的黑球恶魔的少年,不由得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也觉得。”很快,就有其他同伴附和起来。

    “高川?”席森神父和l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个名字,让其余诸人也不由得面面相觑。他们认知的高川,可不是这幅少年的模样。先不说是不是因为神秘的缘故,让那个男人变得年轻了,就直觉来感应,也能分清两人之间,的确拥有一些截然不同的地方。两个人相似却不相同,但也像是相同的内在而披着不同的外皮,矛盾又暧昧的感觉,就好似让他们下意识去搜索某个在记忆中,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东西,难受得就好似有鸡毛掸子在挠着心脏。

    站在交通信号灯上的少年衣衫猎猎,在晚风中,缠绕身体的斗篷旋转起来,不到一个呼吸就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鸟,站在少年的肩膀上。

    眼尖的人都看清楚了,那是一只乌鸦。

    “使魔。”四周传来压低的声音,看来这里可不缺少识货人。魔纹使者的使魔,可不是那么常见的东西,毕竟使魔就是从恶魔异化而来的神秘性产物,而恶魔可不会和人那般好讲话。普通的恶魔虽然也拥有智慧,但是更偏向于疯狂的野兽,而表现得和人类一样拥有灵性的恶魔,则无比的强大,更别谈去收复对方了。

    几乎所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使魔,都是因缘机会产生。并幸运地落在了魔纹使者手中。就连公认当前最强的魔纹使者席森神父,也没有一只使魔。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奇异的少年,却的确是拥有一只使魔的魔纹使者。

    “第三等级。”有人注意到了少年没有多加掩饰的右手腕,那三枚棱形魔纹。好似烧红了般耀眼。藏在暗中的魔纹使者们,正在忍耐着一种来自魔纹的焦灼感,就好似烙铁一下子压在了皮肤上,脑海中似乎响起了“嗤”的一声。

    那可不是什么好受的感觉。

    “真不得了。”一直默不做声的席森神父突然说:“那个少年,是除了我之外,这里最高等级的魔纹使者。”

    “很强?”k问到。

    “很强!而且,很异常!”席森神父把目光转向爱德华神父,“这下子,我亲爱的教父也有麻烦了。虽然说不出来。但是,那个少年给我的异常感,绝对要超过六百六十六变相,而这种异常感,根本就不是三级魔纹使者的神秘所应该具备的。”

    “我没有感觉。”s摇摇头,“他不是一直被爱德华神父的恶魔追逐吗?如果真的很强,应该早就解决了才对。”

    “不要掉以轻心。”q沉声说到。

    “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高川?和高川有什么关系?”h再一次问起这个问题。

    而k的回答十分直白。直接对站在交通信号灯上的少年问道:“你是谁?”

    提着巨大行李箱,肩负乌鸦的少年露出一种让他们感到更加异常的笑容:“席森神父?好久不见?初次见面?我是高川。”

    “……怎么可能!?”

    我引导着无形的恶魔在行人稀少。视野开阔的街道上穿梭,在这个繁华的国际大都会中,也并不是每一处都有自己的夜生活,甚至可以说,夜生活的世界,只占据了这个城市范围的星星点点。在更广阔的区域中。已经陷入安眠的宁静和昏沉,穿梭在这样的地方,远方那连空气都被染上颜色的摇摆霓虹光线,格外充满了一种诱人心弦的魔力。

    我在无形的速掠通道中穿行,借助夸克斗篷的力量在阴影之间跳跃。虽然这并不是我最快的速度,但是,这只无形恶魔的追踪也没显得格外吃力。它的行迹是瞬间移动的一种,从一个点直接抵达另一个点,而并非直线上的延续,而且,落点意外的准确,似乎无论我如何改变方向,它都能提前预知,从而一出现,就直接涵盖了我所在的空间——之前乔尼说“它吃掉了房间”其实并不正确,这只恶魔没有嘴巴,它似乎就是一种扭曲空间构成的现象,可以无视任何物理障碍,直接吞没自身所在的空间。

    以我当前的速度,和它的出现之间几乎不存在时间上的差距,它之所以无法困住,仅仅是因为,它体内那种空间的扭曲,虽然可以束缚攻击性的行为,却无法封锁同样具备空间性质的速掠超能和阴影跳跃。我在它的体内时,也仍旧是自由的,它所制造的扭曲空间对我来说,和正常空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在习惯了那种扭曲空间最初产生的奇异感后,我便一直在无视这个大家伙。

    只要我愿意,完全可以和它在特定的地点周旋下去,但是,这个恶魔的主使者到底在什么地方,才是我必须追查的。我一直在扩大搜索范围,借助对这只恶魔的感应去追寻那位不知所踪的神父,我最初认为,神父和这只恶魔的距离不会太远,但事实是,对方的确不在近侧。如果我有更强壮的身体,或者防御性更强的超能,或许会选择呆在这只恶魔的体内,在它回归那名神父的身边时,也跃迁到这名敌人的身边发动奇袭。不过,恶魔的体内空间扭曲,在我原地不动的情况下,的确有可能对我造成威胁——这只恶魔的能力很单一,但是,也因此呈现一种针对性的强力。

    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跨越了大半个城市,我没有任何线索,只是依循直觉行动,速度、距离和时间,都能间接确认这只恶魔和召唤者之间的一些联系性,既然恶魔一直都如影随形,那么,就有很大几率证明,我们并没有脱离召唤者的能力掌控范围——从这个基础出发,想象恶魔和召唤者之间有一条无形的线,便会在直觉上,察觉到这根线的脉络。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匪夷所思的行为,但是,对于拥有神秘的人来说,却并不是十分少见,冥冥中的直觉感应,总能为他们指示自己想去或者应该去的方向,问题只在于,他们想去的地方,和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并不相等,而他们应该去的地方,有时也不具备他们想要的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