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15 我们的足音
    有这么一个自己,朝着同样的目标,却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而与如今自己在同一个时空中交集,这是我亲身体验到的奇迹,并且,我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最为难以忘却的一幕。我在这之前就对这一幕有所预感,也想象过这一幕发生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然而,当这一幕真实发生的时候,给我带来的冲击却远远超出预想。

    这并不是“事先知道”就能平静以对的情况,至少对我来说,远远不是。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观测到的一切,我对这个世界和自身的认知,以及对“高川”的了解,都让我无法将出现在我眼前的另一个高川,看作是某种“象征”。

    他是切实存在的,正如我一样,而我们并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更不是同一个,但又是敌人,也是朋友,更是同一个。无论从生理学还是哲学上,我都无法划分我们之间的界限和彼此的成份。

    最关键的是,我们之间,最终只会剩下一个。

    因为,一个人是无法走上两条路的。我和另一个我,无论有哪些细微的差别,本质却没有差别,我们不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而或许,仅仅是一个念头和另一个念头而已,只是在特殊的环境下,如此生动地呈现于表面上。我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般,如此深刻去感受,自己和另一个自己的存在性。

    青年的高川携带锉刀三人宛如一道利剑般突入光芒魔法阵中,落在和我相对的废墟上,我们专注地凝视着彼此,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情感,而我也相信。他也会在我的眼中,看到同样的东西。

    “终于见面了,高川。”他说着。

    “好久不见,另一个我。”我则如此回答到。

    他的脸上没有笑容,只有沉默和平静,而我的脸上。定然也是如此。我曾经和他接触过的记忆都已经模糊,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化作了更为深邃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可以看穿他的全部,也觉得,他也同样如此。我们之间不需要语言,除了这声招呼,我们其实已经没有更多的语言,因为,语言并不会让自己改变。我们彼此之间,对此有着最深刻的认知,我们彼此之间,不存在任何区分人与人之间的隔膜。

    随着距离的拉近,我就越发感受到,对面站着的,同样也是我。而且,我也能从他的角度。产生同样的感觉。

    “就像是斩尸分身一样。”对面的我,如此轻轻地呢喃到。

    斩尸分身。一种起源于中央公国神秘学的奇妙现象,对这种现象的描述语焉不详,最主流的说法,是将善、恶和自我从精神意识中分割出来,也被具体称为“斩三尸”,是成为神秘学中最高巅峰的“神圣”的一种现象。一个过程。类似的,还有斩除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斩尸,以及斩除自我、本我和超我这种基于朴素人格学说的斩三尸猜想。但是,无论哪一种,都仅仅是存在于理论上的神秘。从来都没有人真正经历过这样的神秘现象——或许,曾经出现过,但是,并不显于这个世界,但是,只要无法被确认,无法被观测,这样的神秘,往往可以等同于不存在。

    在我诞生的末日幻境中,每一个国家,都有每一个国家所特有的神秘学,而这些神秘学对人类的划分,也如同肤色和人种一样清晰。对于喜欢幻象的孩子来说,没有哪个没尝试过去了解这些神秘学,哪怕,那在成熟的大人眼中,不过是一个幼稚的玩笑而已。我也曾经阅读过,幻象过,甚至于在成为魔纹使者,确认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秘”之后,更是花下许多时间去深入了解,然而,我从来都没有看到那些神秘学理论成为真实的例子,当然,还有不少神秘现象,与理论中的描述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但是,彻底符合自己幻象的,却一个都没有。

    如今看到另一个我,从另一个我身上传来的感觉,却是我真正意义上,仿佛真正接触到了理论的高度。

    真是十分奇妙,也十分异样的感觉。明明猜想过,分析过这个世界存在的机理,以及它的真实本质,明明知道,在这里出现的状况,并非如它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真实,可是,偏偏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却让这些理论性的神秘,拥有了解释的可能。当精神、人格、意识、意志和生理变化的相互影响和演变,用可以观测到的现象体现出来时,让人不由得觉得,这是何等的复杂,又是何等的真实——它也许不是常规而狭隘的理解中的现实,但是,却比那种现实更像是真实的影子。

    如此一来,我更加不明白,让这一切得以实现的“江”,或者说“病毒”,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了。也更加不觉得,用功利的,敌意的心态,去针对这样的东西,会是一个好选择。谁都不想束手就擒,但是,并不是所有刚硬的挣扎,都会取得好的结果。这一点,我在学生会的活动中,就已经深刻体验过了。

    也正是那样的体验,以及身体力行,以及对比得到的结果。让我更加相信情感的力量,在一个存在情感的世界里,情感即便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也是可以干涉结局的关键性因素。而爱和恐惧,都是所有情感中最浓烈的一种,也同样是最能干涉结局的一种。

    当双方存在情感的时候,情感拥有超越任何外因的可能性。我分析着存在情感的世界,一直确信,“爱”可以拯救世界,“恐惧”可以毁灭世界,这些都并非是语言伪饰,亦或着人性的虚伪,具体的证据,存在于任何拥有情感的生命之间,贯穿种族、时空乃至于决定生死。

    是的,对我而言,“情感”就是如此深刻且充满了贯穿性的东西。也是解决问题的“万能途径”。

    只要有这么一个前提——情感的确存在。

    我确认过自己的情感,也确认过“江”的情感,我认为这个计划是可行的,也是自己应该做的,甚至于,比其他的任何计划都更具备可能性。只是。此时在我面前的,另一个我,大概是基于另外的角度,来观测分析我的计划吧。正如现在,在面对面时,我便已经明白,他打算做什么,怎么做,而他对我的了解。也必然是如此,然而,所站的位置和观测的角度不同,对一个决定的认知,也会产生分歧。这种分歧对于无法从绝对意义上全面的角度去俯瞰万事万物的人类,例如我和对面的另一个我来说,是不可避免的情况。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抱怨这一切,而我这个时候。也确认了另一个我也是如此。我们无法说服彼此,而决定“高川”选择的。也就不存在“语言”选项。

    “我一直都觉得,江就是病毒,只是体现的角度不同,不,应该说,是我们观测的角度不同。因此产生了错觉。高川,真江已经死了,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她所留下的东西。不在病毒那里,而一直都在我们的身体和灵魂之中。”另一个我对我说,而之前的凝视,仿佛过去了千万年的时光。

    我明白另一个我的意思,死者不可追,生者犹在等。如果病毒就是病毒,而不存在真江的成份,所谓的“江”,仅仅是一种主观观测和生理变化,所造成的一种幻象错觉,那么,我如今所做的一切,就没有意义,而我的计划,也会失去基础,而宛如空中楼阁。

    可是——

    “就像我们一样,不是吗?”我这么回答到。

    我不需要解释,另一个我的目光也已经了然。我和另一个我的存在,在某种角度上,和“江”与“病毒”的关系,有着极为相似的地方。或许,我们彼此,也是自己观测自己的角度不同,从而产生了错觉,进而被具现化在这个世界中。

    正因为观测自己的角度不同,认知事物的角度不同,所以,我无法证明自己就是正确的同时,另一个我也无法证明,自己就是绝对正确的。同样的,在我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同时,另一个我也会如此。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没有说服对方的基础,只有外在的变化和压力,才能决定“我们之间,谁的认知和计划,更符合事物变化的规矩”,亦即——在通向同一个目标的道路上,哪一个更有适应性和时效性。

    假设,在抵达结局之前,任何选择和决定都有可能是错误的,也有可能是正确的,那么,唯一决定可以走多远,是否可以抵达理想终点的因素,就在于哪一个选择和决定,在具体的环境和时间段中,最能承受压力,最是及时,最能适应变化。

    这是各种进化论学说中,同时都具备的,视为基础核心之一的,物尽天择。

    如果,在这个时间点,我和另一个我的存在,是符合客观规律的,那么,决定我们存亡与否,正确与否的,不是其他的任何人,更不是我们自己,而是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这个环境,这个向前看不到,向后却能看到脚印的“命运”。不适应的,就会被淘汰,仅此而已。

    这个筛选,是不以我们各自的认知、角度和主观所决定的。

    “果然,‘病毒’真的是病毒吗?”另一个我微微露出沉思的恍惚。

    病毒侵蚀人体,人体产生异变的同时,也为了可以适应或抵抗这种激烈的变化,会诞生“抗体”,这些抗体有的会失败,有的会成功,越是激烈的变化,成功的几率就越低,而只有成功的“抗体”诞生时,才能制作出真正的“血清”。而这个过程,本就是适应和淘汰的物尽天择的演绎。

    我和另一个我的存在,也许,和这个过程不无关系。

    也或许可以这么思考:如今我们的状况,也正意味着,抗体的诞生,已经来到了一个决定性的分岐点——过去有抗体出现过吗?就我所知,是有的,但是,那时的抗体血清是失败品。被安德医生调制后,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不得不用在咲夜她们身上,那个时候,没有其他的选择。结果显而易见,那是一场失败的补救。咲夜她们如今的状况,和当时的失败,当时所使用的血清抗体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一次,或许失败,但也或许会成功,有可能这一次出现的,是第一次出现的新抗体。反馈到这个末日幻境中,便是我和另一个我的存在和互动。我不知道,我和另一个我之间。到底产生怎样的结果,才是“正确”的,而我们,也只能在这种未知中,沿着自己的方向走下去。

    我、另一个我、江、病毒——我们彼此之间的结局,决定着这个世界中所有人的未来,与此同时,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也在影响着我们四者之间的结局,乃至于“现实”层面的变化。也有着自己的意义。包括“现实”和“末日幻境”,包括所有人,所有现象的互动,这是一个无比复杂,也无比密切的机器,在无数精巧复杂的齿轮杠杆中。编织着命运的织布。

    所谓的“现实”和“末日幻境”,“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人类”和“非人类”,“真”和“假”,“真实”和“幻象”的区分。在这个无比宏大,无比精密的机器面前,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一切都是切实存在,并会彼此影响的“存在性因素”。

    “所有的思考,都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让人们嘲笑。我以为复杂的,结果却十分简单,而我觉得简单的,却偏偏真的十分复杂。我总是得不到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也从来都看不到真正的成功,事情**不如意,梦想往往不在胜利的彼端。”另一个我如此对我说到。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不思考的话,就连被人嘲笑的存在意义都没有了。”我如此回答另一个我:“我还会一直思考下去,哪怕是被看作一个小丑,哪怕,迎接我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反复的失败,我不需要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也已经很久不抬头眺望彼端的景色了,无论看多少次,那里都只有黑暗,和一点点从没熄灭的光,虽然,在黑暗中行走,事情总是十有**不如意,但是,我的梦想,已经在我的脚下,灯塔,一直都在我的前方。”

    另一个我沉默着,一直僵硬的表情,却渐渐变得柔和,然后,他笑起来,对我说:“果然,你也是高川,一直都是高川,就算死了又活来,也依旧是。”

    “是的,我一直都是高川。”我十分严肃的回答到,“和你一样。”

    “我们停留的时间似乎有点久?”另一个我说。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在很久之前,在我们彼此凝视的时候,我们的时间,就已经定格了。以至于,我觉得,我们之间聊天的时间,似乎太长了一些,而除了我们以外的事物,也不应该会如此停滞下去。

    “大概是因为,这是高川和高川的对话,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是思维和思维的对撞,是抉择和抉择的审视。”另一个我说:“所以,这一切,只发生在只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时间中。”

    “但是,最终的结果却不会出现在这个时候,这个世界,这个地点。”我接着说:“现在,让我们回去吧,然后,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同意。”另一个我的话音刚落,不知道何时就已经变得如同苍白背景般的世界,再一次变得生动起来。所有的事物一如既往地运作着。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刚解冻,而对面的我也必然拥有同样的感觉。曾经的交谈,变得模糊,只有一个不是结果的概念,和曾经思考过的东西,以大致的轮廓,烙印在自己的心头。

    虽然并不清晰,但是,那同样的是一个结果,一个让人念头通达的结果。

    我才刚刚察觉,独眼石门释放的灰雾,已经蔓延到了我们的脚下,而锉刀正带着自己的队友,和席森神父等人进行交涉,而最后的一批人,也在h和q的带领下,朝这边聚集。被灰雾侵蚀了四分之三面积的魔法阵,光芒虽然仍旧在流转,但是却更加泥泞沉重,亮度也愈加黯淡,似乎随时都会罢工一般。而黑球恶魔,并没有做出更多的举动,去对抗这种劣势的演变,它也许很有信心,也许是骑虎难下,但我更愿意相信是前者。发动独眼石门的网络球成员,正艰难维持着“神秘”,在其他人的护卫下,朝这边汇合,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等人被孤立的危险——如果失败,少数人的他们,必然是第一攻击对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