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18 意识突入
    在末日真理教的齿轮牢笼升起时,我的确决定临时将重心转换到牢笼外围的末日真理教大军身上,在我看来,爱德华神父将自己和我们一同封锁在牢笼中,正是为了避免高端战力突围,造成己方额外的伤亡。爱德华神父自信自己的六百六十六变相足以牵制我们,而身处牢笼外围,没有后顾之忧的军队,也能放手对牢笼中人进行轰炸,如此一来,的确是发挥这支队伍最大战斗力的方式。而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想要在外围大军肆无忌惮的打击下,去解决爱德华神父,即便可以称得上集中精力进行斩首计划,但就算可以成功,也无法避免己方的重大伤亡。

    若是以“末日真理教大军”为目标,将攻略头目的速度放缓,先去清缴外围的杂兵才是最好的做法。不过,l的问责,让我觉得黑巢的目标,并不在于末日真理教的其他人,而仅仅在于爱德华神父而已,他们并不在乎其他临时同伴的伤亡,也不在乎可以是否可以重创这支末日真理教的军队,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击杀爱德华神父罢了。

    我可以理解,黑巢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示,狙击爱德华神父是为了针对末日真理教,他们想做的事情,也不太可能和网络球的利益一致。不过,他们的计划,的确阻挠了我的计划,更证明了,此时此刻,我们并不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我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爱德华神父一个人而已,比较起来,我更趋向于,哪怕是无法杀死爱德华神父,也要优先重创这支末日真理教的军队。一旦这支军队不再潜伏。对这个城市造成的破坏力,绝对要比爱德华神父一个可以造成的更大。哪怕是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神秘,只以爱德华神父一个人的力量也是无法对抗网络球的。

    显然,黑巢并不打算做得这么彻底,在如今末日真理教一家独大的情况下,他们的确有与网络球合作的需要。但是,这种合作程度却是一直随着时局的变动而变化的。l此时的表现,更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测,席森神父的黑巢和梅恩先知的网路球之间的合作,的确已经快要走到尽头,很可能,在这一战之后,将会产生的连锁事件,将不可挽回地。将黑巢和网路球明确分割开来,从而让未来愈加趋向于我所诞生的那个末日幻境的局面。

    也许,在我诞生的那个末日幻境中,席森神父和网路球的形同陌路和黑巢的崛起,期间的经历和这个世界有所区别,但是,相关事件的性质,应该还是用同一个模子铸造出来的。

    我并不埋怨黑巢的表现。当然也不赞同,只是。我们的目标看似相同,但却有着深深的鸿沟罢了。果然,即便在我所诞生的世界里,明明向往着黑巢的自由,但我最终还是加入了网络球,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我理解黑巢的做法和倾向。但也明白,这种做法和倾向,会给其他人带来怎样的麻烦——虽然我无法解决这些麻烦,但我真的无法漠视这种麻烦,我想要的自由。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存在。而我的梦想,和我的个性,与内心的向往,一开始就存在矛盾。

    我仅仅是选择了梦想而已。

    我不想苛责黑巢的做法,哪怕是明知他们的选择,会给这个城市带来什么,但是,他们的确走在我向往,却不会,也不能走的道路上。从这个世界的本质角度来说,他们的存在和选,也代表了一种必然的现象,这不仅仅是病人们生理和心理的交互,或许也意味着他们渴望解脱的一种表现吧。

    释放自己,毁灭自己,约束自己——黑巢、末日真理教、网络球——这三者大概都是末日症候群的患者们,在集体意识中所共有的,在本能、理性和感性的交互作用中所产生的,认为可以让自己得到解脱的三条道路吧。

    哪怕是人格和意识沉浸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末日症候群病人们也仍旧无法避免那些切实存在的伤害和痛苦吧,只是,这些伤痕仅仅存在于大家内心的最深处,而无法被表象的人格所察觉罢了。

    自毁,等待,坚持,反抗,解放……在这里,我听不到他们的呼声,但是,我深信自己所产生的情感和对这种情感的解析,一定也和其他人有着必然的一致性。因为,我自己也是病人呀,我无时无刻都切实感受着,和他们相同的痛苦。

    基于自我的理念,我不赞同黑巢的做法,却向往他们的做法,我无法去苛责他们,却也无法走上和他们一样的道路。我很矛盾,我一直都很矛盾,而我的遭遇总是纠缠着这些矛盾,我可以理解这种情况,但是,除了沉默之外,我又能怎么做呢?毕竟,正是这些矛盾,构成了如今的我。

    所以,我只能用最平静地声音问到:“是你把我拉进意识态的?”

    “只有一半。”l的语气也平缓下来,“那些齿轮有一半是意识态力量构成的,末日真理教巫师们的法术又进化了,过去我从来没有见过,或许存在,但是,真的要做到那些齿轮般紧密吆喝,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意识态的力量和寻常的神秘性总会有些格格不入的地方,能够在拥有意识态神秘的同时,施展其他的神秘,必然对意识态神秘的研究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即便是我做起来也不容易。”

    “或许不是巫师的力量。”另一个意识行走者插嘴到,那是个用防毒面具遮住头脸的女性,或者说,只有从她的声音和身材上,才能确定她的性别:“别忘记了,他们可以借助恶魔的力量,恶魔的话,虽然不常见,但是,要找到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种类。却相对容易一些。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不就是他自己针对性制造的吗?既然他可以办到,那么,通过类似的技巧,发展出相似的恶魔也就不在话下。”

    “而且,既然在这里施展出来的力量。那么,爱德华神父本身的能力也要考虑进去。”又一名意识行走者说,“这个齿轮牢笼要维持的话,大概是需要消耗爱德华神父的一些力量和精力的,正如l所说,它太精密,太庞大了,很难想象,是由那些精英巫师们主持的。或者说,正是因为牢笼外的那些巫师太多了,所以才没这个可能,要将多人的力量如此精密地拧成一股,没有一个强力核心是不可能的。”

    “爱德华神父应该就是承担核心的职责,想要解除牢笼,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干掉爱德华神父。”l不动声色地说:“高川先生之前的选择,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太没有计划性了。想当然地蛮干,可不会带来成功。而我们也没有等待的时间,所以,只能用了一些手段,强制将高川先生扯进来,我在这里表示歉意。但还是希望高川先生可以继续和我们一起执行预订的计划。”

    我看向其他几名意识行走者,包括l在内一共六人,但是,彼此之间的站位和表示,却并非以l为中心。这个计划的执行。虽然最终还是交给l来一锤定音,但是之前必然会产生的战斗,却无法事先做出更周详的战术计划。大家都是意识行走者,在意识态中,尤其是有六百六十六头恶魔存在的意识态中,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每个人都心中有底,也有自己的底牌,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和计划的通行,但是,这也同样意味着,每个人都只会以自己的认知、实力和方式,进行这一次意识态世界的攻略。虽然大家的目标一致,但并不意味着,会有人甘愿充当绿叶,盾牌,乃至于诱饵和炮灰。

    个人的随意发挥就是这个计划最不得已的弱点,不过,l的说法还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他们都不觉得,我真的有可能突围,就算突围了,也不可能完成对末日真理教外围大军的牵制和剿灭。对他们来说,相比起没有一点可能性的动作,尽快进入意识态,完成斩首计划,才是最能降低己方伤亡的做法。

    “正面和那支军队碰撞,只会是以卵击石,但是,只要解决了爱德华神父,不仅仅这个牢笼会崩溃,让我们获得更大的转移空间,也许还能重创构成这个牢笼的家伙们。以六百六十六只恶魔的力量为核心,构建得如此精密的囚所,一旦崩溃了,恶魔之力的反噬,有够他们喝一壶的。”这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看起来更像是**性神秘的男人沉声说:“我们花时间在这里向你解释,并不是我们有很多时间,只是因为我们希望你可以放下心结,继续精诚合作。我们的人数不多,要面对六百六十六只恶魔,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不可或缺的。”

    既然他们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就算再如何解释,他们也不可能再理解我的信心了。我不觉得在这里继续商讨这件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有什么意义。我在他们的注视中,平静地回答到:“没关系,我会配合,不管之前我是怎么想的,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了,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其他人相互看了一眼,俱都点点头。我知道,在意识态的世界里,一名资深的意识行走者有的是办法确定对方的说法是否出于真心,即便一个人可能会失误,但是,在这里交流的可是足足六名意识行走者。他们相信我的说法,就一定不会心有顾虑。而我对当前的情况,也的确没有太大的抗拒,正如之前所说的,无论我最初是怎么判断的,但是,既然已经进入意识态世界中,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就再容不得二心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们这支队伍的气氛,才在某种程度上达到齐心协力的范围。

    “走吧,爱德华神父的一部分人格意识,就在那个方向。”l看向散发着巨大存在感和异常感的方向,“爱德华神父的意识防御十分保守,和上一次我过来时一样,他将自己所拥有的意识态力量,龟缩到小范围的防御圈中,除非我们接近了。否则他不会察觉到我们已经进入此处。”

    “听起来有些像坚壁清野。”一名矮小的,看不清楚长相和身体轮廓,无法分清男女的意识行走者说到。

    “本就是坚壁清野。”另一名身材火辣,但是容貌相对普通的意识行走者用鼻音不屑地哼了哼,“看这里的样子,他的做法倒也是情有可原。就算我们不来。他恐怕也难以掌控所有的地盘吧,藏在灰雾中的梦魇实在太多了,让恶魔来保护自己的意识?还真是饮鸠止渴的行为。”

    “梦魇按耐不住了。”l猛然看向另一个方向,那处灰雾翻滚着,就像是有多条身影陡然分散,藏入更深的地方,但多看了两眼,却又让人觉得,那只是灰雾翻滚造成的错觉罢了。

    原来。这些人称呼那些似乎存在又似乎只是错觉的怪异为梦魇,这倒是十分形象的形容。我依稀有些印象,在多数普通人的潜意识构成的江之境界线中,自己也遭遇过切实存在的梦魇,不同的是,那时仅仅是由普通人潜意识中的阴暗面构成的怪物,而此时此刻,我们要面对的。却掺杂了“恶魔”这个因素。

    这个意识态世界中的梦魇,比寻常的梦魇更强大。更邪恶,更主动,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或者说,如果它们显得平静,反而会让人觉得不对劲。

    “原本以为这些怪物会因为恶魔的存在。变得更聪明些,结果还是按耐不住本性的邪恶。”一名同样是神父打扮的意识行走者冷声说着,拔下了胸口前的十字架——这是个极为正常的十字架,这名神父的出身,应该是正规的宗教。不过,到底是哪一个宗教,就很难判断了,毕竟,无论神父打扮也好,还是十字架的模样也好,都不是某个宗教所特有的。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神职人员针对恶魔本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在习惯性的认知中,神职人员的力量总是对恶魔的“特效药”。

    这名神父的十字架被他抛在半空,却摇摇晃晃地没有落地,像是被风拖着般,晃悠悠地悬浮在我们的头顶上方,下一刻,淡淡的光便以我们为中心,向四周蔓延,被光照到的灰雾不是向外流窜,就是变得稀薄,连带着隐藏在灰雾中,那种似有似无的怪异也好似退避三舍一般,于感应中削弱了。

    这光是温暖的,在这压抑的环境中,可以给所有人带来一种微妙的安全感。

    “走吧,那些梦魇可不会畏惧太久。”神父意识行走者说到,率先向前迈步而去。我和其他人立刻跟上,十字架随着我们的前进也在向前漂浮着。我们不断加快速度,而梦魇带来的怪异感一直环绕在四周,根本说不清,它们到底是追了上来,还是藏在灰雾中到处都是,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追逐。

    我们都可以清晰感应目标所在的方向,但是,自己所在处到底距离那边有多远,却也很难计算。

    “爱德华神父的被动防御,会极力拉远入侵者和他之间的距离,从而充分发挥这些梦魇的拦截能力。恶魔的存在,虽然让他的位置十分醒目,但是,要抵达那边,也不是普通的意识行走者可以做到的。”l和我们一起疾驰,一边解说到:“如果没有手段,只是傻傻地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到死都无法抵达目的地。”

    “这里的情况你最清楚,这等事由你负责。”另一名意识行走者**地回答到。

    l低头计算了一下,说:“需要十五分钟。”

    “十字架的壁障可以维持二十分钟。”神父意识行走者说。

    “我已经计算过了,这个意识态的时间感,和正常时间的大致比率为五十比一。”头戴防毒面具的女性意识行走者说:“如果只是一处位置,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但是,如果每一头恶魔都有一个位置,以现在的速度,很难想像,当我们完成攻略的时候,外面的人还有几个还活着。”

    “最难以定位的只是第一头,只要完成对第一头的击杀,捕获了爱德华神父的这一份人格意识,应该可以直接跳跃到其他位置。”l回答到。

    “你上次进来,一个都没干掉?”其他人纷纷侧目。

    “我的能力性质特殊,并不是直接攻击型的。”l语焉不详地说,我知道他的能力是“**”,也知道他要发动这个能力的常规条件,但是,他似乎并不打算透露给更多的人。

    其他意识行走者虽然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强迫,计划的自由性,并不仅仅是为他们准备的,既然没有人可以做到毫无保留,那便没有立场责备他人的保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