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8 六六六变相2
    爱德华神父吟唱的祷文让空间如同气球般膨胀,不断吞噬着十字街头一带的建筑,光线也好似被吸入这片扭曲的领域中,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巨大而模糊的黑球,如同在孕育着什么可怕的生命般蠕动着,撑得黑球的表面不断凸起。黑巢的四名干将:h、s、k、q都被包裹于其中,尽管看不到他们于内里的情况,却也显得尤为险象环生。

    就在这个时候,l宛如一道长虹投入其中,下一刻,黑球外壳破碎,一个难以名状的东西从中钻出,它的体积不断增长,呼吸间便超越了仍旧存在的建筑的高度,但是,谁也无法形容,这个东西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因为,虽然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用知觉去捕捉它的轮廓,却无法目视到它完整的模样。

    四个身影迅速回返,避开了扭曲而无形的可怕生命,落回席森神父的身后。

    h吐了一口含血的唾沫,沉声说:“这是什么鬼东西?”

    “恶魔。”席森神父平静地回答到:“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全由恶魔构成,有三分之一是有形相,三分之一是无形相,另外三分之一是天人相。这是无形相之一的#¥%%”

    h没听清楚最后的名字,那应该是名字,但是席森神父的发音很怪异。

    “无形相的什么?”他不由得再次问到。

    “#¥%%。”席森神父回答到,但是,仍旧没人可以听懂。

    h、s、k、q四人紧张地注视着黑球的变化,l突入其中尚未归来,虽然这本就是计划必然经历的过程,l也并非弱者。在计划制定时,只有他的能力可以承担接下来的重任,但是,在实际结果出来前,谁也无法证明,这个计划到底是否真的有效。和这名末日真理教的老怪物战斗是不得已而为之。爱德华神父是席森神父的教父,也是一手将席森神父培养成为旧时代末日真理教干部的导师,之后却在时代变革中,两人的理念发生了冲突——从目前的结果来看,爱德华神父无疑更加具备“新时代的精神”,他的能力和顺应潮流,让他在玛尔琼斯家统帅末日真理教的时候,自身的地位也没有任何削弱。

    爱德华神父常年居于伦敦,这本就是末日真理教对其看重的一个证明。不列颠的历史地位和地理位置都注定这个国家必然是欧洲的重要核心。末日真理教飘扬过海迁往美洲,也绝对不会将这个国家彻底拱手让人。而伦敦作为不列颠的首府城市,无形中便是末日真理教在新时代向欧洲扩散的桥头堡。

    而坐镇这个桥头堡的负责人,便是这名爱德华神父无疑。从一开始就了解爱德华神父的身份和实力的人不多,就连网络球中也没有太多的情报,这也是网络球不断打击本地的末日真理教势力,却难尽全功的原因之一,即便是席森神父本人。如果不是情势所逼,他也不会选择和自己的教父开战。h、k、q、s等人对席森神父的了解不算少。他们十分明白,连席森神父也要明确表示忌惮的这个末日真理教高级干部,一定有其难缠之处。

    “但是,不干掉他的话,就不能获得桃乐丝计划的成功关键,是这样吗?”q再一次向席森神父确认到。

    “桃乐丝计划是最终兵器计划的仿制品。我虽然不太了解最终兵器计划,但是,我的教父却一定有所了解。我这些年不断回想过去的事情,追查相关的线索,发现爱德华神父有可能直接参与了那次统治局冒险。他们从中获得了某些宝贵的技术资料和源体,从而才有了后来的最终兵器计划。”席森神父沉思着,“从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特性来看,其中有不少地方,和最终兵器以及桃乐丝计划的某些神秘性十分相似。理论上,他应该是从当年的冒险成果中获得了什么,才拥有了如今这种难以想象的力量——这可不是天生的神秘,而是人为改造的结果,让自己和六百六十六头恶魔连接,还能维持自己的人类身份和人格意识,在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的。”

    黑球的膨胀已经停止了,蠕动却还在继续,内里的动静十分剧烈,但是,没有结果或许也是一个极好的结果,至少可以证明,l并没有失败。他们的针对性布置,的确对爱德华神父有效果。如若不然,l必然死亡,而黑球也不可能停止变化,拥有六百六十六头恶魔力量的爱德华神父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只专注于防御而不还手的人。

    “现在的这只……恶魔。”席森神父顿了顿,没有继续说那个谁也听不懂的名字,“据我了解,是爱德华神父最习惯使用的恶魔,它拥有极强而全面的防御性神秘,也拥有特点十分凸出的攻击性神秘。它的力量,会在黑球内部显化,换句话来说,黑球所囊括的范围,就是这只恶魔的领域,这一点你们应该也深有体会吧?”

    “的确,那莫名其妙的攻击,真的令人防不胜防。”h心有余悸地说:“好在它困不住我们。”

    “它本来就不是用来困人的,它的作用是让爱德华神父在第一时间位于全面而坚固的保护中。”席森神父皱着眉头说:“就我收集到的资料来判断,这只恶魔应该是六百六十六变相的核心之一,爱德华神父通过这头恶魔来调动其它的恶魔。”

    “那么说,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要将这头恶魔剥离出来?”k用五指刮了刮头发,脸色有些发苦,“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可以得到?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把它的致命点藏在最深处,例如,只有消灭其余的六百六十五头恶魔,才能真正触碰这只恶魔的本体。”

    “喂喂,别开玩笑了,你是说眼前的恶魔还不是本体。就把我们弄得灰头土脸?”h的眼皮跳动,不由得看向席森神父,这里最了解爱德华神父的人,无疑就是这个头领了。

    “我也不太清楚。”席森神父摊开手,说:“不过,有可能是这样。说实在的。我可不觉得证明对付教父有获胜的可能。六百六十六头恶魔的概念,可不是六百六十六种神秘,和六百六十六次生命这么简单。教父的这些恶魔和一般的恶魔不同,全都是针对性召唤出来的,有不少连我都从未听说过,教父当年可是末日真理教里首屈一指的恶魔研究者,我甚至觉得,其实这些恶魔,有一部分是他自己通过研究统治局的技术。自行定制出来的。”

    “订制恶魔?”s咂舌,“听起来,就算全力进攻,我们也没有一点胜算。”

    “是的,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没有一点胜算。超过六百六十六种神秘,超过六百六十六次生命,彼此之间又可以相互组合变换,其中必然有最恶劣的情况下。仍旧可以让自己脱离的东西。无论在物理层面还是意识层面的威胁,都会尽可能考虑到。所谓的混沌,便是可以演化出万物的最初。这在他的祷文中,便是最初的那句话:你既是一,又是万。就算神秘意味着“无绝对”,但是,这种无绝对的几率放在爱德华神父身上。实在太低了。”席森神父表情严肃地说:“所以,我们的目标才一开始就不是杀死他,而仅仅是夺取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放低标准后,也只有l的能力,有可能击破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神秘。因为,那可是**。”

    “但是,**要起作用,必须写名字,l真的可以找到这些恶魔的真名吗?那可是连你都知之甚少,甚至有可能是这个老家伙自己研究出来的恶魔新种。”q说话的时候,表情随着黑球的蠕动,不断变化,他的胆寒根本就没人可以取笑。黑球虽然还在僵持中,覆盖了百米范围却没有再膨胀变化,但是,它的存在所给人带来强烈异常感和威胁感,足以让人明白这是多么不详,也难以抵抗的东西。

    “他必须找到,这是时间问题。”席森神父也苦笑起来,“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我也不想和这个老家伙对上呀,桃乐丝计划无法完成,无论对我们还是对网络球,都是一场灾难。俗话说唇寒齿亡,这个忙我们必须帮。”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用仿佛呢喃的声音说着:“这个世界就算必然迎来末日,也不应该是人造的末日,更不应该是末日真理教主导的末日。如今的末日真理教已经变质了,真理是不需要辩解,也不需要去证明的,所有的试图控制,都不过是人心的体现,而并非真理的体现。”

    “你真的是原教主义者啊,席森神父。”s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原教主义只是杜撰出来的呢。”

    “我是末日真理教的信徒,这一点从没改变过。”席森神父虔诚地在胸口画着十字,“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存在必须承载的末日,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同一个末日真理,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是一,也是一万,但终归还是会变成一。那是从诞生之初,开始之处,就必然面临的终结。无视这种终结,就是虚妄,是偏信,是异端,必然堕入无尽的痛苦。吾等让尔等得知: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便是尔等的苦,然而,只要尔等正视末日的真理,这便不是苦海,仅仅是生命中的一道风景。

    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

    “该死的,这家伙又发病了。”s苦着脸,凑在q的耳边轻声抱怨,“末日真理教的原教主义者都是这么烦人的吗?比起来,我更宁愿面对玛尔琼斯家的那些巫师,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该多好。”

    “席森神父是真正的神父,所以,我才会认可他。”q聆听着席森神父的声音,一直都很紧张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其实,如果是这样的原教主义,我倒是不会介意加入。可是。现在的末日真理教中,神父可没有一点神父的样子,不仅培养恶魔,还养着一大群巫师……我可没听说有哪个正规宗教会公开宣扬恶魔和巫师,还自以为傲的。这样的邪教竟然还能发展壮大,还真是没天理了。”他这么说着。渐渐冷笑起来。

    “我听说过这样的说法。”k突然说:“末日真理教的变化和发展,是顺应天时,正因为这个世界要迎来末日,所以才会让末日真理教发展壮大。如今的末日真理教就是应劫的体现,末日的必然性,让末日真理教就不可能被阻止。反过来说,如果真的有什么挽救的方法,最直接最浅显的方式,就是干掉末日真理教。至少,让它无法顺利发展,也可以拖延一段时间。”

    “是什么人放出这种说法的?”h的表情有些严肃,“网络球?”

    “我没有查出源头,但是,网络球的确最有可能。”k点点头,回答到,“你们还没听闻吗?不过。在会议之后,这样的说法应该会达成共识吧?”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是真相。但是,政治的味道却很重。”h十分直白地说:“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一直都不喜欢网络球。他们的政治味道太重了,不符合我心中神秘组织的形象。”

    “但是,他们活得很舒服,不是吗?”q笑起来。“其实网络球内部的气氛还是挺好的。”

    “那你还脱离出来?”h横了他一眼。

    “没办法,谁叫我喜欢原教主义呢?”q摊开手,没有任何掩饰地说到。

    这个时候,被四人扔在一旁,却还一直念念碎碎。宣扬原教主义的席森神父终于停下声音。与此同时,黑球比之前更剧烈的蠕动了数下,几乎快要分裂成好几块,但最终还是又凝聚在一起,而一道身影则从中弹出,就像是被它咀嚼后吐出的果核。

    席森神父的身周陡然刮起大风,形成一股相对柔和的力量,抵消了l的冲势。k和q两人上前搀住落地后就不断打着踉跄的l。l的头发散乱,形容狼狈,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就像是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干涩。

    “怎么样?”k问到。

    “失败了。”l喘着气,说:“这个家伙简直是怪物,他的人格意识分散在六百六十六头恶魔之中,掩盖了它们的真名,而恶魔的力量,又在保护着这些人格意识。就算我写上爱德华这个名字,也没有丝毫作用,这个名字绝对不是他的真名,有可能一开始就不是,也有可能因为长期接触恶魔的力量,真名已经被扭曲了。**对他有一定的效果,但是,绝对不可能干掉他。”

    黑球在吐出l之后,并没有进一步的变化,但是,一直在观察它的众人丝毫不觉得,这是因为它不想干掉自己等人,也不是已经消耗过度,没有了再度进攻的余力。爱德华神父绝对有什么阴谋,而这个阴谋,也必然和当前末日真理教在伦敦的动作有关。末日真理教在伦敦布下了一个巨大的,如同罗网般的陷阱,它们依靠这个陷阱积蓄力量,削弱这个城市的抵抗力量,而积蓄的力量,也必然会在不久后爆发出来,给予网络球重重一击——这是有点情报量,有点头脑的人,都能觉察出来的,黑巢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自从席森神父挑明了爱德华神父的身份、地位和能力,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就连爱德华神父本人也是陷阱一环的准备。而爱德华神父的表现,似乎也在证明这一点。他们最初的计划,如今看来已经失败,但是,爱德华神父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没有立刻进行收割。

    当然,即便爱德华神父进行反击,席森神父等人也有自信可以逃脱,那么,对方是不是在等待一个,让众人无法逃脱的时机,而故布疑阵呢?

    如今最好的选择,似乎就是立刻脱离了。只是,无法得到爱德华神父的情报,仅凭他们手中的资料,对桃乐丝计划有多大的促进作用,还是一个问题——在席森神父的看法中,成功几率最多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尽管,谁都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几率的。在和席森神父相处的时间中,其他人也多少可以体会到席森神父本人的神秘性,这无关于他的魔纹超能,更像是由他自身长期信奉原教主义,进而体现出来的异常,就像是其它宗教中总有那么一两个属于自己的“神迹”。

    “如果有临界兵器就好了。”q叹息到:“我听说耳语者得到了两把,其中一把租借给了雇佣兵公会的锉刀小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