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7 六六六变相
    虽然走火也好,常怀恩也好,都很难理解义体高川对少年高川的评估,但是,义体高川答应作为少年高川和网络球的中介,正是他们此次前来所希望达到的目的。之前的意识检测也仅仅是为了确定,双方的接触是否存在隐患,如果在常怀恩的检测中,义体高川的意识状态的确还存在受制于那位意识行走者的可能,那么,对于双方接触后有可能产生的变化,就必须更加谨慎地进行评估。在这个关键时刻,网络球的人手和资源的利用率已经接近最大化,剩余可以动员的力量,是作为保险而隐藏起来的。

    少年高川的行动以及网络球布置在伦敦的眼线,早已经确认了末日真理教的异常动静,但是,如果将网络球还能动用的力量投入到这场剿灭战中,有可能会让网络球的运转变得僵硬,一旦外界变化产生的压力进一步提高,网络球很可能会因为负荷过重而导致一系列的连锁性失败,进而有可能影响到当前最重要的目标。

    为了保证这份应对更大压力的缓冲余地,网络球不得不选择就地旁观伦敦城中的一些异动。在走火的计划中,他们只需要坚持最多七天,就能改变自身的处境。在最初的时候,他并不希望引发和末日真理教的战火,然而,少年高川的出现,却诱发了这一场战斗,并在预想中会愈演愈烈。如今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依靠同盟组织的力量。尽快解决这场战斗。

    对于网络球来说,单凭一己之力就控制住局面,无疑更能向其他神秘组织证明自身地位的合法和必然,但是,既然局势已经发生改变,走火也并不介意向同盟组织的请求支援,然而,该向哪些神秘组织提出支援要求也是需要深入考量。如今聚集在伦敦,已经在口头或书面上和网络球有盟约关系的神秘组织不少,就连火炬之光这样的顶级神秘组织也已经达成协议。更有联合国为了安抚不列颠而做出的承诺。网络球的地位已经十分稳当,但是,既然是请求外力的支援,在没有完成会议。获得世界性联合组织席位的大义前。所有的支援都是需要网络球自行支付利益的。

    如此一来。无论是太强还是太弱的神秘组织,都不是最佳的对象,而战斗发生在伦敦。所以,也不能选择关系浅薄的,而关系深厚的也必须保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而这场针对末日真理教的混乱,也有不少人浑水摸鱼,走火也无法判断,到底会有多少人,是一心一意只为了剿灭末日真理教,为了保护伦敦的安稳而参与其中。所以,这次派遣的人手,必须拥有拉拢的可能和最大化的价值,自身也拥有可以影响大局的力量。

    思来想去,也只有面前的这位耳语者最强者,才是应对当下情况的最佳选择。走火盯着义体高川,思维高速转动,在常怀恩的感应中,仿佛溅起了一层层的火花。他反复评估着自己的决定,确认这个选择的前提,是否有所疏漏。

    “如果是高川先生的话,一定没有问题。我们这边无法调派人手,所以锉刀女士那边的支援,也十分需要。”走火说:“我们会提供大家都能满意的礼物。”

    “我会通知锉刀他们。”义体高川毫不犹豫地回答到:“事不宜迟。走火,如果你没有其他的补充,我们这就行动起来。”

    走火打了个响指,外边便有人敲门,请求进来。咲夜上去打开门,就见到一名正装打扮的年轻人提着一个办公包走进来,将办公包递给走火之后,便毫不停留地离开了。走火打开b办公包,取出两副单片眼镜——看起来就像是旧时代的不列颠老绅士们常戴的哪种,圆型的镜片连接着一条银色的保险链条。

    “这是最新研发出来的团队作战辅助装备,尚没有大规模生产,不过已经达到了可以实战使用的程度。”走火说:“它的通讯和侦查模块可以抵挡一定程度的神秘性干扰,反过来,也可以针对部分神秘性进行观测。具体的能力很多,不过,基础功能的使用还是十分方便的,也拥有一定的智能型。如果要投放到市面上,我们将会斟酌削弱和消减一些功能,以达到更强的普及型和适应性,但是,这一批是没有经过功能删减的工程样品,我们已经解锁了所有的深度功能。相关的使用说明,会在认证启动后出现。”

    义体高川和咲夜拿过各自的单片眼镜戴上,经过一系列不算复杂,却足够保险的验证后,两人的左眼视野立刻变换成一种充满了数据化风格的界面,这样的界面对义体高川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这个单片眼镜的功能,和脑硬体配合视网膜屏幕所产生的效果类似,只是在功能性上,不如后者复杂和便利,对于义体高川来说,这个单片眼镜唯一有用的地方,仅仅在于它的通讯方式,比脑硬体更有普适性。当更多的人使用这种单片眼镜,通讯模块的便利就会体现出来,而这一点是无法普及的脑硬体所无法做到的。

    上一个世界线中,近江曾经参考统治局中的“观星者”装置,制造过类似的装备,既然这个世界线中,近江在为网络球工作,那么,出现这些单片眼镜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上一个世界线的咲夜曾经使用过近江制造的“观星者”头盔,但是,这个世界线的咲夜的确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功能全面的战斗辅助装备,此时的兴致有些高昂——透过左眼,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游戏一样,这样的体验,就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也是曾经只有在科幻作品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单片眼镜中的系统内置了网络球自身制定的人物能力等级标准,和义体高川习惯使用的“纸、并、强、凶、狂、神、论外”七等级标准不同。也并非魔纹等级标准,而是一种更为粗放的纯数值。透过左眼观测走火和常怀恩的时候,被标注为“战斗力估值”的数值分别是:1800和1400。

    义体高川对这种数值表现形态有一种即视感,这并不是由类似的幻象作品所带来的印象,而是来自于过去高川的记忆——他突然想起来了,在过去也有这么一个时候,当看到走火的时候,脑海中也会有某个数值印象一闪而过。

    在逐渐变得清晰的印象中,走火曾经的战斗力估值是……1500,这个世界线中的走火。明显更强。常怀恩的1400也值得重视。在义体高川生出的即视感中,这并不是一个低下的数值。

    但是,同时也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绝对不要依赖这个数值去判断敌人的强度。因为。这个数值虽然具有代表性。观测普通人和一般神秘持有者时相当准确,但是,并不适合一些特殊而强大的角色。而这个声音。也在告诉他,走火和常怀恩的能力体现,绝对不是单纯的1800和1400可以概括的。

    义体高川和咲夜彼此对视,从各自的单边眼镜中,确认了彼此的战斗力估值,对于咲夜来说,即便这个数值并不准确,但仍旧是一个好玩的功能——就如同星相和占卜游戏。

    “2300。”咲夜说。

    “500。”义体高川不由得笑起来,这是咲夜没有进入灰烬使者状态时,所具备的估值。他对于咲夜变身灰烬使者后所能达到的数值也有点好奇。

    “看来两位挺喜欢这个小玩意。”走火也微微露出笑容,说:“这个战斗力评估标准,其实是针对巫师体系来制定的,包括精英巫师在内,都能做出比较准确的估值,但是,对于其他的神秘性,则有可能会出现重大的失误。所以,在对手不是巫师的时候,或者是比较特殊的巫师时,还请谨慎使用。”

    “原来如此,针对巫师吗?”义体高川的心中有些恍然。

    “我们已经分出了一部分情报人手,专门负责这次行动,相关情报会陆续传达到‘眼镜’中。”走火站起身,对两人说到:“具体的行动方案也由诸位全权负责,我们网络球实在已经无法腾出更多的精力了。”

    “我们会竭尽全力。”义体高川正色说:“我也不希望这个城市陷入战乱之中。”

    走火点点头,严肃地说:“祝你们旗开得胜。”

    目送走火他们马不停蹄地远去,义体高川和咲夜对视一眼。

    “那个高川……”咲夜皱着眉头,“阿川,那个人,真的是你吗?”

    “是的,那是另一个我。”义体高川平静地点点头。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我已经无所适从了,脑子里一片混乱,为什么会有两个阿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发生了……我该怎么办?”咲夜抱着脑袋大叫起来,显得十分痛苦,她并不清楚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的实际情况,但是,她却直觉感应到了什么。有一种不好的,却不清晰的预感让她心如刀绞,她一点都不想把这份预感清晰化——如果发生了什么……会发生什么……完全不想去确认,也不想接受。

    义体高川上前一步,将咲夜紧紧抱在怀中,说:“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咲夜,我保证。你不需要思考高川的问题,因为,那只是高川自己的问题,但那对于高川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也许你不理解,但是,没有关系,不需要理解。你只要明白,最终一定会有一个高川回到你的身边。”

    “阿川……”咲夜发出猫一般的呜咽,“一定要回到我的身边。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在何时何地,我就在你的身边。”这是如此矛盾的说法,但是,义体高川却觉得自己可以理解。

    “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距离有多遥远。”义体高川沉静地说:“我就在你们的身边,你们的意识中。你们的内心里。就算世界毁灭,人格破碎,我也会成为你们的影子,游荡在你们的梦中。”

    “阿川阿川阿川阿川阿川——”咲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内心中,会突然迸发出如此强烈却没有任何颜色的情绪,如此澎湃的情绪,冲刷着她的五官,让她仿佛陷入无声的黑暗,除了拥抱自己的男人,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的存在。

    如同。这个拥抱。就是她的全部。

    在这个晚上,许多呆在街上的人都看到了,一片扭曲的空间和一个扭曲的人影,好似一路绽放的幻影。带着霓虹的颜色。穿过黑暗的夜空直扑远方而去。随后。就是更多的,似有似无的黑影,以及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异风。循着阴暗的角落,从视野的角落,从自己的身边,从商店和看似无人的商店中一涌而过。

    如果非要形容,那便宛如是百鬼的夜行。

    白发苍苍的神父从诧异惊惶的路人身边走过,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就像是一个幽灵,单手抓着巨大的圣经,嘴中念念有词。他前进的方向,和那扭曲的空间是相同,但在转过街角时,他不由得停下脚步,显得虔诚而一直下垂的脸,也终于抬起来,看向十字街头的另一侧,那里站着一个相貌中年的神父,以及站在他身旁的五人。

    经过这个十字路口的行人车辆,再也没有后来者。仅仅一分钟的时间,这片区域就陷入只余夜风呜咽的沉静中。

    两名神父的外装,没有太多的区别,两人那从容不迫的气质,也十分相似,他们就像是用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席森……”白发苍苍神父推了推样式古板的老花镜,发出叹息般的声音。

    “爱德华神父,好久不见,看到你仍旧这么精神,真是可喜可贺。”席森神父的微笑显得更加爽朗。

    “你要阻止我吗?没用的。”爱德华神父平静地说:“我的命,已经和六百六十六头恶魔连接在一起了。”

    “哦——”席森神父发出惊讶的赞叹,“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做到了,要凑够六百六十六头恶魔的祭品,可是一个大工程,难得你可以一直呆在伦敦。”

    “这是因为每召唤并连接一个恶魔,我的样子就会改变一次。”爱德华神父叹息着,“我已经记不得自己真正的样子是怎样的了……不,我想,其实六百六十六变相,就是我此时真正的模样。我不知道你此时看到的我是什么模样,但是,那不过是六百六十六分之一的几率而已。”

    “你似乎并不高兴。”席森神父温柔地开解到:“你完成了毕生的志愿,在恶魔领域的研究,抵达了一个巅峰。”

    爱德华神父发出一声低笑:“也许吧,但是,我不觉得,这就是终点。席森,我的教子,你一直是那么的聪明,勇敢,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野心,我一早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出息。看到现在的你,就让我回想起过去在教堂中聆听祷告的清晨。那是多么美好,多么让人怀念的时间。现在的你,还会回想起过去吗?我可怜的席森啊,盖尔贝洛斯的后裔,最终却只能盘踞在黑巢中。”

    “没办法,我亲爱的教父,总得有人去坚持原教主义,那才是最终的真理。”席森神父用低沉的声音说着:“我始终铭记着,自己是盖尔贝洛斯的后裔,那么,你呢?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

    “我的身份?”爱德华神父将伪装成圣经的恶魔召唤书捧在胸前,画着倒十字,平静地说:“我是六百六十六头恶魔的混沌数据,最接近原始混沌的代行者,探究这个世界真相的乱序。”

    “真是好大的名头呀,爱德华神父大人,你真的认为,连接六百六十六头恶魔就等于天下无敌了吗?”席森神父的身边,陡然刮起大风,一直立于他身旁的五人,除了l之外,其余四人仿佛乘着这风,卷到了爱德华神父的身周,将他包围起来。

    爱德华神父对此视若无睹,身上的黑色传教服被吹得猎猎有声,自顾自翻开了手中的恶魔召唤书,低声吟唱到:“你就是一,你就是万,而我于六百六十六中,寻找自己的真实。请聆听我的述说,#$%^&&*。”结尾一连串难以形容的发音,让空气陡然变得沉重,连呼啸的风也变得举步维艰。

    与此同时,包围他的四人:h、s、k、q,齐齐朝他发起攻击。

    扭曲的空间就如同膨胀的气球般,不断吞噬和十字街头的建筑,而光的概念,也好似在这一刻消失了。比黑暗更黑暗的球形领域中,仿佛孕育着什么可怕的生命,它在蠕动,撑得黑球领域的外壳不规则地凸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