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2 各施其能
    山丘巨人恶魔在出手的一刻,就被牧羊人和鸡尾酒的“神秘”定住了。在这个黑白色的世界里,仿佛它的时间已经停止,又被装进了巨大的囚笼中。即便没有牧羊人的“神秘”,鸡尾酒仍旧自信,自己的“神秘”足以将这头恶魔固定一分钟的时间,而这个时间,足以让防毒面具的“神秘”产生效果。如今,山丘巨人恶魔的身体仿佛被腐蚀般,一层层地剥落,距离一分钟还剩下十秒,山丘巨人恶魔那庞大的身躯已经缩水了三分之一。

    山丘巨人恶魔充满了破坏力的表现,以及l所描述的,会在处于弱势之时逃窜的情形,在针对性的“神秘”中,直接被扼杀在摇篮中。“神秘”的诡秘就在于此,而在意识态世界中,意识行走者的“神秘”也往往比正常世界中的“神秘”更加诡异,鸡尾酒和牧羊人那看似时间停止和箴言牢笼的神秘,理论上,在正常世界是“无法使用的”。

    以意识态世界为战场,才是意识行走者最强大的时候。

    一分钟过去,山丘巨人恶魔出现挣扎的迹象,却无法在短时间内破除牧羊人的箴言牢笼。就在这时,头马突然蹲在地上,双手搭在一起,对辣椒说:“上来!”辣椒则毫不犹豫跳上了头马的双掌,两人充满默契的交互,证明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陌生人。

    我知道,头马和辣椒,打算借此时机,给这头恶魔最后一击。在那之前,头马用隐晦的视线瞥了l一眼,l除了带路之外就无所作为的表现,和此时众人的大展神威。无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不过,我并不觉得l会在意这种事情,每个人的神秘都各有其用,l的暂时无力并不代表他不够强大,仅仅是其他人在这场战斗中,拥有对目标更大的针对性罢了。正视自己的缺陷。整合众人的力量,借助同伴的能力,弥补自己的劣势,这本就是在神秘圈中存活下来的基础,也是这次计划的基础。但不管怎么说,l的表现将会让他在这只队伍中的话语权稍微下降,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同样的,没有任何表现的我,也必须承认这样的事实。不过。我只是在观测而已,既然其他人可以轻易收拾这头恶魔,我也没必要抢先表现自己,之后还有六百六十六头恶魔呢。即便其他人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但是,所有的行动,仍旧会以事先制定好的计划为大纲,只是细节上会以这五人的意见为主导罢了。

    在当前的情形下。无论谁做主导,其实都没太大干系。因为,没有人可以独断专权。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出现争取话语权的行为,也只是隐晦的,扎根在人类本能中的社会能力在起作用。这些意识行走者们,没有一个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如何配合他人,如何让他人配合自己,如何才能发挥出团队的力量,早就深深烙印在他们的思维模式中,这是苛刻、危险又诡异的环境。迫使他们必须养成的习惯,做不到这一点的人,几乎不可能在神秘的战场中存活下来。个人的力量,无论何时,都是不够的,即便“神秘”让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超人。这一点,我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体会到了。

    头马的身体在几个眨眼间,猛然涨大了一圈,这样的现象,让他的神秘,看起来和正常情况下的“**强化类神秘”极为相似。但还是那句老话,在意识行走者的世界中,无论他们所施展的“神秘”和其它于正常世界展现的“神秘”有多么相似,其本质都是不同的东西,意识行走者的“神秘”就是意识的力量。

    无形的气势,转眼间就变成了可视的幻觉,气流在头马身后旋转,高度凝聚后绽放出光芒,光点又被光线牵连起来,构成一个形象的图案,让人觉得,就如同天文观测时,人们喜欢将天空中的星点用笔线勾连起来,称之为“星座”。

    而头马身后由光点和光线构成的图案,仿佛就是一个星座,只是,我完全认不出,这到底是哪一个星座。不过,正如牧羊人的祷言,并不是正统的“圣经”,他本人的形象,也从正经的神父,转变为了“异端”。头马此时的“星座”,也很有可能并不是常识中的星座,而是一种仅仅象征他自己的“东西”。

    下一刻,这个“星座”就从头马的背后,覆盖在辣椒的身体上,形同一副只有线构图的“铠甲”。然后,她被头马抛了出去,如同炮弹出膛,以超过音速的速度直击山丘巨人恶魔。这头恶魔的挣扎,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烈,在一分钟的时间结束时,鸡尾酒已经合上表盖,而黑白色也正在从这片天地中褪去,唯一束缚着恶魔的箴言牢笼,已经呈现出龟裂的状态,大片大片的纸页,正从外围开始剥落,还没掉入下方的灰雾大漩涡中,就已经湮灭成粉末,最终无影无踪,而牧羊人也不再继续施加压力,他合上的“圣经”,再一次消失在他的手掌中。

    从箴言牢笼龟裂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体积缩水了一半的山丘巨人恶魔,而这种缩水还在持续,显然,防毒面具的“神秘”卓有成效,即便恶魔也难以摆脱。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觉得恶魔在挣脱牢笼后,还会和我们僵持下去。l说过,恶魔会带着融入心脏的爱德华神父的自我囚笼逃离,这一点应该是不会错的。

    头马和辣椒的配合,没有给它这个机会。只是一个呼吸的工夫,身披“星座铠甲”的辣椒已经穿过箴言牢笼的缝隙,如同钻头般扎入山丘巨人恶魔的身体中。一开始还有蚯蚓般的隆起,昭显着她的移动轨迹,随后,就连这些蚯蚓般的痕迹也不见了,可想而知,她已经深入山丘巨人恶魔体内。目标毫无疑问,就是心脏位置的爱德华神父。

    又是两个呼吸过去,山丘巨人恶魔将伤痕累累的箴言牢笼撕成两半,宛如夸父般,转身就朝远离我们的方向跑去,弥漫在他腰际的灰雾大漩涡霎时间紊乱起来。无数奇异的。无法描述形状,却又给人深深恶意的怪异就像是好不容易才闯入敌人的大本营般,宛如潮水般腾起,那巨大的声势,就像是要一口气将我们所在的位置淹没般。

    已经动过手的防毒面具等人,将目光落在我和l的身上,似乎在等待我们的表现。l仍旧漠视着一切呒,但是,我却觉得。不应该再坐视不理。行李箱被我抛在身前的地上,随即如同魔方般,分解成大大小小的模块旋转着,重组着,延展着,在怪异的浪潮扑到五十米的范围内前,沿着破碎的台阶和崖边,构成一个由无数微型发射口构成的武器阵列。

    山丘巨人恶魔的身体在远去的途中。陡然歪斜,随后就是沉闷的爆破声从那边传来。与此同时,我在心中扣下扳机。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光束、枪炮、导弹就如同出巢的马蜂群般腾上半空,又如礼花绽放般,投向四面八方的怪异群中。震耳欲聋的枪炮声淹没天空,剧烈的后座力。捶打着山崖台阶,仿佛这里有一颗巨大无比,却又无法看见的心脏,不断地,急剧地。充满节奏的跳动着。

    这个行李箱,已经不再是原版的ky3000,而是由我的意识构成的造物,它并不符合ky3000的原理,但是,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它拥有比ky3000更强大,更猛烈的火力,它所使用的弹药,不需要s机关的辅助,就能对意识态世界中的“神秘”和“异常”产生破坏力,因为,我坚信它能做到,它也没有弹药基数限制,因为,我认为它不应该有。我的意志,构成它的特性,我有许多想法,即便在意识态世界规则的重重限制、冲突和制约中,也总会有一些是可行的。这些想法,在正常世界中,无法展现出来,但是,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却没有这么多的束缚。

    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ky3000的咆哮,让气势磅礴的怪异浪潮变得苍白,我抱着手站在这里,武器阵列的基座已经蔓延到我的身上,将我包裹其中,更渗透入山崖的内部,构成更多的发射井。更多的弹药种类,从无到有生成,更强烈的火力,从仿佛钢铁巨人般的基座中喷涌而出,仿佛永无止尽的怪异浪潮,在距离我们三十米的地方就彻底破碎,火力网以毫米为单位,过滤着试图越过防线的一切。

    我开始沉入基座中,大量的丝线延伸到我的身上,束缚我的每一个关节,然后,我站了起来。我的视野,变得更加高大,更加宽广,我知道,自己正在以基座的角度,观测着外边的景色。这个基座,就是我的身体,我的铠甲,我的武器,我的着装。基座正在侵蚀这个山崖,将它转化为钢铁的要塞,武装火力的巨人。

    连锁判定让我的感知,好似水银一样,沿着无形的管道,交织在这个巨大的钢铁身躯中,半径五十米内的任何细节,都如臂指使。这个钢铁要塞,在我的脑海中勾勒着自己的形象,由在我的思维中,改变着更多的细节。

    我的观测没有死角,除了距离太远,深入恶魔体内的辣椒,只能目视之外,其他人都站在钢铁要塞上,在我的脑海中一览无遗。他们有些吃惊于脚下这片山崖的变化,石质的纹理,在短短的十个呼吸内已经消失。如潮浪涌的怪异,止步于三十米之外,被强大又毫无死角的火力,如同泡沫般被击碎。远方的恶魔还在移动,辣椒攻击造成的声响,已经彻底淹没在炮火的震天响声中,形同一出默剧。

    然后,在我的意志下,整个山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承载着五人,开始向恶魔的方向漂浮。我在球体表面,烙印下这个球形火力基座的名字,形如中央公国最古老的神秘文符文,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明白这些字体的含义,但是,我却是明白的,和头马的“星座”,牧羊人的“祷言”一样。它其实并不属于正常世界中记载的文字,而仅仅是我的意志体现,这四个大字用可以认知的语言转译,就是——

    原始天尊!

    一个在中央公国源远流长的神秘文化中,被人们虚构出来,承载人们“至高至强。超脱世间一切苦难”之希望的神明。

    我并没有刻意写下这个名字,它的概念从一开始,或许在我追逐着英雄之梦,行走于如梦似幻的世界中时,就存在我的意志深处。它起源于我的本质,我所接受过的教育,我所传承的梦想,我对自己身边一切的认知和认同,我的记忆。我的经验,我的人格和精神,乃至于因为“江”的存在,而可能存在的集体潜意识影响,以及对中央公国一脉的神秘学的倾向,诞生了这个名字。

    我驾驭着“原始天尊”,打开身后的巨大喷射口,在炮击的反作用力下。化身一颗巨大的炮弹,在千亿的炮火中。重重撞在山丘巨人恶魔的背脊上,它轰然倒下,在坠入灰雾漩涡之前,一个小小的影子,振着线条勾勒出来的翅膀,从它的心脏处飞出。落在原始天尊的身上。

    辣椒有些警惕地看了一眼脚下的原始天尊,将一个仿佛由星光缠绕而成的球体扔到l的手中。

    “辛苦了。”l说。毫无疑问,这团星光之中,就是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一旦恶魔的防御圈被突破。他便毫无还手余力,l无法轻易做到的事情,在我们之间的配合下,却显得游刃有余。但是,这只是一头恶魔罢了,之后,还有更多的恶魔,更多的超凡能力,在等待着我们,爱德华神父的防御体系,不可能只会任由我们将六百六十六头恶魔一一打倒,这不符合我对他所构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体系的猜想。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之所以强大,不仅仅是因为拥有六百六十六种以上的恶魔力量,他特地制造出这些特殊的恶魔,应该是为了将这些特定的恶魔力量有机结合起来,发挥出远超六百六十六头恶魔力量的全面性能力。

    只打倒一头恶魔,是无法破坏这个体系的有机结合的,爱德华神父最少也会吃到教训,之后的战斗只会更加棘手。即便意识态世界的时间和正常世界的时间不对等,我们也不可能拥有一一击破六百六十六头恶魔的时间。明白这个事实的其他人,再一次着眼在l的身上,l一直没有对他们说明自己的能力,但是,既然计划一开始就是以他为核心,就只能认为,他的能力,完全可以破解当下的局面。

    “只要拥有这份人格意识碎片,我便可以侵入并追踪他的意识信息。”l取出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捏破星光构成的牢笼后,将里面的东西吸入本子中。

    l的描述,倒是和我的能力极为相似,但是,这在意识行走者的圈子中,并非多么独特的能力。

    “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做到,然后呢?”头马问到。

    不过,牧羊人和防毒面具盯着黑色笔记本的神情,渐渐出现一些异状。

    “……这是**?”防毒面具插口到,她的话让头马等人愣了愣,但随即反应过来,从他们骤变的脸色来看,“**”的名头,比我想象的还要威名远播。他们在害怕,在这一瞬间,这些强大的意识行走者,都产生了同样的反应,就像是下意识的恐惧。

    我可以清晰感觉到,一直被阻挡在火力网外的怪异们,顿时产生了更多的变化。但是,这个时候,原始天尊已经压着山丘巨人恶魔的上半身,撞入灰雾漩涡中,即便藏在灰雾中的怪异们借此机会试图爬上原始天尊的外壳,但却在第一时间,全都被更密集的火力网撕碎了。它们的阵线,只是推进了十米。

    其他人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些怪异浪潮的逼近,他们似乎对我信心十足。反而,l的身份,更让他们在意。

    “是的,完整的**,我是它的所有者。”这一次,l没有再掩饰。而其他人下意识的戒惧,似乎是想到了他们之前已经“通名报姓”。一般情况下,临时使用的假名,并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它的效力,大多数时候,只适用于一些“盟约”,但是,**是通过“名字”带来死亡的“神秘”,在这个领域,它拥有让人无限遐想的可能性。

    “不用担心,我需要的,只是真名,而并非临时的假名。”l说:“就像现在,我可以通过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追溯其他恶魔的真名,然后快速解决这些麻烦。只有在彻底击破恶魔的力量后,才能真正攻击到爱德华神父的意识碎片。现在,这个人格意识碎片虽然在我的手中,但是,我也最多可以追溯到恶魔的信息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