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6 一分钟
    巨大的“世界树”伫立在平原上,以它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铺开的植物变化为怪异,如同供卫在它身边的士兵,在这群士兵之外的土地则已经被防毒面具的“神秘”转化为了一片荒凉衰败的不毛质地。在我们抵达之前,对方没有主动发起攻击,仅仅是让大地上的衰亡停止下来,和我们所想的一样,只要没有抵达爱德华神父为自身限定的“作战半径”,他是不会主动发起攻击的,但是,要在这个作战半径之外进行远程打击,对我们来说也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原始天尊在我的操纵下,发射了一大批远程导弹,然而,当这些导弹拖曳着尾气划过长空时,直接穿透了看似已经击中的目标——它们就像是一片海市蜃楼。世界树作战半径内的空间,呈现出和山丘巨人恶魔所在区域的相似性质,目前来说,如果不亲自突入那边空间,任何攻击手段都不可能奏效。接下来必然是一场硬战,想必每个人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球顶上,一场临时作战会议正在进行。我们决定要冲进去,和对方硬碰硬,但是,这并不代表没有任何计划。对手至少拥有六百六十五头恶魔的集结力量,还有大片的梦魇,而我们只有七人,数量的劣势无法忽视,而数量的劣势,也已经造成了“神秘”特性的单薄。每个人的“神秘”都并非是全能的,在特定环境下,拥有极强的杀伤力,也代表了,它无法应付所有的局面。l的**也好,防毒面具的毒气也好。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并且,所有曾经施展过的神秘,也必然被爱德华神父得知,在对方的主场中,必然已经进行了相应的计划。来针对我们的力量发挥。

    诚然,我没有发挥出所有的实力,想必其他人也是,不过,最低限度下,我们曾经使用过的“神秘”,都很难再一次发挥之前那般强烈的效果。

    “我的力量对世界树没什么效果,在世界树的干涉下,之前那种杀伤力也不可能出现。”防毒面具说:“不过。牵制那些梦魇还是没问题的。”

    “原始天尊可以确保有一个缓冲地带,如果进攻不利,可以暂时撤退。”我说。

    “我的能力只能作为突击手使用。”头马说:“单兵作战的话,我不惧怕任何恶魔,但是,一旦遭到围攻,我的能力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我可以继续力量,制造足够强力的定点爆破。但是,必须有时间保障。”辣椒说。

    “我可以进行辅助。攻击也好,防御也好,治疗也好,都没有问题,但是,无论哪一种都有上限。一旦超过上限,就会翻倍出现反噬。”牧羊人说:“力量的加持时间,会随着敌人的强弱不同发生改变,对付这种六百六十五头恶魔构成的世界树,直接的杀伤力会出现巨大的削弱。反噬也会更加巨大。若非必要,我不愿意承担主攻,不过,如果你们相信我,我可以将力量加持在你们身上,让你们得到比正常情况下更好的发挥,但是,效率到底可以提升多少,就要看你们对我的信心了。而且,我必须提醒你们,一旦你们得到的增益效果越大,持续时间结束后,所产生的反噬也会更大。”

    “真是严格的效果设定,但是,效果也是非凡吧?”鸡尾酒说。

    “是的,如果拓展能力的全面性,能力的威力就会下降,为了保持针对性和力量,我设下了禁制,这种禁制是不可能打破的,否则我会死掉。”牧羊人一点都不在意说出自己力量的局限性,或许在他看来,这种说明并不妨碍他的强大。

    “如果配合牧羊人的增益效果,我的能力有可能阻止对方一段时间的行动。”鸡尾酒说,他的能力,在对付山丘巨人恶魔的时候,已经呈现出巨大的效果,虽然眼前的世界树是六百六十五头恶魔构成的可怕存在,但是,当他做出承诺的时候,没有人怀疑他能做到,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是十分值得信任的。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总共一分钟的时间,只会多不会少,可以一次性用光,也可以分阶段使用。”

    “这倒是个好消息。”l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惊叹,“如果分段使用的话,意味着我们有足够的错误弥补机会。”

    是的,在实际的战斗中,哪怕是一秒的延迟,都会出现机会的转换。在精细到必须算尽对方全部举动的情况下,哪怕是迟钝了一下,都是十分致命的。鸡尾酒承认“自己没有攻击力”,但是,这种让敌人同样失去攻击力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却是获胜的关键。

    “可是,就算我们可以短时间内和爱德华神父僵持,若无法真正给这棵世界树创伤的话,这次的行动仍旧会失败。”辣椒皱眉说,“我怀疑这些恶魔不仅已经将力量整合,就连生命也通过这种方式达成共享。世界树的形态,是一种防御力、生命力和一体性达到高度凝聚的体现。”

    “我们只能针对一点进行突破,打开一个缺口,就像对付第一只恶魔那般,直接将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取出来。”头马点点头,说:“但是,如果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已经不再分散于每个恶魔的体内,而是以整个世界树为容器进行保存,我们很难确定它的位置,我也觉得,就算发现了,它再次转移的速度也绝对很快。”

    “不需要担心它跑得太快。”我笑了笑,自信地对他们说:“无论它有多快,都不可能快得过我。在这里,我才是最快的。”若是在通常情况下,我并不需要将这种自信表现出来,但是,这一次行动考验我们的精诚合作,以及对彼此能力的信心,我完全可以预见。哪怕是有一丝犹疑和顾虑,都会错失大好的机会。而一次机会失去之后,下一次机会,就会是不同的变化,对爱德华神父这样的人来说,同样的招数。应该只能使用一次。

    所以,我必须让其他人确信,我的确是最快的,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一定能够把握住。为此,我特地从原始天尊的核心上升到表壳,和其他人一一对视,让他们可以确认我的自信。

    “……那么,高川先生就担任胜负手的职责。这点没有异议吧?”l环视其他人,他们尽皆用“沉默”进行表态。

    “要打开一条通路,让爱德华神父露出破绽,我们完全可以做到,也许只有一次机会,但是,这个机会一定会出现。短时间内,也不用担心我们会被彻底击溃。就算防御层面落入下风,但是。要彻底瓦解我们的配合,我相信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l继续说到:“剩下的问题,该如何锁定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我觉得我可以做到,如果他真的将分散的人格意识碎片重新凝聚起来,以减少被各个击破的机会,那么。找到它应该会更加容易。他的人格意识越完整,越强烈,就越是难以避开**的追索,况且,在那之前。他的一部分人格意识碎片已经落在我的手中,我保证在一分钟内,绝对可以把握到一次机会。”

    “所以,这一次机会,应该也就是我们最好的,也可能是最后的机会。”头马凝重地说:“如果可以在一分钟内结束战斗,就绝对不要拖到下一个一分钟,任何的拖延,都只会为这个家伙增加胜算。”

    “我也这么认为,绝对不能打持久战,一旦时间超过五分钟,我会立刻退出,宁愿在外面进行一场攻坚战。”鸡尾酒微笑着,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没有人可以反驳,因为,对这里的大部分人来说,这样的决断是十分正确的。意识行走者如果在物理上被杀死,仍旧可以通过意识态的力量来逃脱彻底的死亡,虽然很困难,但仍旧是一个机会,而一旦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被恶魔绞杀,绝对不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况且,一旦局势演变成持久战,失败的几率将会随着时间成倍提升。我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持续时间可以达到多久,对持续强度的认知也十分模糊,因为,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外界的压力全面抵达自己极限的情况。唯有连锁判定,曾经有过濒临极限的状态,但那并不代表我在各个方面都达到极限。以往的对手,不是在我彻底发挥的情况下灰飞烟灭,就是在我尚未达到极限的情况下,就直接将我的杀死。加上我的体内,还存在“江”这样不可测的存在,如何判定自己的“极限”,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但是,其他人都有着明显的界限,也对自己的界限有着明显的认知。他们对自己的了解,成为了战斗时限和强度的准确指标,一旦越过高压线,他们就会采取应急方式,以保存自己的生命,而这便是他们之所以可以生存到现在的智慧、经验和本能。鸡尾酒虽然微笑着,但是,他的话绝对不是个玩笑,一旦超过五分钟,他绝对会脱离战场,而其他人也无法反对这样的态度,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十分正常且正确的选择。

    “一分钟足够了。”我沉声对所有人说:“只要你们可以在一分钟内锁定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打开一条通路,我就能将它抓住。不,甚至不需要你们完全打通道路,你们的攻击可能会跟不上爱德华神父人格意识的转移,但是,我可以。这次行动,我只需要一个确定的坐标,就可以解决战斗。”

    这些人听到我这么说,都不由得古怪地看了我一眼,他们的目光没少落在原始天尊上。我知道,他们一度认为原始天尊就是我的“神秘”,但是,我如今的表示,证明了并非如此。我并不在乎他们怎么想的,原始天尊对我来说,的确只是一件常规武器而已,也没有借此机会隐藏实力的必要。我从来都不会因为“神秘”被破解而失败,速掠超能也好,夸克的阴影跳跃也好,特性的确十分单一,理论上有多种限制的方法,但是。杀死我的人,并非单方面地针对了我的“神秘”,而是拥有全面的压倒性力量。除了最终兵器之外,我没有真正意义的输过。

    我的自信,是从死亡和不败两者之间的找到的平衡。

    “谁还有问题?”l环视其他人问到。

    “就这样吧。”头马回答到,其他人也点点头。这次临时的作战会议。不基于任何威信,只基于对彼此的信任,而这种信任,甚至是在没有绝对了解的情况下,所给予的信任。这在正常情况下,是很难出现的,即便出现了,也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不过,对我来说。这种做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相信,对其他人来说也亦然。对我们这类人来说,无法进行及时而彻底的抉择,没有这样的觉悟,是很难活下来的。在多变的神秘世界中,想要确保身边都是自己了解的人,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何与陌生人合作,如果推动这种合作。达到效率的最大化,是十分实际的问题。

    而每一个在这个圈子中生存多年的人,都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必须拥有一个足够坚韧,足够开阔的内心。

    会议持续的时间不长,当我再次潜入原始天尊的核心中时。原始天尊已经来到那片由植物怪异们覆盖的作战半径外。即便敌人近在咫尺,但这一次,怪异们似乎被处于中心位置的世界树强有力地约束住了,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姿态。

    “我要进去了。”我提醒其他人,没有得到回答。但是,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原始天尊以试探的速度,渐渐和前方那看不见的“屏障”接触,然后,一点点地“挤”了进去。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排斥力,当原始天尊进入的时候,涟漪开始在空间中产生,并迅速向外扩散,勾勒出那道“看不见的墙壁”。下一刻,在原始天尊还没有进入四分之一体积时,怪异们的攻击已经展开了,密密麻麻孢子、草叶、花瓣、种子般的“炮弹”,再一次倾泻而来。这样的景象,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这片作战区域内的怪异,受到地面面积的限制,即便它们可以不断诞生,但是,在同一时间内,最大的数量却是固定的。在不久之前,它们在广阔平原上发动的攻击,比现在要密集不知道多少倍。

    那样的攻势,尚且无法对原始天尊造成破坏,更何况现在的这些怪异数量。我不为所动,一边观测着世界树的动静,一边继续挤入这片空间中。正如我所想,世界树并没有等待我们全部进入就发动了攻击,这让我觉得,它的目的,仍旧不是歼灭我们,而是拖延我们。

    它正尝试阻止我们进入这个作战半径。对它来说,也许在意识态世界中战斗,真的不是最能体现它的力量的方式。

    爱德华神父也许真的不是意识行走者,他只是对意识态的战斗有所了解,并针对性做了布置。但是,在意识态世界中战斗,仍旧不是他的最擅长的。

    世界树本身并没有任何变化,那高耸云霄的树身,仅仅半径就有几百米。我们距离它还很遥远,但是,那种耸天立地的强大姿态,却已经深入内心。在侵入这个作战半径内时,已经接近那个遮天蔽日的巨大树冠,树冠的边缘,距离作战区域的极限距离,只有不到一百米远,大片的阴影让本因为灰雾的存在而格外黯淡的光线,愈加显得晦暗。我们越是向前,就越是接近“黑夜”。

    怪异们在这片灰雾和阴影中摇摆着,根本分不清它们的数量,也看不清它们的模样,只有世界树那巨大的轮廓,充满了压倒性的存在感。

    要在如此庞大的世界树中,锁定可能凝聚得很小的人格意识碎片,有多大的可能性?虽然闪过这样的念头,但是,我很快就将之抛之脑后。战斗已经开始,我的能力,无法解决当前的局面,就必须相信其他人的能力。这不是优秀的性格,而是为了生存,提炼出来的本能。

    这样巨大的世界树在突如其来的风中沙沙作响,就像是大片流沙正在从头顶上方滑下一般,几乎和原始天尊的枪炮声不分上下。无论它多么巨大,这种程度的响声,和这片突兀的风,都是异常的体现,让我第一时间就确认了,世界树的确已经进行反击。在我确认这究竟是怎样的还击时,四周景色已经扭曲起来,下一刻,原始天尊就好似被通过看不见的肠道排泄出去般,迅速地沿着曲折的路径滑动——是的,虽然用肉眼无法确认当前的状况,发生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但是,感觉就是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