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1 超意识驱动
    我不认为l真的没办法继续前进,席森神父制定的斩首计划一开始就是以他为核心,绝对不可能是无的放矢,也间接证明了他的能力。**的发动,需要的是目标的真名,这样的描述,在一定意义上否认了目标的体积和力量的作用,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们如今面对的山丘巨人恶魔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件难题。l将自己之前的失败,归结于无法在战斗中获取恶魔的真名,但是,既然拥有后继的计划,也就说明他已经找到获取恶魔真名的方法——关于他所描述的自己的能力,我思考过许多看起来可以轻易完成任务的方法,但是,l的能力应该有更严格的前置条件,首先就必须解决获取真名的渠道。

    我不清楚l是通过什么方式获取目标的真名的,心中所设想过的方法,也就只是纸上谈兵罢了。但是,这些想法,一定并不全是没法完成的,我相信,l这一次进入爱德华神父的意识态,必然做好了准备。

    至少,这个山丘巨人恶魔,以及身上的重压,都不是拦路石。

    问题只在于,l在想什么?他看似已经竭尽全力,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如果他不竭尽全力,那又是被怎样的想法驱动?

    l停下脚步,突然返身,迅速沿着台阶退下。而在我们的注视中,山丘巨人恶魔高举的手臂赫然挥下,空气就好似被压实了,再被那巨大的手掌一口气拍散,在空爆声中,气浪排山倒海地冲刷着台阶,我立刻伏地身体,臂刃弹出。刺穿地面固定身形,而其他人也在各自稳定自己的身体,否则就会被这股澎湃的气浪掀下山崖。在我们的前方,l也已经贴着台阶扑到,而山丘巨人恶魔的手掌,带着仿佛要打穿空间的气势。狠狠击在靠近山顶的一段台阶上。

    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那无比沉重的撞击声,巨大的震荡往返在天地之间,然后贯穿我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从微小的颗粒层面上剧烈震动,仿佛随时都会碎成一片细沙。这只山丘巨人恶魔所体现出来的力量太强了,正面对撞,根本就没有胜算,但是。我却不觉得,在正常世界中,它也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势。

    这里是爱德华神父的意识态,这只山丘巨人恶魔只是六百六十六变相的其中一头罢了,但是,它作为这个意识态世界的半个主人,这个山峰所在的区域,就是它的主场。进入敌人的意识态世界战斗。本就必须做好,对方比平时更强的觉悟。尽管在理论上。一个人不可能彻底控制自己的意识态世界,也不可能成为自己意识态世界中的“神明”,因为,在集体潜意识理论中,潜意识从来都不只有“自己”的成分,但是。通过某些涉及本能的锻炼,烙印在下意识中的“制约”,以及借助恶魔的力量,却能将“保护自己人格意识的力量”变得接近无所不能的神明。

    按照l的说法,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在这个意识态世界。应该是处于类似一种“自我囚禁”的状态。他利用恶魔保护自己,将自己于这个世界的权利和力量,附加于恶魔之上,再浓缩到一个小范围的区域中,造就出“咫尺天涯”的神秘,和眼前这个无比强大的山丘巨人恶魔,已经不再是一件让人吃惊的事情。

    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从其他人脸上,看到任何吃惊的表情。从他们的谨慎来看,仅仅是感到有些麻烦,或者说,是困难,但是,解决这只恶魔,破除此地的神秘,抵达山顶,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即便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做到,但他们大致也是相信着,集合七人的力量,绝对可以通过眼下这一关。至于剩下的六百六十五头恶魔则是之后的事情了。

    他们和我一样,在观测着,在思考着,在判断着,包括但不仅仅是l的事情,和斩首计划的细节。除了l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进入爱德华神父的意识态世界,意识态的诡异,让所有涉及这个世界的情况,都无法完全依赖于他人的解说。虽然计划大纲已经存在,但是,具体的细节,以及成功的几率和失败的应对,都必须由亲身的体验和了解为基础。

    第一个敌人,无论是什么东西,怎样的强大,都是有观测必要的,甚至于,我认为,哪怕是战略性撤退,也他们的考量中。

    飞沙走石夹杂在轰鸣的气流中冲刷过来,我不使用连锁判定,已经无法判断另外六人的位置。他们到底怎样应对这个局面,我不得而知,这些沙石席卷而来的气势,就如同从一口散弹巨炮中射出来般,哪怕是魔纹使者的身体,只要没有强化超能的加持,一旦正面撞上,也必然皮开肉绽,普通人的话,被刮得只剩下一堆骨头也不是没可能。

    对我来说,应对的方式很简单——我呼唤出夸克,在这个意识态世界里,它就算不存在,也必然会出现——夸克变幻的斗篷在第一时间卷住我的身体,沉入身下的阴影中。

    再次出现的时候,沙石风暴已经是强弩之末,我站在台阶的终点,但是,这里已经不再是山顶,这一段台阶往后的部分,已经彻底消失了,从断裂的部分来看,是被山丘巨人恶魔的那一掌打断的。但是,如果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就在山顶的话,山顶部分就不可能被恶魔摧毁。

    或者说,恶魔所做的一切,并不是爱德华神父无法控制六百六十六变相而自毁,而是爱德华神父构建的防御体系的一个环节。真相就在这只山丘巨人恶魔身上,但是,我优先确认的,是包括山峰此时残存的这一段,以及范围外的景象。

    只剩下原先的五分之一大小的山峰,凭空悬浮在灰雾大漩涡的上方。除了那头腰部以下被灰雾大漩涡遮掩的山丘巨人恶魔之外,没有更多的东西。我原先有考虑过,爱德华神父所构建的防御体系中,六百六十六头恶魔有可能不会单独呆在自己的方位上,而会通过某种渠道,针对敌人的位置进行调动。以克服入侵者集中优势攻击单一恶魔的可能性。

    不过,目前情况,似乎真的只有山丘巨人恶魔在守卫这里。如果真是如此,爱德华神父的防御体系,并不仅仅是保守,看起来真的相当死板。或许,并不是爱德华神父没想到,而仅仅是,他无法做到。

    杀死一头恶魔。就能篡夺存在于此处的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吗?

    l的能力,真的无法自己一人解决类似于眼前这头山丘巨人般的恶魔,以及和它大致同水平的恶魔吗?

    我再一次回想l当时的说法。

    他似乎说清楚了自己的难题——无法获得恶魔真名——但是,具体的细节,参照此时的状况,却十分的暧昧。

    沙石风暴退去,其他人也三三两两出现在不远处,l的身影从另一端笔直的峭壁处翻上来。所有人都集中过来。一边打量着山丘巨人恶魔,一边有人对l发出质疑。头马的疑问和我十分类似:“你真的解决不了眼下的这个大家伙?”

    “我们进入这里之后。碰到的究竟是哪头恶魔,应该是随机的。”l不慌不忙地说:“我上次进来时,碰到的恶魔可不是这头。”

    “但是,就综合水平来说,它们都是一个等级的吧?”牧羊人严肃地问到。

    “大致在一个水平线上,但会有一些起伏。也存在针对我的能力的家伙。”l说:“这些恶魔存在某种规律性,应该是针对六百六十六变相的力量体系,由爱德华神父自行制造出来的。”

    “一般来说,越是强大的恶魔,召唤的几率就越呈现随即性。”防毒面具阴沉沉地说。

    “谁知道爱德华神父到底在统治局得到了什么呢?他的六百六十六变相。连理论性都不存在,这样的一只恶魔,本身的力量就已经超过了主人,爱德华神父可以控制六百六十六头这样的家伙,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他研究出了人工恶魔的制造方法,然后按照自己的需求,制造出六百六十六头特殊的恶魔,将它们彼此组合起来,从而达到连系这些恶魔的核心,处于他所能承受的范围内,但是,从这个意识态世界的问题来看,他并无法完美地承载这种压力,只能选择了一种保守被动的自卫方式。”l平静地说:“他分裂自己的人格意识,自我囚禁在意识态世界的某个角落,也许并不是他主动的选择,而是不得不这么做。他的防御姿态,可能不仅仅是针对入侵者。”

    “那么,这只恶魔之前攻击了山顶,并不属于意外的反噬?”鸡尾酒摸着下巴,目光像是在搜寻什么般,在静立不动的山丘巨人恶魔身上打量着,“它现在看起来,像是出了点意外?是爱德华神父针对这样的情况,布置下来的调教措施启动了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爱德华神父的布置,可不仅仅是调教不听话的狗这么简单。毫无疑问,这头恶魔的力量是强大的,换作我的话,可不会只把它当作一个护卫使用。”辣椒双手抱在胸前,用一种犹疑的语气说到。

    “找到了!”鸡尾酒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山顶部分没有被摧毁,而是藏在这头恶魔的体内,正在往心脏位置移动。”

    “我上一次进来时,对付的虽然不是这头恶魔,但是情况却是类似的。”l沉声说:“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囚笼会转移到恶魔体内,而在那之前的情况,应该也是类似的。他把自己当作诱饵的做法,还真是屡用不爽。”

    “有没有可能,这头恶魔之前没有攻击我们,而是直接拿走囚笼,并非是它不受控制,而是爱德华神父的应对方式?”防毒面具说:“如果他判断我们无法对囚笼造成威胁的话,那头恶魔就会直接把我们当成苍蝇拍掉?”

    “有可能,但不确定。”l沉声说:“我不觉得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在这个世界是主观清醒的,这些变化,应该只是他的防御本能和提前制定的防御策略在起作用的结果。”

    “情况大致明白了。”牧羊人踏出一步,从怀中掏出一本圣经。“其它恶魔所在的地方,变化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击杀恶魔的话,爱德华神父的囚笼应该都会转移到恶魔的身上。我们拥有这样的实力,让他不得不激活这个防御策略,这是一件好事。证明我们的确可以威胁到他。”

    “那么,第二个要证明的,就是我们可以干掉这种水平的恶魔。”鸡尾酒露出绅士般的笑容,摊开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掌心中是一块怀表。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表盖便“啪”的一声打开了。

    “小心,它是会跑的。而且,如果能力被针对的话,就更加难应付了。”l再次强调:“如果不能一口气干掉它。它会转移到别的地方。这里是爱德华神父布置的战场,而不是我们的主场,他放弃了大多数区域的控制,强化了在这片区域中的优势。”

    “真巧,我最擅长的,就是阻止敌人逃跑。”防毒面具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个喷雾罐。

    “真的是毒气?”头马愕然看了一眼,对防毒面具问到。“不会连我们都坑了吧?”

    “这可说不定。”防毒面具用阴森森的口吻说:“你最好祈祷这头恶魔在中毒后不会乱动,接触后被传染了。可不关我的事。”

    她还没说完,一直僵硬着,似乎在等待囚笼进入心脏的山丘巨人恶魔终于活动起来,手臂如之前那般,高高扬起,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我们所在的这截残碎的山头,这一次,它的目标的确是我们没错。它要把我们连同山头一起砸碎,这样的气势一表无疑。

    “放心,它动不了。”牧羊人和鸡尾酒不约而同地冷笑起来。

    随后。一个人拨动表针,另一个人翻开圣经。

    “你有一分钟的时间。”鸡尾酒这么说着,一道光华从怀表上腾起,宛如彩虹般落在山丘巨人恶魔身上,这一刻,山丘巨人恶魔已经挥下的手掌,定格在半空中。以恶魔为中心,视野中的一切,正在快速地褪色。我对这样的景象十分熟悉,在连锁判定发挥到极限的时候,我眼中的一切也是黑白色的,唯一不同的是,此时我所看到的一切,仍旧是实体,而在连锁判定中,我观测到的,只剩下由线条勾勒出的轮廓。

    黑白色的浸染几个呼吸间,就扫过我们所在的位置。这片范围中,除了灰雾漩涡和仍旧彩色的我们可以自由活动,其他的一切,都已经停止了,就连空气也不例外。无法呼吸,我产生窒息的感觉,不过不妨事。

    在鸡尾酒的身边,牧羊人手中翻开的圣经中,不断有纸页脱落下来,又在连空气都定格了的世界中,乘着没可能存在的“风”一张张飘向山丘巨人恶魔,说时迟那时快,看起来飘飞速度并不快的纸页,已经粘在山丘巨人恶魔的身上,下一刻,仿佛是被自己忽略了一般,纸页已经将它耸出灰雾漩涡的上半身彻底覆盖。牧羊人凝视着这一切,一直沉着冷静的表情,绽放出狂热的色彩,他高呼着:“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上帝的话,必永远立定!恶人的强暴,必将自己扫除。他的亮光必要熄灭。他的火焰必不照耀。”他大声念颂着圣经中的句子,但是就连我都知道,他的每一句,听起来连贯,实际上并非出于同一个福音书中。他摘取了不同书目,不同段落,乃至于不是同一宗教的句子,组合成了他的祷言,而这个祷言,是只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虽然空气静止了,但这声音,却仿佛直接传入我的心中。

    “原来是异端。”我偶然看到头马的嘴唇掀动,似乎在自言自语,说着这样的话。他眯起眼睛,他盯向牧羊人的目光,让人看不分明。

    防毒面具已经走向悬崖边缘,举起喷雾罐对准了远在那一头,被圣经的纸页包裹得如同木乃伊般的山丘巨人恶魔。我只看到她按了一下开关,但却看不到任何雾气喷出,但是,片刻之后,静止的山丘巨人恶魔就腐烂了一般,一些的黑白色土石从圣经纸页的缝隙中剥落下来。这种脱落看起来是不会自行停止的,就像是身体化作脓水,从纸页缝隙中溢出,三十秒之后,它的体格明显缩小了一圈,而原本紧贴在它肌肤表面的圣经纸页,就如同一个稍微大了一些的口袋,虚罩着它的半身,而剥落的砂石,也直接从这个口袋的内部大片大片地掉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