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4 割草机
    我有一件事十分在意,l已经证明,通过对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进行吸收,他的**的确拥有了杀死恶魔的力量,但是,从不久前的表现来看,他并不十分倾向于,通过**杀死这头山丘巨人恶魔。他的态度是不是一种伪装,我不能确定,但是,我的确更倾向于,“**”的确在“杀死敌人”的层面上,除了需要获知“名字”之外,还有其他的限制。l不打算解释自己的态度,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故意将自己的能力缺陷暴露出来,尤其是“**”这种让许多人都感到惧怕的力量,除非,这些泄露本身就是能力的一个环节。

    我猜想,**在面对某些程度的敌人时,同样有着力量的上限,这种上限并非说无法杀死敌人,而在于杀死敌人的数量。假设杀死一头恶魔和杀死一群恶魔所必须的消耗是一样的,或是接近的,毫无疑问,后者的性价比无疑更高,对l来说,拥有“**”和如何发挥“**”的能力,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而在如今执行的计划中,也同样是核心问题之一。

    到了现在,我已经不怀疑这次计划的成功几率,但我觉得,就算不追问他的态度,也必须将这种假设放入考量当中。一旦l的“神秘”被破解或失效,这次的行动就会功败垂成。我不去追问,也不希望其他人将心思放在这个问题上,但是,其他人对“**”的忌惮,让他们不可能不去关注相关的问题。我所想到的,他们也必然心中有数。从这个角度来说。l的确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我们于此时此地是并肩作战的同伴,但是,离开这个时间段,彼此之间成为敌人的可能性,反而比成为朋友的可能性更多。

    放下这一段心思。我驾驭着“原始天尊”朝l指示的方向进发。这一望无际的平原应该和之前山丘巨人恶魔所在的环境,在本质上是相似的,它就如同看起来这般一望无际,而且,是特地为恶魔准备的战场。我一开始就做好了,即将面对复数恶魔的准备,不过,在碰到正主之前,意识态世界中的怪异。已经在我们面前展露姿态。

    在解决山丘巨人恶魔的时候,平原上的灰雾就如同旭日初生时弥漫起来的淡淡雾霭,完全没有之前那种阴森沉重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神秘平静的美感,但是,在我们一路行来,景象却在我无法意识到转变过程的情况下,彻底变了个样子。而给人的感觉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不过,我却觉得。这才是这个意识态世界最**的样子,也是我最熟悉的意识态世界的景象。

    灰雾的浓度并没有上升,但是,光线却趋向阴暗昏黄,就如同阳光已经走进生命的尽头。这里当然是没有太阳的,只是视野中的一切。给人一种光源存在的感觉,而我并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错觉。展示在我们眼前的一切,从温和平静,变成了择人欲噬。灰雾没有浓郁到之前的战场那般遮天蔽日,向前仍旧可以眺望极远的距离,然而,这些灰雾造成的朦胧感,让人愈发觉得,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在发生着某种邪恶的变化。

    在意识态世界里所存在的一切,并非只要“想”就会出现,它由许多因素构成,而这些因素并非人们自身可以彻底控制的。但是,“想”和“认为”这种主观的活动,的确会给意识态世界带来相应的异状。当人们不可遏止地觉得有什么变化在发生时——这里并不需要确定这种不可遏止地行为是出于哪些因素——意识态的世界会出现符合这种主观活动的现象的可能性十分之高。

    在所有的主观意识情感中,“恐惧”是最浓烈的,而在所有导致主观意识情感活跃的因素中,“未知”又是最为彻底的。未知产生恐惧,反馈到意识态中,就会形成极为强烈的变化,促使“未知”在人们的感知中更加深刻。这种循环,是我在意识态世界中最为抵触的连锁,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又是最平凡,也最容易犯下的错误,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主观意识情感,而只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更多时候,两者都会在极端的环境因素中失控,即便是行走在意识态世界中,对这种连锁的认知极为深刻的意识行走者,也无法避免这种连锁。

    当我们观测这片平原时,平原本身也在随着我们的认知和感受产生变化,而我们在这种变化中的影响,也并非是最关键的。这里,不是我们自己的意识态。这决定了,我们不可避免要碰到“怪异”,而且是比正常情况下还要诡秘强大的怪异。正如之前的怪异浪潮,可不是每个意识态世界,都会出现的现象。

    现在,我们在这个平原上,迎来了这种注定的异变。

    平原上的花、草、树木,在蒙蒙的视野中,仿佛都带着深深的恶意,进而让整个平原本身,就像是一个巨大恶意的载体。没有一处是让人可以感到安心的,似乎随时都可能有奇怪而危险的东西,从视角无法触及的角度,从感知被蒙蔽的区域,猛然扑上来,将自己死地。在这种令人下意识紧绷心弦的环境下,“原始天尊”的重要性就越发体现出来。

    站在这个巨大的球体基座上,就如同身处唯一可以安身立命的堡垒中,天然就让人获得“抗拒”这种心态所带来的安全感。我并不是自夸,但我的确觉得,如果没有“原始天尊”,其他人未必可以保留这种谨慎沉着的心态,或许,他们会更加紧张一些。

    “原始天尊”已经证明了自己的防御的确毫无死角,即便在怪异浪潮最激烈的时候,也能将安全线维持在十米外,凭借一场战斗树立起的信心,无疑在这个危险的意识态世界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因素。之前。是牧羊人的十字架保证了行动路线上的安定,而现在,我觉得,这种安定的保证,已经转到了“原始天尊”身上。

    俯瞰着下方的花草树木,似乎高空就是安全的。但是,一再关注下方的变化,就会越发觉得这是一种错觉——这并非由实事求是的认知产生,而是一种“变化所产生的未知”所带来的感性情绪,它无法避免,至少,现阶段,没有一个完整的人类,可以控制这样的错觉产生。

    错觉。同样会催发意识态的变化,我知道,我认为其他人也知道,这个平原如果之前还是安全的,那么,现在已经变得不再安全。我们并非没有信心打穿这片危险的区域,只是,“危险”这个字眼所描述的东西。就如同烧融的沥青般,粘黏在我们的心头。

    每一个意识行走者。都不得不去习惯于正视自己的内心,研究人们的心理,这是一种为了存活于意识态世界的本能,它或许真的有效,但是,越是对这种情况有所认知。就越会感受到,“认知产生的圆越大,圆周所接触的外部未知区域就越大”并非一句空言,它反应在意识态世界中,就会变成“越是正视自己的内心。越是深刻分析人们的心理”,自己所需要面对的环境就会越加危险。

    危险的程度,永远只会随着自己解决危险的能耐的提高而提高,而这种同步,似乎永远都看不到尽头。当我成为意识行走者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意识行走者的处境,要远比正常的神秘持有者更加险峻。它让意识行走者强大,但是,这并非是一种让人愉快的强大,因为,你会发现,自己的强大永无止尽,因为,你需要面对的,是一个总是压在生死线上的危险环境。“强大”本身最重要的意义——让人感到安全——已经彻底失效了。

    之前解除了怪异浪潮,并不是因为“原始天尊”击败了它们,而是它们被转移的战场阻隔了,否则,战斗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拥有极限的人类自身,达到极限,然后,被超越极限的压力杀死。

    我不知道其他意识行走者是否会进行这样的反思,因为,这种反思的结果,通常不尽人意,而不尽人意会让负面滋生,负面的滋生,只会助长“危险”的气焰。但是,我仍旧在这种认知下,去思考着在这里遭遇的一切。

    视野尽头,可以用作参照物的高大树木,正在扭曲成另一种形状,而在我们的身后,那些已经扭曲的植物,仿佛脱离了土地,如影随形地跟上来。这种跟踪很快就从隐晦变得更加鲜明,当我再看清它们的时候,已经无法从它们的外形,确认它们到底都是些什么植物了。这些植物变成了怪异,而唯一可以确认它们过去真身的线索,只有那种植被的质地。

    “终于出现了。”同样观测到这种现象的其他人,似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能理解,未知的压力,总比确认的压力,更让人感到沉重。

    “被包围了。”牧羊人环视着下方的景象,说到。

    “这不是司空见惯的情况吗?”鸡尾酒带着绅士的温和笑容回答到。

    “但是,数量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多。”头马沉着地说:“你们过去有遇到过这种程度的梦魇吗?”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先前的怪异浪潮也好,如今一个平原的植被都有可能转化为怪异的情况也好,的确都不是正常的。恶魔和爱德华神父本身的情况,在这个情况上起到了何种关键性的作用,没人可以确定。无法确定问题的核心,就意味着,我们没有一条轻松解决问题的道路,只有和这不同寻常的危险干上一场硬仗。l的**可以解决恶魔,然后解决爱德华神父,但是,在真正解决他们之前,我们必须闯过当下的危险,甚至于,我们无法一次性解决所有的恶魔和爱德华神父,就意味着我们将会接二连三地,承载这些怪异所带来的危险。

    “你能坚持多长时间?高川先生。”坐在球体表面的辣椒拍了拍外壳。

    “以之前的怪异浪潮为标准,我至少可以坚持那段时间的一百倍。”我凭感觉说到。我当然不觉得自己在说大话,而其他人也明显并不在意我是否在说大话。我的表示,让他们紧绷的神情。多少有些松缓。他们需要的,只是振作起精神的契机。

    “还有多久才能到达正主那里?”防毒面具这么说着,已经从手中具现了喷雾罐,她是除了我和l之外,可以造成大范围杀伤的意识行走者,甚至于。在当前的情况下,她的力量,是除了“原始天尊”之外的唯一选择。l的**,大致是无法作用于这些怪异的,因为,这些怪异根本就没有代表它们自身存在的名字——它们只是一种不断变化的现象,一种负面而恶意的危险概念。

    “这一次,它们一直在移动。”l正色回答到:“我已经确定了它的真名,包括这个平原的恶魔在内。还有其它好几十个,我在这里写上它们的名字,的确可以一口气干掉它们。但是,无法在可以捕捉的范围内干掉它们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需要的不是干掉恶魔,而是干掉爱德华神父,干掉恶魔只不过是一个必须的环节,如果我们在这个环节出错,就会影响到最终目标。”

    “也就是说。你确认,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会在恶魔死亡会产生转移?”牧羊人反问。

    “是的,我确认。”l说:“我们不能给他转移的机会。只有恶魔在我们的面前出现,才能保证我们有机会捕获到由它保护的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而且,我也十分肯定,当我们碰到这头恶魔的时候。肯定有其它恶魔在场,并且,那其它的恶魔,绝对不是我确认了真名的那一批。爱德华神父可不是对意识态世界一无所知,我之前使用了那头恶魔的真名。一定会被他感知到。我不觉得,他不知道**到底是通过怎样的途径起作用的。”

    “真是麻烦。恶魔在移动,就意味着,对方的确打算用这些梦魇对付我们了。”头马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刻驾驭着“原始天尊”提高了速度和高度,站在球体顶部的几人踉跄一下。

    在毫无死角的视野中,我观测到了,有什么东西从我们离开的位置一闪而过,但在那之前,我仅仅是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虽然无法确认,到底是哪一个确切的目标在发动攻击,但是,植物所变化而成的怪异群已经不打算再沉默下去,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战斗开始了。

    一次试探的进攻后,便立刻进入白热化。

    这些怪异并没有战术,或者说,最高饱和度的攻击,就是它们的战术。

    隐约还能看清花草轮廓的怪异,就如同在地面上铺展开来的迷你炮台,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在灰雾遮蔽的视野外,远程攻击仍旧接踵而来。它们发射的,是它们的草叶和种子,喷射的速度很快,但是,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看似脆弱的植被,一旦击中“原始天尊”或人体,到底会引发怎样的变化。

    “原始天尊”的飞行高度不断拉高,但很快就固定在一个相对的高度,无法再继续上升。并非说,我们已经停止下来,而是,我们相对于平原地面的距离,维持在一个等值上。而这个距离,并没有超过怪异们的射程。甚至于,一些迷你炮弹成功越过我们所在的高度,从头顶上方坠落下来。

    这一次,又是面临着没有安全角度的攻击。

    “原始天尊”的多炮塔再次展开,以同样的无死角和饱和姿态,抵消着覆盖而来的火力。

    “你上一次进来时,是怎么活下来的?”防毒面具用怪异的口吻对l说到,l的能力已经不再是秘密,但是,他的能力从已知角度来说,面对这样的危险,的确存在致命的短板。这般说着,防毒面具也已经发动自身的“神秘”。

    喷雾罐的开关被她按下,但是,却看不到喷口处有任何可视的喷雾现象,三秒后,破坏力才逐渐展现出来,大片的植被状怪异正在凋零,它们的尸体,重新变成花草树木,恹恹匍匐在地面上,以最初的死亡点为中心,迅速向四周蔓延。一分钟后,巨大的疤痕就留在了这片平原上。也只有这个时候,原始天尊所受到的压力,的确减弱了。

    我们一路前行,死亡的“疤痕”便一路蔓延。花草树木的枯死,连带着供养它们的土地,似乎也已经死去。防毒面具的力量,似乎根绝了这些怪异诞生的根基。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只能说,这可真是运气。防毒面具在这支队伍里,只有一个。合适的能力出现在合适的战场,是理论上的正确,在突如其来的实际情况面前,很多时候,无法做到这种针对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