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7 一分钟2
    原始天尊在侵入世界树作战空间的第一时间,就遭到了来自怪异和世界树的攻击。相比起怪异那种可以目测的攻击方式,世界树的攻击则更加诡异和迅猛。从原始天尊中向外观测,周边的景色尽皆扭曲,这样的场景在伦敦红灯区里,曾经遭遇过,那只看不见的恶魔,最擅长使用这种空间力量,将对手“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而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体积庞大的原始天尊仍旧无法脱离这样的战术。而且,对原始天尊产生效果的“神秘”,远远不止一只恶魔的力量,而这些力量,都是无法直接目视到的。在我的感知中,变化发生得太快,但是,这些变化并没有直接伤害到原始天尊,更像是一种单纯的排斥。

    原始天尊正沿着看不见的曲折路径滑动,就如同掉入肠道中,即将被排泄掉。这个期间,并非没有宛如“胃酸”般的腐蚀,只是,这种腐蚀性并没有强烈到可以短时间内融化原始天尊的外壳,至于站在外壳上的六人,则各有办法保护自己,至少,在这短暂的时间中,并没有出现不良状态。

    我觉得,原始天尊或许会被直接扔出作战半径,但是,在那之前,必然有一次十分锐利的攻击体现。对手是六百六十五头恶魔构成的巨大怪物,我根本无法判断,这种预想中的锐利攻击,到底会以怎样的具体现象体现出来,原始天尊又是否可以挺过。

    攻防的成型。全都凝聚在数秒的时间内,我的思维高速转动,感知带来的庞大信息完成消化时,有一种时间都变得缓慢的错觉。原始天尊的滑动不受我的控制,但是,显然其他人的反应同样很快。

    在我努力做出点什么前,那种不可控制的滑动感即刻停滞了,视野中扭曲的景色变成了黑白色,更是充满了雪花般的噪点,好似老旧电视的画面。唯一不受到阻挠的金光。正在从球顶沿着外壳的纹理流淌下来。

    鸡尾酒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怀表,而牧羊人正将圣经打开,压在球体外壳上,那些迅速在外壳上蔓延的金光。便是从圣经中流淌出来的。金光蔓延的速度很快。在几个呼吸内。就覆盖了整个原始天尊,然后,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向。都出现了一个近在咫尺的圆形魔法阵——上下两方横着,而前后左右四方则是竖着,就如同六面盾牌,将原始天尊保护起来。

    魔法阵在转动,视野中的景色,再一次恢复正常,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世界树仍旧以原来的姿态站在面前。但是,无数黑暗的裂缝在我反应过来前,在原始天尊身上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是魔法阵的破裂。

    伴随这种碎裂,黑暗裂缝消失了,紧接着,又是一次全面的定格——原始天尊的炮火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怪异们的攻击也是如此,但如今,这些飞扬交错的火力线,在这一瞬间不再移动。黑白色没有任何过程的,直接取代了灰蒙蒙的世界,鸡尾酒的“神秘”再一次声效,正如他之前所说,他的能力是可以“在固定的总时间中分段使用”的。

    然而,能够活动的,却并非只有我们。世界树同样拥有相对应的力量,一根树枝好似击碎了空间般,骤然于距离原始天尊只有五米远的地方出现,一下子就将我们抽倒在地上,但是,在这根树枝消失前,剧烈的爆炸已经响起,树枝裂成好几段。这是辣椒的力量。

    衰败在不知不觉中,出现在断裂的树枝和地面的怪异上,以原始天尊砸落的大坑为中心,成片的死亡正在蔓延。

    黑白色的世界再次恢复原样的时候,原始天尊的动力还没恢复,却在一股额外的强大推力下,迅速向世界树挺进——头马以一己之力,将原始天尊举了起来,一口气扔了出去。

    原始天尊是在山丘巨人恶魔的战场上,用四分之一的山峰塑造而成的,就算转换为球体,也足足有上百米的半径,自身的砂石,已经通过意识态的神秘渠道,全部转化为了金属,而这种金属质地对于大多数意识行走者来说,都是有效的——并非说,这种金属就是“真是不虚”的东西,而是这种概念,无法被太多人只通过意识进行扭曲,简单来说,对手必须将这种通过“神秘”转换过来的意识态造物,当成是实实在在的金属来看待。

    体积如此巨大的金属球,其特性无法表述,但是,坚固、沉重等等常识内的概念,也会伴随金属概念的产生而产生。当然,并非所有的金属,都是坚固而沉重的,但是,基于我的意识所构成的“原始天尊”,的确拥有这些概念特性,并且,不可能轻易就被其他的意识行走者视若无睹。除非,彼此之间的意识态力量差距太大,而在这个战场上,己方的临时队友应该达不到这个条件,因为我的能力上限,必须算上“江”的影响,因此,就算加上身为敌人主体的世界树,我也觉得,原始天尊的概念特性,是十分巩固的。

    然而,如此沉重的原始天尊,却被头马一口气扔了出去。其真正的原因,我更相信这就是头马的“神秘”所具备的效果,而并非他可以用意识扭曲原始天尊的特性。头马的身上,宛如星光披挂,在他的身后,巨大的星座正冉冉升起,外型华贵又坚固的全覆盖式铠甲,如同拼图般,一片片附着在他的身上。当他脚踏大地的时候,可怕的冲击波掀飞了他四周的地皮,怪异们宛如气化般灰飞烟灭,眨眼之间,黑黄的泥土就拓展到半径上百米的范围。

    之后,头马纵身一跃。就好似炮弹一般,追上了我们。在我的操纵下,原始天尊借助头马投掷之势,开足了马力直冲世界树感。站在外壳上的其他五人,正在各施其能,抵御着世界树那时而可以看到,时而只能感觉到的攻击。爱德华神父根本就没有留手,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可以感觉到差异的神秘性伤害,好似潮水一样。在原始天尊身上扫荡了不下三十余波。我相信。就算爱德华神父没有重复使用恶魔力量,也还有六百多种特性不同的神秘,正准备朝我们扑来。

    光是想到这个数量,就足以让人对自身可以撑到多久不抱以太大的信心。而除了原始天尊之外。其他人的攻击。暂时都无法跨越敌我之间的长远距离。而原始天尊的炮火,则被漫山遍野的怪异承受了,无法对世界树进行饱和打击。如今的局面。迫使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世界树拉入其他人的作战半径之内。

    如今维持防御的,已经不再单独依靠原始天尊自身的坚固外壳。虽然l的力量暂时派不上用场,防毒面具的神秘也的确如先期所预料那般,在世界树的压制下,无法达到不久前那种沿着平原弥漫的效力,辣椒的能力更是只适合攻击,对世界树那种奇诡多变的神秘,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但是,鸡尾酒和牧羊人的联手,仍旧给我们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

    从牧羊人的“圣经”中流淌出来的金光,给原始天尊加持了多种增益效果,单一的金属式外壳,在这些说不清的神秘效果中,就像是刷了一层高抗性的涂层。而鸡尾酒的力量,更是让我们不至止步于世界树的“神秘”所具备的空间效果下。甚至于,恶魔至今为止所施展出来的,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神秘”,在时而变成黑白色的世界中,不得不放慢侵袭的脚步,虚弱侵蚀的效果。

    我们的进击已经足够快速,但是,哪怕是每一秒的流逝都会更多不同种类的“神秘”,覆盖在原始天尊上。我想起之前鸡尾酒说“战斗超过五分钟的话,自己就会放弃”的话,在开战之前,这个时间显得短暂,但是,如今却显得相当漫长。敌人的攻击频率太高了,能力特性也十分繁杂,“五分钟”有可能已经超过极限,“一分钟内解决战斗”的说法,更加贴近实际。

    按照世界树的攻击频率,一分钟内无法完成制胜一击,我们的气势和防御能力,就不可避免要落入劣势。六百六十六变相的力量,将爱德华神父打造成了一个军队,我们此时的敌人,可不是一颗冲天大树,我们正在和一只由恶魔组成的军队作战。而在真正接触之前,没有人亲身体会过其中的可怕和艰难。

    六百六十六变相,不愧是猜想中,人类所掌握的,当今世界最全面,也最可能达到同等级无敌的神秘力量。

    爱德华神父的强大,我们已经切身体会到了,但是,我们并不是为了躲避其锋芒才站在这个战场上的。我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脸上,有任何退缩的神色。诚然,大家的表情都十分沉重,但是,也格外的专注,甚至可以说,除了我尚有余力眼观六路之外,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彻底集中在世界树的身上。

    二十秒过去,原始天尊距离世界树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一百米,它那无比庞大的主干已经无法完全看清了,遮天蔽日的树冠,让这里的光线宛如黑夜,黑夜中沉浮着灰雾,灰雾中不断有怪异露出踪影,更可怕的是,从天而降的黑光,好似万箭齐发,汇成一股,差一点就撕开了原始天尊的炮击防御。这一次,世界树的攻击变得可视化,但是,其频率和力量效果,却对原始天尊更具备针对性。

    包围原始天尊的弹幕,正在迅速被压缩,从十米外推进到距离外壳只有五米,攻击的余波无论是可视的,还是不可视的,就在其他六人的头顶上方窜动,如同闪光,如同飓风,如同雷鸣。负面的情绪,不可抑制地从心底滋生,这并非是单纯针对这种充满摧毁性的攻击压力感到惧怕,更多的,是恶魔的力量,正在通过神秘的渠道,直击大家的内心。

    视野中的一切,早就一片扭曲。世界树的轮廓,只有一片巨大的阴影,而无法看清它的样子。我感到巨大的压力,通过意识力量转化的原始天尊,同样有着极端的特性和极端的弱点,在敌人多变的攻击手段中,单一领域中的“强大”,已经开始捉襟见肘。我不确定,什么时候,我的针对性调整就会彻底失去作用。尽管爱德华神父不可能一开始就确认原始天尊的特性。但他现在至少还有六百六十五头恶魔的力量。在反复刷卡式的强攻试探下,被他找出原始天尊的弱点,直接击破,只是时间的问题。

    一分钟?不。一分钟。已经太长了。

    我已经感觉到。鸡尾酒和牧羊人的支撑已经十分吃力,尤其是鸡尾酒,他的神秘特性似乎要被爱德华神父吃透了。让万物静止的黑白色世界已经开始松动,之前间隔发动的频率还很固定,但这个时候,已经在刻意改变这种频率。虽然具体的情况十分复杂,很难通过肉眼进行观测和确认,但是,黑白色世界的出现频率,和世界树施加在原始天尊上的力量感,给我一种错落起伏的微妙节奏,就像是一种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般的游击。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若非己方陷入弱势,否则,又有谁会将战术方针定位游击战呢?游击战,是无法决定一场战役胜负的。

    而且,我可以感觉到,世界树的“神秘”施展频率和种类,仍旧在提升,效用范围和力量成面,都呈现出一种迅速上涨的浓度。我方的抵抗从最初的势均力敌,被迫向稀薄滑落,每一次力量的调整,都开始承担巨大的风险,一不小心,就会被敌人趁势侵占更大的优势,甚至有几次,差一点就被直指心脏。

    这一切,都是只能通过直觉和感知来判断的,在这个战场上,力量的展现和交锋,无比的抽象,如果只防御可以看到的部分,而没有敏锐的感觉,被杀死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这样的战斗是如此凶险,我甚至不觉得,还有什么人可以做到更好。现在,我们仍旧一人不死,在防御层面上,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还剩三十秒!”鸡尾酒厉声提醒到。

    距离世界树还有五十米,越是接近,原始天尊所承受的压力就越大,就好似前面是一层无形的高弹性薄膜,越是突进,就越是紧绷。原始天尊的动力已经抵达一个限额,可是,每一米的前进,都要花费将近一秒的时间。换句话来说,原始天尊此时已经可以视为静止物来看待了,剩下的三十秒内,绝对不可能接触到世界树的躯干。

    原先打算让头马和辣椒作为攻击手,直接对世界树进行打击,但是,世界树的攻势实在太密集太强烈了,就好似一层巨浪紧叠着一层巨浪,后一股总比前一股更有威胁性。所有人都被压在原始天尊上,以最后五米的距离,保护自己的安全。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穿透五米的保护层,直击五十米外的世界树,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必须让它停一下!不,不需要彻底停下来,只要打破它的节奏就行了,只需要破坏它哪怕是一秒的节奏,都能给我们争取到机会。”头马对l大声说到。

    鸡尾酒的黑白色世界持续时间,还剩下二十五秒。l下定决心,翻开了手中的**。他必须给我们争取到突击的时间,否则,在这种程度的压迫下,几乎没能做得了什么,就会被硬生生地击溃。

    这颗世界树是由六百六十五头恶魔构成的阵队,只要可以突然杀死其中几头,就有可能破坏世界树的攻击节奏,这一点,每个人都想到了。也许,l之前似乎还觉得,可以将自己掌握的恶魔真名,使用在更关键的场合上,但是,这个时候,就连我也同意头马的看法,如果他再不动用这个力量,就很可能再也不需要用它了。爱德华神父自己是不可能自乱阵脚的。

    在l于**中写下恶魔真名的下一刻,世界树的轮廓顿时出现波动,就像是浓抹的水墨画,突然被倒上一盆水,墨色被稀释了。l的力量总算是没有让人失望,他所制造的空隙,并不只是一秒,原始天尊的压力大减,陡然突进三十米,随后就是头马和辣椒如同彗星般穿透了紊乱的攻击浪潮,在下一个眨眼,就让世界树的轮廓再一次出现波动,随之而来的,是不辨敌我的环形冲击波。

    在这个只剩下二十米的距离,仍旧无法看清世界树的样子,仿佛,它的真身就是这样的一团轮廓。不过,既然头马和辣椒的攻击起效,那就证明,这种朦胧的状态无法免疫我们的大多数攻击。

    尽管l、头马和辣椒的攻击已经产生明显的效用,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局面,绝对不会超过十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