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37 小红帽
    在这片废墟般的广场上,生还者就只剩下大量残废的死体兵,以及我们这边的十六人,当我们察觉的时候,已经有两名意识行走者彻底陷入疯狂而不可自拔,大部分人都认为,他们没有再度恢复神智的可能了,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会在接踵而来的神秘事件中丧生。在我们这些人的认知中,一旦接触神秘,神秘所带来的影响,就不会因为个体的主观意愿而停止,甚至于,就连死亡都无法阻止神秘的脚步。如果觉得主动脱离和被动放弃,可以让一名曾经接触过神秘的人苟延残喘的话,那就是一种致命的天真。

    这两名意识行走者的疯狂,不会让他们的境遇变得更好,即便,会有不少人愿意拉他们一把,但是,既然他们失去了自救的能力,其他人也无法为他们做到太多,毕竟,“神秘”本来就是难以捉摸的,而没有人可以每时每刻都呆在他们身边,亦或者在恶劣的情况下,宁愿用自己生命去替代针对他们的“神秘”。

    当初一同进入爱德华神父意识态世界的七名意识行走者中,真正幸存下来的,只有我、l、防毒面具,其他人不是在神秘冲击中死亡,就是在宏观怪物的压迫中疯狂——临时代号为“鸡尾酒”的绅士,就是那两个无法回复神智的疯狂者之一。站在他们的对面,环视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那些依然不在的面孔,更是让人感到惆怅。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谁又能想到,当初的自信是如此不堪一击呢?我们还得禁锢那两名变成疯子的意识行走者,他们仍旧拥有意识态的力量。而谁也不想进入他们的意识态世界,更不像被他们入侵自己的意识态世界。不得不说,很大程度上,这些只是发疯,却没有从**上死亡的意识行走者,对任何人都是一种麻烦。

    没有人提出要现场将他们处死。不过,在乔尼的认知中,在一些更隐秘的战场上,这种死刑是得到默许的。

    l说:“我来负责吧。”在其他人的默许中,他将手按在这两人的脑门上。起初,两人很是反抗了一会,我甚至察觉到,三人或许在某个意识态世界中斗了一场,结果是。l成功让两人安静下来。

    这些意识性行走者到底被他如何了?没有人打算去问这个问题。

    这场战役若要得出一个最大的胜利者,那么,恐怕也就只有席森神父的黑巢了吧。在其他神秘组织成员死伤惨重的现在,在排除我、青年高川和锉刀小队这类参战初衷十分单纯的人,就只有全员生还的席森神父等人,获得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本来就打算找爱德华神父的麻烦,虽然不清楚目的,但是。他们毫无疑问是成功的,而且。算上其他幸存者在这一战之后的倾向,他们也算是找到了未来的同盟。

    这些神秘组织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本就是因为和网络球不对付,黑巢的理念想必更符合他们的口味。参与这场战役的人很多都在这里死去,甚至是整支队伍全军覆没,在开战之初。他们彼此之间或许也并非是熟人,更有可能在某些方面存在矛盾,然而,黑巢的实力和行动倾向性,配合残酷战斗中临时结出的交情。必然会将开出新的花朵。因为,在这里死亡的人,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这些神秘组织的全部,相反,他们只不过是各自神秘组织派来伦敦的代表和先锋队罢了。即便再弱小的神秘组织,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底牌,全都投注在这个城市中,哪怕网络球表达了足够的善意。

    这场战役所产生的影响,将会让这个世界的神秘组织结构产生一定的洗礼吧,其过程必然是复杂的,但是,我却可以从中看到黑巢的崛起。至于在开战之初,被迫卷入其中的那几名网络球人员,这个时候也一个都没剩下。他们的死亡,也让黑巢连临时的遏制枷锁也没有了。我不由得假设,如果那几人还活着,又会在之后面临怎样的命运呢?他们的重要性不大不小,但往阴暗的层面说,黑巢和其他神秘组织成员,恐怕没几个人觉得他们活着比死了更好吧。

    不管怎么说,这场战役的结束,就是我离开伦敦的倒计时的开始。不过,前提是,我们必须找到离开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方法——爱德华神父将军队藏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这是本来就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不依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特性,大本营就在这个城市的网络球绝对会将他们连根拔起,甚至可以说,这些末日真理教的人将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进出节点隐藏得太好了,竟然连网络球都难以确定方位,而不敢轻举妄动,不得不利用我们这些人,来进行他们的本职工作。我可不相信,网络球不明白这么做的坏处,战役的前因后果在如今的幸存者口中,必然会出现一定的扭曲,从而对网络球的声望造成一定的影响,他们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弥合这种影响。毕竟,网络球的工作虽然拥有政治性,但是,其本质仍旧是一个神秘组织,神秘圈有自己的规则,这些规则是正常人类社会的政治性所无法干涉和动摇的。

    “先把这些死体兵处理了吧。”锉刀打破众人的交流,说到。

    “锉刀女士,这件事交给你们可以吗?”席森神父正色对她说:“我们需要找到这个异空间的出口。”

    “没问题,我很愿意做这件事,而且,我对如何寻找出口也没有天份。”锉刀耸耸肩,十分干脆地召集了自己的两名队员,汇合青年高川朝那些仍旧被席森神父的大范围气压超能压制的死体兵走去。青年高川由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更别提交谈的**了。说实话,这多少让我松了一口气,我们都是死脑筋,对自己坚信的东西充满了觉悟。我们也都是高川,明白彼此之间都在想些什么,真的要用语言交流的话,恐怕会在干巴巴的几句后,就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或者没有意义的争吵中吧。

    既然只能用行动的结果来证明彼此的存在意义和正确性,那么。从一开始,就只需要行动起来就足够了。我不想和他在这个时候发生争端,我也确信,他必然也是如此。我们就像是镜子中的对方,看似相反,但是,却也相同。

    在席森神父跟其他人谈论事情时,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们。不少人注意到了我的行动,不过。没有人理会,他们自己的麻烦事还多着呢。而我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却是微不足道的。我在以自己为中心进行认知的世界里,是主角般的存在,而他们也没有什么不同。无论我在这个末日幻境的历史中,将要扮演多么重要的角色,对其他人来说,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无法控制我的想法和行动。也不会从中收益,反过来说,也是一样,他们在后继事件中将会扮演的角色,对我而言,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们行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这条道路是螺旋的,偶尔在一处交集,之后却会再次分离。我们彼此之间的影响,是一种注定的,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未来。它无关于我们对彼此的交情、友谊和价值,仅仅在于我们所处的立场。我的立场不会有任何变化,而且,我的立场,让他们无法加入其中。我如今拥有的,就只有“江”了。

    我走进广场一角的阴影中,披上夸克幻化的斗篷,沉入无尽黑暗的阴影世界中。

    夜晚还没有过去,达芙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记不清到底做了什么梦,有一种在意的情绪横亘在心头,就好似在自己的灵魂上蒙了一层淡淡的灰。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越是想要回想,这种笼罩在灵魂上的灰烬,就似乎更加的浓郁。她觉得自己清醒了一些的时候,已经来到卫生间里。看着镜子中,那面容比睡觉前更加憔悴的自己,她也感到万分惊讶。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她无法找出,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旋开水龙头,将冰凉的自来水泼到自己的脸上,试图让自己从这种不安中解脱出来。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刚结识不到一天,却带给她一些奇异见闻的少年。

    她一开始还有些犹豫,这个时间段去打扰对方,会显得自己非常无礼,即便对方只是一个奇怪的住客,自己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但她仍旧觉得,自己应该矜持一点——这点矜持,就在于不去干涉对方的想法,不去追究那些秘密。她知道,这个少年是多么与众不同,两人彼此之间的相遇,简直就像是命运给她开了个玩笑,让她那一成不变的生活,添加了一些刺激的调味剂和新鲜的色彩,然而,长期在红灯区讨生活的经验,让她深信,自己本就不应该深入其中。

    甚至于,她当初就不应该把他“捡”回来。

    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有危险?她不愿意回答,但是,本能和理智,都足以让她得到一个几乎是注定的答案。当生命中尽是波涛汹涌的人来到另一个人的身边时,除非另一个人本身就已经足够波涛汹涌,否则,那可怕的浪潮会在他措手不及间,将他打得不可翻身。

    达芙不愿去想,但是,脑海中仍旧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她现在所要面对的,无法找出关键的异常感,正是因为,她正在被他随身带来的波涛吞没。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毕竟,她自觉自己在这之前,一直生活在一个苛刻、阴暗却又平凡无奇的世界里,从这样的生活中培养出来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几乎在这个晚上,被亲眼所见的一切,以及由此联想出的更多,付之一炬了。

    “振作起来!”达芙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用力拍了拍脸颊。她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这么低落,但是,在这种知晓中,她却敏锐地察觉到,其中隐藏着自己所没能弄明白的因素。就像是听了鬼故事后走夜路,即便理智可以分析出自己的恐惧缘由,以及那引起自己恐惧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可以彻底肯定。一切都如自己所想,也不可能做到无视这种恐惧。

    她不是真正的信徒,但也不是彻底的科学唯物主义者,宗教之类的神秘,在她的心中并不占据太大的比例,但也不是一点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不断在达芙的心底搅动,让她越是试图冷静,就越是无法冷静下来。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自从她初次在红灯区遭到了教训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直到今天,这个时候。

    达芙猛然推开卫生间的大门,跑到少年的房间前,用钥匙打开房门,可是,推门见到的一切。却是一张空荡荡的大床,以及搁放在床脚的巨锤。风从敞开的窗口吹进来,窗帘的飘舞在地上投下浓重的影子。她从窗口看到的月亮,好似红砂一样的颜色。

    达芙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少年不在,一种紧迫感让她下意识来到巨锤前,试图将它抓起来,但是。巨锤太沉重了,让她用尽九牛二虎之力都动弹不了分毫。唯一让她安心的是,当她握住这把武器时,似乎有一种力量注入她的内心,驱散了之前那种异常的焦躁。她看了一眼窗户。快速走上去将它关紧,然后将房门反锁,将身体所在巨锤边,依偎着金属的冰凉,一股沉沉的倦意再度笼罩在她的意识上。

    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当她闭上眼睛,才觉得没多久,突然有人按响了门铃。来人显然十分紧迫,密集的门铃声就像是在宣泄着心中的情绪。被惊醒的达芙十分生气,但是,却同样有一种恐惧感,瞬间抓紧了她的心脏,仿佛在按门铃的,不是某个大胆的陌生人,亦或者自己的熟人,不,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想要破坏自己的怪物。她就像是呆在房间里,躲避恶意的小红帽,只因为巨锤紧贴着肌肤,才能压抑住身体的颤抖。

    她原本下意识要大骂,可是,这种恐惧,让她把所有的声音都吞进了肚子里,捂住耳朵,只当整个房间中空无一人。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原本正常的夜晚,会突然变得如此不安,但是,少年的警告一下子就在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不要忽视自己的怪异感觉,相信自己的直觉,依循自己的本能,这样就能保证安全,不要去注视任何不对劲的东西,也不要理会突然出现的反常。

    有人在这个时候按响门铃,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不正常的,总是意味着,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不要去理会,她告诫自己,紧紧闭上了眼睛。在一分多钟后,门铃声停止了,达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耳朵贴在地面上,想去聆听外边的动静——她多少也觉得这么做不对,因为这代表自己很在意这种异常,甚至,可以算是试图去观测这个异常,但是,确认外面的情况,应该不算是多余的行为吧。

    这么想着,她的心中打着鼓,轻微的震动透过地面,传递在她的耳朵上,隐隐约约在她的脑海里勾勒出这么一副情状——外面的某个人呆不下去了,决定放弃自己的鲁莽行为,离开这个房子。达芙的心中顿时充满欢喜,就像是驱走了大灰狼的小红帽一般,可是,她刚刚直起身体,就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外间渗入,很快,这股热气沿着缝隙,侵入了两旁的房间,她听到了沙沙的声音,立刻明白,对方已经闯进来了,而且在寻找自己。

    达芙是十分主动细节的人,她利用自己对细节的敏锐,在红灯区中确立了自己的未来,那是一个在预想中充满光明的未来。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对细节的敏感,似乎也同样为自己招来了不安。她有些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不应该去聆听门外的动静,可是这个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她缓缓移动,将自己藏在床底。

    她仍旧可以聆听到沙沙声在其他房间移动,当这个沙沙声靠近这个房间的时候,她仍旧忍不住透过床底的缝隙偷窥了外面的变化。

    她看到了一双套着靴子的脚,就站在床边,距离她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达芙的心脏顿时激烈跳动起来,在她耳边发出擂鼓般的声响。她甚至觉得自己心脏的跳动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在这寂静的夜里,也许已经被那双脚的主人听到了。而恨不得服用安眠药,让它老实下来。

    她仍旧不明白,这双脚的主人是谁?亦或者,是不是人类。因为,她的脑海中,已经被慢慢的怪异填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