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47 合众
    在笼罩着整个城市的清晨雾霭中,席森神父等人快速穿插于大街小巷中,他们仿佛被什么追逐着,试图要摆脱藏不可视之处的监视,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明白,要让自己彻底隐藏起来,这种游走是没有成效的,最佳的方式就是使用神秘。网络球的监视系统并不单纯依赖正常科技,l已经向他们证明过,一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可以在任何存在人类的地方,针对性找到指定对象。网络球并不缺乏意识行走者,更何况,还有更多种类的神秘彼此交织成一张巨网,把整个城市笼罩得严严实实。

    过去得以在一定程度上隐藏于暗中,是因为己方的反监视手段也相当高明,然而,在和末日真理教的战斗中,看似无恙的众人也并非全然无事,虽然悉数存活下来,但也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支撑到了最后,而仅仅是将自身面对的压力转移到了更适合防御的同伴身上,因此,这些同伴的伤势有些严重。尤其是一行人中唯一的意识行走者l,跟在意识态世界中受到了重创,对付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爱德华神父时,那长驱直入的斩首行动,看似流畅,但私底下l承担了他人所看不到的沉重压力,他对爱德华神父的牵制、反击和收取必要的收获,有一些动作是他人可以观测到的,而有一些,则犹如魔术手法般,欺瞒了他人的目光。

    为了实现最初的目标,l的身体和精神面临着相当苛刻的考验,在脱离意识态世界后,他几乎没有抵御那波神秘冲击的力量了。而作为反监测力量中,处于核心地位的l一旦无力作为,己方会暴露的风险就会成倍增加。即便如此。众人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只是付出的代价,相对让这个成果并不于预想中那么显赫。

    五人之中唯一保持着最佳状态的人,只有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接下来的情况如果往坏的方向发展。那么,席森神父就是众人唯一的依靠了。他们对于网络球找上门来已经有心理准备,对于己方到底暴露了多少,却因为情报网络和时间的关系,无法获得足够的信息,乃至于网络球的人出现后,会以怎样的态度,来解决双方的矛盾,更是难以猜度。不过。即便情势瞬息万变,发展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这次行动本就是迫不得已,不惜让潜伏在网络球中的暗子暴露,也要孤注一掷,否则,他们看不到任何希望。

    黑巢的成长虽然迅速,但是。在外在环境的压迫和局势的剧烈变幻中,这种迅速成长反而让自身结构更显得松散。聚集在这里的五人,已经是彼此关系最为巩固,也最为核心的三分之一成员。席森神父一开始就明白地高速众人,这次行动很可能是一次吃力不讨好的冒险,他们得不到信任,曝光的动作反而更有可能引来网络球乃至于其他神秘组织的重视和敌视。可是,中央公国有一句老话叫“唇亡齿寒”,放在如今的情势下,就是如果网络球崩溃,那么己方无论有多大的想法。也只能夭折,只有网络球挺过这一次危机,才能让黑巢拥有继续发展壮大的环境。

    所以,他们必须冒着得罪网络球的风险,用最激烈的方式去支持网络球。然而,网络球有网络球自己的考量和计划,即便在自己这边的立场看来,那些考量和计划并不完全正确,但从对方的立场来看,反而是自己这边在进行阻挠,所以,他们的行为,大约是不被网络球认可的。

    席森神父在这次决议中,虽然占据核心地位,但并没有主导权,行动得以通过,是因为五人都认可了这个决议。所以,就算情况不尽如人意,大家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在他们的预演中,在当前的情况下,和网络球关系恶化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八十,进一步产生冲突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逃离网络球的围捕,突入对方基地,用已经从爱德华神父身上得到的关键东西,加速桃乐丝计划的完成,就算在最顺利的情况下,也会造成至少五分之三的减员。

    可是,没有人退缩。

    他们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想要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也没有更多的休整时间。他们必须想办法进入桃乐丝计划所在的基地,幸好这个办法早在整个计划开始前,就已经定下了好几个方案。在队伍实力遭到一定程度的削弱的现在,仍旧可以从这些方案中,找到最为合适的一种——和火炬之光合作,是最为保险的,以“西格玛”符号作为组织特性的火炬之光,往往会带来“偏差”,而在如此糟糕的处境下,偏差则意味着转机。

    席森神父等人留下暗号,便进入了一栋充满历史感的塔楼式公寓中。这样的临时藏身之处在伦敦有不少,房主已经事先得到报酬,开开心心地前往他国旅游去了。其实,这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已经反复修葺过多次,内部的装潢也变得十分现代化和高科技化,壁炉早已经没有了柴火,只是一个年代悠久的装饰品,用来调节温度的,是二十四小时开启的空调,看似厚重奢华的桌椅,也不过是从跳蚤市场上批发回来的廉价品罢了。

    即便如此,关上大门的时候,有些窒闷的空气,仍旧让五人紧绷的心神放松下来。席森神父已经确认过了,整栋建筑除了自己等人,没有其他人堵在这儿,这意味着,他们获得了短暂的休息时间。或许网络球的人会很快找到这里吧,但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到那时,自己等人是否已经转移到他处也尚未可知。

    总之,没有人打扰自己,就是最好的情况。

    除了席森神父和l之外,其他人相互帮忙着,处理自身的伤口。席森神父进入厨房取来大量高热食物。还有几大瓶红酒。l自己拿了一瓶,粗鲁地敲碎了瓶口,对着嘴巴灌了一气,他不是在品尝味道,仅仅是宣泄自身的压力罢了。从爱德华神父的意识中获得的战利品保存在**中,让**的大部分力量无法正常调动。身为强大意识行走者的l,间接被削弱到近乎常人的地步。

    一直拥有力量的人,陡然失去大部分力量,无论多么豁达,也总会在心中涂上一层阴影。更勿论在当前如此危险的环境下,失去了保障自身生存的能力。然而,l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这些事情,也有自己此能做到。他自本能而产生的抵触情绪。并不足以阻止他做自认为正确的事情。

    席森神父拿着手机,犹豫了好一阵,最终没有拨打出去。其他人注视了他半晌,最终确认,他们终究是失去了进一步的情报来源,不进行对外联系,就意味着没有外援,剩下的行动。只能自力更生了。不过,没有人抱怨。因为这本来就是预想中的状况。他们之间在特定的地方留下暗号,已经是十分风险的行为,即便私下有了协议,但谁清楚火炬之光内部是否又有了决策上的变化呢?信奉“偏差”的那些人,一向没有从一而终的信誉。

    明明知道如此,但是。仍旧需要和那些人合作,也正因为,他们所信奉的“偏差”,是一种概念上的神秘,他们的决议和行动。往往会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营造出和预想不同的细节,又通过细节上的连锁,逆转最终的结果。而这种由偏差带来的逆转,却又是他们自己无法完全掌控的,在这个神秘组织的历史中,没少因为这种偏差,将自己本来具备的优势一举摧毁,亦或者在绝望的逆境中,获得一线生机。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种反复无常的“偏差”在自己的一生中,是很难遇到几次的,概率总能在大部分时间中,预示一件事情的成败,当“偏差”产生的时候,只往往说是运气使然。可是,火炬之光的成员遇到这种反复无常的“偏差”的次数,已经多到了反常的地步,无法再用“运气”这个说法进行解释。当概率的威严受到严重质疑的时候,“偏差”就成为了一种可以确认的神秘力量。

    如今,这种不可测的偏差,反而能让人获得信心——因为,正如这些火炬之光的成员所信奉的那样,“偏差”让任何结果都不是注定的,也不存在不可改变的未来,再恶劣的状况,也会出现让人惊诧不已的逆转,而看似顺利的一切,也可能会瞬间被倾覆。在席森神父等人看来,当前的状况已经恶劣到了极点,他们的行动,获得成功的几率,理论上连四成都不到,事情往坏的方向发展,比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要大,可是,只要“偏差”存在,就不能说,一切都已经注定。

    大约半个小时后,众人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从窗外眺望,街道上的迷雾已经逐渐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开,阴影和光亮的交错,让周边建筑的轮廓变得更加分明。这个拥有厚重历史的城市,拥有一种让人觉得仿佛固定在时光中的美感,只是,在有心人的眼中,这种美并不如视觉上的那么坚固。

    大门被外面的人敲响了,在这个时候拜访的家伙,当然不是什么正常人。席森神父等人用目光交流了片刻,h便起身去开门了。从猫眼望去,来人一身笔挺的正装,气质、身材和脸型都是极为典型的欧美男性,说句反话,也就是没有什么个性的特点,不过,和他搭伴的女性,倒是个性尖锐到让人难以忽视。

    “火炬之光的人。”h大声说,刻意让门外和身后的人都听到,之后就把门打开了。

    雅克和库拉没有任何犹豫,也似毫无戒备般,直接跨进门中。两人一眼就看到了全都坐在正厅处,享用着早餐和红酒的其他人。外伤严重的k正光着膀子,露出大片的绷带。他若是独自一人,绝对不会在那场战役中受到这么严重的外伤,但是,在抵抗神秘冲击的时候,他将那些会导致其他同伴死亡的力量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而自身也没有强大到可以和席森神父相提并论的强度,所以就不免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k的外表有些狼狈,但是神情仍旧和过去一样不羁,见到雅克和库拉时,十分开心般挥了挥手中的酒瓶:“市场价一瓶十万元,不来一杯吗?”

    “竟然没有死掉?”库拉冷笑了一声。“偏差在你的身上发挥作用了吗?”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k耸耸肩,“偏差没有救了我,反而让我伤得更重了。别想我会感谢你们。”

    “我倒是觉得,如果没有偏差,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可没有这么多。”库拉冷言反讽,一点都不客气地坐在其他人让出的位置上。

    “席森神父,恭喜你们的行动大获成功。”雅克带着公式化的平静微笑。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举起来,对所有人说:“也祝贺我们的共同成功。”

    没有人故意破坏气氛,就连一直冷眼相对,好似总有发不完的脾气的库拉,也高举酒杯,然后一口饮尽。

    之后,雅克说:“我希望你们可以将那件东西交给我们。既然你们的目标,也是为了加速桃乐丝计划的完成。那么,可以直接参与桃乐丝计划的我们就是最好的接手人。直接以我们的身份进行操作,比你们继续参与其中更加容易。对你们来说,也是更好的选择。要知道,你们鲁莽的行动,已经让网络球不再信任你们了。”

    其他人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集中在席森神父身上。席森神父不慌不忙地放下酒杯,又倒满了,说到:“如果可以假手他人进行计划的后半段,我更相信耳语者。高川先生和网络球的关系比你们更加亲密,为人也更值得信任。雅克。不要再多做口舌之争了,我承认,你们的偏差会让计划获得更大的不确定性,但是,这种不确定性,却不一定是好的方面,不是吗?”

    雅克注视了席森神父好一会,公式化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稍稍直了直身体,对他说:“那么,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找上我们呢?如果高川先生出面,对走火提出要求,让你们参与到桃乐丝计划当中,成功几率不一定会比与我们合作更多。到这一步为止,我们火炬之光的确没有优势,但是,被允许参与计划,和计划成功不能混为一谈。你们自称获得了桃乐丝计划成功的关键,然而,既然选择了和我们合作,就意味着,你们其实也不确定,这个关键的可靠程度,不是吗?”

    “是的,加入计划并不是最关键的,关键在于桃乐丝计划是否可以成功,网络球也同样希冀于你们的偏差可以带来好的结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把全部的压力都推到你们那边。”席森神父温和地回答到:“我们之间的关系是盟友,而不是谁的挡箭牌。计划是我们定制的,由我们发动的,东西是我们拿到的,在这个计划中,我们有义务负责到最后。”

    “其实,你是怕东西落到我们手中后,你们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吧?”库拉冷笑一声,插口道:“放心吧,我们会保证你们可以活到最后,至少可以看到桃乐丝计划的成功。当然,前提是,使用了你们带来的东西,真的可以成功的话。”

    “不,别提利用价值这么伤感情的话,库拉。”席森神父微笑着摇摇头,“在这个计划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也肩负着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责任。我们拿到了东西,本就是因为,只有我们才能拿到这东西。而我们保管这个东西,也仅仅是因为,只有我们才能保管这个东西。你觉得,我们从爱德华神父那里拿到的是糖果吗?随便可以转手?高川先生已经不是意识行走者了,而你们也没有足够等级的意识行走者,只有l能够保存那东西,因为,他是**的主人。”

    席森神父最后的说明加重了语气,“**的主人”就好似晴空下突然炸响的闷雷,让雅克和库拉不由得错愕,两人不由得将目光转向存在感有些弱小的l身上。他们可以察觉到l的异常,但是,这种异常并不是那么强大,若非席森神父的说明,两人倒是有些疑惑,对方为何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弱小。

    “他的力量用来压制我们得到的那东西了。”席森神父说:“**的力量有多强大,我想你们应该明白,而且,毫不客气地说,为了强化这种力量,我们不得不进行了一些仪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