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43 单行道
    达芙在匆匆中逃向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但是,当她抵达一个本当觉得安全的区域时,却又感到这里带给自己的安全感并没有预想中那么强烈。急迫的情势让她不由得想得更多,并不是不够冷静,但是这些想法就如同沸水中的气泡,当内外的煎熬达到一个程度,就不可遏制。不断在脑海中浮现的想法既复杂又矛盾,太多的不可知,不可理喻的情况,好似风起云涌般,一下子就将自己包裹起来,让她透不过气。

    她觉得这很戏剧化,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动作电影中的主角,平凡的生活陡然发生改变,刺激的未来在等待自己。问题是,她一直都明白,现实有可能比电影更荒谬,但是,当它可以往坏的方向发展时,往往就会如此发展,电影中的巧合幸运,发生在现实中的几率,实在太低了。

    而现在,达芙看不到情况有任何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迹象。

    达芙夹杂在人群中,压低了鸭舌帽,通过一个十字街口,却发现人群陡然朝四面八方散开,完全没有一批是人数密集的。她顿了顿,正打算选择一个方向,身边的人群密度就稀松到了让她觉得自己被脱光了衣服般,被暴露在青天白日下的地步。她急急迈步,可是,当她再一次观察四周的景象时,却察觉到,自己前进的方向,和自己预想的方向完全不同。

    她以为自己是昏了头,但是,接下来的事实证明,她并没有。

    危险的神秘,复又朝她缠绕而来。

    达芙发现自己好似一下子对周遭的人们充满了斥力,在正常的情况下。密集的人群散开时,总会有一股和自己的方向相同的,就如同自己被裹挟在其中,不特意避开的话,绝对不会和这股同方向的人流分散,而这个时候。人潮的散开就如同四面开花,每个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疏离身边的人。而这种疏离的扩散,是以达芙为中心的。换做以往,达芙不一定可以察觉出来,但是这个时候她的内心既紧张又敏感,就如同含羞草一般,哪怕是一根绒毛的接触,都会让叶子闭合起来。

    她所遭遇到的异常还并不仅仅如此,如果说人潮的流动还比较隐晦。那么,行进方向上的一些固定建筑所构成的景象,就显得更加异常了。一开始,她朝前走时,前方一些醒目的建筑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里,但当她调转方向时,却发现那些建筑还在身前。如果不是身体的确传来转向的感觉,她还真以为自己其实还在一个劲的往前走。可是,明明身体有调头的感觉。为什么前方的景色仍旧一成不变呢?

    达芙下意识环顾左右,再一次确认了其它一些更醒目的参照物,然后,她再一次转过身去。这一次,她仅仅是转过身,就再也迈不开步子了。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自己的确已经转身了,可是,前方的景物仍旧没有变化——原本在前方的,仍旧在前方,原本在左右的。也仍旧在左右,而她之前特别关注的几个行人,却看似正常地,和自己的方向产生了斜角——如此鲜明的怪异,甚至让她的脑海一阵晕眩,就好似眼前观测到的一切,和自己习惯性认知的巨大差别,导致大脑神经被用力弹了一下。

    达芙的脚步有些踉跄,她想快点靠在人行道边的座椅上休息一会,可是,当她迈开步子的时候,她真正意识到,自己似乎也做不到了,仿佛在明明充满空隙的道路上,有一条看不见的单向通道,直接将她禁锢在其中。这条通道是如此狭窄,她无法回头,甚至无法往两侧挪动分毫,每一次走动,都只会沿着通道规定的方向前进——转身也好,侧行也好,都是无用的。某种神秘让她必须前往一个特定的地方,达芙对这样的想法,感到深深的恐惧,因为,这种不由自主的限制,仿佛更证明了,自己必须前方的地方,有着极为不妙的东西。

    这个时候,用以防身的武器,完全失去了它本该起到的作用,或者说,根本无法应对这样的局面。人类的思维、道具和判断力,并没有被剥夺,但是,它们仿佛都变成了“无关”的东西。这就是怪异,达芙再一次深刻理解了,少年高川对自己的警告——可以用正常物理现象体现出来的杀伤性神秘,虽然看起来极为强大,也容易让人对自己的破坏力充满信心,但是,最危险的神秘,并不来自于它在表面上,拥有人类可以认知的杀伤力,而在于,它拥有人类所无法理解,无法用常识去解除的特性。

    乔尼将自己变成燃灰,利用燃灰的特性,获得超常移动能力和攻击力量的“神秘”,在平常人眼中看起来极为强大,但是,在神秘圈内,这种超能其实是相对平庸的。达芙几个小时前,无法理解,因为她找不到更多的参照物,变成燃灰就能无视许多物理攻击,乃至于子弹也是无效的,而燃灰所制造的爆炸,就如同炸弹一样。对于可以理解热武器威力,并生活在热武器压力下的达芙来说,这就是“强大”。

    可是,现在她明白了。的确,乔尼那看似可以理解,至少是理解一部分的超能,虽然能让人警惕和戒备,因为理解而震撼,但是,不可理解却无力反抗,却会给人带来一种,仿佛没有下限的,纯粹的恐惧感。

    自己此时所面对的神秘力量,没有对她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但是,自己失去行动的主导权,前方似乎有一个怪物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着自己。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最好,最敏感,也最活力的巅峰,自己的思维和直觉敏锐又迅速,但是,这些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却无助于改变自己的困境。

    支持自己的一切,都变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就像是野兽的爪牙。都变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深深的恐惧感,一点点地在达芙的心灵深处上涨,起初她还小心翼翼地沿着这个被固定死的方向前进,可是,几步以后,双腿就好似灌了铅一样。一直都有锻练的身体,也好似迅速被抽干了气力。

    她不敢再往前走了,可是,站在原地的时候,人潮就好似有意无意地躲开,毋宁自己的身边更加拥挤,也要将她孤立在一片相对空旷的区域中——她突然意识到,对那些人来说,也许自己也变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那是一种被刻意操纵的冷漠,人与人之间的,本该用于构建社会活动的线,已经从她身上断裂了。

    有一个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在她的心低吟着,嘲讽着,一次又一次地对她说——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你了,其他人也不需要你了。你被彻彻底底地抛弃。直到死亡都只会是一个孤独的失败者,但这并不是你的过错。你没有做错任何事,而必须付出这样严重的代价,仅仅是因为命运使然。

    这就是你的命运,虽然十分痛苦,但是,只要向前走。或许还是有希望的。

    达芙觉得这个声音,就好似自己的一个念头,可是这么消极的念头,却是她也感到突兀的,自己的心理很强健。深信这一代的达芙,又觉得这的确是来自恶魔的低语,是那个让自己落入此等困境的敌人,想要从心理上摧毁自己。可是,无论怎么想,都和这个声音在脑海中的回荡没有关系,它就这么出现了,也不会因为什么刻意的无视和调整就会消失。

    达芙终于还是迈开脚步,继续向前走去,她的心态和想法,仍旧复杂而彼此攻歼,但是,每一次的冲突,都会让她向前走上一步,而不是让她停下来,就好似,这个选择,是复杂的思想运动所做下的决定,是没有任何后悔余地,也不应该后悔的决定——如果不想,就停下来好了,可是,既然没有停下来,那就必然时自己的心中,是觉得应该这么行动的吧?

    就在这矛盾的冲击中,达芙的脚步越来越快,就好似有一个看不见的磁铁,在前方散播出绝大的吸引力。十几步后,她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她无法解释,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那东西一晃而逝,很模糊,却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一个深刻的烙印。

    而矛盾的想法,在东西出现之后,似乎逐渐变得清澈起来。达芙开始觉得,朝前走,看到那个东西,的确是自己做出的决定,而不是被那种可怕的神秘牵引的结果——她的理性告诉自己绝非如此,但是,感性的笃定,却开始压倒理性的认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和理智,反而更像是念头转过弯来,以往不可接受的东西,就变得不那么抗拒了,甚至于,还觉得接受并非是一种坏事。

    她开始转向——并不是身体的转向,而是前方景色的调转,这是一种逆时针般的调转,原本还在左侧的楼群,下一步就突然抵达了正面——然后,她走进一个小巷,抵达了岔道时,景色再一次调转,引导着她又走进了另一条小巷。达芙觉得自己会一直在仿佛蜘蛛网般的小巷中窜来窜去,就好似为了摆脱一直追踪在身后的什么,当然,这或许是禁锢了自己行动的神秘力量,试图在回避什么。即便是在红灯区工作的达芙,也开始觉得自己所经过的岔道和小巷实在太多了,红灯区有这种仿佛贫民窟一样细密、阴暗而危险的巷子区吗?过去她深信是没有的,那么,如今自己所经过的地方,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巷子两侧的墙壁一开始还张贴着广告,喷绘着艺术涂鸦,但是,随后的路上,就越来越苍白单调起来。大约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里,达芙已经再没有看到任何充满生机的东西了——没有老鼠,没有垃圾,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迹象,以及人类活动所延伸出的各种痕迹。太过干净的水泥墙壁,给人一种窒息的空荡感,仿佛来到这里,就已经被人类世界所遗弃。达芙突然想到,自己什么时候,就再也没有排斥向前走了呢?自己要前方何处?又有什么在那里等待着自己呢?之前那种矛盾、徘徊和恐惧的情感,就好似泡影一样。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不那么深刻真切了?

    在得到答案之前,她终于停下脚步,因为自己所在的这条巷子已经抵达尽头。这是一条死胡同,但是,却有人在终点等待着她。达芙确认那是一个人。尽管夜的阴影,深深笼罩着自己走过的巷子,一开始还能看到十米外的景物,之后视野几乎不会超过五米。而这个时候,自己所看到的死胡同尽头,却在十米开外,那个站在那里的人,清晰得就好似将所有的光都集中在身上,那种极为强烈的存在感。霎时间让除了他意外的东西,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那是一名面相老态,似乎已经有六十多岁的神父。

    无论从穿着上,还是气质上,都给达芙这种感觉。而且,她在这个时候,终于确定了,自己不久前看到的。那模糊却深刻烙印在脑海中,无法说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就是眼前这名神父,只是,他当时就好似站在一角,当自己的视线偶然接触到他时,他便飞快地消失了——但是,他的存在感是如此强烈。即便消失得太快,而无法在视网膜中留下清晰的痕迹,也无法抹去他曾经存在于那里的事实。

    “你是谁?”达芙冷静下来,她没有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恶意,“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你想做什么?这个城市是网络球的地盘。他们可不会放过任何作恶的家伙。”

    “您可以称呼在下为爱德华神父,在下特地来接您的,圣女大人。”神父毕恭毕敬地弯腰致礼。

    “圣女?你在说什么啊?”达芙冷漠地反问,一直在影响她的那种力量,突然间消失了,思维的转动,似乎又变回了她本该的样子。她在听到这名神父的话时,就已经通过想象力,将大致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假设性的认知。可是,她的心中,同样充斥着抗拒,她明明知道,即便对方没有让自己感到威胁和恶意,但的确做出了对自己不利的行为。而以“为对方着想的态度去做出恶质的行为”,本就是人生百态中司空见惯的情节。

    她能理解,更见识过,所以,当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就极为敏感。在思维和感觉恢复正常的时候,她已经开始酝酿逃离的办法,可是,当她故作不经意向后一瞥时,却不由得呆了一下。因为,那里本该绵延向后的小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堵墙耸立在那里,死胡同变成了一个四面围墙圈起的牢笼。

    “圣女大人,您只是还没有觉醒,所以才无法理解。”神父脸上挂着宽慰和蔼的笑容,“您的命运,从你诞生之前,就已经决定了。您的身上,拥有这个世界所无法容忍的力量,必然会被这个世界抗拒。但是,这对您来说,是不公平的。世界应该公正地对待所有的生命,如果它不那么做,那么,就应该让它明白,偏见是不对的。”

    “别跟我宣扬你的思想,即便你觉得那是正确的。”达芙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普通人,也享受普通人的生活方式,在你出现之前,我没有任何被排斥的感觉,也不觉得上天对我有所偏见。人类都会自以为是,也会默默承受,这是矛盾的,但又是默契的,而我并没有在你身上感觉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你很危险。离开我,不要靠近我,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也不希望你对我有任何恶意,哪怕你并不觉得那是恶意。”

    “不,您并非普通人。”神父的语气没有任何波动,仍旧毕恭毕敬的说:“如果您是普通人,那么,就不需要我引导您来到这里。您能离开自己的房间,来到这里,一定感觉到了,自己拥有一种力量,让自己避开危险,指引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既然如此,您接受了我的引导,同样也意味着,那种让您避开危险,引向正确的力量,让您接受了我的引导。”

    “那也是因为你使用了下作的手段,欺骗了我,欺骗了我所拥有的力量。”达芙向后退去,说到:“别以为我对神秘一无所知,就算我觉醒了什么特殊的能力,对你这样的人来说,也不过是一个稚嫩的新人。”

    “您应该对您所拥有的力量更信任一些。”爱德华神父说:“我已经受伤了,实力只剩下原有的十分之一不到,为了迎接您的到来,为了帮助您完成对这个世界的审判,我不得不做出取舍。还好,我比那些反对您,欺骗您的人快了一步。”他深深地叹息,充满了侥幸的情感和欢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