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49 联合席位
    在q等人脱离网络球之后,黑巢在网络球中的情报网络已经被大幅度削弱,席森神父不清楚网络球内部到底进行了怎样的调整,不过走火释放出来的信号,的确让他们缓了一口气。网络球在外交政策上的变化是十分明显的,按照走火的说法,他们的收缩力度将会十分强力,就像是将拳头收回来,捏得更紧了,而这种调整,也必然涉及到网络球内部的清理,这个时候的网络球几乎是无机可趁的,潜伏在网络球内部的其他神秘组织的间谍十有**会被悄无声息地处理掉。

    走火同意将黑巢扶持起来,对席森神父等人来说,比支持他们去获得即将成立的世界联合组织席位更加重要。黑巢的成立理念和组织结构,尽管让它拥有更强的潜伏能力,但也同样导致内部关系的松散,仅仅是出于相同的理念,是无法让一个组织长久存在的,无论对于什么组织来说,无视成员的安危和利益必然会导致凝聚力的降低,而对于黑巢来说,更是致命的打击。

    如果走火的态度十分强硬,席森神父等人就必须依托自己所掌握的东西,对网络球进行一次严酷的反扑,才能避免那些潜伏成员的损失给组织造成的人心浮动。不过,在某种程度上,网络球的缓和态度,并不出乎席森神父的预料之外,为此他做了许多准备,这一次袭击爱德华神父,夺取能够影响桃乐丝计划的东西,只是所有准备中的一项。不过,网络球的策略转变比预期的更早,态度也更加直接,在自己将好牌打出来前。对方直接就场上的筹码梭哈了,根本就不在意这一局的输赢,也正因为如此,即便失败,损失也是相当小的。

    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模样。对于席森神父来说,走火毫不拖泥带水的行动,只是让他再一次感受到网络球的难缠。黑巢想要依托网络球继续成长的想法,已经被扼杀在摇篮中了,网络球的收缩,会腾出足够大的利益,让局面重新变得平衡稳定,而自身组织结构也会因此变得更加纯净,短时间内很难再找到空隙。与其在网络球内部蝇营狗苟,还不如正当光明地和对方合作,但是,这样一来,黑巢就必须跳上正面舞台,本身擅长潜伏的优势,也就会大幅度削弱。更甚者,网络球会将相关的情报提供给其他组织。进一步压缩黑巢的活动范围。

    如此一来,黑巢虽然得到了网络球的支持。但是,撇开自身的神秘和结构特点,自身也已经变成众多夹在顶级神秘组织之间的中小组织之一,不再具备突出的优势。面对再次恢复一定的平衡和稳定的局势中,席森神父可以预见,黑巢的最高成就。也就是相当于雇佣兵组织的程度而已。

    在最初的谋划中,黑巢本该拥有更光明的前途,如果有一个好机会,会像网络球当初崛起一样,在短短时间内。就获得巩固的根基,发展至顶级神秘组织也不是没可能。只是,情势的变化比当初推断的更加剧烈,席森神父等人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维持组织的存在和稳定,即便对网络球的高度关注,让他们对网络球的了解十分深刻,但是,网络球竟然会如此干脆地退上一步,也同样是有些让人感到惊讶的——通过潜伏者的情报,以及q这些对网络球风格极为了解的人,对网络球的行动进行推演,会出现这个情况的可能性,是所有的结果中几率最低的一种。

    网络球是一个相当稳健的神秘组织,这个认知在神秘圈中已经是公认,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会选择退一步,将利益分给其他人。不过,在拥有联合国的支持,又已经到了整顿即将抵达尾声的重要关头,以及外界压力倾向等等巨大优势下,本该合理登上首席的网路球却偏偏退了一步,即便在席森神父的想法中,也是很难理解的。席森神父知道在这个重要关头,网络球所要面对的压力,但是,这种压力同样是可以利用的,在他的推演中,只要网络球顺利度过考验,就会迎来势不可挡的大发展。席森神父设想,换做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要顶住这种压力的,而这个结论,也得到黑巢内部所有拥有话语权的核心成员的支持,而他们所做的任何行动策划,都基于这个结论。

    然而,网络球出人意表的决策,虽然没有真刀真枪的伤害,但着实让人感到一拳头打在空处。席森神父知道,不仅仅是他们自己,其他神秘组织,包括火炬之光这种顶级神秘组织,都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行动计划,因为,构成一直以来的行动计划的基础,已经发生了偏差,再按照原来的策略行动,只会让偏差越来越大,最终一定会让组织吃上大亏。

    网络球的退让,表面上看来,对当前越来越紧张的局势,是一次有益的调整,不过,在暗地里掀起的激流,会让整个人类世界都产生震动,不列颠政府一定会大为恼火吧。眼看就要获得最高成就和最大利益的情况下,却偏偏退缩了,这样的行为,其实一点都不符合欧美地区的思维方式,做出了这等让人难以理解行为的网络球,遭到诟病和打压也是必然的事情。虽然在决策特点上,的确有些和亚洲那个强大国家的思维有共通之处,不过,网络球毕竟是欧美地区的神秘组织,不可能从那边得到太大的声援。正如走火自己所说的那样,那个国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是很有市场的,完全基于欧美区的力量成立并成长起来的网络球,绝对不可能迁移到那边去。

    然而,不管网络球到底是怎么想的,走火的到来已经证明了,网络球已经做好了主动转变的准备,是无论遭到怎样的压力,也会坚持下去。如此一来。反而是其他人的处境变得被动了。

    在q等人终于可以放松心情和走火交谈的时候,席森神父面带微笑,却心中凝重地思考着。在当前的局面下,可不仅仅是网络球要承担巨大的压力,几乎每个神秘组织和国家政府,都必须在审视仍旧相对稳定的局势。准备好承载突如其来的毁灭性的打击。这是一场仅仅保全自身,就已经足够吃力的战争,即便只是先期的诡谲,都让足以让谋划者未老先衰。

    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了吗?这个想法,一直盘旋在他的心中。如果过去的变化,只是一种暗流和征兆,那么,如今的情况,已经几乎将各种证据都呈在表面上了。就算是号称世界最强的魔纹使者。席森神父也无法从容应对,他可一点不觉得,自己可以独善其身,否则就不需要做那么多的事情。组织起黑巢,可不仅仅是理想、野心或兴趣,更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不得已而为之的动作,然而。无论是一个泯然众人的黑巢,亦或者依托于网络球。都是无法解除他心中一直存在的危机感的。

    就在双方的气氛稍微热切起来的时候,雅克和库拉从内间出来了。雅克直接对走火说:“上面同意了你们的提议,但是,一旦你们和不列颠政府产生冲突,我们不会给予直接的支持,哪怕是口头上的声援。”

    走火点点头。他完全可以理解,一开始就没对外界的声援抱有期望。他知道网络球的优势是怎么得到的,不列颠政府对自身的支持力度有多大,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会让不列颠蒙受巨大的损失,联合国必须给予不列颠一些补偿。而自己这边的决定,则直接将这些补偿削弱了三分之二。

    不列颠政府绝对不会认可网络球的做法,联合国再如何看热闹,也绝对不会明面上支持网络球的行为,国家政府的态度也间接影响着所在地的神秘组织,能够让对方答应不趁火打劫,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网路球的改变所带来的影响极坏,弄不好会从从各方响应变成众矢之的,如今自己这边的调整都是暗地里进行的,就是为了延缓压力,如果这些压力在同一时间纷纷扑来,网络球再强也会大伤元气,但是,既然这种会导致恶劣后果的调整是必须的,那就只好想办法削弱相继而来的影响了。

    如果网络球很早以前就开始调整策略的话,当然可以将影响削弱到可以坦然承受的程度,但是,反过来说,如果过早改变策略的话,网络球大概也不会取得今天的地位、成果和优势,也就谈不上进行这样的调整。这么来看,如今所要承载的压力,仅仅是一种必然的反噬而已,作为一个神秘组织,网络球的发展实在过于顺利了,其中没少因为他们使用了一些可以影响自身命运的神秘,而这种神秘是决计不可能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的,甚至,这种后遗症应该极为恶性,网络球所面临的危险,不过是把过去没有遭遇到的险情,集中起来一次性爆发而已。

    正因为早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走火完全没什么好后悔的,即便这次会谈不成功,也完全不会影响他的心情。如今的顺利,也未尝不是一个欣喜。

    “常任理事席位已经可以定下了吧?”雅克和库拉重新落座后朝走火问到。

    “欧洲的网络球和逐日者,美洲的火炬之光,亚洲的耳语者,这四个席位已经定下。”走火开门见山地说:“初步规划中的席位是奇数,五或七个,联合国方面的意向是五个,不过,为了促成伦敦协议的尽快达成,那么,七个席位的备选也是必要的。”

    “原来如此,如果达到七个席位的话,那剩下的三个席位,就是光荣中立者的代表,中等规模的神秘组织代表,和小神秘组织的代表。”雅克点点头。

    “光荣中立者?”库拉倒是对这个名词有些疑惑。

    “虽然不少神秘组织有自身的理念倾向性,也希望通过组织去实现更大的目标。但是,同样也是由不少人没有什么激昂的愿望,也不希望受到太大的束缚。”走火看了席森神父一眼,笑了笑,说:“他们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自由地享受平静和刺激。而不是被什么人意向,或什么组织的理念拖入灾难性的行动中。他们的想法有些理想化,但是,实际上,人数却不少。如果联合组织成立,这些人不受到影响是不可能的。而他们之中,也定然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如此一来,他们联合起来,去争取一个席位也十分正常。”

    “其实,他们早就准备好了,之前四个席位的归属也大致在他们的预料当中。所以,他们要争的,就是最后一个席位。或是最后三个席位之一。”雅克也扫了一眼席森神父,说:“当然,如果是三席之一,压力自然是最小的。对于中等规模和小规模的神秘组织来说,这种联合起来以争取话语权的行为也是必然的。所以,席森神父想要参选的话,我们也可以给点帮助。”

    “席森神父?”库拉顿时明白了,自己缺失了一些情报。以至于忽略了面前这位号称世界最强魔纹使者的男人,对方绝对不仅仅是一名单纯的战士。

    “席森神父领导的黑巢。就是闲散人士的联合。”走火平静地说。

    “不,我并非领导,只是被推举出来而已。你们之前也说了,大家其实是不愿意受到约束的。”席森神父平和地笑了笑。

    库拉诧异地盯着席森神父看了一阵,并非是她认为席森神父不应该是一个神秘组织的领头羊,实际上。对方一直没有暴露出领头羊的身份,才是不可思议的。席森神父具备一切组织首领所必要的能力,如今看来,仅仅是自己没有足够的情报而已。她之所以诧异,只是没想到席森神父会这么“虚伪”——是的。席森神父对“领导”这个词语的申辩,让她觉得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像是一名政客,可明明网络球才是和政府机构关系最好的神秘组织,走火也才是最经常和政客打交道的人。

    她的想法几乎一瞬间就被席森神父看穿了。

    “我是神父,替神明放牧众生的人。”他只是若有深意地笑了笑,这么说到,“神父从来不会去领导,只是在指引。强迫什么人选择哪条路,在其他人身上贯彻自己的想法,那是国王的做法,并不是神父的做法。”

    库拉仍旧觉得不对劲,她环视q等人,但看到的只是一致的,理所当然的表情,她不由得有些心寒。她不再深入这个话题,沉默下来后,话题又转回伦敦议会上,雅克说:“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七席比五席更合适,也更容易缓解联合组织的内部矛盾。”

    “但是,也必须考虑到联合国的影响。”走火笑了笑,说:“分成七席的话,每一席的话语权就会相应降低。而且,联合国可能不希望看到太过紧密的联合组织。”

    “这是我们的事情,不是吗?”雅克似乎明白了什么,用一种保证的语气说:“我们愿意促成七席。”

    “如果黑巢得到支持,我们也愿意促成七席。”席森神父微笑着插口道。

    走火点点头,一副尽在不言中的态度。这时,库拉又发话了:“中等规模神秘组织的代表,百分之九十会是佣兵协会吧?但是,小规模的神秘组织代表呢?最麻烦的就是这种小组织了。”

    对于佣兵协会的地位,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清晰的认知,这个神秘组织可没有表面上显露出来的实力那么简单。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分部,全世界范围内参与常规和非常规战争的神秘组织,除了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之外,就是佣兵协会了,就连火炬之光和逐日者这种老牌顶级神秘组织,也没有投入这种规模的人力物力,并非说无法做到,只是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很难实现。因此,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看似中等规模的佣兵协会,拥有着世界范围内的强大影响力和战斗能力,这已经不属于中等规模神秘组织的能力范畴了。

    同样的,库拉认为的“小组织最麻烦”也是常识。大组织的合作往往更加深入,每一次的联合与分离,都会对彼此造成巨大影响,因此之间的交往是相当理智且谨慎的,也相当稳定。但是,小组织往往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发生冲突,态度一日三变也不是罕见的情况,它们之间的联合是极为脆弱的,而要诞生一个可以代表它们话语权的组织,也是最为困难的。

    “如果是五席的话,耳语者就在名义上代表这些小组织了,也只需要在名义上代表这些小组织,大概也是联合国的想法吧。”l突然插口到。

    “是的。”走火从口袋掏出香烟,一边说:“耳语者代表亚洲区的利益,虽然本身的规模也很小,但作为名义上的代表,反而十分符合联合国的利益。小组织方面的混乱,也是联合国方面想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