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56 合流
    常怀恩睁开眼睛,合上怀表,深深的疲倦让脸上的沟壑又加深了几许,在猫女的眼中,仿佛正在快速衰老。她不太清楚在意识世界深潜究竟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仅仅凭借他人的口述,是很难理解那个世界的,不过,看到常怀恩的样子,她有些庆幸自己不是意识行走者。

    “怎样?”猫女问到,没什么重点,因为她想问的事情太多,太复杂了。网络球这段时间的动静不小,走火的收缩决策很快就见到成效,大家的压力小了不少,但是,突然轻松下来,反而觉得心中有些不自在,那种仿佛有某种大风暴在酝酿,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发生的感觉,让人有些焦躁。即便拥有“超级系”这种可以在全局范围进行部分干涉的神秘,猫女仍旧感到处处掣肘,“超级系”的不可控缺点在这个时候尤为凸显。

    “很平静,看不出什么。”常怀恩知道猫女在问什么,但是,就算能够在集体潜意识中深潜,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问题都看得一清二楚。深潜的确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观测世间的动静,然而,很多灾难在开始之初,都仅仅是从让人不在意的细节开始,以自己的观察力而言,如果没有连锁反应到足够大的规模,要发现它,堵截它,扼杀它于源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网络球的收缩的确让整个组织规避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但是,来自伦敦政府和女王陛下的压力却增大了,身处伦敦,根本就不可能忽视不列颠政府和皇室的想法,常怀恩觉得走火的决策。其实是在挑衅东道主。

    不过,只要可以坚持到伦敦会议尘埃落定,网络球的处境就能真正转危为安。此时此刻面对不列颠政府和皇室施加的压力,自己等人虽然有些被动,却也没有落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伦敦会议让这个城市聚集了太多不可测的神秘和危险分子,如果没有网络球在台面上东奔西走。不列颠政府是绝对没有信心渡过这段时间的,他们虽然也成立了一些针对神秘的特殊部门,但就专业性来了说,网络球的力量仍旧必不可少。

    从早上开始,这座城市已经平静下来,即便在夜晚的时候,也不如前三天那般躁动,但是,网络球送出的情报。完全可以证明,这个城市的处境并不比昨晚之前更好。反而,真正的阴谋家成功转入地下,没有打断会议进程,并不意味着对方已经消停,反而更让人胆战心惊。期待这些敌人手下留情简直就是妄想,反过来思考,他们没有动静。更证明了,对方有可能将伦敦会议的影响。也考虑在了自己的策略中。

    如今,被指定为当前最强敌人的爱德华神父,到底会做出怎样的举动,尚且还不明朗,可是,由他所带来的。那种可以对无机物进行侵蚀的血肉诅咒,已经扩散到了三个街区。尽管依靠政府的力量封锁了那一带,也对民众有了新的解释,通过加强舆论和警卫力量,成功控制住局面。没有让流言和恐慌扩散,不过,在针对性的研究中,无法找到彻底根除这些血肉诅咒的方法也是不争的事实。

    “近江那里仍旧没有回音吗?”常怀恩问。

    “她说那不是自己的研究领域。”猫女的声音有些闷,“而且,今早她从高川先生那里新得到了一批资料,似乎更符合她的兴趣,一整天都在摆弄她自己的东西。”

    “高川先生?”常怀恩有些讶异,他清楚近江的才能和研究方向,正因为如此,才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可以给她帮助,因为近江的研究其实就是一种“神秘”,就算她解释给其他人听,听众也不可能理解——谁能理解神秘呢?

    不过,从猫女的描述来看,这个来自亚洲的小型神秘组织耳语者的高川副会长,似乎真的带给了近江许多有用的东西,不是灵感,而是资料。问题在于,这位高川副会长到底是怎么得到这种资料的?

    “近江还说要和高川先生结婚。”猫女再次爆出大料,让常怀恩拿着怀表的手也不禁抖了抖,在他说话前,猫女说:“近江想要和谁结婚,我们完全不可能阻止,也无法控制,而且,我觉得近江是十分认真的。问题在于,近江要和高川先生结婚的原因,不是出于爱情——”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改口道:“不,应该说,不是正常的爱情。你可以想象,一个技术狂人爱上某种素材的场景。高川先生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特殊之处,近江发现了,想要据为己有,就像是一个看到好东西就抓住不肯放手的孩子。”

    “这个形容似乎有点……”常怀恩抽了抽嘴角,“那么,高川先生本人的意思是?”

    “同意了,而且是当着咲夜女士的面。”猫女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掩饰过去,平静地说:“现在高川先生已经被近江塞进了特殊舱中,就像是封存在容器中的试验品。在我看来,近江似乎要把他整个儿解剖了。”

    “你没阻止她!?”常怀恩猛地站起来,显然他有些受惊了。

    “啊,没事没事,近江说的,高川先生就算被彻底拆开了,无法拼合,她也会把他调整为精子,注射进自己的卵巢中。”猫女摊开手,一副早已经放弃的表情,“你知道,近江的劲头上来了,谁也别想阻止她,何况还是那位高川先生自愿的。两人所在的地方已经纳入中继器核心的管理范围中,近江似乎真的从高川先生身上得到了什么宝贵的资料,中继器的施工进度至少比以前快三倍,我觉得,还算是个好消息。”

    “高川先生的身份很重要!”常怀恩穿起外套,一边说:“高川先生这个时候不是在参与会议吗?耳语者就他一个人还留在伦敦,他不能不出场。留在近江实验室的,和正在参加会议的,哪一个才是真的高川先生?”

    “我觉得,留在近江那边的才是真的。”猫女耸耸肩说:“正在参与会议的那位高川先生大概是一种投影吧。中继器的建设已经基本上将伦敦核心区域纳入控制范围。近江完全有能力在囚禁高川先生的同时,让高川先生的意识参与外面的事务。”

    “我要确认一下。”常怀恩认真地说:“走火的意见是?”

    “顺其自然,如果高川先生能够和近江结为连理,当然也是件好事。”猫女耸耸肩,这才是她无动于衷的缘由,不管在她的角度来看。高川和近江的关系和相处方式究竟是何等诡异,但是,只要走火做下判断,她都更情愿去相信他的判断。直到现在,猫女也从未见过比走火更擅长切入事物实质的人。也许,在自己看来,高川先生有些可怜,近江也太过疯狂,但是。对当事人来说,事实可能是相反的。

    听到猫女转述的走火的判断,常怀恩也不由得冷静下来,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话题转到了另一边:“纳粹的动静如何?‘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准备好了吗?”

    “双方都在争取时间,不过,应该是我们这边的速度更快。”猫女的表情严肃起来:“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在今晚零时发动,如果出现意外。还能提早八个小时。亚洲那边运送过来的核弹数量出乎意料的多,甚至让我觉得月亮今晚就会彻底消失了。”

    “你在说冷笑话吗?如果核打击强力到可以让月球消失的程度。那么,打击过后,地球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在五年内死亡。”常怀恩严肃地说着,用力揉了揉太阳穴:“中央公国打算做什么?”

    “听说他们的三仙岛计划,可以在那种程度的破坏下,保障本国百分之九十的人员生存。直到这个世界重新恢复生机。”猫女说到这里,脸上也没多少相信这话的表情。

    “所以,他们打算趁这个机会一口气洗牌?”常怀恩自然也不相信他说的这番话的,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猜想都太过疯狂了。太极端了,完全不像是中央公国的风格。而且,无论亚洲那边提供了多少核弹,负责发射的还是欧美这边,要发射多少枚核弹,自然是由这边的人说了算。想到这里,常怀恩的脸色一沉,问到:“负责核打击计划的那些人,已经确认过了吗?”

    “每天都会进行三次检查,以保证他们并没有受到控制。”猫女说:“在我看来,流程已经十分严格,如果仍旧无法避免出现叛徒,那只能说,这就是命运。其实不用那么紧张,先知的预言中,所有人都玩不下去的可能性,不会在这个时候发生,末日也只是一种预期,没有准确的时间,但应该会在更久之后。所以,地球还是很安全的。”

    常怀恩点点头,推开门,身后的猫女连忙说:“你要去哪?现在可没有你插手的地方,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总有我可以做的事情。”常怀恩笑了笑,“别担心,我的身体还挺棒的。”

    “但你的精神需要恢复。”猫女斩钉截铁地说着,赶上来,抓住他的手臂就往走廊的另一个方向带,“我和走火保证过了,一定要看好你,而且,我也不想和一个早衰的男人上床。”

    巨大的圆形会议室深藏在地下一千米处,面积比地表用以伪装的私人会所还要大,整体金属构造,没有明显的光源,但是银白色的光泽却让整个会议室显得十分亮堂。光并不刺眼,恰到好处地照亮每一片面积,没有留下任何阴影,在与会者进入之后,物理通道也已经被切断,这个地方比任何密室都要更加与世隔绝。即便在休息的时候,与会者也无法外出,更无法确认,这个会议室之外到底是什么模样——例如,仅仅只有这么一个会议室,亦或者,是一个庞大基地的其中一个建筑。在会议间歇的时间,义体高川从边缘的高台环视下方的人群,从走火的口中,他得知这里的一些情况。表面上是由网络球、不列颠政府和皇家共同开发,但网络球在施工过程中占据的比例却是最大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网络球会将此处收归名下,因为,整个建筑体系,是为皇家和政府要员在末日到来时提供生存环境的避难所。

    当这片地下建筑体系完工之后,网络球就将核心控制权移交给了不列颠皇家,当然。值此重要时刻,将其中的会议室单独提出来,以完成全球神秘组织的整合,也是得到不列颠政府和皇家许可的。进一步说,不列颠政府和皇家希望在这里,在他们可以严密监控的环境中,完成这次会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会议。

    网络球的退让令不列颠政府和皇家感到恼怒,却又无法彻底撇开网络球,而走火也不打算和当地政府彻底闹翻。于是就有了当前的妥协结果。义体高川怀疑网络球仍旧拥有最危急情况下,对整个庇护所体系的控制权,但事实到底如何,没到最后一步,仍旧没人可以确定。

    三个小时的时间,与会者各方极其顺利地达成了诸多协议,会议所提出的问题已经有了确切的解决步骤,明显各方早已经对“联合”的问题有过深度的思考。而资源统合的意向也是十分一致的,最大的难关在于下午的会议主题“利益的分配”上。在上午达成的框架内,各个神秘组织将展开进一步的交锋,不过,即便产生矛盾,也已经不会影响这个联合组织的成立,因为成立一个联合组织最核心的问题“谁做老大”。在上午的会议中段,就已经无可争议地解决了。

    每个与会者心中都有数,这类核心问题其实在会议召开前,就已经有了结果,否则。这场会议根本就开不起来。看似简单的会议过程,不过只是宣读结果,然后给一些后来者撒点饲料,真正的会议过程,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用鲜血与死亡开展过了。不得不承认,末日真理教对各方神秘组织的压迫,有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各方神秘组织为了达成这个联盟协议而进行的内耗。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义体高川才逐渐看清了,除亚洲之外,全球各地神秘组织的生态,虽然总体上的确有末日真理教一家独大的迹象,但是,要说末日真理教彻底凌驾于这个生态整体之上,还是言过其实的。各方神秘组织被末日真理教逼迫得步步后退,这个过程也并非极迅猛,即便维持当前的侵蚀速度,在没有进一步的大变化前,末日真理教也需要至少五十年才能完成整个组织的升华。

    世界正在改变,神秘圈也在改变,可是,这种改变对于一个人的生命周期来说,实在太漫长了。

    义体高川不由得舒了一口气,这种缓慢的平衡瓦解,在某种程度上,也能代表病变的进度。不过,末日幻境中的变化,本质上是意识态的变化,于“现实”的层面上进行观测,或许还要迅猛许多。末日幻境的情况和现实层面的情况是不同步的,呆在这里的时间久了,往往会让人产生时间线上的错觉,义体高川想要扯扯领口,放松一下呼吸,这才意识到,在这个会议室中的自己,准确来说,并不是一个实质的个体。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身处淡黄色的溶液中,透过液质和舱盖,可以看到近江正坐在控制台前,轻松地翘着二郎脚,在空中的光态虚拟键盘上划拉着——那并非是正规的键盘,外表上是个长方形,但内部却不存在常识中的按键。近江的手指每一次滑动,都带出可视的数据流,沿着键盘上的回路钻入控制台中。

    “醒了吗?”近江说:“你的身体很有意思,在很多意义上,并不比脑硬体差,当然,更有意思的是你保存在脑硬体中的资料。不过,竟然有很多地方,是我无法进入的,我不觉得是你主观上的封闭导致这样的结果。只能说,为你提供义体和脑硬体的家伙,真的很厉害。”近江旋过转移,看着我说:“亲爱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你到底遭遇了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我更希望你能够回答这些问题。”我不由得笑了笑,原来近江也有为难的时候呀,“我觉得你可以解开最终的谜团。”其实,我个人并不觉得,对近江隐瞒自己的真实情况有什么必要,只是,提供义体和脑硬体的是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我虽然一直没能联系她们,但是,我知道她们一直都在注视这个末日幻境的变化,如果近江无法自己找到我身上的秘密,那么,也有可能是因为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干预。而近江的身份——疑似“江”的投影——也让人不得不谨慎行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