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57 三角形
    ps:抱歉,上一张的末尾,进行人物陈述视角转换时,出现了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的错误。太累了,没有复查。

    不过,无论是过去的近江,还是现在的近江,看起来都没有超级大魔王的觉悟和想法,这让义体高川对她的真实情况的判断也有一些迟疑。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太过混乱了,仿佛每一个熟悉的东西,都显得大有来头,而让人觉得有些陌生。

    “你之间交给我的人格保存装置,让我想起了同样的东西。”近江从一个盒子中取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很久前,刚和网络球合作的时候,他们就给了我类似的东西,只是,我当时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就把它淡忘了,直到最近你提出委托。不过,从你的脑硬体中,我得到了一些资料,让我觉得,它还是很有用的。”

    义体高川凝神打量着那枚芯片,看起来有些像是人格保存装置,可是,突然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面前,还真是让人有些迟疑。

    “在研究了脑硬体中提取出来的资料后。我觉得你之前所说的那些事情,例如从另一个世界线跳跃过来什么的,还是很有可信度的。”近江顿了顿,却皱起眉头,说:“不过,即便真的是世界线的变动,那也绝对不是那个世界线的我做到的。你所认识的,另一个世界线的我所进行的命运石之门计划,的确已经有了一些成果,但是,按照她的进度,要在维持人格意识的情况下,完成世界线跃迁。成功率只有千万分之一。如此一来,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亦或者,是什么东西,达成了世界线的跃迁?而且。是一种退缩式的跃迁,在整个世界线收束不改变,以及一些固定未来不改变的情况下,完成了对过去的调整。从咲夜的情况来看,这种调整其实是有意识的,而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很可怕,让人觉得,仿佛真有一个可以观测到的命运之手。在肆意拨弄着这个世界。”

    她虽然目光炯炯地凝视过来,但是,义体高川同样无法回答这些问题,如果他必须进行猜测,当然有好几个人选。他知道自己在进入这个世界线前所遭遇到的情况,是极为异常的,回顾当时的场景,原本没有意识到的问题都会暴露出来。他可以确定,有多种可以影响这个世界的力量正在角逐。而自己之所以进入这个世界线,而没有被干掉,在某种意义上,或许可以说是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的胜利——即便如此,也不能说,她们在和“病毒”的对抗上占据了上风。在上一个高川留下来的意识资讯中,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似乎制造了某些陷阱,抵抗着“江”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其实自己已经分清那个敌人,到底是“江”还是“病毒”了,对于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来说。两者其实是一样的,但是,对复生的另一个高川,那个少年高川来说,两者却有所区别,而对自己来说,认知概念却不断在前者和后者之间来回变动。

    只有一点,义体高川可以确认,当某种力量对“病毒”产生影响时,对“江”也会产生影响,反过来也一样。

    如此一来,当时救了岌岌可危的义体高川,让另一个高川的复苏,进而让世界线产生变动,很可能就不是单纯某一方意向的结果,而是多重布局和交锋力量所引发的复杂连锁变化,而最终的结果,也并非是遵循某一方的想法。而这种复杂局面的演变,则是义体高川自认为无法看清的,因为,布局和交锋的力量,在层次上实在太高了。

    只能说,无论站在义体高川的立场上,还是站在少年高川的立场上,当前的局面演变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也不是最坏的。义体高川觉得自己仍旧有机会,而这个世界的变动,也将会更加剧烈,因为,另一个高川的复苏,同样有可能意味着,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封锁已经濒临崩溃了,“江”也好,“病毒”也好,都将会在这个世界投入更大的力量,而为了控制局面,她们有可能会以更直接的形式,参与到末日幻境中来。

    义体高川诞生后所必须完成的任务中,精神统合装置的获取难度极高,至今为止,他没有任何机会,因为,他所要面对的对手,并不仅仅是网络球或五十一区这种程度,在背后运作博奕的存在,在更高程度上,拥有世界性的强大影响力。他回想着,在上一个世界线的五十一区,自己差一点就抓住了机会,然而,“江”或者说“病毒”的影响力实在太见缝插针了,那时的突变,大概可以看作是“江”或“病毒”的力量突破了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封锁的预兆吧。

    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无法从更高层面上限制“江”或“病毒”的力量,而自己体内如影随行的“江”完全与自己的际遇同步,在同一时间争取同样的东西,自然是力量更强的一方获胜。在拥有对当时力量对比的判断之后,义体高川回顾自己错失的那些机会,就不再失落和惋惜了,因为,自己的失败简直是理所当然的情况。

    幸好,自己并非一无所获,义体高川想着,能够获得两枚人格保存装置,或许可以认为,“江”和“病毒”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精神统合装置上,相比之下,人格保存装置的用处对它而言,并不那么重要。不过,就咲夜、八景和玛索的情况而言,人格保存装置的重要性自然在精神统合装置之上。

    义体高川到现在为止,仍旧无法看清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布置,但是反方向思考,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这个计划连自己都能看穿,那么,对“江”或“病毒”这种程度的敌人而言。大概就如同白纸黑字一样醒目吧。义体高川不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人,是命中注定的主角,理应对所有的情况胸有成足,他一直都将自己定义为计划中的执行者,而并非谋略者,对他而言。一步步完成计划中的步骤,比看清楚整个计划并断定整个计划的可行性,引导计划的走向更加重要,也更加适合自己。

    毕竟,已经被改造成末日幻境中枢的超级系色,以及类似存在的超级桃乐丝,都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范畴,可以从更高的角度,去俯瞰所发生的一切。或许。她们的情况同样很糟糕,也有许多限制,不过,介于“病院”和“末日幻境”之间的立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限制,相比起化作lcl而只能在末日幻境中体现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无疑是幸运的。

    如今的情况虽然并不理想,但也不算糟糕。义体高川注视着近江重新将那枚人格保存装置收起来。开口道:“也许你应该将这枚人格保存装置植入玛索的体内。”

    “哦,玛索。”近江饶有深意地看过来。说:“你知道她在这儿?你在过去的世界线里见过她?”

    “不,我和玛索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有着很深的关系,正如我和你,我和咲夜她们一样。”义体高川平静地笑了笑。“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只是因为,你无法站在我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在你的眼中的这个世界,和在我的眼中的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

    “那么,亲爱的。你是否可以为我解说一下?”近江一副轻松的态度问到。

    “很遗憾。”义体高川的声音低沉下来,他真的觉得很遗憾,近江的神秘性和特殊性,让他不得不谨慎行事,他无法判断,如果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以及对末日幻境的观测和理解告诉她,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果没有变化,至少在目前来说,近江的生活还是很稳定的,而她的稳定,也多少意味着,这个世界不会多出一个变量而更难以捉摸。其实,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在面对近江的时候,他很多次想过,要把一切都对她倾述出来——这种强烈的想法,并不仅仅是情感上的驱动,理性上的思考,虽然也有如上的理由,但是,从可以想到的利害来权衡,其实也更倾向于坦白。

    拒绝做出这样的事情,完全是排除了感性和理性后的主观判断,对义体高川自己来说,其实也是十分莫名的。对于人类来说,当感性和理性都趋向于一件事情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抗拒这间事情呢?从这个角度来说,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种下了“不能说实话”的诅咒。

    “我不明白,亲爱的。”近江认真地打量着义体高川,这个男人有些神秘,这种神秘并不是指他的神秘力量有多强大,而在于他看事物的眼神,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虽然也觉得以人类的标准来说,这是个优秀的男人,但是,这种优秀的程度,其实是很普通的。只有在进一步接触之后,才能察觉,在这种普通的优秀之后,另外有一些独特的,难以形容的东西。接触他,就好似正常人接触到神秘。

    这个男人有秘密,近江已经十分确信这个感觉,而这也是最吸引她的地方。她想将这些秘密挖出来,所以,第一步就是让他留在自己的身边。对于义体高川的试探,以及这个男人的拒绝,无法让近江产生任何沮丧的情绪,她早就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义体高川对自己也有兴趣,而且,这种兴趣的来源,似乎涉及到了他的秘密,这才是近江的信心来源。对于他之前所解释的那些,例如世界线什么的,其实近江一点都不在意,也许这个男人没说假话,但是,很明显,那些内容并非全部。

    近江觉得,只要把他留在身边,那么谜底被解开只是迟早的事情。近江并不心急,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这个男人,不过,对于一个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女人来说,选择男人的标准,自然是不需要基于“爱情”的。而排除了“爱情”之外,眼前这个被禁锢在维生舱内的男人,无论从什么方面。都完全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甚至于,让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很可能不会再有第二个。所以,即便只是第二次见面就订下了婚约,近江也不觉得太快,如果可以的话。她还真想立刻从法律和伦理上,确定双方的关系。

    义体高川已经陷入沉默,从屏幕的数据上可以看到,他已经“回归”了伦敦会议中,不过,近江还是放下了手头的工作,通过眼睛,一遍遍观察他那浸泡在营养液中的外表,一遍遍审视他显露于屏幕上的个体数据。利用手中的仪器,她可以从最精微的角度,去欣赏和研究这个“大宝贝”。然后,近江又一次审视了自己身为女人的条件,以及对比自己所认识的其它女性而得出的自己的优点——包括性格、心理和身体上的——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性往往是快速深化和巩固男女关系的捷径,而近江十分肯定,这也定然是束缚这个男人的强有力的道具。

    如果两人真的是完全陌生状况下的第二次见面。这种约束或许是极为浅薄的,这位高川先生可不是处男。不过,从他的态度和含糊其辞中所显露出来的心理状态来判断,以男女关系为开端,进一步将这个男人的心理和身体束缚在自己身边,却是最快捷的方法。虽然打自出生以来,就从未将任何一个男人看在眼中。也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有过生理反应,更从未和任何一个男人实践过这方面认知,不过,单纯从理论知识的角度来说,近江一样有着身为女人的最大自信。

    “呵呵……”近江推了推金丝边眼镜。露出阴沉的微笑,重新调转显示器的画面,接通了和玛索的通话。

    “什么事?近江。”玛索的身影直接浮现在她的身后。

    “哦?已经进展到这个程度了吗?”近江的用词似乎有些惊讶,但在情绪上,却十分安定,她转过身,用打量自己杰作的目光审视着半透明的投影——身上是一套兼有宗教味道、女式束腰裙和铠甲的装束,看起来像是皇后,又像是圣女,也像是女武士,不过,除了头部之外的其它部位,都充满了硬石雕塑的质感,宛如神话中被石化后,仅留下头部让其感受世间痛苦的祭品。

    作为实际意义上的人柱,这副模样充满了暗示的味道。

    玛索的投影形态和她此时真正的模样相去甚远,利用神秘技术进行人柱改造之后,玛索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构成要素上,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随着身份的改变,她的人格意识和思维方式也在发生明显的变化,而这种从身体到心灵上的改变,是成为中继器的控制系统所必须的。

    整个过程都在近江的严密监控中,随时进行调整。通过观察,近江已经十分确定,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完全自愿,并完全接受了现在的改变,竟然没有任何不满,这可是十分稀罕的例子。近江已经不止一次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很怪异,其程度完全不输于她自己,以及她所见识过的其它神秘产物。

    “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实际面积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伦敦。”玛索平静的说:“我可以随时显现在伦敦任何一个地方,再过不久,整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就可以和正常的伦敦城进行置换。”

    “啊,这种没意思的东西就别向我报告了。”近江无聊地挥挥手,说:“我让你过来,是想让你看看这个男人。”她用目光指示了义体高川的所在。

    玛索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维生舱的外壳当然无法阻挡她的目光,对现在的她而言,借助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只要是存在于伦敦城内的物事,已经不存在无法观测的情况。即便,对方构造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只要这个空间的物理相对位置在伦敦城中,也同样无法阻挡她的目光。当然,观测和干涉并不能等同而言,不过,只要中继器完成,伦敦就必然成为囊中之物。要干涉进来,就只能借助另一个中继器的力量。

    玛索知道义体高川的存在,不过,近江的态度,也让她有些意外——这些天深度的朝夕相处,她对近江已经十分了解了,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东西,足以让她特别加以关注。而此时,近江态度中的暧昧,只要是女人都能察觉出来。

    没错,玛索已经百分之九十九不属于人类范畴,但是,她仍旧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拥有女性普遍的直觉和认知。这个叫做高川的男人,对于近江来说,是特别的,而从过去的资料中,似乎对自己也拥有某种程度上的特殊——她可没有忘记,资料中着重描述了,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在自己变成这样之前,就已经对自己的存在有着很深的执着。

    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执着呢?即便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玛索的情绪已经极大削弱了,但是,当这个问题浮现时,反而让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