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62 近神者
    按照龙傲天的说法,**的作用竟然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面世之前就已经决定了,那个时候,网络球是否开始桃乐丝计划还得另说。猫女显然是很难相信的,不过义体高川却不能反驳这种可能性,因为这个世界的时间在桃乐丝的特殊性面前没有任何意义,在他的观察中,近江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让人难以揣测她的想法,亦或者,她根本对这种说法没有兴趣。

    猫女对是否要使用**来激活桃乐丝计划抱有矛盾的情绪,这种矛盾无论如何掩饰,都无法避免被这里的其他人看出来。龙傲天是黑巢的成员,但又不是单纯的黑巢成员,他自身拥有很多秘密,义体高川觉得,猫女并不相信这个人,甚至于,她愿意相信黑巢,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满身谜团的男人。龙傲天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什么费尽心思地参与桃乐丝计划?如果他说的是实话,**在桃乐丝计划之前就已经是桃乐丝计划最终成功的重要拼图,那么,他为什么要贡献这个拼图?如果他这么多年来的杀戮,都是为了让**恢复它本该应起到的作用,又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完成这项任务?是爱好?是好奇心?是利益?是自我的满足?

    除此之外,一旦利用**激活桃乐丝计划,又会发生什么?从当前已经了解的情况来说,不会出问题的几率远比会出问题的几率要小。但是,风险性并不代表事情一定会向坏的方向发展,更糟糕的是,近江明显并不打算理会这种风险——她的任务,仅仅是完成桃乐丝计划而已,其过程、手段和后遗症。完全不在她的考量之中。

    猫女不清楚龙傲天是怎样的人,但她十分清楚近江是怎样的人。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的脑浆仿佛要凝固了一般,无论如何,所有的思考都是生硬的,被他人牵着走。如果走火在这里,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呢?是了,走火之前已经说了:相信近江。

    问题在于,相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龙傲天的立场和身份。以及自己对近江的了解,让自己无法完全相信,近江的选择一定是正确的。

    近江已经激活了纺锤体机器的一个容纳格,大小刚好可以放下一本书,注意到这一点的猫女。脸上焦虑的表情更重了。义体高川很理解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因为。这个场景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种巧合。义体高川反倒是有些在意,猫女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思考方式去理解当前发生的事情,当网络球决定将桃乐丝计划列为合作项目的时候,本就早该做好失去控制权的准备了。她之前打电话给走火,走火的“相信近江”这句话,正是此时最恰当的选择。至少。在最坏的情况下,就算桃乐丝计划会发成某些偏差,但是,至少这种信任可以让网络球保持和近江的合作关系。甚至于,如果桃乐丝计划出现问题,可以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

    近江是自信的人,即便她只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对待桃乐丝计划,但是,以之前网络球对她的物资和心态上的支持力度,一旦出了问题,她当然不可能不管不问。

    而且,在nog已经成立的现在,如果龙傲天真的在这种合作项目上破坏了平衡,那么,他便需要承担nog的责任追讨,从这个角度来说,龙傲天虽然表现出一副神秘的色彩,但要说他真的会做出这种将自己变成公敌的行为,几率也是极低的。

    义体高川虽然不清楚猫女在网络球中的级别,但是,从这段时间的接触,完全可以判断出,她是相当高级的成员,拥有很大份量的决定权。如果这样的人,只有目前的表现,那还真是挺让人吃惊的。

    是因为龙傲天的神秘在起作用吗?让接触者的智商降低的“一呼百应,天下景从”?义体高川很早之前,就通过“龙傲天”这个称呼猜测过这个男人所具备神秘性,如今对方亲口承认自己拥有这种从意识层面上侵蚀他人的神秘,义体高川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只是,猫女的表现,让他不由得去揣测,这种意识侵蚀性的神秘更具体的数据。

    l这个身份是游走于网络球之外的危险分子,而龙傲天这个身份,却没少和网络球进行合作,那么,是在长期的接触中,才逐步完成如今对猫女的意识侵蚀,亦或者,仅仅适才同行的这段时间,就足以侵蚀猫女这种等级人物的意识?

    相比起如今猫女的表现,就是她正常的能力体现,义体高川更相信,是龙傲天的神秘,引发了猫女的失常。那么,龙傲天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使用这种神秘力量呢?正常的,理想的情况下,既然可以侵蚀猫女的意识,显然越早完成,就越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不过,实际情况下,龙傲天本人所要承担的风险也会更大。如果仅仅是因为风险问题,所以才选择了于这个时候施以手段,那么,他想要利用猫女达到怎样的结果呢?仅仅是在网络球的内部,以及网络球和近江之间,埋下一颗钉子吗?

    猫女当前的表现,如果说是伪装的,那就很难确定网络球的想法了——不过,无论从主观角度,还是客观角度,义体高川都不觉得,猫女的失常是她的伪装。

    在短短的几秒钟内,义体高川的大脑和脑硬体交火运作,思维的火花在看不见的深渊中激烈迸溅,然后,他决定了继续旁观下去。这个决定的关键并不在于龙傲天看似阴谋的举止,而在于对桃乐丝的信心——在第一次正面认知到桃乐丝计划的存在时,义体高川就已经相信,这必然是超级桃乐丝为了让自己可以深度干涉这个世界而于末日幻境系统中留下的“后门”。

    正如同“病毒”在末日幻境中投放了携带血色之力的“艾鲁卡”,复数存在的“江”的代理投影,以及“最终兵器”体现。至今为止,唯一主观性。有能力和其对抗,并已经和其进行对抗的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也绝对不可能停留在“现实”层面上,单纯依靠宏观调控来阻止“病毒”。

    既然桃乐丝计划是超级桃乐丝控制的“后门”,那么,**的作用就可以得到解释,而这个计划会产生偏差的可能性也极为有限。需要担心的因素,不在于龙傲天这个人物,甚至于,从超级桃乐丝的角度思考。可以进一步猜测“龙傲天”这个人物的神秘性由来,反而是近江的神秘性,更让人在意,她究竟会在桃乐丝计划中,造成怎样恶劣的影响——毕竟。近江很有可能是“江”的一个投影。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猫女的失常。让她违背走火的意见。暂时中止近江继续激活桃乐丝计划,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变化。

    “我提议暂时中止这个计划。”猫女果然开口了。

    近江已经将**放入容纳格中,在容纳格关闭后,她才看向猫女,平静地说:“这个提议和走火的指令违背,你的权限不足。”

    “我需要几分钟。我也许可以说服走火。”猫女说:“如果**有问题,那么,桃乐丝计划就算成功了,对我们也没有半点好处。”

    “女士。桃乐丝计划已经不是网络球的了,而是属于整个nog的。”龙傲天微笑的插口到。

    三人的对话,就好似在演绎早就存在于义体高川脑硬体中的剧本——几乎没有一句话是偏离的。

    “走火并没有公布桃乐丝计划,第一个合作项目是追捕爱德华神父。”猫女看向龙傲天的眼神锐利起来:“你对我使用了意识力量,不要否认,不要小看网络球的意识安全管理,我们会找回场子的。”

    “别那么紧张,这种天生的力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约束呀。”龙傲天毫不在意猫女的威胁,说:“**对于我来说,虽然是武器,但也是一种拘束器,我把它交出来,也是要承担很大风险的。如果不是席森神父说服了我,我就不会用**去收纳那东西,然后当作礼物一样贡献出来,那对我有什么好处呢?被人察觉到我和l是同一个人,然后被人敌视吗?你们可以察觉到我的身份,仅仅是因为,我对你们释放了善意。别搞错了,女士。”

    “猫女,你的判断能力失常了。”近江平静地说:“鉴于你失常的原因,我可以不介意你之前的表态,不过,如果你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那就学学我的宝贝儿,老老实实当观众更好。”

    “宝贝儿?”猫女有些惊讶,随之有些毛骨悚然,看了一眼义体高川。在她的注意力转移时,近江在操作台前拨弄了几下,纺锤体机器发出低沉的翁鸣声。猫女顿时惊醒过来,可是机器已经开动了,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常,只能带着一副忐忑的神情注视机器的运转。

    纺锤体机器的外壳从底部开始出现亮光,这些亮光向上蔓延,构成一条条矩形回路,将整个外壳分割成数百块,更复杂的光线图案在这些区块中形成,就好似一个立体的,兼有科幻和奇幻风格的魔法阵,将桃乐丝所在的维生舱团团包裹起来。光芒照亮了众人所在的空地,而且,温度也以可以明显感觉到的速度迅速上升。

    周围一直在安静运转的设备,就好似加足了马力,不得不发出声响。纺锤体机器发出的声音和这些设备发出的声音不一会就出现了一种嵌合,不再是杂乱的噪音,更像是某种充满节奏的回响。科技感相当强烈的实验室中,因为这种节奏的回响和光芒构成图案,开始泄露出一股宗教仪式般的神秘气息。

    “开始了……”猫女喃喃自语,紧蹙的眉头显得有些紧张,看来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负面的思考回路。

    “高川先生,你就没什么话说吗?”龙傲天突然朝义体高川投去目光。

    “说什么?”义体高川没料到龙傲天会说这种话,从对方的神态上,也看不出进一步的信息,“我相信近江。”

    “是吗?”龙傲天有些玩味地笑了笑,“高川先生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他仿佛别有所值,不过义体高川不打算理会这个家伙,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上,他都觉得无视对方的言行举止,从所有可能影响自己行动的因素中排除他的存在,才是最正确的行动方式。

    龙傲天似乎明确接受到了这样的态度信号,淡然的表情第一次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好形容其中的复杂韵味,不过,无论隐藏着怎样的情绪。义体高川都能肯定,“阴沉”是其中的一种成份。他判断,龙傲天对自己有敌意,看似针对他人的言行举止,都隐藏着一种对自己的挑拨。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自己的应对。显然并没有太大的差错。

    同样沉默观察的猫女。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目光快速在两人脸上晃过。

    只有近江一个人,用最纯粹和热切的目光,凝视着运作用的纺锤体机器,仿佛全身心都沉浸在这个即将结出果实的实验计划中。这台纺锤体机器,并不是预先知晓了黑巢的收获。才特别制造出来的。即便没有**和爱德华神父的东西,近江也觉得,自己可以找到替代品,而成功率不会下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虽然早些时候。走火决定将桃乐丝计划变成nog合作项目,并提前引入了火炬之光、雇佣兵协会和耳语者,口头声称,可以得到更多的帮助,但是,在如此短的时间中,这三方到底可以给予怎样的“帮助”,近江是完全不看在眼中的。

    黑巢的参与就像是一个意外,而没有这个意外,近江也有信心,在今天激活桃乐丝计划。不过,既然龙傲天声称,**是这个计划至关重要的最后拼图,那么,无论他隐藏了怎样的阴谋,试一试也不为过——从义体高川的脑硬体中得到的资料,让中继器的进度超乎预想,这才是近江最大的信心来源。

    **的情况,近江也有过相应的了解,而在龙傲天取出这本笔记的时候,玛索已经利用中继器的力量进行扫描,比对,得出“可以完全控制”的结论。显然,同样是意识态兵器,中继器的神秘度,要比**的神秘度高上一大截,甚至于,“**有模仿中继器的迹象,类似于小型化和削弱化的中继器”这样的结论,也在她接过**的一瞬间,就已经从玛索那边反馈过来了。

    中继器的真实姿态,对于近江这个总工程师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既然**是“小型化,削弱化的中继器仿制品”,那么,它所展现出来的神秘性,也就十分容易理解,也可以做出针对性的防制措施。

    不过,从时间线上来说,**很可能不是“仿制品”,相反,或许应该把中继器视为,参照**,利用更好的材料进行性能强化的“改进品”。

    不管是哪种说法,在中继器已经可以发挥一部分作用的现在,**实际已经不存在任何潜在威胁了。如果龙傲天带着某些阴谋思想站在这里,那么,等待他的也将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局面。

    近江看似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纺锤体机器的进展,但是,中继器的力量一直都在将这个实验室中的情况反馈到她的意识中。除了其它中继器的力量,没有任何一个意识行走者的力量可以侵蚀她,龙傲天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秘力量,也就只能影响猫女罢了,只要近江愿意,随时可以驱散这股神秘力量,不过,近江的选择是,让这股神秘力量成为中继器的补品。毫不客气的说,只要近江一个念头,这个看似无比神秘的男人就会被彻底封闭意识,成为一个空壳。

    中继器的力量,在这个伦敦城的范围内,就算尚未完全,也已经是接近神明般的力量。其强大之处,除了亲身体验之外,是不可能想象出来的。在玛索的控制下,近江尝试了第一次中继器接驳,这个性能是五十一区的中继器所不具备的,而近江也不是第一权限者。

    这个性能,从一开始就是以走火的魔纹超能——超限发挥神秘性兵器的力量——为基础设计的。

    可以正常态超限运作完整中继器的走火,在某种意义上,将是这个世界的近神者,之所以无法称之为神明,那也是在必须考量走火自身的承载极限的情况下所做出的判断。无论如何,那时的走火都是几百个席森神父加在一起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强大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