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60 身份
    当日下午四时三十分,伦敦会议所有重要议题全都得到解决,全球神秘组织联合“n”在走火简短的演讲后宣告正式成立,其中重要席位的划分和最初的规划没有任何差别。常任理事一共有七席,其中六席分别是网络球、火炬之光、逐日者、黑巢、雇佣兵协会和耳语者,以及最后由小型神秘组织公推出来的“十字军”——这是义体高川十分熟悉的神秘组织,以神秘生物“丘比”为核心,可以批量制造被称为“魔法少女”的神秘个体,而且,它最大的特点并不在于这种拥有同一个核心的神秘展现方式,而在于,虽然是“魔法少女”,但是,承载这种神秘力量的成员,并不限定于女性。

    无论在上一个世界线,还是在这一个世界线中,丘比都是存在的,其本质也同样无法确定,和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可疑的关联性,目前,以丘比为核心的十字军已经得到扩张,并和网络球达成了深度合作的协议,拥有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活动的权限,其活动更类似于一种保护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宪兵”。

    魔法少女十字军的起源就是伦敦,也必然和不列颠政府和皇室拥有密切的联系,这个组织得以被“公推”为nog的最后一席常任理事,自然少不了不列颠政府和皇室的操作。虽然相对于耳语者来说,魔法少女十字军无论在成立时间、地点、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上,都更为缺乏深度。不过,“公推”的好处就在于,只要多数人同意,就可以忽略资历。

    当然,现场有更多的组织,在能力和活动范围乃至于信誉度上,比魔法少女更深得人心,但是,伦敦会议与其说是民主合众,实质却只是对既有框架的填补和整合。单纯在会议上发表的意见。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魔法少女十字军的上位是一个跨越正常世界和神秘圈各大势力的博弈平衡,如果有人胡搅蛮缠想要打压下去,也只会自讨苦吃,现场的反对声有一些。但是更多的代表。都早已经意识到其中的奥妙。因此最大的反对,也仅仅是投票弃权而已。

    最终,魔法少女十字军获得最后一席常任理事的得票率是百分之五十三。而附带的条款更限定了它们必须承担一些另外六席常任理事所不需要承担的限制,而让这一席的“常任理事”头衔,变得有些为微妙。

    当然,起码在三年之内,魔法少女十字军的席位不可能被动摇,除非它们被彻底歼灭,否则,哪怕只剩下一个成员,都拥有一张最高理事会议的票权。

    在走火发表nog的成立演讲后,十分钟内就得到了联合国的回应,联合国方面派出了专门和“nog”进行沟通的代表,不列颠政府也派出了自己的代表,双双入场表示庆贺。尽管nog仍旧不会在正式场合向普通民众公开,但是,联合国和nog的合作即时提上日程,需要彼此配合解决的麻烦,早在伦敦会议开始前就已经登录上解决列表了。nog作为一个联合国认可的正规组织,将总部设立在伦敦,而在各个神秘组织整合资源,并与自己活动范围内的政府特殊机关联络之前,参与伦敦会议的各方代表仍旧需要留在伦敦,解决伦敦现有的不稳定因素——末日真理教,准确来说,是爱德华神父。

    爱德华神父的强力,以及他在伦敦布置下的陷阱,乃至于末日真理教大军的规模和昨晚的歼灭战对于伦敦的各个神秘组织代表来说,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当时对网络球的应对,以及最终结果都有些不满,但是,nog的成立已经让那些心理纠纷不再适合搬上台面,这一次合作行动,是以nog的名义发起的,之后还有更多的合作计划有待开发,因此,这一次针对爱德华神父的清除行动,更大意义上是一种磨合尝试,其中必然会产生更多有待解决的矛盾,相对起来,是否真的可以解决爱德华神父,反而不那么重要——义体高川估计,只要可以将爱德华神父驱逐出伦敦,就已经达到了这次合作行动的最低限度目标。

    以nog的规模和能量,真正的对手是组织性的末日真理教和纳粹,而不是这些组织性敌人中的某个成员。

    走火将网络球收集整理出来的相关情报下发到各个代表的手中,义体高川自然也有一份,其中就包括了昨晚出现的血肉诅咒现象的评估。这份报告表示,爱德华神父在主旨上有可能已经和现今的末日真理教产生了巨大的偏差,但是,基于他的身份和多年潜伏,理论上是可以通过末日真理教的渠道,将这种血肉诅咒散布到世界更多国家中的,并默认了这种血肉诅咒很可能类似于一种扩散性的病毒性神秘。如果这种血咒诅咒于评估中的恶性程度是真实的,那么,这将是比纳粹的侵袭更迫在眉睫的灾难。

    “每日来往伦敦红灯区的旅客遍布世界各地,其流动人数至少在十万人以上,依托于红灯区的营业者,尤其是第一线的工作人员,每日以‘特产’和‘赠品’为掩护分发出去的诅咒携带物品不知道有多少。虽然,通过初步的检测,无法找到其中的可疑物,但是,我们仍旧有理由确信,只要爱德华神父愿意,在伦敦发生的灾难就不单纯是不列颠的个例。目前,这种血肉诅咒所表现出来的侵蚀效果仍旧比理论上的高度存在差距,但是,我个人觉得,爱德华神父已经有了可以投入使用的成品,至少,也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拿出一个无比接近理论高度的成品。世界正受到巨大的威胁,这种威胁不仅仅正常人类社会的。也是我们nog的,更甚者,就连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也无法避免。”走火在演讲台上讲述着,声音中充满了一种调动人心的力量。

    “我们不能坐视这个威胁,哪怕是这个威胁将会让末日真理教和纳粹都自讨苦吃。我们不能寄往于敌人狗咬狗,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自尊心和立场不允许,更因为,当面对世界性的危险时,我们有责任去保护这个世界,而不仅仅是因为一两只蛀虫同样会在这种危险中死亡时。就漠视这种危险对这个世界的破坏。这个世界。是属于你的,也是属于我的,但更大意义上,是属于我们全体的。”

    在全体与会者的掌声中。这第一次的合作行动计划。得到了全票通过。即便如此。义体高川仍旧不确信,爱德华神父会轻易俯首,即便。从近江那边已经有情报传来——网络球还没有完全成型的中继器,已经可以将部分功能投入使用,如今,整个伦敦已经被彻底监控起来了,之前那种只要躲进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可以逃脱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爱德华神父和他的手下,叫做乔尼的魔纹使者,已经被锁定坐标,并且,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这个城市已经没有更多的,隐藏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末日真理教大军。

    这两人正是势单力薄的时候。

    “让黑巢的人把桃乐丝计划的那东西送过来。”近江的声音在义体高川的耳边响起。义体高川早已经从走火和席森神父的口中,得知了他们在昨晚的陷阱战中得到的战利品,虽然早已经决定交给网络球,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走火仍旧让他们保管到了会议结束,黑巢在nog中确立了自身地位的现在。

    义体高川将近江的通知转达给正在布置具体行动计划的走火和席森神父,虽然,网络球也好,黑巢也好,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抽身离去,不过,需要跟义体高川走一趟桃乐丝计划实验室的人只需要负责保管物品的l一个人而已,而义体高川当前的情况,也早已经被排除在这次行动之外——一个被近江塞入维生舱中,暂时只能通过拟真投影进行活动的人,是没有上前线的可能的。

    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前,猫女带着两人离开了会议室,坐车前往桃乐丝计划实验室。义体高川自然可以切断投影,直接回归近江实验室的本体中,不过,出于一些个人的理由,他仍旧和l坐上了车子的后座。l对义体高川此时的情况,是十分清楚的,拟真假象虽然逼真,但是,对他这样的人物来说,一眼就可以看穿,反过来也证明了,近江并没有在这具投影上花太多的掩饰工夫。不过,就算l看穿了义体高川的现况,意识到对方的选择有些不寻常,但仍旧没有料到,对方在上车后的第一句话。

    “你是龙傲天!?”义体高川平静地看着他说到。

    l的身体有些不自然的小动作,一般人很难看清楚,但在义体高川的眼中却十分明显。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尽管眼前的l无论在长相、身高还是气质上,都和自己认识的那个龙傲天不少区别,不过,直觉仍旧证明了自己的正确。

    沉默了半晌,l微笑起来,用同样平静的语气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坐在一旁的猫女似乎也惊讶于l的回答,不由得再次审视了这个男人。l就是龙傲天,这个事实就连她也没有看穿。龙傲天伪装得很好,他的身份本来就是个谜团,而现在,则变得更加复杂了。

    义体高川很早就意识到龙傲天这个男人的不寻常,不仅仅是他的名字,更在于他的行为——无论在上一个世界线,还是在这一个世界线,无论是拉斯维加斯,还是在伦敦,他总是和丘比一样,似乎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着不解、神秘且深刻的关系。丘比也好,龙傲天也好,自从在上一个世界线的拉斯维加斯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出现时,就已经在义体高川眼中呈现出一种不同寻常的角色性——不同于走火、锉刀这些人,却更接近于高川自己,硬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主角”。

    要在这个错综复杂的世界中。确认某个人是世界命运的“主角”,其实是一个十分荒谬的想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自己就是自己故事中的主角,才是普遍的共识,但是,丘比和龙傲天给义体高川的感觉,仿佛就是“被这个世界的命运选中的存在”。这是一种宏观意义上的强烈存在感。

    龙傲天拥有不下于丘比这个神秘生物的神秘,即便在上一个世界线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并没有明确表现出来,但是。在这个世界线中。他是“**”这种可怕神秘的主人,并且,由此可以推定,他的年龄。绝对要比他的外表大上许多——有可能比轮椅人更加久远。因为。轮椅人过去曾经参与过的,那一场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当时欧美地区神秘势力版图的惨烈战斗。而那场战斗,则是由“**”引发的,而当时持有“**”的罪魁祸首,并非“**”的真正主人。当然,另一种情况是,“**”在那场战斗结束后,才流落到l的手中,不过,在近江那里,有足够的情报证明,l,亦即龙傲天,才是“**”最初的真正的主人。

    外表看起来只是个俊美年轻人,虽然涉足神秘,但却没有真正强力神秘的龙傲天,其真实身份却是个跨越了世纪的老怪物——猫女虽然没有认识得那么深刻,但是,当l的“**”主人身份,以及龙傲天的身份重叠起来时,仍旧让猫女感到震惊。她甚至觉得义体高川的猜测有些牵强,可是,毕竟连当事人都已经承认了。

    “我见过你,不止一次。”义体高川说:“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确。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伪装成不相干的两个人的,但是,直觉这东西,从来都不需要实质性的理由。”

    “只是一个小伎俩。”龙傲天笑了笑,没有反驳,只是平静地回答到:“**除了从意识上杀死敌人之外,其规则还有许多巧妙之处,我只是尽可能利用起来而已。”

    一旁的猫女却冷着一张脸,就连开车的司机,也流露出明显的敌对意识。义体高川知道原因,**的力量对包括网络球在内的众多欧美神秘组织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就在两三天前,甚至还有网络球的盟友丧生在网络球自认为拥有严密防护的地盘上,那件事虽然没有动摇网络球的威信,但的确是一种恶劣的敌对行为。既然龙傲天这个**的持有者是黑巢的人,那么,他的针对性杀伤行为,无疑和当前黑巢的举动是矛盾的,其中,龙傲天和席森神父到底经过了怎样的考量,义体高川也无法全然想清楚。

    不过,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如今也只能一笔勾销,至少在明面上不能落人口实,否则对刚成立的nog来说,无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内部的矛盾无法摊平,那么,在往后的行动中,将会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况且,身为网络球最高指挥官的走火已经认可了黑巢的存在,猫女也不可能立刻破坏规矩。

    因此,除了怒目而视之外,这辆车中的网络球成员无法对龙傲天做更多的事情。

    从目前的情势来看,网络球的退让于全局上,是正确的,必须的,成功的,只是,因为太过匆忙,而在细节上有所缺陷。不过,义体高川同样明白,这是走火早就明白,并愿意承受的。

    敌对意识完全没有影响到龙傲天的自在,他同样想得很透彻,如果不够聪明,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虽然在席森神父的眼中,这一次行动有点走钢丝的嫌疑,但是,同意和席森神父维持一个步调,并不是因为龙傲天自己盲从于这位名义上的头领,而在于,他拥有同样的,但更为确信的判断。

    “nog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我当然希望自己成为那必不可少的一片拼图。之前所做的那些伪装,只是环境需要。高川先生,你可以明白一个人如同过街老鼠一样,不得不转变身份才能生存的悲哀吗?”龙傲天用听起来十分诚挚的语气,对义体高川说:“正是因为走火的大度和英明,才有了我的新生。虽然我曾经做过一些事情,让我们之间有着重重的矛盾,但我仍旧相信走火,相信在他领导下的网络球,拥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气度。”

    无论表情还是语气都是如此真切,但是,却偏偏给人一种强烈的虚假感。这不仅仅是猫女和司机的感觉,同样也是义体高川的感觉。不过,他的确说了一番大义凛然的漂亮话,让人无从拿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