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73 人体侵蚀
    突然到来的大规模迁移让这个城市人心惶惶,有一部分人提前知道了一些情况,但更多的人还蒙在鼓里。如果让太多人知道,在这个晚上,联合国将要用核弹轰炸月球,一定会产生大规模的抗议和暴动吧。和我坐在同一辆卡车中的乘客持有的都是银卡,这代表他们拥有一定的影响力——无论是通过他们自身的技术、能力还是人脉。基本上,年龄都在中年左右,穿着工整,却无法判断是否已经结婚。他们如果已经有家庭,这个时候,应该也是被迁移政策强制分开了,这种做法本该会让人们发出大规模抗议的声音,尤其在这个打“自由民主”牌最为强烈的国家。不过,从我的观察来看,面前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忧虑。或许,政府方面会对他们的家庭进行特殊的安排吧。而和这些人前往的避难所,也必然和其它普通的避难所不太一样,在可以设想的糟糕局面中,这些人将会是维持国家机器运转的重要螺丝钉。

    我多少可以猜测到,我们会在避难所遭遇到什么了。

    我和妓女的姿态在这些人中显得格格不入,他们在最初的发难之后,就没有更多的挑衅意思,更多的是对我们两人不闻不问,视若空气,他们彼此之间聊得倒挺愉快,却没有人透露有用的消息。

    “真是一群假惺惺的家伙。”妓女似乎觉得空气闷热,扯开胸襟扇了扇风,硕大的胸部一瞬间暴露大半,她没有戴胸罩,男人们的视线也不由得顿了顿。她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故意要证明什么。

    “你真是一点都不紧张呢。”我说。到现在为止。我仍旧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从未问过我的姓名。我们的相处有些暧昧,但是,这样的感觉很好。

    “紧张有用吗?”她嗤笑一声。

    尽管和其他人难以交流,但是我们之间也算是熟人了,断断续续的。漫无目的的聊天,也算是可以打发时间,让自己不会太过沉闷。大概二十分钟后,城市的轮廓已经隐约被黑暗的夜幕吞没,远远望去,反而是山麓更加显眼。空气变得有些闷热起来,我觉得很快就会下雨。天气的变化也一如所料,离开州际公路拐入山间的时候,空气的湿度已经大大提升。远方也陡然闪过紫红色的光芒。云层在发亮,随后就是沉闷的雷声滚滚而来。

    从我们乘坐的车辆向前向后看,都看不到车队的尽头,不过,车速的变化,让我觉得已经快要抵达避难所了。又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蜿蜒的公路前出现一条隧道,在闪现的雷光中。那阴沉黑暗的洞口就好似怪物的嘴巴,一节节地吞没了车队。轮到我们的时候。雨已经滴滴答答下起来。

    经过隧道的时候,眼前猛然一暗,这个隧道竟然真的没有安置任何照明装置,但是车辆的行驶仍旧平稳,不过,突如其来的黑暗。仍旧让乘客们窃窃私语起来。在眼睛习惯了黑暗后,我看到对面座位上的人把身体绷得紧紧的,显得十分紧张。直到车子停下来,这几个人就好似受到了惊吓,想要站起身来。但屁股刚离开座位,又顿了下去。

    浓郁的黑暗包裹着我们,即便是我,视线也无法企及十米之外,紧跟随在后方的车辆也没有开灯,却可以一直和我们这辆车保持距离,我们和前方的车辆也应是如此。努力集中视线,也只能看到后方车辆的车头轮廓,看不清细节,仿佛影子一样,边缘似乎融化在黑暗里,更别提看穿前窗玻璃后的司机了,我连个人影都分辨不出来,但是,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那里的确是有人的——两个人,一动不动,身体挺得笔直,或者说,有一种僵硬的感觉,让人觉得和正常人的感觉不太一样,说是饱经训练的军人,又不太一样。

    进入隧道后,本来微小的异常就越发凸显起来,不过,直觉上没有太多“神秘”的味道。

    停下的车辆又开始前进,从身体的感觉来判断,是沿着一条螺旋向下的道路前进,四周的气氛只剩下车辆行驶的声音,反而安静得让人不由得胡思乱想,口干舌燥。一路上情绪平淡的妓女这个时候也抓紧了我的胳膊,几乎将整个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她用手抚摸着我的胸膛,一路向下,似乎这样充满职业味道的动作,是下意识的,可以让她的心灵平静下来。我没有阻止她,也没有侵犯她,只是紧紧抱住她,即便她只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妓女。

    她的呼吸渐渐从沉重变得平缓。她没有对我说些什么,就像是不需要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光亮随着车辆的前行,再次徐徐提升起来,那并非是通常那种光源就在前方,而自己等人正在逼近的感觉。光亮从出现到明显,是潜移默化的,难以在第一时间意识过来的,当其他人察觉到自己已经看到了更多的东西时,距离光亮的初次出现,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这是很奇妙的感觉,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过感觉这些光其实是由这条螺旋向下的通道自身发出的,并非是由哪几个固定点的光源,而是整个通道其实都在发光,只是越往下,这种发光的亮度就越加明显。

    车辆再次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抵达一个宽阔的地下广场。整个广场的大体骨架是由金属构成的,这么形容,是因为在不少地方,仍旧裸露出岩体,而这些空余的部分十分杂乱,如果将金属区域视为华丽的衣服,那么,这些暴露出岩体的地方,就像是丑陋的补丁。已经有人在等着我们了,都是些军人打扮,全副武装的家伙,不过和平时看到的美利坚军人有许多区别——不仅仅是在装备和军装上,更在其人散发出来的气质中,有一种和这里的岩石金属相互衬托的冷硬。一眼就能让人觉察出来,他们和普通的军人不能混为一谈。

    我们一个接一个下车。在这些军人的命令下整队,没有人敢于违抗或懈怠这些人的命令,因为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普通人感到惊惧,就连总是表现得淡漠又放荡的妓女,也不敢用那种散漫的态度面对这些军人。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但也不觉得有必要表现出一副刺头儿的样子。不过,在其他人忍住打量环境的目光时,我却毫无顾忌地扫视着四周。在我们前方抵达的人们,以及在后方陆续抵达的人们,都接受了同样的管制,整个场面诡异的肃静,让人眼神闪烁,心里发慌。

    我的行为相对其他人来说有些肆无忌惮,理所当然地引来了一些注意的目光。不过,这些古怪的军人们除了投以格外的注目之外,没有更多的动作和言语。每一个车辆被凑成一支小队,在军人的引领下,和其它小队集中在一起。没有人发问自己要被带到哪里去,这里古怪的味道,让人只能将疑问咽在肚子里。总之和他们走就对了,既然一开始就是政府的授意。那么就糟糕不到哪里去——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在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是有的。

    后继的发展。没有任何剧烈的转变,古怪没有带来危险,一切就如同流水一般平淡自然。我们被领到一排排简化宿舍中,负责人很快就从那些生人勿近的古怪军人,变成了相对更为正常的女性文职军人,她们的态度明显温和许多。不介意一些问题,但也明确表示不打算回答太多的问题。经过她的讲解,所有人都知道,在未来至少一周的时间内,自己等人就必须住在这种刻板简单。但生活设备和常规家庭相仿的宿舍中。

    两个人一个房间,先按照自己的意向找同伴随意组合,如果有剩下的再进行强制分配。这些房间都是一个制式的,高三米,长五米,宽四米,两个人住稍显狭窄,但也算不上很艰苦,房间的生活设施中甚至还有空调和冰箱。我和妓女自然而然凑在一起,进门后立刻反锁了大门,妓女查看了一下墙壁和门缝,对我说:“隔音性很好。”我点点头,随意扫视着房间里的摆设,有双层床,电视机,空调、冰箱。衣柜也好,桌椅也好,乃至于双层床不是可以拆分就是折叠式的。厨房和卫浴合并在一起,只用一扇毛玻璃门隔离起来,不过,水龙头却是分为两个,一个提供热水,一个提供冷水。

    除了空间和样式比起外界的生活水平稍逊之外,在生活功能上倒是比大多数普通家庭的家中更充分。

    “银卡就是住这样的房间吗?”妓女抱着手臂,托起自己的胸部,有些失望地嘀咕着。

    我已经放下行李箱,没有理会她的抱怨。从下午到现在,频繁的事故和地点迁移,让我也觉得该是松口气的时候了。至少,在这个针对性修建的避难所里,短时间内不会有更多的麻烦出现。可以平静地度过地表上剧烈的变化,让我难以产生任何不满。

    我打开电视机,发觉竟然只有一个台,节目全是录制的,虽然没有广告,但也没有新闻,多是一些科普和野外生存节目,以及科幻灾难电影和超级英雄电影,仿佛在暗示着什么。妓女脸色阴沉地站在一旁看了半会,就用一副懒散又充满诱惑的口吻说:“我要去洗澡,你一起来吗?”

    我没有拒绝。

    妓女毫无顾忌地脱下衣裙,里面果然没有半件内衣。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是身材却保持得很好,格外丰满的胸部和臀部,腰肢并不纤细,但却给人经常锻练的印象,有一种紧绷的感觉。她将这具身体暴露在我面前,丝毫没有任何遮掩的意思,因为她的职业本就如此。她本人没有任何不妥,不妥的是我的左眼。

    在看到她**的身体时,“江”出现了异动,让我不得不按住剧烈抽搐的左眼,剧烈的痛楚仿佛无数根针沿着视觉神经扎入大脑中。对于这样的痛苦,我大约已经习惯了吧,这么想着,感觉脑袋仍旧是十分清醒。妓女转过身来,诧异的看着我,她似乎在思考为什么我按住左眼。但是,她明显是出于自己的身份角度进行思考的,因此,笑容渐渐渗透了浓郁的桃色,足以让男性荷尔蒙翻腾起来。

    她的身体在灯火下呈现出一种诱惑的光泽,随意的肢体摆动都充满了风情。就连投在地上淡淡的影子,也让人觉得有一种粘腻的感觉,似乎随时会缠绕上来。她开始说话,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清楚,虽然觉得脑子是清醒的,但是,直击大脑的痛楚,的确让我对外界的感知变得模糊起来。她拉着我的手朝卫浴走去。这个时候,肌肤的触感似乎因为其他感觉的模糊,变得更外的敏感,而且,这种敏感明显有偏向性,例如,让我觉得,她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柔软。就如同最美好的丝绸,仿佛印证了书籍中对美妙女性最美好的描述——然而。我十分清楚,这种细腻的触感,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人类肌肤上的。

    “江”的异动,让我的感官正在扭曲。我想要警告妓女,让她赶紧离开,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是一种模糊但又十分确定的感觉,对这名妓女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无法阻止“江”,行动上无法阻止,而心理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想要阻止。左眼一直在鼓动,抽搐,挣扎,这股雀跃力量的增长,让我觉得拼命按住那里的手变得越来越虚弱。

    它就要出来了!

    妓女又回眸说了几句,大概是调笑吧,从她的眼中,再看不到半点惊诧,仿佛我捂住自己左眼的动作,本就是一种自然的动作。花洒喷水,淋湿了我和她,她猛然用力撕开我的衣服,显得格外的狂野,她的眼神充满了**,之前那些柔媚、散漫或漠然,在这一瞬间就像是脆弱的帘幕,被暴力撕毁了,只留下一种强欲的攻击性。我不知道这是她原本的性格,亦或是她同样被“江”影响了。

    我的身体已经无法按照我的意志动弹,妓女用力抓住我的手,将我按在墙上。这个时候,我的左眼已经彻底暴露在她的面前,我知道,那个剧烈躁动的左眼是多么狰狞古怪,普通人看到了,绝对会吓个半死,因为,那绝对不是正常人的眼睛会表现出来的姿态。然而,妓女就像是被蒙蔽了神智一般,非同寻常的**让她的五官变得扭曲,表情变得狰狞,这也绝非是人体自然的萌动。

    湿润粘稠的感觉,用我的左眼中涌出,我感觉到,左眼球一下子就滚出了眼眶。血红色的液体,喷溅在妓女的脸上。她没有尖叫,只是,强压着我的动作,和那狰狞扭曲,充满了强欲的表情,霎时间就凝固了。我尝试从她的眼睛进入她的心门,然而,这个宛如本能般的能力,在这个时候宛如彻底消失了一般。

    “江”在显现。

    血红色的液体,仿佛是血液,但又不同一般的血液,浓稠得就像是浆糊,却又充满了一种富有生命力的流动性。喷涌出来的量是如此之大,无论体积和重量,在短短十秒内,已经超出了我的身体的体积和重量。妓女**的身体整个儿都被猩红色覆盖,粘腻的液体沿着她的曲线滑落,却没有半点肮脏的感觉,反而充满了一种妖异的美感——那是基于液体的色泽和动感,配合女体的曲线,加上非同寻常的神秘,所形成的一种反常的感观。

    直到这个时候,妓女仍旧将我的双手压在墙壁上,该说是她的力量太大,还是因为我已经在剧烈的变化中失去了力量。她的双手,那僵硬的姿势,就如同一具人形的枷锁,那种活生生的感觉,正伴随那妖异美感的生成迅速褪去。她的眼神开始无光,就如同晶华的玻璃,倒影着我的身影。

    我垂下视线,一大滩血红色的液体淤积在地上,已经漫过妓女的小腿,左眼球漂浮在液面上,骨碌碌地滚动着,随即,如有意志般,猛然一顿,瞳孔和我对上,宛如在凝视着我。我说不出那视线的感觉,只觉得时间和空间,都变得粘稠而沉滞。

    和我自身的那种一切都变得缓慢,就如同淤塞的河道般的感觉相反。妓女的变化正在加速,血红色的液体以万千的毛孔和五官为渠道渗入她的体内,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肌肤因为异物的剧烈动静,如同橡皮一样起伏不定。只是我几个呼吸的时间,地面上的血红色液体就已经一扫而空,紧贴在她肌肤上最后的那片血红,也在快速地消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