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64 桃乐丝降临2
    龙傲天,**的主人,强大而神秘的意识行走者,但在面对桃乐丝的时候却显得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脆弱。他的疯狂让众人意识到他的精神在桃乐丝复苏的时候就出现异常,但是,这种异常背后的原因却难以令人理解。他费尽心思加入桃乐丝计划,却在计划成功的一刻,宛如蝥虫般被桃乐丝一脚踩爆了脑袋,他那一身应该极为强大的“神秘”却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急转直下的变故让众人无法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而复杂压制龙傲天的猫女更是措手不及。

    被红的白的液体溅了一脸的猫女呆愣了,她完全没有想过,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龙傲天竟然如此轻易地,落得个这样的下场——他可是掌控着**的意识行走者!就算他可以控制桃乐丝,也是在预想之中。然而,他却毫无反抗之力地,就这么被踩爆了脑袋。

    而他与桃乐丝的对话,更是让人如雾里梦中,完全无法理解。只给了猫女一个感觉,那就是,两人真的认识,就像是上辈子的交情,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只是这种交情更像是一厢情愿,如果说龙傲天被桃乐丝利用了,那么,眼前的这个桃乐丝到底是什么人?在桃乐丝计划中,桃乐丝即便复苏也只会是拥有一个空白灵魂的幼儿,在后继的工作中,通过灌输资讯进行定向培养,从而成为不弱于最终兵器的杀手锏。

    可是,眼前这个桃乐丝的一举一动,无不代表着,她的人格意识已经完全成熟。猫女肃然站起身,随手擦去脑浆和血液,她经过的大风大浪可不止一次。残忍的死亡根本无法动摇她的意志,然而,面对这个超乎计划之外的人造桃乐丝,她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轨道。联想起龙傲天千方百计要让**融入桃乐丝计划中的坚持,以及看到桃乐丝之后的疯狂,以及连神秘都来不及展现的挣扎。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才是**的真正主人!不——”猫女沉声道:“你是**的创造者?你不是桃乐丝,你是谁?”

    “一半正确。”桃乐丝微笑着,那美丽的碧色左眼十分平静,但是,那空洞而狰狞的右眼窟窿却让猫女只感受到一种强烈而疯狂的压迫感,眼前的这个看似幼女的东西,不是人类!桃乐丝计划制造了一个似人而非人的躯体,猫女知道那是多么怪异的东西,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对抗最终兵器。但是,计划中本应诞生的桃乐丝人格,需要通过正确的培养,抵抗这个异常躯体对意志的扭曲,从而成为一个正常而正面的人格。正常的人格驱动不正常的身体,在正常情况下,即便成为了抵抗最终兵器的先锋,胜率也应该不会太高。但是,总比不正常的人格控制着不正常的身体更好。

    然而。眼前的桃乐丝明显已经成熟,而且是过度的成熟,那强烈又坚固的人格意志穿透了这具非人身躯的禁锢,才让本应该完美无瑕的身体,缺损了一只右眼。在猫女看来,这张精致的面孔因为右眼的确实而呈现出来的狰狞和狂气。正是桃乐丝内在灵魂的本质。桃乐丝计划应该是功亏一篑了,猫女想,我们制造了一个怪物。

    如果有可能,自然是囚禁这个怪物再商谈后继处理问题最合适不过,然而。龙傲天的死亡和桃乐丝的诡异,让猫女直觉到,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阻止对方行动的能力。既然对方没有动手,而表现出可以沟通的迹象,那么,沟通只能是第一选择了。

    她甚至不敢做出让对方误解的动作,只能是尽量谨慎而镇定地,和对方进行交流。

    “一半正确?”猫女反问到。

    “**的确是我制造的,但我也的确是桃乐丝。”桃乐丝说的话,只有义体高川真正明白,“桃乐丝计划是专门为我准备的。”

    然而,无法从“现实”层面观测末日幻境的猫女,对桃乐丝计划的了解,完全是基于自身的视角。桃乐丝计划诞生的时候,猫女还没有加入网络球,但是,可以翻阅所有内部资料的她,对桃乐丝计划的过去和现在最熟悉不过了。在她的视角中,只能认知到,这个计划是在一片空白下逐步构建出来的,最初的创想,也并非是为了某种已经存在的神秘提供载体,桃乐丝本身就是一个“人造神秘”。如果说,是有什么东西,引导了网络球完成桃乐丝计划,那么,总应该可以从细节中瞧出端倪,熟悉桃乐丝计划是什么的网络球高层,每一个都是精英,每一个都拥有自己的专长,更有慎密的思维和相对精准的眼光,其中轮椅人,常怀恩,梅恩先知和走火这样的人都无法看出桃乐丝计划被外力操纵的迹象,那么,外力操纵的情况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不存在的。

    猫女觉得桃乐丝在说谎,可是,“神秘”的本质,却让每一种看似“不可能”的情况,都不会达到百分之百的否定。这意味着,网络球真的在很早之前,就被无法理解的神秘盯上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猫女以极强的意志力强压了下去,事已至此,她必须找到这是不是一个坏消息的理由,否则,糟糕的预感很可能就会变成现实。她想起,自己还有“超级系”,这个神秘物品或许可以给她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一直以来,猫女都不愿意太频繁地利用这件神秘物品,因为,它的力量太特殊的,带来的影响,是难以预测的,让人觉得,那是一种干涉命运的力量。而无法控制地干涉命运,所带来的后遗症,在各种文学影视作品中都描述了太多。

    那是一个人,乃至于一群人,都难以承担的。网络球自身就充满了神秘性,一旦被这些后遗症波及,弊端有可能放大到的整个网络球都难以接受的地步。

    这段时间。为了解决网络球所面临的困境,她已经比过去更频繁地使用了超级系,这让她不由得产生“眼前的情况,或许正是频繁使用超级系所带来的反噬”的想法。

    “在桃乐丝计划中,你本该是不存在的。”猫女强调道。

    “那是你们的桃乐丝计划,而不是我的桃乐丝计划。”桃乐丝的笑容在右眼窟窿的衬托下。愈发给人一种扭曲和恶意的感觉,“而你们的桃乐丝计划,从命运的角度,是基于我的桃乐丝计划才存在的。”

    “命运?”猫女听到这个词语,心中那种和超级系产生联想的想法,就更加沉重起来,“命运可不是谁都能随便说说的!”

    “我无意和你争论命运,对你们来说,那没有任何意义。”桃乐丝的表情平静下来。看向义体高川,说到:“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如果你无法相信,那么,你应该去咨询一下梅恩和走火。你的智商在龙傲天的压制下,恐怕还没回复过来吧。”

    猫女观察着桃乐丝的表情,她察觉不到敌意,不过。那种让心灵不安的恶意,却一直纠缠不去。桃乐丝不是可以控制的。也不是正常的,无敌意和有恶意是一种矛盾的感觉,让她难以判断自己应该如何面对,或许正如对方所说,自己的智商,真的仍旧在龙傲天的“神秘”的干扰中吧。她不由得看了脚下的无头尸体一眼。露出一丝苦笑,这个男人死得太惨、太快、太轻易了。

    “桃乐丝……”义体高川和桃乐丝对视着,他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可是,对于超级桃乐丝来说。他的一举一动和每一个变化,都没有脱离她的目光吧。那句“好久不见”的寒暄,根本就说不出口,因为,情况本就不是那样。

    “什么都不要说。”桃乐丝踮起脚尖,按住了他的嘴唇。两人之间的距离,在这连眨眼都不到的时间里变成了零。

    然后,她抬起手,挖出了义体高川的右眼。

    明明只是投影,可是,远在维生舱中的真身,右眼在这一刻消失了。就像是透过冥冥中无形而神秘的联系,桃乐丝直接摘取了这颗眼球。

    没有什么痛苦,因为,义体已经事先斩断了痛觉信号,但是,在挖出眼球的一刻,他觉得自己的灵魂恍然若失。这颗右眼虽然不像左眼那样,展现过什么神异,但是,单纯以一只眼睛来说,它一直都在默默工作,让他得以观测这个世界,它早已经是自己的一部分,就如同在走路时,从来都不会去在意自己的手脚般,右眼的存在,也早已经习惯到忘却。

    如今,失去它,让义体高川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浓浓的不舍,不像左眼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下,这只右眼,从来都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意志。然而,无论它如何恪守本分地工作,它的所有者却并非自己,而是眼前的这位桃乐丝——自己的世界中,为数不多的亲人。将它归还,是理所当然的,哪怕,失去了右眼,自己恐怕就会在某一天,真的成为一个瞎子吧。

    义体高川的视野缺失了一半,不过,在短暂的失落后,一种温馨的喜悦,便填充了心中的缺口。无论如何,桃乐丝的到来,本就是值得高兴的,因为她是自己的家人呀。

    一旁的猫女早已经看呆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桃乐丝和义体高川有关系?虽然难以置信,但眼前的一切,无不证明了这点。义体高川为桃乐丝亲手挖出自己的右眼,这样的举动,在两人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威胁和抗拒,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猫女无法理解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不由得看向近江,却发现这个“疯狂科学家”若无其事,甚至可以说,精神奕奕,若有所思地观察着两人的举动,表现得似乎真的逐渐理解了当前的情况,以及背后的真相。

    猫女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但是,现在似乎根本就不是提问的时候。在旁人的关注中,桃乐丝将右眼塞回了自己的眼眶中,几乎没有停顿。这颗眼球变来回移动了几下,显得无比灵活,仿佛本就没有从眼眶中脱离一般。直到这个时候,桃乐丝那张精致的脸,乃至于她整个人,才显得是完整的。找不到一丝缺憾。那阴森而恶意的狰狞感,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的眼睛——”桃乐丝正打算说点什么,就被近江打断了:“我会为他准备一个更好的眼睛。”

    桃乐丝朝她看去,近江用她那特有的,仿佛可以洞穿一切的目光针锋相对地对视着。

    “你到底是什么?从什么地方来?和阿川是什么关系?”近江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又说:“阿川是我的丈夫,你拿走了他的一颗眼球,应该可以回答,也有必要回答这三个问题吧?”

    “这是我的眼球。”桃乐丝说。

    “但我是她的妻子。”近江说。

    两人对撞在一起的目光好似有一股烧焦的味道。气氛有些变得紧张起来。在沉默中,猫女悄然靠近了义体高川,对他说:“你也许可以给我解释一下?”

    “可没你想象的那么好解释。”义体高川回答道。他知道许多,但不知道的更多,他可以猜想到许多,但是,猜测却从来不会是完全正确的。超级桃乐丝当前的状况,以及近江的真实。对他来说,仍旧是一团谜。两人之间的对峙。在义体高川的预想中,但是,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而自己又应该如何应对,他却一点想法都没有——因为,那本来就是自己无法预先制定好计划的情况。

    “就算你现在不回答。我们也会在之后需要一个答案。”猫女用满含深意的目光凝视着他,说到。

    “那是之后的问题。”义体高川也觉得有些头疼,虽然这些问题看起来和自己的计划没有半点干系,但是,他的身份并不仅仅是计划的执行者。也同样是耳语者的副会长。nog的成立,作为耳语者的代表,当然有义务将一部分事情解释清楚,因为,当前出现的问题,并不仅仅是网络球的问题。作为nog的公开合作项目,耳语者是参与者,而且,如猫女这样的明眼人,完全可以看出,义体高川和眼前的桃乐丝有着非常寻常的纠葛,这也意味着,耳语者和这个桃乐丝,有着非同寻常的纠葛。

    负责主持桃乐丝计划的近江、义体高川、超乎预想的桃乐丝,三者之间已经出现了让人头疼的关系。也许唯一让人感到庆幸的,就是三者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可解决的矛盾——当然,这只是猫女从自己的视角判断出来的。对于义体高川来说,当前紧张的沉默,可没有猫女感觉到的那么轻松,近江的特殊性,和超级桃乐丝的立场几乎是相对的,更有可能演变成激烈的冲突。

    义体高川可不觉得,两人如今就大打出手,会是什么好事。理性上,无法判断由此引发的更深入的连锁,会带来怎样的后果。而感性上,也不愿意近江和桃乐丝之间产生无法挽回的矛盾。因为,对他来说,三人之间的关系,可不是猎人和猎物,敌人和敌人这样单纯,可是,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呢?义体高川终于遇到了这一生中,第一个没有完美答案的难题。

    “该吃晚饭了。”义体高川打破了紧张的沉默,不过,转移话题的生硬,让他自己都感到极度别扭,甚至于,连自己都无法直视自己的表现。

    桃乐丝垂下视线,发出带着不屑笑意的哼声。近江耸耸肩,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她的确并不在意,即便桃乐丝真的拥有一种难以看透的神秘,不过,自己的研究,最终诞生了这样的一个东西,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意外的惊喜,除此之外,并不存在其它的情绪。桃乐丝和义体高川之间若隐若现的既有关系,只是让她觉得有机可趁——挖掘这种关系背后的秘密,或许可以当作很长一段时间的消遣吧,而且,从桃乐丝身上体现出来的所谓“命运”,也应该会对命运石之门计划具有很高的价值。

    “好吧,先填饱肚子再说。”猫女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比最坏的预想要好上不少,只要是可以沟通的对象,网络球总有自己的办法,也有足够的经验去应对,只要不在第一时间交火,就有可能成为朋友。这个桃乐丝所体现出的,超乎预想的异常,可以先放在一边,只要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对网络球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而撇开桃乐丝计划那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复杂因果关系不提,网络球制造了桃乐丝的躯体,并最终完成了桃乐丝计划,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也是一团乱麻的因果关系中,至关重要的一根线,同样意味着,双方有进一步合作和了解的基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