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75 万的所罗门
    世界标准时间十一时三十二分。

    月球的环形山再度发生强烈的变化,在这之前,大部分异变无法通过正常科技造物观测到,然而这一次的空间扭曲让所有关注月球的人都能感受到。即便只使用肉眼眺望,都能看到月亮表面浮现的一粒粒黑点。这些黑点不断扩大,连成一片,彻底将月球侵蚀,然后,月亮于人们的眼中消失了。

    网络球于伦敦的核心基地中,专门用来监测月球变化,采集变动数据的仪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部门成员们目瞪口呆地盯着剧烈变动的数据线,却没有一个人可以给出解释,因为,这已经不属于正常科学的范畴,而是极为罕见的大规模神秘现象。不一会,有人闯出门,又有人闯进来,原本因为变故而停止的动作,仿佛一瞬间就加热到沸腾般,喧嚣声和脚步声宛如倾盆大雨。这个时候,网络球最高等级的干部却不在这里,而是聚集在近江的实验室中,只有在那里,他们才能通过更加神秘的方式,更为直观地了解月球上的变化。

    一直深潜于集体潜意识中的常怀恩猛然抽搐起来,若非拘束器一直在禁锢他的身体,那剧烈的动作一定会让他撞在舱盖上。此时的他借助近江的技术漂浮在特制的机械棺材中,大量的线路接驳着他的大脑和身体,随着他的剧烈反应,状态监视器中的数据线也开始出现剧烈的变化,警报声和红色信号灯让不少人将注意力转移过来,却只见到这名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的身体出现一种未明的虚化,仿佛那里保存的已经不在是有机**,而是某种又薄又脆的无机体,而且。从侧旁进行检测的摄像头已经无法观测到这具躯体,只有正面和后面才有常怀恩身躯的影像——整个人就好似贴纸一般,变成了薄薄的一片。

    “嗯?存在性下降到二维了吗?”近江嘀咕着,不过实验室中十分安静,每个人都听到她的说话,不由得面面相觑。在明白她的意思后,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因为是用科普知识来解说,所以这里的每个人很快就意会过来,如今常怀恩的变化,的确如同科学理论中三维和二维物理状态的变化——只能从平面上观测到常怀恩,正在发生科幻故事中才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其过程却必然是由“神秘”带来的,可是,明明是在意识态中行动的常怀恩。为什么在物质态中的身体却发生这样的变化?无法从世界本质层面上来观测这个世界的网络球成员只感到无比的茫然和恐怖,以至于一时间都呆愣了。

    静谧的空气中只剩下近江敲打键盘,以及机器高负荷工作的声响,即便这些人将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近江也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她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进而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此时努力工作,并非单纯为了挽救常怀恩——如今这个男人的状态。任谁都知道不怎么好——对她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她仅仅是将常怀恩当成了一种突变而稀有的样本。

    “二向箔?嗯。这样也可以吗?”近江喃喃自语:“不过,虽然结果相同,但是过程和原理都不太一样呀。释放出去的能量转移到什么地方了呢?”

    “近江!”走火沉声道:“常怀恩的状态如何?”

    “只是跌落二维罢了。”近江饶有兴致地说:“但是,所有的维生数据变化都在正常的范围内,似乎仅仅是存在性的转变。我倒是觉得他在这种状态下,可以潜入更深的集体潜意识态。”她指着一连串变动的数据。可是所有人都只有一脸的茫然。“即便是存在性的变化,也应该释放能量呀,可是,我并没有监测到能量变化,只能猜想。也许这些能量转变为意识形态了,如果可以直接观测到他在意识态中的行走就好了,但是,如今也只能猜想而已。”

    “不会有危险吗?”走火继续问到,他大约听明白了,但就连近江都只能进行猜想,而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这里的其他人也不可能得出什么答案来。

    “不知道,不过,只要他的存在性不继续跌落,我的维生系统就能维持他的生理状态。如果他的意识在深潜中被破坏了,那剩下的也就是一具活着的躯壳而已。”

    包括走火在内的网络球干部都沉默下来,即便他们遭遇过众多神秘现象,可是神秘之所以为神秘,便是因为它永远不可能被理解,不可能全部被观测,也就不可能总有解决手段。如今常怀恩身上的变化,更是一种唯独在他身上才观测到的神秘现象,而造成这个现象的,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深潜行为。除非有人同样深潜到同一个位置中,否则,不可能直观了解他此时的遭遇,而从常怀恩的异常之严重性来判断,即便有第二个深潜者,也不可能采取深潜观测的方法去判断情况,因为,那很有可能只会然让这第二名深潜者陷入和常怀恩一样的困境。

    “应该是因为纳粹的行动,造成了潜意识态的巨大变化吧?”一名干部出声道:“他们已经启用中继器了,对集体潜意识产生影响是必然的。如果我们的中继器没有完成,就绝对不能正面对抗。近江,中继器的进度如何?”

    “可以初步投以使用了。”近江打了个响指,在众人的身前,一具身影由模糊到清晰,快速呈现在他们的视野中。玛索的投影形态比起上一次有了更进一步的变化,她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有机**的质感,更像是一尊雕像,手中拿着权杖,头戴皇冠,看起来像是用来祭祀的造物。她的嘴唇没动,但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话声,这个声音不是通过耳朵听到的,而是直接传达到众人的脑海中。

    “按照计划,优先防御体系的建设。目前正在构建第九十九层防御体系。”她如此说到。

    “可以捕捉常怀恩的位置吗?”走火立刻问到。

    “可以,但是临时活动资源已经全部配置到月球的监视上,要进行调整吗?走火。”玛索问。

    “调整之后,对当前的活动会有多大影响?”走火问。

    “只能观测纳粹的表层活动,不过,按照当前的趋势。他们似乎想要从内层空间转移到表层中,直接从物质态层面进行侵攻。”玛索说:“如果你们可以接受这个预判,那么,转移活动资源到常怀恩那边就没有关系。”

    “直接从物质态宇宙下降?”走火不由得和其他人面面相觑,在最初的判断中,他们一直都认为纳粹会利用两台中继器进行跳跃,如此一来完全可以避免在降临过程中遭遇打击。

    “是的,我认为他们已经意识到,我们的中继器已经完成了。”玛索用一种怪异的充满电子音味道的声音说:“如果我们将建设计划放在攻击体系上。有机会联通五十一区的中继器,直接对通过中继器跃迁通道降临的纳粹进行截击。而且,末日真理教方面的态度也尚不明朗。纳粹很有可能考虑到这些可能,从而放弃了直接跃迁。”

    “如果他们从内层出来,就意味着核弹攻击是有机会的吧?”一旁的干部惊呼起来。

    “是的,不排除联合国的总体战略部门已经预先判断到了纳粹的战略思维。”玛索顿了顿,又说:“刚接到最新的传信,核打击在一分钟后进入倒计时。按照当前纳粹的活动规模来判断,他们正好将大部分部队转移到表层。核弹通过他们打开的渠道。进攻到内层的几率有三成。”

    “听起来不错。”干部们面面相觑,本来以为联合国的决定太过疯狂,而不可能有什么成效,可是从玛索的解释来看,似乎还真有可能一举重创对方。网络球和联合国的合作十分深入,网络球所得到的情报。有百分之九十会免费提供给联合国,而包括中继器在内的情报,也列入交易条目中,因此,正如玛索所说的那样。联合国看似疯狂的计划,有可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并且,在战略层面上比网络球更进一步。

    那么,现在问题就是,是否相信这个判断,放弃对纳粹更深入的观测,将中继器的非建设资源投入到常怀恩那边了。而做出这个决定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走火只犹豫了三秒,便确定地对玛索说:“全力拯救常怀恩。”

    “了解。”玛索的话音刚落,投影便如同被橡皮擦除了一般,消失于众人的注视中。

    众人只能在沉默中等待,试验中的气氛再度陷入静谧,而近江完全没有理会网络球诸人和玛索的互动,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通过中继器对常怀恩这位深潜者进行救援,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网络球首次主动使用中继器对集体潜意识进行干涉,对于近江来说,所能收集到的数据也是万分珍贵的。

    网络球的干部们无法观测中继器对常怀恩的救援,只能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对月球的监测上。正如玛索之前说到的那样,在肉眼中消失的月球,通过常规科技手段却仍旧可以清晰观测到。月球的环形山正在崩溃,就像是有什么同样巨大的东西,硬生生从环体内部挤了上来,巨大的烟尘让观测视野变得十分模糊,但是,电脑已经将每一个异动点参照某种规律勾勒在一起,于数据图上,呈现出一个又一个的巨大“卐”字。

    无数的“卐”正在破土而出,冉冉升空,又有更多的“卐”从无到有,没有任何征兆地浮现在月球近地轨道上。这些“卐”全由巨大飞艇和钢铁浮城构成,虽然缺乏未来科技的动感,但是那种狰狞生硬的外表,却格外凸显出一种疯狂的厚重,其造型充满了二战时期的军械风格,仿佛旧日的战争,以一种跨越时代的节奏,拼接到了新世纪中,让人感到荒谬又不寒而栗。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表情都十分阴沉,在他们之中,不乏经历过一战和二战。一直活到现代的“老家伙”,远超普通人的寿命,让他们更加明白,这种跨越时代的感觉,究竟是多么的危险。

    “通讯中断了。”近江突然说。

    “什么?”有人没能回过神来。

    “正常空间刚刚遭遇了一波电磁冲击,源头就是月球。”近江说:“现在地面上的通讯已经完全被切断。影响预计会在三十秒内扩散到全球,不过,冲击力度不会对电子设备造成毁坏性影响,在电磁效应削弱后就能重新启动。只是,要等到这股冲击过去,至少也会超过一分钟。”

    “也就是说,纳粹那边对联合国的核打击计划也有所准备吧?”一名干部说。

    “应该是这样,不过,我可不觉得联合国的计划会仅仅因为电磁冲击就受到影响。”走火点点头。说:“核弹头点火升空应该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升空之后的调整,纳粹应该会持续对弹道进行干涉。从他们可以释放如此大规模的电磁冲击来看,我们必须祈祷核弹不会在对流层引爆。”

    听到走火的说法,虽然自己也早已经想到过,但是仍旧不由得感到一阵牙酸,众人抽着冷气,却只能苦笑着等待。联合国方面明显已经准备许久。绝对不会因为纳粹这种程度的示威就放弃自己的计划。和伦敦一样,全球的其它主要城市。已经完成人口的迁移,为了尽可能对各自的预防举措进行保密,所以,基本上所有的迁移工作,都是在事到临头时才开始,却因为早有准备。所以才显得比较顺利,即便如此,留在地表的人们仍旧不少。在如此短的不到十个小时内,不可能将每个人都转移到避难所中,而且。避难所的面积,也不足以容纳所有的人口,乡镇地区从一开始就被放弃了。这种取舍无疑是冷血而疯狂的,可正如联合国可以做出用六千枚核弹轰击月球的计划那样,对于这种在最后关头才采取的大规模避难,联合国坚持有这样的必要,并且严格禁止网络球的参与——网络球也是通过布置在政府中的眼线,才知晓这方面的举措,但也仅有知情权罢了。

    网络球的实力虽然在神秘组织中数一数二,但是冒着联合国的愤怒,让双方刻意维持的合作关系降到冰点,去阻止联合国的决议,完全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即便尝试了,除了会让双方的关系恶化之外,不会有任何效果。这个世界上管理多数人的机构,是各国政府机构,而并非某个神秘组织,当联合国一致通过某个决议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包括这个时候的末日真理教。

    何况,联合国的决定,大概正是末日真理教愿意看到的吧。

    在梅恩先知看来,这种种疯狂的,本不应该出现的决定,正是末日即将降临的征兆。如果所有人都能齐心合力,用最恰当的方式,去针对末日的每一个变化,大概有可能解除末日的灾难吧。但问题就在于,虽然大多数人都不希望末日到来,可是,他们的意识却首先发生失常,正是失常的意识导致了失常的行动,进而形成了可怕的连锁反应。从人类社会的宏观结构来看,这种意识上的异变是极为突然,又极为强烈的,网络球于这种宏观结构中的重要性,根本就不足以阻止,甚至不足以延缓这种异变的爆发。

    “倒计时开始了。”近江突然说。

    “通讯不是中断了吗?”有人问。

    “电磁效应无法干涉中继器的活动。”近江说:“虽然玛索已经将非建设资源转移到常怀恩那边,不过,剩余的一些零头也足以我们构架一条单向通道,接驳核弹发射基地了。”

    实验室中的其中一台显示器将画面调整为数字倒数,在众人望去的时候,数字已经跳到“8”了,然而,明明是近乎改变世界的历史事件,但是在场的人却没有太多的感觉,仿佛所有的紧张,早已经在之前对这个世界的变动的种种估测中耗光了。对所有人而言,当前正在发生的,是无可挽回的,他们觉得自己这一刻,仿佛跳出了时光场合,以一种翻看历史书籍的角度,体验着这个将要改变世界的历史事件。

    就在这个时候,一座比所有的飞艇和钢铁浮城都要巨大的钢铁之城撕裂了月球表面,以一种无比沉重的姿态拔空而起。仅仅城市穹顶的“卐”字符号,就等同于周边的五个“卐”字编队。

    城市中,明明正在承受电磁冲击而彻底失效的电视,陡然在一片沙沙声中重新启动,并播放同一个影像:

    在一个巨大的礼堂中,站在帷幕般的巨大“卐”字旗的男人,对演讲台下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激情四射地演讲。在尾声中,核弹倒计时跳到“0”,便同时看到这个男人的目光抬起来,用深沉又不缺激昂的声音,仿佛对全世界的人们说到:“所罗门啊,吾等已经回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