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81 世界局势
    “核打击失败了。”全球战略统一指挥部的成员们怔怔盯着屏幕上不断出现的红点,那就像是马蜂群一样,从北美洲向四面八方扩散,如果说仅凭当前看到的行动去揣测纳粹们的目的,那恐怕就是同时针对全球的战争吧。纳粹们的疯狂让人觉得肆无忌惮,不过,对于统一指挥部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纳粹的兵力分散,意味着己方的抵抗可以更有效率,其中最高兴的无疑是美利坚当局,虽然月球核打击计划的失败,意味着全世界都要蒙受可怕的打击,但是,相比起纳粹在先期这可怕的侵攻中,将所有注意力放在美利坚身上,更加可以接受。美利坚当局对情势转变为现在这般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作为末日真理教的侵蚀最为严重,又驻扎着火炬之光这类顶级神秘组织,拥有中继器的国家,在评估纳粹战略的时候,即便有拉斯维加斯战场的存在,也无法抹杀纳粹将锋头避开美利坚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不到百分之五十,因为纳粹就是一群疯子和狂徒构成的战争组织。

    事实证明,美利坚逃过了一劫,为了这个时候所准备的,用于维持并扭转局势的各种手段,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月球核打击计划的失败,虽然让众人愈发感到战争的艰难,但是,纳粹随后的动作,却在最坏的情况下,让人觉得有了喘息的余地。所以,承认自己的失败。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反而,必须承认失败,将这种承认做为筹码去组织新的抗争,营造新的战略,这才是指挥部中所有成员首先要做的事情。

    这里没有人会觉得月球核打击的失败是一种痛彻心骨,无法挽回的事情,心中的苦涩仅仅是因为设想中的最佳开局破灭而感到惋惜。在做好了种种准备,在半个世纪后和仇敌发生新的碰撞时,想要狠狠给对方一个教训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然而,因为自己等人的失败。就只能吞下开局不利的苦果。

    “别发呆了。我们还要很多事情要做。”高层人员打破沉默,顿了顿,又一阵冷笑:“这个世界可是很大的,千万的纳粹可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数字。”他所说的纳粹人数并非错觉。上万艘的纳粹飞艇和浮空城部队。容纳千万名纳粹是极为容易的事情。仅仅从人数来看,纳粹这半个世纪的潜伏的确让他们实力大增,已经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兵力。但是,作为早已经准备好迎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联合国,同样拥有歼灭对方的自信。

    从一开始,即便月球核打击计划成功,联合国的战略也同样是以五年为计划展开的。用时间和空间换取人们对战争的适应,深度发掘自身的潜力,然后逐步反攻,就如同二战的翻版。如今开局不利,也不过是将五年计划延长到七八年,甚至是十年也没关系。二战时期,纳粹们的闪电进攻,本就是取得了开局优势,之后才被各国联合反扑剿灭。对于在先期落入下风,联合国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通知nog,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一名将军沉稳地说,其他的将军并没有异议,“我们给予他们针对纳粹自由作战的权限,允诺为nog正式成员提供正常后勤物资和情报,取消他们在所有国家和州地的行动限制,开放一级基地授权和五百万人的征兵权利。”

    “是的,长官!”副官得令退下。

    “如果我没有记错,nog的雏形是在二战末期出现的吧?”另一名将军说。

    “没办法,因为是那样的战争,所以,非政府的力量也必须利用起来,否则我们的损失会成倍增加。”又一名将军说:“不过,即便允许他们自由发展壮大,可以行走在阳光下,面对纳粹这样的敌人,他们又能做到什么地步呢?战争早就过了依靠个人能力和人数堆积的时代了,美利坚那边的五十一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中央公国的老家伙,你那边的准备如何?”他看向一名有着浓厚亚洲特征的老将军。

    “我们虽然没有中继器,不过,三仙岛计划已经完成了。”老将军低垂着目光,就像是因为老态而精力不足的样子,“我们会解决亚洲的问题,按照协议,东南半岛是我们的,但是前线不会越过澳大利亚公立区和印度公立区。”

    “澳大利亚和印度的抗议十分激烈。”说话的将军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因为,这些议题是早就已经争论过许多次的,虽然一直都没有结果,但是,这只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结果只会在战争中得出。

    “澳大利亚和印度是亚欧和亚美的公立区,这是得到联合国承认的,不是吗?”中央公国的老将军阴森森笑了笑,“公立区又不是中立区。”

    “哼!”一名将军似乎很不开心,因为,他也觉得中央公国的确有能力独立完成亚洲区的扫荡,并将战线推进到那两个公立区。欧美国家暗中联合起来,对中央公国的抵制,可能真的已经无法再阻止这个可怕国家扩增自己的势力范围了。在日本岛彻底陷落之后,澳大利亚和印度一直以来都是国际暗战的第一线,是亚洲区对抗欧美区的前线地区,正因为如此,这两个地区才会在联合国会议上强制列为公立区。亚洲方面早就对这两块肥肉虎视眈眈,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纳粹来势汹汹,但在这名将军的眼中,对方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在中央公国的领导下,占据全亚洲的中央共荣圈组织所隐藏的实力,很可能在战争中期就平顶亚洲局势。

    在欧美联合会议上,对于这个盘踞在亚洲。宛如休眠巨龙般的庞大势力,有着极为危险的评估,因为,在所有的情报中,都能看出一点,那就是,亚洲的神秘力量一直在蛰伏期,即便如此,仍旧没有起源于欧美区的神秘力量可以真正侵蚀对方。诚然,末日真理教近期在亚洲的动作频繁。日本岛看似已经近乎沉沦。成为了末日真理教在亚洲区的临时大本营,还搞出了一系列政治事件,然而,从网络球之类和政府接近的神秘组织给出的情报中。这一切不过是亚洲方面刻意做出的表象而已。末日真理教也没有真正露出獠牙的想法。日本岛的局势风云变化,反而更证明了,末日真理教根本就不敢在近期内动手。

    纳粹的出现。未尝没有末日真理教的刻意引导,试图让纳粹作为棋子,去试探亚洲的虚实。在这种情况下,亚洲绝对不会坐视日本岛真的沦陷,有情报证明,末日真理教的触手已经在战争开始前撤离日本岛,也许会埋下几个暗手,但应该都对大局无关紧要。在所有的预言中,亚洲都是最坚固的防线,可以在最终的毁灭降临前,维持自身的秩序。

    既然亚洲太过坚固,那么,相对脆弱的欧美就会成为末日毁灭的首选目标,虽然这一点难以置信,预言什么的,也太过不科学,但是,在欧美这类信仰有神论,信奉神秘存在的区域,预言哪怕再不科学,也必然会受到重视。更何况,预言已经许多次证明了自身的价值。

    自身的处境不妙,更加剧了欧美区对亚洲区的敌视,尽管如今大敌当前,仍旧很难消弭这种已经深入骨髓的芥蒂。人种、观念、地域、处境等等因素的差别,让欧美区始终无法低下头来,去接受亚洲区的收容条件。

    “那么,我也上了年纪,就先下去休息了。”亚洲区代表,那名笑容阴森的老将军微微点头致礼,“这里的事情,还得交托给你们这些老当益壮的家后和那些年轻小伙子们了,我们愿意尝试任何建设性的提议,并遵从指挥部合理的方针决策,我们有一亿部队蓄势待发,只等联合国的一声令下。”

    在众人的目送中,将军和他的副官消失在门外,指挥部的忙碌一如既往,一切都按照备案计划有条不紊地运转着,纳粹们的行动速度仍旧在预计之内,全球侵攻的做法虽然疯狂,但也不是没有人提出过,大多数布置在进行细节调整后就可以运作起来。不过,从震惊中恢复正常的气氛,并不能让留在指挥部里的将军们有一个好心情。亚洲方面的气焰并不是十分明显,但是,就像是一个怪物睁开了眼睛般,让面对这个怪物的人在重重压力下,不禁想要反弹。

    “三仙岛吗?”一名将军打破了沉默:“据说有末日真理教的插手?这么长时间的运作,还不能从那边取得更多的情报吗?中继器已经足够可怕了,亚洲人也不是没有相关的情报,那么,三仙岛又是怎样的东西,竟然可以让这些亚洲人拥有如此的信心?”

    “末日真理教那边的情报说,中央公国一直并没有将核心公开,末日真理教的技术支持只用于外围,不过根据已有的线索猜测,大概可以视作是人造中继器这样的概念。”稍微知情一些的将军说。

    “人造中继器?中继器不就是人造的吗?”提问的将军有些疑惑。

    “不,据说中继器的核心并非人造的,中继器本身是根据已有的产物进行改造的结果。”答疑的将军说:“但是三仙岛这个东西,从核心开始都是人造的,是亚洲神秘力量高度凝聚的产物。”

    “要制造这种东西,动静应该不会小,为什么相关情报一直都没有进展?”另一名将军沉声问到,这个问题,早已经在过去提出多次了,但是,所有的猜测都无法让人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大概是……神秘在起作用吧。”回答的将军最终还是只能用这个用烂的借口推搪过去,虽然这看似不负责任,但从某种程度上,未免就不是真相。

    “……我倒要看看,纳粹会怎么对付亚洲。他们手中的亚洲情报,不会在我们之下。”将军阴沉着脸,手杖在地上跺了跺。随后站起来准备离开指挥室,“无法摆平亚洲,他们是不可能征服全世界的。”

    “在那之前,我们得保证这些纳粹在欧美区崩了一口牙。”另一名将军也站了起来:“我们需要的是顽强的意志,就如同上一次战争那样。”

    “我们从来都不害怕战争,也从来不屈服于邪恶挑起的战争。”又一名将军站出来,对所有人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去大干一场。”

    夜色越来越深,地区性的暴雨随着异常黑色的云层,逐渐弥漫到更广阔的区域。很多地方温度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就下降了十几度。整个北美地区好似提前进入了秋冬。并迅速进入严寒期。停留在广阔野外和边郊乡镇中的人们,正在面对一场余兴节目般的剿杀,即便是躲藏在山林密布的山脉深处,也无法逃过航行于此的纳粹们的眼睛。如果目光以内华达州为中心向外扩散。可以看到更多的伞降兵。正如同随风飘散的蒲公英般飞落。他们不急于进城。他们的目标看起来并非是要毁灭城乡建筑,而仅仅在于杀死更多的人而已,先从被遗弃在地面上的人们开始。

    对核弹袭击结果的观测仍旧没有结束。纳粹们打开的异空间在核爆后,正在反馈出更多的信息,月球的动荡,似乎让异空间的开口无法迅速关闭。在那片异空间之后究竟还保存着什么,是联合国与nog都打算弄清楚的问题,那可能是中继器的内部空间,也就是一个可控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出于保险,五十一区已经做好拉斯维加斯战场进一步糜烂的准备,尽管,从目前的情势来看,纳粹似乎不准备对拉斯维加斯战场征兵,而拉斯维加斯城中的中继器在被改造后,也没有继续引导纳粹部队进行直接空间跃迁,仅仅是单纯当成一个坚固的防护罩使用。

    被这个防护罩撤离笼罩起来的,已经被彻底摧毁的拉斯维加斯城,定然在发生新的变化,或许是敌人想要将这个城市重新改建为一个长期据点,但是,因为中继器的缘故,五十一区也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

    在更早一段时间,拉斯维加斯战场已经进入僵持阶段,五十一区的判断是,这种僵持很有可能会在纳粹在其他地方的攻略得到根本性进展前,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所有留在内华达州的纳粹部队,战略目的大概是牵制五十一区的行动。在双方都拥有中继器,而且纳粹的兵力没有大幅度折损的战争先期,五十一区靠自己的力量无法扭转攻守局势,进而连整个美利坚也必须在一段时间内忍受自己的无所作为。毕竟,扩张战线的前提,是至少要让这个国家在自身国境内的战争局势处于一个优势位置。

    不过,为了让美利坚顺利度过战略防御阶段,及早加入国际战线中,在联合国的授权下,nog得到了正式的行动权。早已经准备好的援兵,将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整合,奔赴拉斯维加斯。这支队伍的核心战力,正是nog会议结束前,就已经登上伦敦特殊航班的那批人。

    纳粹的飞行部队在三个小时后离开美利坚国境,只留下五十艘飞艇和三座浮空城分成三个支队,越过美利坚的边际州,向内陆州进发。再加上收缩于拉斯维加斯战场的飞艇群,一共就是四支部队,初步估计十万以上,二十万以下的纳粹士兵。这些就是美利坚必须解决的敌人,若非在拉斯维加斯有一台中继器,以美利坚的力量,即便将末日真理教有可能的行动预估在内,也可以在一年内彻底解决战斗。不过,中继器的存在让这场国境内的战争不得不延长了,如果要尽快解决战斗,想办法解决拉斯维加斯的中继器才是关键,这一点是所有战略层面的研究者都心知肚明的。

    前往美利坚内陆州的三支纳粹部队很快就遭遇到国家飞行编队的拦截,虽然在高层官员的眼中,这种拦截的效果不会太好,不过,即便指挥部已经转移到地下,也不能任由敌人大摇大摆地闯入原本的国家政治经济中心,这并非战略问题,而仅仅是面子问题。躲藏在避难所中的人们一旦知道自己国家的重要城市轻易就陷落,必然会遭到重大打击,虽然政府方面有信心控制舆论渠道,但是,能不落人口实就不落人口实。明知道派出的部队可以安全返回的可能性很好,这些重要城市的地形战略位置也不是很重要,更是空无一人,也必须消耗这批飞行部队,以更好地掌控舆论,提升民众的战争意愿。

    对于参与这次狙击飞行部队的士兵来说,事实的本质和背后,都是极为残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