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魔前一叩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
    雨,下得更大了!

    白素贞站在小青的身边,为着她撑着雨伞。

    小孩子也不哭了,好像知道了什么事情一般,眼睛盯着那雷峰塔,手不断地在小青的脸颊上抚摸着,就好像在安慰着小青一般!

    小青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目光有些失神。

    他,还是不出来吗?

    甚至连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出来吗?

    连见孩子一面,他不想吗?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高告诉我?”

    他想要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不过只是一扇门的距离,他为什么就是怎么也不出来,难道见到自己一面,就真的那么痛苦吗?难道,见自己儿子一面,这就会让他死不成?

    “我已成魔,不在是佛门弟子,佛前,我便说过,雷锋塔不倒,我便不出,魔后,我也终身不出这雷峰塔,因为,这已经不再是我想不想出去的问题,而是,我能不能出去!我是一个魔,是魔,自然便该被镇压,为了自己,也为了死去的金山众位僧侣!”

    小青紧抿着嘴唇,她挣扎着站了起来。

    雷峰塔前,法海已经闭上了眼睛。

    “你后悔吗?”

    小青看着雷峰塔问道。

    她已经不勉强他了!

    可她还是要问问,问一问这个自己很想要知道的问题。

    他,后悔吗?

    他若后悔,那么便不曾爱过自己!

    那么这一切,便只是一场错,而错误,就该纠正,她也会从此以后,不在踏入金山寺,远离杭州,远离这个地方!

    而他,若是不后悔!

    那么这一切,她都可以原谅,她会陪着她,守护在这金山寺,长伴青灯,陪着他,因为,她从不后悔!

    听着小青的话,卫子青还有白素贞,也是看向了那雷峰塔。

    这个时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白素贞和卫青也已经不知道是该怪不怪这个法海了!

    只是,他们也想要知道,他,到底爱不爱小青!

    雷峰塔安静了很久。

    雷峰塔中。

    法海的拳头紧握了起来。

    那是在颤抖。

    他好像在回忆着当初在昆仑山上的事情。

    可是,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阴鸷的脸色苍白无比。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青的问题。

    爱她吗?

    他不知道!

    他是一个和尚,斩却了七情六欲。

    可是,这本应该斩断的七情六欲,因为她的出现,彻底的被链接了起来。

    也是因为她,自己破了色戒,乱了心智,从此坠入魔道。

    更因为这样,金山寺,数百僧侣,亡魂不散!

    他该恨她的!

    因为他,自己一无所有!

    可是自己能恨他吗?

    法海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

    阴鸷的脸上,泪水从法海的脸上流下,这一幕,清清楚楚的被卫子青看在了眼里。

    他的心神震撼。

    最终,却沉默了下来。

    小青可怜吗?

    或许吧!

    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法海何尝不可怜!

    他是爱她的,在看到法海的泪水的时候我,卫子青就明白了,就如同自己和虎牙,还有苏凌雅的感情,自己是爱她们的,可是自己却注定只能讲这话,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里。

    一个是自己说了,她也听不到。

    一个却是她不让自己说,因为,她不想知道。

    和自己不同,但也相同,这法海,他什么都不能说,说了,也只能是言不由衷的话!

    “或许吧,我只希望,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小青的身体猛地打颤了起来。

    她低着头,没有在说话。

    “法海,你……”

    白素贞紧咬着贝齿,这法海的意思,虽没有直说,可是却无一不在告诉小青,他后悔了!

    他竟然说他后悔了?

    白素贞如何能原谅这法海,她怒了!

    这个时候,她只想推了这个雷峰塔,她想要看看,这法海,究竟敢不敢在当着她的面在说一次!

    但,她的手却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拉住了。

    那是小青的手。

    本是低着头她,已经抬起了头,泪眼婆娑,可脸上却是带着笑容,那是看透了的轻松,在看到小青这神色的时候,白素贞楞了下,最终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我明白了!”

    小青沙哑着道,她明白了,也看透了。

    这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时隔一年,从错误的开始,到最为适合的结束,这就是她和他的宿命。

    这一刻,小青终于记得了,也认出了法海。

    她,是当年那个抓了自己的猎人,如果没有许仙,自己早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中了吧。

    只是,不同的是,五百年后,自己终究还是落在了他的手中。

    不同的是,这一次两败俱伤了。

    这一场虐缘,从五百年前开始,到五百年后,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走吧姐姐,回去吧!”

    小青看着白素贞,对着她轻声道。

    白素贞张了张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是该回去了。

    看着离开的小青,那背影,显得有些憔悴,卫子青没有动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雷峰塔。

    他看到了小青还有白素贞没有看到的一幕。

    在那雷峰塔的里面,法海站了起来,看着离开的小青,伸出了手,想要挽留,想要说什么。

    可是最后只是颤抖着,跪坐在佛像的面前。

    手中的念珠捻动着,打着阿弥陀佛的佛号,可是泪水,却早已经浸满了整个衣裳。

    他,真的后悔吗?

    微微叹了口气,卫子青转身离开了,或许,这一切,只有法海知道吧?

    琉璃色的火焰燃烧着金山寺的庙前,将那那庙前的尸体,化为虚无。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好像不会停止一般。

    台前,广场上的鲜血,早就被重刷干净。

    除了整个金山寺变得寂静无比,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三道身影,迎接着小雨水而来,也伴随着暴雨,撑着小伞离开。,

    金山寺的山脚下,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一阵阵缥缈的歌声,在这雨夜中,显得如此的清晰可闻:

    魔前一叩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只为她

    佛前一悟五千年,看破虚妄心不变,只爱她

    红尘一遭七千年,笑看风云这世间,只有她

    黄泉一去九千年,奈何桥头忘前缘,只是她

    轮回一踏已无缘,千回百转梦中见,只念她

    再生一世终相忘,因缘际会是非变,只愿她

    前世今生碎忆在,初逢偶遇似相识,只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