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84 组织
    阮黎医生一次又一次在脑海中过滤着自己已经掌握的情报,夹在两个庞然大物之前的处境,让她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若非自己接触的物事充满了吸引力,“病毒”的存在和由此展开的研究让任何一个想要做出点成就的研究者都无法轻易割舍,否则早就想办法脱离这个病院了。如今她已经太过深入,反而已经没有了脱身而出的可能,对这一点,阮黎医生非常清楚。此外,安德医生是一个无论在专业领域还是在政治领域都具备极高才能的人,即便在没有足够情报的时候,他对事情走向的敏锐性也远超常人,借助这种敏锐性,他总能及早发现他人自以为没有暴露的东西,从而做出慎密的谋划。正因为多才多能,而并非只是专精自己的研究,安德医生才能成为研究团队的首席,掌握着病院内大多数决策。

    安德医生的心智是十分强大的,阮黎医生用自己擅长的心理学去剖析这个人,得出来的结论,让她不敢轻举妄动。然而,为隐藏于病院中的间谍组织提供情报,却也是她不得不做的事情,在“病毒”越来越活跃的现在,她从间谍组织那边传达的要求,已经意识到这个组织的行动也开始加快,似乎想要抢在安德医生做出什么成果之前,达到某个阶段性的目的。

    可是,变得比过去更加频繁的行动,更容易被暴露出来。阮黎医生从来都没想过,安德医生没有意识到病院内的诡动,他过去没有针对性做什么事情,并不代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也会保持旁观的态度。甚至于,阮黎医生觉得自己已经暴露了。在研究团队的会议上,安德医生的态度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她仍旧在心中感到不安,却又无法判断,在那个男人平静表情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谋划。

    “病毒”是很奇特的东西。它仅仅是存在,就足以让这个世界躁动起来,病院中所发生的一切,所卷起的暗流,不过是世界躁动的一个缩影。正因为认知到这一点,才让阮黎医生没有安全感,甚至有一段时间觉得世界之大,也没有自己的立身之处,精神上的焦躁让她不得不服用大量的药物。近些日子和间谍组织更深的沟通。无疑也是破罐子破摔,下定决心去做点什么。

    阮黎医生坐在转椅上,翻阅着“高川”历年来所有的检查报告,超级系色的存在,以及间谍组织透露的,和超级系色拥有某种深刻关联的东西,让她想要更进一步接触它们。之前对末日幻境中枢的观察时,所感受到的异常。直到注射了镇定剂的现在,也无法当作错觉因素来剔除。

    如果。自己感受到的异常是真实的,那么,必然会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将在近期内发生。“病毒”的活跃和“超级系色”的异常,明显有着深刻,却又暂时无法分析的关联。如果想要在未来的变化中掌握一定的主动权。更深入地了解两者是必须的行动。病院的研究团队方面,安德医生虽然照旧支持了她的研究计划,但是,却没有更进一步开放权限,这让阮黎医生产生了一种紧迫感和拘束感。因此,另一方更加诚意且急迫的支持,就更加充满了诱惑力。

    是该下定决心的时候了。阮黎医生想着,失去“高川”,对她于病院中的处境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其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显然不可能当作筹码,对病院而言,只有特殊的实验题,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掌握着有价值的东西,是在病院中生存的关键。阮黎医生的处境艰难,她和那些相对更加平庸一些的研究者不同,正因为太过深入研究,所以,必须要找到新的有价值的东西,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

    超级桃乐丝吗?阮黎医生回想着间谍组织透露出来的这个名字,虽然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也没有进行过正式的接触,但是,既然被称为和“超级系色”相仿的东西,那么,单单就“超级桃乐丝”这个名字,就已经透露了许多信息。

    阮黎医生从档案库中调出系色、桃乐丝和高川,乃至于和高川有着密切关系的其它女孩的资料,她此时的权限,让她可以看到的东西,比过去更加丰富一些,但却仍旧并非是全部的资料。真江、系色、桃乐丝、玛索、咲夜、八景,六名女孩和高川之间的人际关系,并非是隐藏的重点,七人之间那强烈的感情,已经在过去被认定为,是促成七人特殊性的关键因素,但是,追溯所有的特殊性,试图找到这种特殊性的源头时,真江是不可逃过的话题,但是,这个女孩已经死亡了。

    如果将七人的特殊性用线段串联起来,用数据模型进行描述,那么,真江出于最顶点,之后就是高川,高川之下是系色和桃乐丝,玛索、咲夜和八景三人出于最底端。在真江死亡,高川无法确定存活性,超级系色被安德医生的研究团队掌控,玛索、咲夜和八景三人人格崩溃的现在,桃乐丝就变得格外醒目了。

    桃乐丝在档案中,属于“失踪人口”,具体情况在资料中没有过多描述,甚至于连消失的时间和地点都没有记载,更没有其他人对其失踪进行评估的报告。从一开始,桃乐丝就处于“被刻意遗忘”的状态,不过,阮黎医生多少解开了这个谜团——潜伏在病院中的间谍组织,对桃乐丝进行了捕获和转移,这样的行为让病院束手无措,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而“超级桃乐丝”这个名字的存在,更证明了,在研究初期,因为“高川”的缘故,而变得与众不同的实验体,其实一共有两人——系色和桃乐丝。安德医生得到了系色,间谍组织则掳走了桃乐丝。之后,安德医生率领的研究团队,在各方面的优势下。取得了更大的进展,超级系色的形成,一定比超级桃乐丝的形成更快。

    不过,在研究进度因为缺乏突破性进展而放缓之后,间谍组织利用自己盗窃来的资料,将自己的进度推进到了几乎和研究团队相当的程度。超级桃乐丝的存在。证明了这一点。阮黎医生不清楚,超级桃乐丝藏在什么地方,又是如何接驳末日幻境的,不过,间谍组织的态度和透露的风声,让她不得不相信,超级桃乐丝拥有和超级系色不相上下的能力。在失去了“高川”,又无法接触“超级系色”的现在,接触“超级桃乐丝”几乎是唯一的选择。至少。间谍组织那边的态度更加诚恳,他们可以在病院中生存如此之久,又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也证明其有能力保护自己。

    “果然,还是得站队吗?”阮黎医生扔下看了上百次,却一直都没办法找出更妥当办法的资料,重重靠在椅背上。随即又振作起精神,打开电脑。查看特殊加密的邮箱。间谍组织自称已经成功避开了病院网络的监视,虽然阮黎医生对此还抱有怀疑。但是,对方的理由也很合理——他们依靠超级桃乐丝的力量,维护自己的网络安全,虽然病院有超级系色,但是,超级系色的处理能力更多放在研究上。是末日幻境构造体的人造中枢,而超级桃乐丝的机能,无论从性质还是任务,都偏向于“骇客”。

    投入的精力不同,能力偏向的不同。让超级桃乐丝得以在病院网络中肆无忌惮。特殊的邮箱,是基于超级桃乐丝的性能才开发出来的高加密高伪装的通讯方式,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暴露的情况出现——除开为了达到某些目的,而刻意暴露的邮箱。不过,会刻意暴露加密邮箱,更证明了这个间谍组织的不好相与。对计算机安全不那么精通的阮黎医生,已经不在尝试用自己那可怜的知识去进一步消除自己和对方进行沟通的痕迹了,所有的信件,一封不落地保存在这个特殊邮箱中。

    “尊敬的阮黎女士,经过这几个月的沟通和近期几次实际性的合作,想必您已经对我们有了一定的了解。关于之前的提议,我们期待您的正式答复,以便促进我们彼此之间的交流。我们对您的许诺是最基本的权益,您的才华应该拥有更大的施展空间,并为您带来更多荣誉和利益。署名:您知道的。”

    在这封邮件中附带了一条超链接,虽然没有具体说明,但是阮黎医生明白,一旦触动这个超链接就不会再有回头路。对方也许不会很快找上门来,不过,触动超链接的行为本身就代表了她的意愿。尽管阮黎医生已经在这些天考虑了许多,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然而,事到临头时,她天性中固有的细腻和感性仍旧让她有些迟疑。只是,这种迟疑并没有持续太久,她轻轻敲击鼠标,点击了超链接。

    没有独立的页面弹出来,也没有页面跳转,仿佛那只是一个失效的空白链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阮黎医生等待了好一会,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让她觉得有些疲惫,但是,她没有再次点击超链接。一次就足够了,这样的冒险一次就够了,她心中想着,无论是否成功,都不会再做第二次。

    就这么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在电脑上找不到任何回应,阮黎医生终于站起来,脱下白大褂,整理好资料,拿了一份准备回宿舍休息。她刚打开门口,就看到门外站着一名有些眼熟的陌生人,她想了好一会,都没有想出自己到底在哪儿见过这人。不过,她十分确定,自己和对方至少有过一面之缘。

    这个人会是那个地下组织派来接应的人手吗?阮黎医生愣了愣。

    “医生,我又看到那东西了!”年轻人有些惊惶地说,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焦躁起来,但无论阮黎医生怎么观察,都无法确定这人是不是在演戏,只见他用力咬着指甲,似乎空荡荡的四周真的潜伏着某种让他害怕的东西,断断续续地说:“那些猴子,不,我不知道,那些东西……一直都躲在树林里……我本以为它们不会来找我的……呜呜……”他突然发出呜咽声,表情也变得古怪。他的表现让阮黎医生立刻有了更清晰的认知——面前这个人有严重的精神问题,觉得他眼熟,就证明他曾经接受过自己的治疗。只是,病院收容的精神病人中,大部分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即便不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也是预备感染的胚胎,而负责处理表面上的心理诊断的医生,在病院中并不多,自己的工作并非正常心理诊所那种精细的,针对性的诊疗,而是一种粗放的,面向病院中所有精神病人的诊疗,在过去,只有“高川”才是自己独一无二的病患。而自己的精力也大都集中在“高川”身上。如此一来,不记得其它病人的样子,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那么,是自己理解错了?眼前的年轻人不是那个组织派来接头的关系人,而仅仅是有求于自己的病患?阮黎医生想着,但是戒备并没有放低,反而更加提高了,因为。那个组织是有智慧,有目的。有理性地追求自己,而眼前的病人,却因为精神上的问题,往往充满攻击性。尤其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他们的异常是从身体到心理的,在病院工作的这些日子里。她可没少见到末日症候群患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袭击病院工作人员和其它病人的例子。目前,“病毒”的感染特性和感染渠道并没有一个清晰而确切的结论,在各种实验中,能够共同的。就只有在一定条件下的群集中,会促成感染的扩大。“病毒”在全世界的感染点是极为分散的,感染规模也有大有小,很难断定在某种情况下,就一定会出现感染者,但是,如果被末日症候群患者攻击就算不会导致感染,也不是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阮黎医生朝四周忘了忘,很快就有武装警卫出现在角落,对她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她才稍微安心了一会。即便是需要单独诊疗的情况,也同样是出于安全监控中的,那种人稀地广的空荡感觉,很多时候都只是错觉而已。在配备给她的这一层楼中,不可能没有保安。虽然心中明白,不过,当一个明显精神病发作的病人突然站在眼前,挨得如此之近,仍旧不免让阮黎医生有些心里发毛——在过去,这种情况出现得并不多,病人们若非得到召唤,亦或是到了固定的检查时间,很少会踏入这栋建筑。

    对病人来说,诊疗所往往也是本能抗拒的地方。

    这名年轻的病人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了,其精神状态也让人感到危险。那不安而焦躁的神情,让人觉得他随时都会暴起伤人——对他来说,或许伤害的并不是人类,而是其它什么古怪可怕的东西。

    “你看到了什么?它们在这里?”阮黎医生用饱经考验的平缓声调说着,尝试抚平对方紧绷的神经。她当然明白,这里没有危险,也没有怪物,可是对这个年轻患者来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年轻人敏感地看了看四周,警卫已经躲会了阴影中,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些发作的病人眼中,否则很有可能会导致病人疯狂起来。他们的职业,所携带的气息,对于敏感的病人来说,很容易变幻成某种“怪物”。

    “是,是的,它们在树林里。”年轻人嗫嚅地说:“我跑了,它们追过来,我一直跑一直跑。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教堂,有神在里面,于是我就过来了,可是……”他有些迷茫,环视着周围的环境:“我应该在天堂里,医生也是吗?”他突然开心地拍起手来:“对了,医生就是天使。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下一刻,他的脸色又骤然一边,猛然抓住阮黎医生的手。

    阮黎医生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示意警卫不要轻举妄动,她的动作很轻柔,拍了拍病人的肩膀:“不要害怕,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是天使,你应该相信我。”

    “可是我真的看到了!”病人猛然大吼起来,表情都扭曲了,“它们就在这里,它们包围了这里,天啊!它们要过来了!快走快走,医生!神抛弃了我们。”他用力拉着阮黎医生,转身就跑,阮黎医生不得不跟上,一边在他耳边劝慰着,用心理引导的方式,婉转地调整他的心理。警卫在她的示意下,并没有主动现身,但是摄像头一直都捕捉着两人的身影。然而,病人异常的敏感,让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并将这种意识转化为心中的恐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