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86 暴走的开端
    阮黎医生离开后,男人朝身旁看去,那里的空间有些扭曲,但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就很难觉察出来。隐约是个人形,男人说:“我们的进度要加快了,最近一段时间,安德的游戏越来越难了,已经有好几个据点和成员被拔掉。”

    “高川防制体应该可以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在弄清楚这个防制体的秘密前,安德不会大动干戈,毕竟,这是我们目前为止唯一超越他的研究团队的成果。对他的研究的确拥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从那宛如幽魂般的空间处传来清晰的声音。

    “l计划的问题……”男人稍微提了一下。

    “l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声音说。

    “那么……”男人顿了顿,但是,声音知道他在想什么。l和之前派去的年轻人一样,都是在深度解析“高川”之后,研究出来的仿制品,虽然不可能等同于“高川”,但在某些个特性中,却和“高川”有些相近。交给阮黎医生的年轻人是取代“高川”作为实验模型使用的,而l则更加特殊,是至今为止,除了“高川”之外,唯一可以从外部接驳末日幻境的实验体。虽然在接驳末日幻境之后,几乎不可能再回归现实,但是,研究他在末日幻境中进行活动时,现实身体所产生的变化,也能够获取极有价值的数据。

    “高川”的价值,或许有更深层的作用,但是。利用得最多的,是他和超级系色的共鸣,以及他处于末日幻境中时的生理变化数据。以及在回归现实后的心理复检所得到的数据。然而,在“高川”已经消失的现在,唯一可能进行这种实验的就只有“组织”了,因为他们拥有l。

    l的珍贵性毋庸置疑,尤其在“高川”消失的现在,从而也可以衬托出交托给阮黎医生的那名高川仿制体的重要性。如果“高川”还存在,那么。安德率领的研究团队可以忽略高川仿制体,但是,现在他们可没有这么大方的基础。

    “组织”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已经十分确定,安德医生他们绝对不可能如同“组织”这般调制高川仿制体,因为,他们拥有的是超级系色。而并非是超级桃乐丝。双方在性能上的差别,注定了各有优势。“高川”的消失对安德医生等人的打击是十分重大的,但对于“组织”却并没有这么严重。因为,超级桃乐丝在“高川”消失之前,及时完成了对“高川”的一部分仿制,通过超级桃乐丝的表现,“组织”甚至觉得,如果“高川”没有消失。研究时间足够,完成对“高川”的彻底解析。批量制造“高川”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高川”这个珍贵实验样本的消失让人惋惜,但正因为如此,才让“组织”更进一步掌握了对话权——尽管并不需要真的和病院直接对面交涉,但是,能让对方有所顾忌,就已经足够了。有了超级桃乐丝的保证,“组织”只需要争取时间。

    l也好,交给阮黎医生的年轻人也好,都是十分重要的实验体,虽然他们拥有种种不足,但是,却是一个基础,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在将那名年轻人交托给阮黎医生,以吸引安德等人的注意力的现在,l的重要性已经再一次被拔高了。深明其中关要的男人自然对l十分看重。

    “l的状态不太好。”男人慎重地说。

    “这不用你说。”幽魂般的声音飘忽起来:“不要再让我强调第三次,包括l在内的两个仿制体都是可以取代的消耗品。”

    “但是,关于该如何消耗,或许应该更加慎重一些。”男人沉稳地说,“高川已经崩溃了,我们要重新调制这样的仿制品也有一定的困难。”

    “在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候,再困难也要上。”声音强调道:“仿制体必须崩溃,否则我们永远不了解在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我们逐步试探了,加速仿制体的崩溃是必要的。”

    “真是粗暴的做法。”男人苦笑起来,“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么,l现在……”他没有说下去,因为,声音已经确定了他的想法。

    “是的,l已经崩溃了。”声音说:“但是,正因为他的崩溃,让我得到了一个机会,我们会成功的。”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你,超级桃乐丝。”男人捏了捏鼻梁,说到。

    “相信我,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更何况,我的真身已经在组织的掌握中,不是吗?”超级桃乐丝用陈述事实般的声线说到。

    “那么,你现在的进度如何?”男人转回正题问到。

    “已经骇入末日幻境中。”超级桃乐丝说:“这一次的骇入和过去不一样,是完全的,没有触动末日幻境和病毒的预警机制。”

    “你已经进入了末日幻境?但你现在——”男人有些震惊。

    “是的,我说过了,这一次骇入,和以前是截然不同的。”超级桃乐丝仍旧只传来的声音,但是,男人似乎可以看到她那充满自傲的神情,“现在的我,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

    “同时存在吗?”男人的表情变得异常精彩,“这是连高川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不,确切地说,这样的能力,已经和病毒十分相似了。”

    这一次,超级桃乐丝抱以沉默的态度,让男人有时间去消化这些令他感到震惊的信息。超级桃乐丝目前所体现出来的异常特性,的确已经完全可以取代l的作用,l被消耗掉的事实,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那么,超级系色呢?她和你虽然在功能性方向上有差别。但是,性能本身的质量却应该是一个水平的,毕竟你们都是高川——”男人还没说完。就被超级桃乐丝冷声打断了。

    “闭嘴!”她说。

    男人沉默下来。

    “超级系色……也快了。”隔了半晌,超级桃乐丝才说到,之前那份怒气似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要加快进度。幸好,还有高川仿制体可以转移安德他们的注意力,应该会更晚才察觉超级系色的觉醒。”

    继而又是一阵沉默。然后,超级桃乐丝说:“已经完成对阮黎医生的伪装,马上离开这里。病院的警卫部队快要抵达了。”之后,她的存在感彻底于男人的感知中消失。

    “难以观测到,却同时存在于物质**和精神世界之中?果然,已经变得越来越像病毒了。觉醒吗?还是同质化?”男人自言自语着。再没多做停留。走进电梯中,将门关上。

    在没有任何形状和存在性可视轮廓的黑暗中,思维在碰撞着。

    “高川躯壳已经转移,我不觉得会暴露他真实的功用,不,就算暴露也没关系,对人类补完计划来说,高川躯壳可以让他们看到实验成功的曙光。只要安德医生意识到这一点。应该会很高兴用高川躯壳来实践人类补完计划。说实话,如果没有人类补完计划的可行性为基础。我们的计划恐怕会大费波折,成功可能性也会降低到让人绝望的程度。要通过精神层面上的补完和反馈,引导身体生理的补完,仍旧是需要一个基点的。有一个可以利用的躯壳,和单纯依靠lcl逆向过程构造躯壳,根本就是天渊之别的难度。”

    “可是,高川躯壳并不仅仅是一个无意识的躯壳,虽然经过调制,但是在人格注入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大的风险,相比起来,通过对lcl的逆向操作,同时将人格和躯体整合出来,更要安全得多,也更加契合。”

    “难度,关键在于难度!lcl逆向操作太困难了,我们至今仍旧无法完全确定,患者**崩溃为lcl时的每一个变化细节。也许以后我们可以解析出来,但是,现在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江——”声音顿了顿,“还是称呼它为病毒吧,它已经快要完全苏醒了。我们之前对它的状态的判断,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如果它完全苏醒之后,阿川仍旧是lcl状态,那么,抗体就会被它从内部同化掉,真江在高川体内种下的种子,也就彻底失去了作用。你也不愿意看到那一幕吧,那时所有人都不会再有还手之力。”

    “病毒伪装成江引发了阿川的人格分裂,虽然我们这边强行让阿川的理智人格进行增幅,但是阿川的感性人格太强了,加上江的附着增幅,你的计划有多大成功几率?”超级系色问到。

    “百分之三十,但只要不是零就有成功的可能。”超级桃乐丝回答到:“病毒的伪装让它在前期获得了巨大的优势,但是,正因为它一直在关注阿川的感性人格,所以我们才有让它掉进陷阱的可能。而且……那到底是阿川的感性人格,还是阿川的一种思维方式的具现,仍旧没有定论。我坚持那并非阿川的人格分裂,而仅仅是思维模式的冲突,只是病毒通过某种方式,将原本缠绕在一起的复杂念头分割开来,用其中一部分塑造了少年时代的阿川。”

    “以伦敦为战场的话,你有可能撑不到病毒跳入近江陷阱的时间,开辟亚洲战场,也许可以吸引病毒的注意力。对少年时代的阿川来说,八景和咲夜无论在哪个世界,哪个时代,即便不是他所熟悉的样子,都是无比重要的。只要能够调动少年时代的阿川,伪装成江的病毒就会受到限制。根据数据进行总结,伪装成江的时候,病毒的侵蚀能力会大幅度提高,但是,战斗能力却一直处于最低值。”

    “放心吧,近江陷阱足以在短时间内抵抗它的侵蚀。为了完成近江,我们已经进行了百万次的模拟调试,如果这样都无法成功,那只能说,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果。所以,我们最好还是往好处想比较好。”超级桃乐丝如此说到。

    超级系色沉默。之后,这片黑暗出现了有形质的变化,就好似被油彩滴上。大片五颜六色的形状在黑暗中蔓延,逐渐又混淆成淡淡的红色,这种充满了侵略性的红色正不断变得深浓,宛如油画的时候,不断刷上颜料进行厚涂,很快,最开始被侵蚀的地方。那种无比深浓的红色,开始呈现出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如果要形容的话,只能说。那是一种无比肮脏的红色。

    “它又一次定位到我们了。这片区域正在被渗透,我们必须离开,牢笼很难再维持下去。”超级系色说,“我的算法已经被穷尽。短时间内无法再构筑更高级的算法。虚数空间中已经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了。如果我们这一次仍旧失败,就不会再有重来的机会。不得不说,在这种背水一战的时候,我竟然会觉得少年阿川或许是最后的希望。”虽然述说的事实如此危急,但它的语气仍旧如同电子仪器般死板,没有半点变化。

    “我可不这么觉得。我们是正确的,是最棒的,因为。这是我们三人一起定下的策略,如果病毒是阿川的感性可以打动的东西。我们就不会落到现今这个下场。之前的所有事实,都证明了,江不过是病毒针对阿川制造的幻象,不过是为了将阿川可以杀死它的可能性,培育成可以提高自身抗性,无数次循环使用的药物。就如同有人通过有计划地吞服毒性食物,以提高自身的抗毒性。所以,想要通过感性和病毒进行交流的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病毒不是人类,不具备理性和感性,它所拥有的只有本能,所体现出来的感性、理性和拟人化,不过是变色龙自身天赋般的伪装而已。”超级桃乐丝斩钉截铁地说:“你先离开吧,我会尽量拖延病毒对虚数空间的侵蚀,我的一部分已经拷贝到末日幻境和现实的代理构造体中,即便在这里被侵蚀,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顿了顿,她饱含深情地说:“幸苦你了,系色。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是的,我们会成功的。”超级系色的声音开始远去,“这已经是最后的一搏,那么,引爆‘剧本’中所有的伏笔吧,让‘剧本’暴动起来,这一战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lcl之海中所有旧有的人格都将彻底灭亡,而新的人格也不会再次诞生。只有在最终的破灭到来前逃离末日幻境,才有幸存的可能。”

    最后的话语,被吞没在黑暗中,在残留的,微不可闻的余音中,新的歌曲在吟唱。超级桃乐丝静静地聆听着,那绝非是自己等人的声音,而是来自于病毒的预言。歌声和色彩交织在一起,前一秒圣洁无比,后一秒就变成阴沉深邃,但是,仅仅从感觉来说,整体上是往一种将思维、人格和灵魂引导都到负面的趋势。那是无比的让人沮丧,绝望,看不到一丝希望,只觉得自己至今为止的一切,无论是否针对性做了些什么,其实都是被这份恶意所操纵的木偶,并被这歌声的内容,预言了自己必将遭遇的结局:

    “第一夜,奉上钥匙选中的活祭。

    第二夜,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

    第三夜,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

    第四夜,剜头杀之。

    第五夜,剜胸杀之。

    第六夜,剜腹杀之。

    第七夜,剜膝杀之。

    第八夜,剜足杀之。

    第九夜,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第十夜,旅途结束,终至理想之乡。”

    这首歌谣,无论是超级系色还是超级桃乐丝,都已经听过了很多次。它当然是有意义的,但就如同那些将自己包装得朦胧的预言,因为充满了太多的暗示,反而让人难以辨别出真正的意义。第一夜到第三夜的内容,可以看作已经发生,但是,也可以看作即将发生,而从第四夜开始,直到第八夜的内容,更倾向于将会发生的事情。与其相比,反而是第九夜和第十夜更好理解。

    “魔女复苏,无人生还,旅途结束,终至理想之乡吗?”超级桃乐丝的声音在被侵蚀的空间中回荡:“告诉我,如果你是可以沟通的,那么,回答我,那是你的理想之乡,还是我们的理想值之乡?”

    没有回应,只有侵蚀不断继续,虽然超级桃乐丝用尽了全部的手段,但是,这个时候的侵蚀力度,已经和她与超级系色更早前遇到的强度截然不同了。彻底失去虚数空间这个既是囚笼,又是躲藏之处的地方,已经是毋庸置疑的结果。超级桃乐丝仿佛发泄般咆哮之后,终于又回归沉默。

    之后,色彩和歌声,毁灭了这片一望无际的黑暗。

    横跨大洋的两个彼端,少年的高川和义体的高川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什么,不由得抬头朝天空望去,天花板阻碍了他们的视线,但是,他们知道,自己试图看清的东西,并不在这个世界中。在某个超越世界的地方,有一种好似起跑发令枪声般的动静发生了。一切都将开始,而必然有一个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