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代罗敷诮使君
    两年不到的时间,说很长,那是真的很长。

    可是要是说短,也是极其短暂的。

    自从天劫降临之后,卫子青就继续修炼起了佛门金身,这是他这段时间来,主要修炼的方向。

    佛门金身,强调的是肉身的力量。

    而现在,不管是自己身上的界王拳还是什么的,主要依靠的,其实都是肉身力量的强大,才能最大的发挥出来。

    在蜀山的时候,自己能够发挥出五倍的界王拳,那时候,这五倍的界王拳,已经是自己的极限。

    但要是在发挥,其实也是可以的,只是会给自己造成很大的伤害。

    所以说,在修炼成界王拳之后,卫子青还没有出过五倍以上的威力。

    不过,这些,卫子青现在倒是不怎么担心了。

    初境须陀恒的金身,可以免疫三灾八难之劫。

    所谓的免疫,其实并不是真正字面上的意思,并无法真正的说这些三灾八难之劫就不会出现。

    而是说,出现了之后,这些劫难在金身的庇护下,无法伤到根本!

    什么是三灾八难?

    那可是仙人的劫难!

    仙人是和其强大的,他们在一种层次上超脱生死,可是却还没有办法逃避生死,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就是在这三灾八难上,可想而知,这三灾八难是有多么的恐怖了!

    可是不过是区区初境的须陀恒却能使得这三灾八难无法入体,从另外的层次上,就能说明一切了!

    也就怪不得这佛门金身,会是仙尊级别的神通了!

    而佛门金身本身就是肉身的神通,在须陀恒修炼完成的瞬间,卫子青的身体,本身就在经历着一场翻天覆地的改变,可以说,卫子青现在的肉身强度,绝对可以达到仙人的地步了。

    而现在,如果施展界王拳的话,卫子青可以这样说,六倍界王拳之下自己可以毫无后遗症的施展出来,而七倍,八倍,自己甚至也可以施展出来,只是会给自己造成不小的伤害就是了!

    所以,现在可以说,现在的自己,虽然还没有成就仙人,但在一定的程度上,天仙之下,自己可以睥睨,就算是逃不掉,也绝对可以和对方硬撼!

    而这,是修仙界数千万年来,从没有过的奇迹!

    这是卫子青在修为上的进步,在别的地方,这将近两年的时间中,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小青和许仙还是这样吊着。

    只是,如今许仙的年纪,如今算算,也差不多是二十五左右了。

    古人二十岁行冠礼,以示成年,故称弱冠,许仙在见到小青之前,便已经行过冠礼,早就到了成婚了年纪了,而今二十五,可以说,在这个特定的背景下,这个年纪的许仙,为成家,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在这中间,许仙的姐姐也曾来过,给许仙介绍过好几个女子,只是妾有情,郎无意,在许仙姐姐无奈和愤怒下,许仙这些年也就这样单着了。

    虽然所有人都没有说什么,可是小青心里在清楚不过了,这许仙为的是谁,等着的又是谁。

    她也曾想过就这样接受许仙,但她做不到,因为在她的心里,总有一个人的影子,哪怕是那个人,独自躲在雷峰塔中,这一辈子,从不出来,也从没有爱过自己!

    但,她就是无法这般轻易的接受。

    许仙心里也明白,可他依旧这般等着。

    这或许,就是五百年前那一场命运的延续吧。

    白素贞还有卫子青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这样看着,希望说,又朝一日许仙和小青之间,还有法海之间,能修成了一个正果。

    而说到正果……

    白素贞看着卫子青,心中叹了口气。

    自己何尝不也在等待着这正果呢?

    只是这将近五年的时间中,身为卫子青的侍女,白素贞也能清楚的发现,这卫子青是真的没有爱过自己。

    “这或许也是自己的命运吧?当年他救了自己,而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只能当他的侍女,永远也无法在进一步!”

    白素贞想要过遗忘着种感情,将自己定位在侍女的位置上,只是,感情这种事情,岂能说忘记就忘记的?

    它来的那么的突兀,来的那么的意外,可却就好像是一把刀一般,将它深深的刻在内心里,想要忘,除了丢掉自己的心,怎么也没有办法做到吧?

    但这并不是白素贞叹气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最近的一个月中,她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尤其是这一个月来,和原先不同,公子并没有在一直的修炼,而是时常的带着自己等人到处游玩,好像是刻意的陪伴着自己一般,也好像是想要多多记住这杭州,将它记在心里一般。

    这一日,杭州西湖上!

    和往常一般,卫子青带着白素贞泛舟游玩。

    可是白素贞终于忍不住了。

    看着卫子青忍不住开口问道:“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奴家?”

    卫子青楞了下,没有想到这白素贞竟然看出来了,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一直是一个瞒不住任何想法的人,只要有心事,好像自己身边的人,总能一瞬间的就发现了!

    卫子青迟疑下,虚手一番,那出现了好几瓶的白玉瓷瓶,将她递给白素贞,在白素贞不解的目光中开口道:“这是我这段时间炼制的丹药,叫做慧灵丹,这丹药对于人类来说,可能没有什么多大的好处,可是对于你们妖修来说,却是有着极好的帮助,不止能够帮你们增加修炼的进度,还能使得你们的身体,更加的接近人类……”

    人类,万物之灵。

    很多的妖修什么的,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上都会幻化成人形,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是因为说,人类的形态能过更好的让自己的修为再进一步,从而追求巅峰!

    听到卫子青的话,白素贞的身体颤抖了下,她终于明白,前一段的时间公子为什么会要自己的血液了,感情是……

    “你……你要离开?”

    白素贞没有去看那丹药,也没有任何的高兴,而是看着卫子青,这种时候,拿出这些东西,白素贞怎么就觉得是咋子告别!

    果然,卫子青点了点头:“是啊,我来这里已经五年了,是该回去了!”

    咔嚓……

    白素贞只觉得自己的内心,好像传来了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不能不走吗?”

    “不能!”

    卫子青摇了摇头,他没有任何的理由不走,相反,他还必须走!

    白素贞的手紧握着白玉瓷瓶,指甲有些泛白。

    “还回来吗?”

    “嗯!”

    “多久?”

    “短则三年,长则十年八载吧!”

    听到这话,白素贞脸上终于泛起了笑容。

    十年八载的岁于对于自己来说,只不过是弹指之间罢了,只要他回来,那么这一切,就可以了,她可以等!

    两人没有在说话,静静的看着着西湖的美景。

    在远处,应景般的传来了采藕女的歌声,空婉而又轻灵:

    常言爱嵩山,别妾向东京。

    朝来见人说,却知在石城。

    未必菖蒲花,只向石城生。

    自是使君眼,见物皆有情。

    麋鹿同上山,莲藕同在泥。

    莫学天上日,朝东暮还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