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94 反叛者
    咲夜摆弄着手机,国际电话线路一直传来盲音,虽然高川身上装备有特殊的通讯装置,但却并不具备高神秘性的通讯渠道,仅仅是用高科技保证通讯安全罢了,同样需要国际信号网络进行传递,然而,咲夜已经从八景那里得知,再过不久,正常的国际信号通信网络将会受到严重影响,如果情况更加恶劣一些,即便是国内通话也会变得十分麻烦。此时的线路盲音便是征召,无法和海洋的那一边进行联络,很多事情都难以展开。虽然网络球的技术了得,以nog的名义在耳语者本部装载高神秘性的通讯设备也不是问题,但却需要时间。只是,在纳粹已经开始出兵全世界的现在,直接面对纳粹攻势的伦敦,必然聚焦着敌我双方的注意力,而原居于亚洲中央公国的耳语者,什么时候才能完成通讯接驳,一定不会在nog的优先考量中吧。

    只有伦敦方面的战事有了一个结果,nog才会将目光转向亚洲。耳语者虽然是nog的常任理事之一,本部却缺乏对欧美地区的影响力,其最强战力高川已经在伦敦了,和耳语者本部的联系,就算高川强烈要求,也有许多借口进行拖延吧。

    在亚洲的耳语者,是无法影响到以欧美地区为中心的nog的,所以,只能单方面依靠身处伦敦的高川。咲夜始终相信,只要机会合适,高川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和耳语者本部联系上,此时此刻距离分开不过才过了不到半天,或许真是自己太心急了。

    或许,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端倪显露,才是自己彷徨不定的主要原因。正常人不会期待这种战争,咲夜对世界大战的了解。仅仅是从历史教学中得到的认知,但也已经足以让她想象那种残酷又恶劣的环境,在过去的两次世界大战的记录中,因为战争而失散,直到死亡都没能重逢的例子太多了。虽然那大都是普通人的遭遇,对身负神秘者来说。生存能力要超过普通人几倍,十几倍,但是,咲夜的内心中,总不免还残留着普通少女的多愁善感。

    不过,正如契卡所说,身在亚洲的她们,其实并不具备改变太多东西的能力,只能被动等待情况的变化。在适应骤然改变的环境之后,才有余力去做其他的事情。接下里的战斗,因为涉及了神秘性,必然是极其危险的,神秘的多样性,即便是拥有罗夏面具的咲夜,也不能轻视以待,比起担心更加强大。还有众多帮手的高川,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

    就在咲夜和契卡打算回转船舱房间里时。甲板的另一边传来阵阵的呼声,两人循声望去,只见到视野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而朦胧的轮廓,在夜色中看不分清,但是,却有某种沉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平稳行驶的航空母舰开始晃动。一条横跨视野的线条不断扩大,迅速逼近,当人们发现那是一片巨浪的时候,浪头已经超过二十米。狠狠地拍打在船身上。航空母舰微微有些倾斜,咲夜和契卡牢牢抓住了身边被固定在船身上的物件稳住身体,却看到不少人惊叫着滑了出去,其中大多数是普通的海军士兵,不过,在他们坠海之前,已经被及时反映过来的几名神秘组织成员捞了回来。

    舰队正顺着海流和海风急速前行,逆向扑来的巨浪,却一波比一波更大,甲板很快就在几名神秘组织成员的协助下清空了,在咲夜和契卡躲进船舱中时,浪头整个儿自天空砸落,撞击在甲板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航空母舰的倾斜度更大了,即便如此,仍旧不屈不挠地直接朝这一重重巨浪冲去,撞得支离破碎。

    咲夜和契卡努力维持平衡,迅速朝更下方的自己两人的房间行去,一路上倒是看到不少人通过舷窗观看着这场高科技造物和自然威力的对抗。不知不觉中,视野前方的日本岛,变得更加清晰了。巨浪的制造者,便是这个更名为“方丈”的日本岛。在行动开始之前,咲夜和契卡已经从八景那里得知了“三仙岛”计划,不过,因为情报对三仙岛表现出来的强烈自信心,反而让三仙岛显得更加神秘了。

    三仙岛,当然不是单纯用高科技改造出来的战争堡垒。

    不过,说是中央公国的大杀器并不为过,而这个时候,这个大杀器仿佛接到了什么指示,正从海面上徐徐拔起。“它是打算飞起来吗?”有一名神秘组织的成员不敢置信地问到。虽然因为天色和环境,以及对方丈岛的不了解,此时预感到的东西让人有些惊讶,但是身为特派出来的作战人员,她仍旧尽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平静。

    没有任何可视的动力喷射效果,但是急剧扩散的冲击波却能从掀起的海浪瞧出来,即便是航空母舰的庞大身躯,在这澎湃的浪潮中,也让人有一种随时会被掀翻的感觉,这种震荡甚至传递到海底,在航母数据监控系统中,呈现出一种让人惶恐的**。当航空母舰再一次撞碎了迎面扑来的巨浪后,终于有新的指令传达,十三艘航母在摇摆不定中,缩小彼此之间的距离,这是极其危险的举动,任何一次方向的偏转,都有可能因为间距的狭窄而导致碰撞,已经全部退出甲板的人们从舷窗关注着这种异常危险的举动,神秘组织成员紧皱着眉头,他们似乎对航母的变动原因并不知情,但是,军方当然不可能无的放矢,自取灭亡,守口如瓶的军人早就已经各就各位,没人负责为他们解说。

    显然,这十三艘航母的真正性能,被军方紧紧地隐藏了起来了。若非这一次日本岛的变故,大概会在很长时间之后,于更危险的境地,才会被暴露出来。不过,也有可能是针对这次日本岛一行的风险,而特别做出的布置。至少。从军方井井有条的动作来看,目前的情况都已经经过操演。咲夜和契卡都看出来了,虽然中央公国通过非常规手段,完成了对本土神秘组织的整合管理,导致中央公国本土内部的神秘组织比欧美地区隐藏得更深,但这些神秘组织却并非是归属军方管理的。否则,像这次征召行动,这些来自于各个神秘组织的参与者,不可能对军方的举动感到迷惑不解。

    航母彼此靠近到了预定距离后,船体侧腹敞开了一个又一个的洞口,巨大而坚硬的管道深处,彼此交错间,和近侧的航母进行对接。这种对接复杂而充满规律性,对接之后。管道再一次变形,从单个的航母内部无法观测到整支舰队的全貌,所以无法对这种对接进行整体性的观测,但是,有一点大家都能体会到,将十三艘航母连接为一个整体后,稳定性有了显著的增强,宛如一个漂浮在海面上的钢铁堡垒。阅读过中央公国历史的人都能很快反应过来。这种连接巨船的方法,早在三国时期就有过尝试。虽然当时的运用,并没有在战争中取得理想的结果,但最初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而这一次,中央公**方的设计看似重演了当年的一幕,但内地里的应用却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由十三艘航母构成的海上钢铁堡垒还有何种功能,暂时无法窥视。但是,日本岛的突兀变化已经近在眼前。作为三仙岛计划的其中一个改造岛,在本国航母编队靠近的时候,出现这样的变化,几乎已经不能用事故来解释了。关于日本岛近期复杂的状况。哪怕是普通的平民也预感到了什么,对于更进一步接触实际情况的人,例如政府官员,军部高层,乃至于神秘组织,对这个岛屿的改造所涉及的那些阴暗更是时有接触。日本岛在这些年的变化让人不安,但是,政府的沉默却更让人浮想联翩,中央公国是一个庞大而强力的国家,对日本岛时有出现的分裂问题,本该是十分敏感的,就国力来说,要彻底消弭争端,也有无数种方法,因此,那种放任沉默的态度,就显得内幕重重。

    末日真理教和中央公国政府有合作,日本岛上种植了大量的白色克劳迪娅,是末日真理教攻略亚洲的桥头堡等等传闻,对于许多人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日本岛早晚要出事,这是只要有一点政治嗅觉就能得出的浅薄答案,问题在于,中央公国的态度,让其在整个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让人感到极为复杂又令人胆寒。

    这一次向神秘组织发布征召令,要完成一次机密作战,最浅显的目标,在此时此刻也已经没有了秘密。日本岛的变故,早在中央公国政府的预计当中,而酝酿和制造了这场变故的罪魁祸首,也必然有所定论。十三艘航母编队前往日本岛,就是为了通过杀戮,将背后那复杂的真相彻底掩埋。

    胜利,是理所当然的。完全将国内力量整合的中央公国,依靠自身积蓄已久的能量和于亚洲的根基,无论是末日真理教还是纳粹,都无法在不集中力量的状态下,用武力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咲夜和契卡意识到这次行动的幕后阴暗,所产生的真实想法。

    反叛者只不过是博奕弃子而已,他们的存在和死亡,都被彻底地利用了。也许发动了这次日本岛判断的反叛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们的想法,让他们由始至终都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一次战斗,不过是被逼到墙角后的狂想者仅能做出的最后反扑而已。

    所以,这次作战必然会胜利,而过程将极为血腥且危险。

    日本岛在过去并非单指一个整体的岛屿,在日本还是一个国家,没有被中央公国征服的时候,其人口、政治、经济和文化,在亚洲都算得上举足轻重。四个大岛加上周围零星的小岛,在千年里接受了近旁一个无比庞大的国度的熏陶和滋养,进而诞生出属于自身民族的秉性,长年生活在这个狭窄土地上的人们,是十分复杂的,他们进取也保守,极短的反叛思想和极端的愚忠思想同时被接受着。他们的独立性,既是出于自尊。也是出于自卑,供以他们发展养分的近侧大国,就是最鲜明的参照物,哪怕是闭上眼睛,也无法将其忽视。

    于是,从某一天开始。他们认为自己必须朝这个庞大的国家伸出爪牙,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性。他们有时胜利了,有时失败了,但总的来说,地域特性和自身秉性,让他们的胜利在漫长的时光中显得微不足道。在一次又一次重复历史的最后,终于陷入了最彻底的失败。也许是已经改称为中央公国的国家对这种游戏已经不耐烦了,于是随随便便地将其整个吞下。在马马虎虎的消化后,却也留下了一些隐患。不过,对于仅仅是改了一个名称的庞大国度来说,这些只需要时间就能解决的问题,并不能算是问题。漫长的国家历史,让这个庞大国度的思维,经常会跨越其他国家所难以想象的时间维度。

    不过,就近期来说,对日本岛的消化不良。的确是产生之后一系列动荡的主因,作为吞并者的中央公国虽然并非是故意制造和引发这些隐患。但是,的确是在幕后推动和利用这些动荡的黑手。

    然而,想要利用这种动荡牟利,重新让日本独立的阴谋者,即便明白中央公国的态度背后隐藏着可怕的陷阱,却很难逃过自身的**。如今。一切的准备,最终的放手一搏,已经来到一个最为关键的时刻,自从日本被吞并的那时开始,就开始为这一天。日复一日地谋划的反叛者们,终于聚集在这座已经被改造得不复旧日面貌的日本岛内部。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战争要塞,充满了高科技和高神秘的气息,其究竟运用了什么技术,又藏匿着哪些巨大的威能,反叛者们也无法一一弄明白,因为,他们只是被赋予结果者,而并非参与制造者,末日真理教的支持,才让他们觉得总算有了一搏之力。

    十三艘航母构成的中央公**队已经朝自己驶来,但是,只要自己可以控制这个被改造过的日本岛,即便还没有深入熟悉其功能,但是,依仗这个被冠名为三仙岛之一的,在传闻中宣扬得无比可怕的战斗兵器,一定是可以争取到胜利的吧。

    每个人在令人窒息的会议上,激动地思考着,然后,被为首者用军刀敲击在桌面上的声音惊醒。

    身穿样式带有鲜明的日本军国时期文化风格的暂新军服,面容苍老的为首者用嘶哑的声音说:“诸君,我等已经为了这个时刻准备了太长的时间,忍受了太大的屈辱。这是失败所带来的苦果,由不得我等无视之。失败了就要接受惩罚,这是人世间的真理,面对真理,不容逃避,只有以坦荡之心去面对真理,理想才有价值。遵循理想而到此之人,想必已经做好了面对胜利和失败的准备。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因为,坐在这里的人,必然是带着璀璨的觉悟而来。敌人已经近在眼前,行动起来!让夺取天下之野望,再次于心中燃烧,已经无需去考虑失败,我等前方绝无敌手!”

    “嗨!吾等前方绝无敌手!”座下跪坐之人纷纷躬身垂首。

    与此同时,角落的小门被打开,有人在军人的解押下被带进来。面无表情的军人用力一推,此人因饱经摧残而显得虚浮的身体便踉踉跄跄地跌倒在会议为首者的座前。他已经无力挣扎,有气无力地抬起头来时,那空洞的目光似乎有了一些神采,或许是因为,他看到了反叛者首领的真面目,然后,他嘶哑着说:“我要死了,但你们也活不了,我在下面等着你们。”说罢,带着憎恨的笑声阴沉沉在房间中回荡,仿佛连空气也冷厉了几分。

    老人无视之,拔出腰间的华丽军刀,缓步来到这人的身前,对其他人说:“祭日本之荣耀,祭日本之胜利,祭日本之独立,祭日本之野望。”掷地有声的话语一落,便见刀光一闪,被斩杀者的头颅骨碌碌滚到一旁,大量的鲜血宛如喷泉般洒了一地,就连行刑者身上也沾染了不少。房间内的寒意更甚,注视这一切的人,就好似冻结起来一般,无论心中何等沸腾,脸上和坐姿都没有半点表情变化。

    “各人按照计划,立刻开始行动。务必将圣水分发到所有人的手中,剩下的全部倾倒入所有的水循环系统中。联系纳粹,就说我们同意拖延中央公国的兵力至少二十四小时的时间,但是,我们需要澳大利亚一半的国土。”老人说着,再次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嗨!吾等告退!”其余诸人再次躬身行礼,鱼串而出,只听到身后的笑声由低沉迅速高昂起来。

    中央公国统战指挥部,大将汇聚一堂,在高科技气息浓厚的指挥大厅中,环绕在四周的显示屏上,不断有画面被掐断,但又有新的画面呈现。当欧美地区的网络系统受到影响的时候,亚洲和欧美地区的联系也同样会变得艰难起来,只能通过自己所在半球的监测系统,遥遥关注地球另一边所正在发生的情况。虽然事务繁忙,但是,做决策的最高负责人团队却没有太过紧张的气氛,直到有一个新的情报被接入进来,谈笑风生才蓦然一停。

    “从方丈岛内部传来的系统。”来人为各个将军分发报告,而指挥大厅中的一半屏幕同时转向日本海方面的信息。

    “和预想的一样。”一名老将军平静地说:“他们终于还是选择了使用圣水,这样一来,在太平洋编队抵达之前,方丈内部的所有人都会变成敌人。”

    “所有人都成为敌人?真是太好了,这样就不需要考虑人质问题,你确信负责建造三仙岛的技术员和管理者都会被感染?他们知道许多东西,对白色克劳迪娅也不陌生。我觉得他们在平日努力一下的话,多少也可以研究出解药了。”另一名将军同样平静地说。

    “利用白色克劳迪娅的技术仍旧是末日真理教的长项,说到底,白色克劳迪娅本就不是自然产物,末日真理教可以制造出这种东西,自然对它的性质有着最深刻的掌握,而我们无法复制,就证明了,我们对白色克劳迪娅的解析仍旧有缺陷。在双方认知不对等的情况下,研究出解药什么的就是个笑话。”又一名将军平静地说:“将这份情报传达下去,告诉太平洋编队,方丈岛内部已经没有自己人了,他们的任务不再是消灭恐怖分子,解救濒危群众,而是歼灭岛内所偶非我方生命,哪怕是一只蚊子也不许放过!”

    “是!”对命令没有任何疑惑,报告者敬礼之后退下。圆桌的气氛再一次变得缓和,一直沉默以对的将军开口道:“这样一来,方丈岛就是真正属于国家的了。我有点明白,为什么秦始皇会将负责建造自己陵墓的人全都处死。”

    “你心软了?”另一名将军笑了笑,说:“两者之间还是不同的,秦始皇是出于私心,而我们是为了这个国家。”

    “心软?那倒不是,只是有点触景伤情罢了,要知道,我的四儿子一家都在方丈岛中。”那名将军摇摇头,问道:“蓬莱和金鳖的情况如何?”

    “那边的问题比方丈岛的问题要容易解决得多,现在这个时间。”回答者看了看腕表,说:“应该快要有结果报告发回来了。出动蓬莱和金鳖的话,就算方丈岛出了问题,也应该可以取得澳大利亚战区的胜利,纳粹那边在五十一区和伦敦的牵制下,想使用中继器也腾不出手来。”

    “但是,末日真理教的动向不明,无法集结三仙岛系统的话,一旦那边动用中继器,蓬莱和金鳖很容易被各个击破,仅仅为了澳大利亚不值得冒这个险。让蓬莱和金鳖呆在海境内,就算出现新的问题,也更容易解决。这个时期,我觉得还是立足于防守比较好,亚洲已经占据世界的五分之一,我们已经不需要更多的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