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03 人造人江川
    不知名的女军官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侵蚀了。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如同被催眠了一样,但是,从我对“江”来了解来看,的确不是催眠,而是彻底从意识层面被侵蚀了。“变成了江的一部分了吗?”当女军官拥抱着我的时候,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和左江一样的味道,我不由得如此想到。如果是正常人,想必会认为起因是她之前所说的事情,引起了左江的妒忌吧,不过,左江表面上看起来正常,却是毫无疑义的异常存在,正常人所拥有的正常观念和情绪,大致是不会在左江身上表现出来的。过去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真江也好、富江也好、左江也好,她们的异常,也往往体现于包括性方面的占有欲上——并非没有占有欲,而是表现方式和正常人截然不同。

    我相信“江”是爱着我的,但是,这种“爱”是否为爱情,却一直都有疑问。当然,这并不妨碍我和她在一起,毕竟,从生理学的角度解读“爱情”时,爱情并不稳定,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珍贵。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情,但我确信,自己知道什么是爱,这就足够了。

    此时发生在女军官身上的灾厄让人遗憾,可是,她并非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江”就在我身边,就在我的身体中,在我的灵魂里,我无法消灭它,拒绝它,封印它,所以,我无法拯救所有的人。

    “阿川,开心吗?”左江在身后问,她的语气仍旧温柔,就如同贤妻良母在询问今日的饭菜味道如何一样,但是,当这种语气。配合拥抱着我的女军官时,就让人感到一种头皮发麻的诡异。

    “这个身体很不错,阿川一定会喜欢的。”左江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即便隔着衣服,她的体温,她的身体的曲线和柔软。仍旧好似融化之后,又渗入我的身体里。她在我耳边呼吸,带着丝丝甜腻的死亡气息,“我就在这里。”当这个声音钻入我的耳朵时,便好似被风扭曲了一般。

    我无法动弹,拥抱着我的柔软和包容,仿佛在这一瞬间,陡然变换成某种让人生出鸡皮疙瘩的东西,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已经被蛇吞下的青蛙。在我的视野中,正常的景色就好似揭开了表面,露出内里让人感到恐惧的形状——我无法描述自己看到了什么,因为,那是只有用感觉才能触摸到的东西,那是无法用预言来描述的,让人宛如堕入极度邪恶又极度黑暗的深渊。

    一切都在变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猛然从噩梦中醒来。女军官和左江仍旧于前后拥抱着我,让我觉得时间似乎只过去了短暂的一两秒。我下意识抚摸着女军官的身体。触感、温度、味道和吐息,完全正常,之前所经历的那一幕仅仅是幻觉吗?我不知道,在过去,类似的情况时有发生,因为“江”的存在。我已经不奢望有什么是可以一直维持正常的了。

    “不要害怕,阿川,我就在这里。”左江的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呢喃地说着。

    “该去参加会议了,阿江。”我轻声对她说。

    “嗯。阿川想去的话,那就去吧。”左江这么说着,放开我的同时,身前的女军官也同步后退,她的瞳孔有些迷离。当我注视她的时候,她的脸色一阵恍惚,就好似什么东西破碎了,又重新构建起来,当她的眼睛再次明亮起来的时候,就变得和被左江侵蚀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了。

    女军官自然而然地转过身去,继续带路,就好似之前的那些异常,全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不理解她此时的状态,这是真正的恢复正常?亦或者是被完全侵蚀后的一种伪装?就我个人来说,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不过,无论是女军官还是左江,都没有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进行解释的意思。

    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暂时放弃深入琢磨比较好。

    总而言之,如果不能对由“江”引起的异常保持平常心的话,那么,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彻底崩溃吧。

    “你爱我吗?阿川。”左江挽着我的手,问到。

    “是的,我爱你,阿江。”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到,过去,我的回答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未来也如是。绝对不会因为“江”的异常而改变,因为,我早就知道,“江”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感到恐惧的异常了。

    会议室的外门和通道中其它房间的门都是一样的,门与门之间的间隔也没有区别,若是习惯性认为里面的空间不会太大,那真正进入其中,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会议室的整体结构其实并不和通道中的其它房间位于同一个水平面上,内部呈现出凹陷型的结构,最上部和其它房间的大小保持一致,但下部却随着深度的增加而不断扩大,最底层的直径已经有通道长度的一半了。在这片宽敞的底部,桌椅以半环形结构摆放,围绕着前方的讲台和讲台后方的巨大屏幕,看起来和大学公开课的课堂有些相似。

    当我们进入的时候,桌椅已经只剩下寥寥几个位置还空着。女军官将我们带到偏外侧的座位上,这里刚好可以坐下三人。周围的桌椅已经全都被占满了,粗看上去,位置之间相当紧凑,但是,仔细观察,仍旧可以从间隔的距离,清晰辨认出组别的不同。我、左江和女军官,就是一个小组,而其它小组里,通过服饰也可以判断出,哪一些是神秘组织的成员,哪一些是配备给他们的军方秘书——虽然我仍旧不知道名字的这位女军官说过,她本人负责处理包括生理在内的各种需求,但是,也并非是每一个小组配备的秘书,都是女性,即便全部由男性构成的小组,也有分配男性秘书的。另外。每一位秘书的身材和相貌,也并不保持在和我身旁的女军官的水平线上。

    简单来说,被左江侵蚀的女军官,单单从外表的角度而言,在她的同行中已经是上等的水平。

    基于自己观测到的情况,秘书的分配到底是基于怎样的原则。似乎变得十分复杂,但是,若说单纯只是随机的调配,倒是挺让人难以相信。当然,无论其中有怎样的规则,都是一些题外话,秘书的工作,他们所能提供的情报,应该不会因为他们的权限而产生变化。因为,包括女军官在内,这些军部文书工作者的军装上,全都没有军衔标识,如果存在差异,那么,这种差异更可能是由我们这些神秘组织成员的差异所引起的。

    会议室中纷纷攘攘,陆续有人进入自己的位子。桌子上摆放着水,以及和会议相关的文档。我随手拿起一份翻阅了一下,和女军官所说的一样,都是已经完成的,和拉斯维加斯战役相关的战斗部署和战术计划。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并不需要在会议中达成一个可行性的计划。而仅仅充当计划的执行者。

    如果有人反对已经制定好的这份计划,那就必须自行翻阅情报,并提出更好的可行性报告,但从时间上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反而,在接受了这份计划后,根据分工的不同,专注于自己所负责部分,去了解相关的情报,反而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对计划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如果可以提出和自己所负责部分相关的好建议,也会得到奖励。

    在会议总发言人上台讲解之前,许多人已经粗略阅读了自己桌上的计划文档,会场中的嘈杂声,大多数是和这些文档内容有关的质疑和争论。我个人倒是对这份计划没什么异议,因为,虽然有五十一区方面送来的最新情报,但是,所有的情报,都无法深入此时的拉斯维加斯城,仅仅是根据过去的资料,以及从外部对拉斯维加斯城的观测结果,所做出的推论而已。既然缺乏实际调查,那么,这些情报本身就不具备太大的可信度,虽然此时做了战斗计划,但实际会遇到什么事情,要如何应对,都只能依靠临场发挥。

    所以,这份作战计划,本就注定了错漏百出,也没有任何作战计划,可以摆脱这种尴尬。这些纸上的报告,标明的负责任务,更多是出于心理层面的因素,才摆在众人眼前的——有计划总比没计划更好,很多人都信奉这个道理。

    我聆听着四周的议论,有不少人都对这份作战计划表示质疑,但在反对的同时,同样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作战计划会是如此。一些人脸上浮现无奈的苦笑,要深入敌人的大本营,却没有一个切实可用的情报,无法制定一个可靠的计划,原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几率,此时更让人觉得前途无光。然而,这本就是参与这次拉斯维加斯战役的人所要面对的现实,也许再有多点时间,通过多次试探,可以找到更可行的方法,然而,无论是否缺乏时间,也总要有人去充当试探的角色。

    这次的作战就是这样的性质——如果成功了自然最好,失败的话,也要想办法将里面的情报传出来。作为先驱者,所要面对的危险都是加倍的,但如果一个推一个的话,就永远不可能真正开启对拉斯维加斯的攻略。出于拉斯维加斯的特殊性,派遣杂兵深入其中,也不可能得到可用的情报。所以,这必须是由大量的专业人士去拼命的计划。损失严重是理所当然,也是无法省略的。

    这里的人有不少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有一些人则没有考虑得如此深远,不过参与了这场会议的人,即便明白了这一点,也无法再退出了。我环顾四周,很快就发现有一些人脸色苍白,坐立不安,不断用目光搜索四周,想要为自己做点什么。我相信,nog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这次拉斯维加斯战役的真正危险程度,就如同他们没有警告我和左江一样,对这次战役的判断,大致都是出于当事人对现况的了解,而各方神秘组织,自然有手段获取相关的情报。

    无论我们这些人到底是如何看待这次拉斯维加斯之行的,如果一开始就暴露出超乎大多数人预想的危险性。大概这里的人还会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会提前退出吧。如果全部的来者都是和我碰到的那些充满觉悟的战士一样,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但是,我可不觉得nog会将所有拥有觉悟的人都一次性送上这个战场。如果说,我们全体都是先驱者,那么,到了最后才察觉自己的觉悟并没有那么深刻的人。大概就是炮灰了吧。

    真正的精英搭配一部分炮灰,作为第一次尝试攻略拉斯维加斯的部队,的确是比较合适的组合。

    “高川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身旁的女军官低声问道。

    “疑问吗?”我笑了笑,说:“从一开始就没有。”

    “我明白了。”女军官一脸肃穆,她的神态,让我觉得她是不是真的又变回了原来的她,至少,左江的侵蚀造成的异状。在此时的她身上完全没有表现出来,“高川先生是值得敬重的人,能够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这么说着,她当着我的面,将手掌放在桌面上,很快,沿着她的手掌轮廓,一片回路闪现。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我心中有所猜测,于是问到。

    “作为秘书的我们。还肩负着另一项机密任务。”女军官微笑着说:“就是判断自己服务的对象,是否拥有参与战役的意志。来到这里的专家,在实力上都没有水份,但是,在面对强大压力的时候,却不一定可靠。我们需要将可靠的人和不太可靠的人区分出来。进行更细致的资源倾向和职责分配。”她扫了其它方向一眼,沉声说:“我们并不属于政府,而是从属于nog常任理事之一的雇佣兵协会。我们也并非自然人,而是试管改造人,并在最初的能力调整上。就倾向于意识行走者,当然,我们并不具备强力的神秘,根本就没有成长为意识行走者的可能性,但是却拥有超乎常人的感官、直觉和心灵感应。”

    我不由得看向左江——如果左江的侵蚀还在起作用,那么,这位女军官根本就不需要用这样的语气和角度说话,当然,也有可能仅仅是左江的侵蚀因为需要的缘故,暂时变化为隐性,从而让女军官的表现正常起来,考虑到nog对现场的监测,大概是有必要的吧……我不确定,但是,左江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东西,仅仅是和以往一样,温柔地凝视着我。

    “也就是说,你之前的表现,都是为了试探我们?”我虽然不明白女军官此时的状态,但还是决定顺着她的态度把话说下去。

    “不,无论如何,之前说过的服务是不会有变化的,因为,无论意志是否发生变化,只要参与了会议,就不可能退出。只是,比起为那些已经开始摇摆不定的家伙服务,我更为自己所服务的人是这样一名意志坚定的英雄感到自豪。”女军官打心底的服从和骄傲,完全在她的神态上表现出来了,这让她整个人和之前有了巨大的感觉上的变化,充满了一种热切的主动性。似乎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她其实并不为自己服务的人是谁感到不满,只是当服务对象和她的希望相符时,会感到一种强烈的幸福感。

    “高川先生,您可以随时随意地使用我,我已经提出申请,会跟随您到地狱的尽头。”女军官脱下军帽,仿佛臣服般垂下头,如同骑士向自己所侍奉的主君宣誓般,肃穆地说到:“只要是您的需要,就算仅仅将我当作一个道具使用,也没关系,为您献出我的所有,就是我的骄傲。”

    我凝视她的眼睛,她没有任何退缩,原先那充满灵动的,还有一丝不安和畏怯的眼神,就像是假面具一样被摘掉了,此时她的眼神,如同钢铁一般坚固,如同冰原一样冷静。我试探着伸出手,抓住她的胸部,她没有丝毫退缩,也没有进一步诱惑,就像我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的上围尺寸是97,g罩杯。我们这些试管改造人,起源于完美战士计划,从胚胎时期就接受调整,这个身体从里到外,都经过精密的设计。每一个结构都属于黄金比例。虽然,事实已经证明,我们并非完美战士,只是一群失败品而已,但是,以正常人类和平均水平的灰石强化者为参照物。我们仍旧更为强大,寿命也更加漫长。我们的身体强度和感官强度,都极度接近神秘化,所以,请高川先生您放心使用我。”女军官认真的说:“我没有名字,代号是004,属于十强者序列中的前位。”

    “你的想法,似乎不那么人道。”我收回手说到。其实,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会产生这样的反应。这个世界的锉刀隶属于雇佣兵协会,关于雇佣兵协会,我也已经有所了解,只是没想到,这个神秘组织竟然会有这么一项计划,而且试验品就已经近在眼前。也许雇佣兵协会派遣这些试验品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物尽其用吧。而无论是计划本身,还是这个004的表现。无不让人联想这个实验到底是如何残酷。

    “是的,但是我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与生俱来便拥有使命。不会庸庸碌碌地活着,这已经是比起大多数人都要美好的命运。”004认真地说:“就算是被当作道具,也证明了自己拥有作为道具的价值,许多人都期望自己比一个道具更有意义,但实际上,大多数人都只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成为一个零件而已。也许从您的角度来看待我的生命,会觉得这是一种残酷,但这没有必要。能够成为您的道具,被严酷而变态地使用,是我这一生的荣幸。如果我的存在,可以帮到您的忙,那就是在好不过的了。因为,有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在自己的一生中,找到奉献出所有的机会和对象。”

    我有些哑口无言,虽然想要反驳她,但从我的哲学角度而言,却拥有一定的共鸣,我自身的存在,不也在做和她类似的事情吗?以普世价值观和正常人思维来说,这些想法当然是离经叛道的,但是,无论她的存在,还是我的存在,本来就已经足够离经叛道了。

    “我明白了。”我顿了顿,说到:“你的同伴,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也许,我不清楚,但是,我对您发自真心。”004说:“没有人要求我要这样服务于您,这仅仅是我个人的选择而已。其他人的献身,如果是基于命令,也仅仅会做到用**满足服务对象的生理需求而已。”

    “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规定,让你也跟我上战场?”我说。

    “是的,但是,我的申请已经提交了,我觉得,这是我的荣幸,也希望您能满足我的这一次任性。即便是成为一次性的盾牌也没关系,无法跟随在您的身边,会让我感到不安。”004仍旧是无比认真的神情说着。

    这样的她,简直比被侵蚀的她更加顽固,多少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左江的侵蚀不再呈现于表面,因为,已经不需要了。我可以拒绝吗?我反问自己,所得到的答案是“无法拒绝”,先不提她的服务,如果要拒绝她,自然也有许多借口,但是,从她的思维角度来说,必然如她所说的那样,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吧。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活了多久,而在于活得是否满足。就如同我一样,危险、痛苦、绝望或不正确,都不是放弃咲夜她们的理由。我希望获得一个圆满的结局,对我来说,放弃了这些,这一生就没有意义。

    我凝视着004,试图从她眼中找到一丝和她的说法想违背的意愿,但是,失败了。从她的眼瞳中,我看到了自己。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叫江川,允许你称呼我为主人。”我如此说到。

    004的脸上笑容绽放,这笑容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就像是从一个假扮人类的人偶,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类。

    “是,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