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18 整备就绪
    最高指挥官职位的竞选过程没有任何出乎意料的地方,出身雇佣兵协会的铆钉最终获得了最多的积分,虽然按照最初的竞选方法,积分并不是一锤定音的东西,但是,当其他二十二人没有对铆钉任职提出反对意见后,最高指挥官便顺理成章地决定下来。nog没有插手接下来的事情,不过,在场的每个人的确都当场表示,愿意在战时听从铆钉的指示。这种口头协议是否可以执行到底,只取决于当事人自身,不过,nog方面的确没有使用任何神秘来确保万无一失,毕竟,就包括我在内的诸位神秘专家来说,愿意以自身的信用为担保,已经是可以接受领导者的上限,即便在神秘组织中,也从未用过通过神秘来制定严格契约的前例。即便在上一个末日幻境里,nog已经发展为覆盖全球的庞大组织,其发展过程也从未听闻有过这样强硬的做法。在这个世界里,随着局势发展,nog会否使用这种神秘暂且不提,即便这次拉斯维加斯战役再怎么重要,也是不可能让参与者接受这种事情的,如果nog一开始就使用这种强硬的方式,大概连战士都无法集结起来吧。

    nog是十分庞大而强力的组织联合,而并非一个组织,这个属性注定了它和末日真理教这种单一团体的组织不一样,在联合行动上,有许多忌讳的地方,只能依靠时间和时机才能渐渐消除。

    nog在得到会议结果后,第一时间就重整了在场众人的个人情报。先是将公开化的来历再一次屏蔽,随后将身份情报定性为只以这次拉斯维加斯战役有关。铆钉的头衔自然是最高指挥官,余下的四名原候选者成为小队长,这一点也同样没有异议。而我们这支队伍和余下的十四人一样,被分配到四个小队中,每个小队包括队长在内,多则六人,少则五人,如果被分配的队员之前已经隶属于一个队伍,也允许内部磋商。究竟是重新打散。亦或者整队加入,不过,最终决定权仍旧在各自小队长手中,这是小队长的权限。虽然对一些人来说有些不习惯。但是。既然认可,就必须执行,面对九死一生的危机。这一点觉悟对众人来说,还是有的。

    我们四人选择加入出身网络球的小队长约翰牛的队伍,因为是约翰牛亲自找上门的,所以不需要纠结是否要打散队伍的问题。其他小队则没有这么好说话,如果一支队伍里,成员本来就是一只队伍中的成员,只有队长不是,那么,队长担心自己被孤立的情况也是情有可原的。像是约翰牛这样,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手下全都来自于一个原本就紧密结合的队伍的队长,也就只有她一个而已。当然,我没有询问她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因为就算问了,大概也就是“我相信你们,你们已经是一支成熟的队伍,比起打散后重新组合的队伍,战斗力更强”之类的没营养的言辞而已。如果说,约翰牛并非是出于这种信任,而是别有目的才接受我们整支队伍,的确有些武断,但是,若说原因只有这个,也同样让我觉得不真实。

    不管怎样,约翰牛的友好和青睐,的确在我的心中挣了不少分数。在最终要取得精神统合装置的前提下,我不打算和她对着干。我虽然经历过许多战斗,冒险经验丰富,但是,骨子里仍旧只是一名优秀的高中生,作为网络球的特派员,约翰牛理应在许多方面,拥有我所不具备的优点。我相信,她会是一名很好的队长,实际上,这样的想法,也有一直以来对网络球的好印象在起作用。

    我也从来不在他们面前刻意避讳自己对网络球的好感,尽管这种好感也不会刻意表现出来,不过,在人与人的交往中,若是无法发现这种细节方面的问题,这些人就无法称为“专家”了,毕竟,这种观察力,是连我这样的优秀高中生水平,也都拥有的东西。我不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差,甚至觉得自己独一无二,但却不觉得自己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独一无二和最优秀,并不具备密切的关联性。

    在临时就任的最高指挥官和四名小队长简要地致词后,我们先是定性了这里的二十三人为战斗骨干的事实,随后讨论了对其他没有资格参与这次会议,但仍旧是拉斯维加斯战役参与者的那些神秘专家的分配。在事实上不清楚拉斯维加斯内部状态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定制一个相对有伸缩性的计划,尽可能照顾各种由敌人的神秘带来的异常。中继器的威力就在于它在意识态层面上的威慑力,以及从意识态干涉物质态的强大能力,但终究仍旧是可怕的意识态力量,针对多变而诡异的意识态神秘,自己队伍中的意识行走者自然是重中之重。

    在这里的二十三人中,旧有八名意识行走者,我们约翰牛小队就有队长本人、左江和江川三人,已经超过了平均数,自然被视为攻坚的力量之一,而被赋予先锋的重任。虽然大家都明白挑起重任的队伍将要面对的危险,但是,既然已经做好了进攻拉斯维加斯的准备,对这种程度的危险就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都没有对这个决定提出异议。

    出身自火炬之光的小队长“希格玛”所率领的小队只有一名队员是意识行走者,所以更多承担扫尾和辅助性的工作。不过,作为信仰“偏差”这种概念,并将之神秘化作为力量的人,并不觉得自己只能做这种事情。据队长约翰牛说,“偏差”神秘,其实是可以干涉意识态的,毕竟。事情的偏差更多时候,是由当事人的想法偏差所造成的,“偏差”并不只会让某件事变好,不少时候也会变得更坏,这种不稳定性,对任何既有情况都充满了杀伤力,“希格玛”这个代号,原本就是古语中代表“偏差”的符号,拥有这个代号的人,想来对“偏差”这个火炬之光的代表性神秘有着极高的造诣。即便旗下只有一名意识行走者。但是,就真正的应对能力,并不下于其他任何一只队伍。

    希格玛希望自己的队伍可以获得攻坚的任务,不过。却被铆钉否决了。因为。铆钉认为,“偏差”的效果太不稳定,只适合用作杀手锏。而并非常规手段。这样的理由,倒是让希格玛难以辩驳。他当然明白“偏差”的问题,实际上,虽然火炬之光对“偏差”有偏爱,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仍旧是尽量避免使用偏差性质的神秘。这无疑大幅度削弱了他的小队的直接战斗力,而只拥有理论上,这次拉斯维加斯战役中,最超乎寻常的改变战局的力量。

    铆钉让他们充当困境中万不得已的保险,的确是让人难以反对的决定。

    除了我们这支小队充当先锋,火炬之光的希格玛小队作为善后保险之外,还有黑巢的露易丝小队负责后勤,以及逐日者的候选者“变色龙”的小队负责实际意义上的攻坚。而铆钉本人则统领四支小队,肩负整合其他同样参与这次战役,却不被认可为骨干的神秘专家的职责,虽然起初有三名队长提议将这些非骨干的神秘专家提出一部分整合到每支小队中,但是,却被铆钉用“精英力量”的理由打发了。无论铆钉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但是,三名做出提议的队长,并没有穷追不舍,默默认可了由他这个最高指挥官统合那些非骨干专家的要求。

    至于nog公开配给的装备,自然是我们这些骨干和非骨干成员都会得到,并且是统一标准,唯一让我们变得突出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拥有积分,可以另外选购一些装备。只是,考虑到统战问题,这并不是可以公开宣扬的事情,即便这种优势终究很难瞒住有心人的目光,但也一定不是表面化的。

    除了我们二十三人的骨干队伍之外,余下的神秘专家经过清理后,还剩下五十六人,超出我们这些人的一倍数量,必须考虑到他们知道骨干和非骨干的划分后,所产生的对抗心理,我们并不会打着“骨干”的名义站出去,而是以“敢死队”的名义,在接下来的扩大会议中“被挑选”出来,当然,实际上,我们和敢死队中的敢死队没什么区别,做的就是最危险的活儿。名义的改变,并不会改变任务的实质,不过,也谈不上是被看起来很美好的“骨干”名义所忽悠了,这本来就是自己愿意接受,并得到认可的结果,而并非是被引诱后才贸然决定的结果。

    在我的观察中,在场中没有一个会仅仅因为“名义”的问题而产生情绪上的波动。

    “nog已经完全放手战术规划,由我们自行磋商决定。”铆钉环视了一下众人,说:“我决定,在黎明十分进入拉斯维加斯。这个时间有些紧张,不过,时间拖得越久,局势的恶化就会越加严重。”

    他的这个决定同样得到众人的通过,说是个人决定,但是,却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应该去违抗和反对的地方。拉斯维加斯的情报实在太少了,单纯以“最佳的进攻时间”而言,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段,纳粹呆在自己的堡垒中,充满了破坏的精力,普通战争而言的“疲劳”和“松懈”是很难出现在他们身上的。所以,不考虑白天还是黑夜的问题,尽快抵达战区,发动进攻,就是一种“最佳”。

    因为大多数议题都没有什么好争论的地方,所以,会议很快就结束了。我们返回居住楼层的房间,等待nog将配置和购买的装备送达。关于那些非骨干的神秘专家的整合,自然由最高指挥官铆钉去执行,最多会拉上四名队长。nog将那些人排除在“骨干”之外,本就是一种综合考量下的结果,其中的一个因素,就是他们的“独立性”并没有我们这些人,甚至于逃逸者那么强。逃逸者的情况。他们应该也都知晓了,在不愿意用自身的强势去试探nog的强势的情况下,他们对铆钉这个最高指挥官的决定,没有太大的反抗能力。即便,他们并没有参与最高指挥官职位的竞选,从一开始就被代表了。

    这样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无关于自身的力量是否强大,而在于自身的个性是否强烈。大概对他们来说,面对nog这样的庞然大物,以及常任理事组织的强大。只需要名义上的尊重。就足以满足了吧。对于如何摆弄人心,我相信铆钉同样是不缺乏经验的。放大到整个战役需要上,有铆钉作为领导,他们的生存几率也应该可以增加几分。

    拉斯维加斯的情况极为特殊。拥有中继器的五十一区可以提供一些情报。但是。中继器并非量产的,虽然建设蓝本归根到底,都会集中到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上。然而,每个神秘组织针对自己所掌握的部分进行改变也是必然的事情,从神秘的角度来看,能够成功制造出中继器,必然有某种不可知的因素在起作用,这也导致了最终成形的中继器不可复制,难以参考,也很难直接通过一个中继器直接入侵到另一个中继器。

    更何况,纳粹所拥有的两台中继器是有所关联的,从五十一区传来的情报中有提起过,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真正功用是作为月球中继器的跳板,并非常规意义上的中继器。这份情报中做出推断,月球中继器距离地面实在太远了,干涉力也就因此被减弱,为了达到最大的干涉效果,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是不可或缺的中转核心。由此造成的结果可能会有两个:一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本身并不具备干涉能力;二是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放大了月球中继器的干涉能力。这两种结果都仅仅是五十一区根据自身对中继器了解做出的判断,并不保证一定正确,他们已经尝试寻找并干扰纳粹两台中继器之间的联系,如果成功的话,对拉斯维加斯战役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攻入拉斯维加斯所需要面对的,是守护在那里的纳粹。最坏的情况下,需要同时面对拥有地利之便的纳粹,以及超出中继器正常水平线的干涉力量。如果是前者,我们的生还几率自然大增,如果是后者,九死一生都无法形容其中的危险。这是一场赌博,但正是后者的严重性,让参与会议的神秘专家出现了逃逸者。

    面对中继器那难以估量的干涉力,在没有亲身体验之前,光凭想象,我也不清楚自己有多少生还几率,只是,这一趟非去不可,我需要精神统合装置去完成自己的责任。并非是我需要借助“江”的力量才需要这东西,我和“江”本就是一体的,所以,这本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不提铆钉如何通知那些非骨干的神秘专家,nog提供的装备,以及我们用积分购买的装备很快就送达房间里。其中包括制式的全覆盖防护服,初看起来十分臃肿,但是穿上去之后,防护服就会收缩到挤压身体的程度,一开始有些难受,但是很快就会习惯,其提供的功能自然是强化**基础素质,提供额外的防御力和自动化模块接口,除了将所有安置上去的武器能力进行数据化之外,像我这样无法将通讯装置进行意识态化的人,可以将之接入这种自动化模块接口中,通过全密合式头盔完实现对通讯装置的意识操作。

    这种全密合式头盔的正面由整一块弧度的玻璃状材质构成,打开数据化功能之后,就会呈现对包括环境、即时战斗推演和自身状态进行检测后所得到的数据。无论放在上一个末日幻境,还是这一个末日幻境,都充满了科幻般的未来感,但实质却是“神秘”的产物。

    这身防护服和头盔是nog为参与这次战役的每个神秘专家提供的常规装备,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威力,远中近距离使用的枪械,为了对抗神秘,自然是运用了网络球的小型化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发生装置,简称“s机关”的核心构造。以及一把切割力极强的多功能匕首和扩展行动能力的各种小工具,诸如吸盘、绳索、滑翔翼之类。

    我们立刻开始换装,在防护服收缩之后,还能穿入外套,对我来说,一件红色的风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用积分购买的私人装备中,就有这么一项,风衣提供额外的物品放置袋和额外的防御力,甚至还有光学迷彩类隐形能力,其外型款式可以自行设定。我很喜欢这种高性能的风衣,将其转变为记忆中的外型,我便仿佛觉得又找回了熟悉的自己。除此之外,还有骆驼牌包装的香烟和精致的打火机,香烟用料自然普通的香烟完全不同,可以迅速恢复精力和体力,麻痹痛觉,甚至可以充当止血的粉末,但是味道和正常的骆驼牌香烟没什么不同,火机则拥使用高强度的材料做成外壳,其内部的燃料和最大燃烧能力,足以喷射出一段十米长的火线,温度高达三千度,满燃料持续时间为五分钟。

    除此之外的积分,交给左江、江川和左川购买她们看上的东西。因为战斗方式的不同,以及自身能力倾向性的差别,我们所需要的额外装备自然也有很大区别,料想其他人也是如此,只是没有积分的人,就无法将自己擅长的一面进行强化,对于这一点,我倒是有些疑惑。为了提高作战成功几率,理论上自然是将每个人的长处尽可能强化更好,nog提供的装备价值不菲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作为试验品,经由实战检验,也可以让他们得到改进数据,无疑是互惠互利的行为。虽然说,给一部分人提供制式装备,另一部分提供个性化的额外强化,这种区别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队伍的管理,但其好处却无法掩盖可以想到的坏处。

    尽管想不通其中的道理,但我也没有精力去纠结这种事情。很快,最高指挥官铆钉的集合令就传达下来,我朝左江、江川和左川三人看了一眼,她们也已经整装待发,于是提起行李箱走向集合地点。

    一路上脚步声杂乱而急促,虽然在这里的都是精于神秘事件的专家,却并非集团化的军人,没有半点肃整的气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甚至于还有人高声谈笑,面对九死一生的战斗而放浪形骸的人可不少,但也没有人出声指责,对于冒着死亡觉悟而去战斗的人,需要通过这种方式减轻心中的压力,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就在这种吵吵闹闹的环境中,和约翰牛汇合,除了我们这一队,其它三支骨干小队也已经完成汇合,周围没少投来异样的视线,说不清其中到底有多少情绪,不过,可以看出来,铆钉的确采用了“敢死队”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我们这些人,所以,即便看过来的目光中蕴含的情绪很多,却不见有什么负面的东西。

    不止我们这一支队伍显得沉默,其它三支队伍也是如此,我们不打算加入放浪形骸的行列,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大概是一种压力太过沉重的表现吧。

    运兵车已经抵达集合点,一共八辆,全都是全都是密封舱室,在全部七十九人的队伍全都进入其中后,即刻启动赶往拉斯维加斯。坐在这种密封舱中,却没有气闷的感觉,外界的辐射污染更加严重了,舱内显示器中的危险数据还在不断升高。通过显示器可以看到外界景象,暴雨还在持续,而流淌在路面的水渍已经开始呈现出污染的灰黑色,这些雨水所经之处,会将污染扩散到泥土和水源中,稍微想一想就觉得是很可怕的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