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17 流向
    新的聚集点之前碰面的地方更加宽敞,房间清理得十分干净,正式摆放好了桌椅,一进入就有一种应邀入座的肃穆感。我们抵达的时间不早不晚,座位已经坐满了三分之一,不少人已经就座的人都在打量着每一个进入此门的人。这一次,似乎没什么人再打算藏头露尾了。直到二十分钟后,聚集在这里的人数达到二十三人,之后再没有新人进来,大致和碰头会时预计的人数差不多。不过,那时多数人都隐藏了自己的身影,无法判断具体人数,只能从感觉来判断,此时的人数,比起最初少了那么一点儿。

    没有抵达者,如果不是放弃了,就是死掉了吧。虽然作为清理的一方,得到nog的支持,但是,战斗可不会因为主场优势就能够完胜敌人,那些逃逸者在战斗力上,并不逊色于在座之人,甚至更强。加上清理者一方或许有人对逃逸者抱着同情的心理,其战斗的最终结果如何,是很难预料的。诸如我们碰上的两支逃逸者队伍,就有两人至今为止仍旧不知其踪,也不清楚是已经逃离基地,亦或者潜伏在基地的某个角落里。

    不过,无论如何,清理任务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计算积分,之后重启最高指挥官职位的竞选。这一次,参与者就没有当初那么冷淡又疑虑重重了。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次聚会的主题,所以,即便没有人主持会议,也没有人率先离开。我和他们一样查询着手机上的积分排行,前十名之中没有我们的存在,我们这支队伍虽然解决了两队逃逸者,但是,积分分配到个人身上。就不那么显眼了。最高指挥官职位只会赋予一个人,即便使用积分进行初步筛选,但也只是算各人的积分,而并非队伍的总积分。如果想要竞选的话,想办法利用队伍的力量,去积累个人积分才是正途。而这么做,也可以侧面体现出竞选者在队伍中的地位。

    如果连自己所在队伍的力量都无法调动,那么其领导力自然没有取信于他人的资格。反过来说,如果不需要依靠队伍,单凭自己的力量就能比队伍齐心合力所获得的积分更多,那也才能体现个人实力的强大。强大的力量,充满魅力的领导才能,是对最高指挥官基础要求的普遍认知,即便在神秘圈中。这两种体现也是足以让人信服的。不管在之后实际作战时,所发布的命令是否真的让人愿意遵循,但是,在这个时候,竞选者连这两个要求都无法达到,自然会被淘汰出局。

    参与这次聚会的清理者们最初就对竞选人有自己的要求,而后nog才针对这些要求,设计出种种竞选方法。积分制的提出,先不说是否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但至少是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怨言的。这种种缘由,nog已经在手机中做出解释,并启动了积分的新功能——从现在开始,允许队内和队外的交流,在征得对方同意后,相关队伍可以将自身的积分转移到某个人的身上。

    “也就是说。是发挥口才和个人魅力的时候了吗?”左江笑了笑。

    我们对最高指挥官职位没有要求,在和力场使的队伍发生冲突后,大概也没有多少人绝对我们之中有谁符合要求吧,虽然重创了那支队伍是有理由的,而且也没有超出规则。不过,这样的行为,直接就会让一支队伍站在对立面上,进而将这种对立,经由那支队伍的人际关系扩散到更多人身上。即便我们之中有人竞选成功,真正战斗的时候,发布的命令就会至少有一支队伍拒绝听从。从这个角度来说,直接和最高指挥官应有的权限相冲突,所以从一开始就不会考虑我们这支队伍的参选。

    不过,在整个清理任务之中,也就只有我们这支队伍被提前淘汰,其他人还是拥有资格的。如果有谁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通过言辞打动其他人的心理,让对方心甘情愿将拥有兑换力的积分转入他的身上。

    这是一次利益的博奕和再分配,有着极为惨烈却又看不见的硝烟,在神秘圈中,除了有志于在神秘组织体系内发展的人,很少人喜欢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行为。在我的认知中,大部分神秘专家都向往相对的自由和无拘束,就算完成任务需要配合,也不会刻意放下身段去配合什么人。想要说服这样的家伙们送出积分,听从摆布,绝对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仅仅从利益的角度来说,只要提供对方所认可的利益,不触及对方的尊严底线,那么,成功率仍旧是存在的。

    我自认没这么好的口才和底气,既开不出他人心中的条件,也没有打动他人心理的魅力。这次博奕,已经不再仅仅是竞选者的个人问题,背靠的神秘组织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潜实力,从一开始就是独行者,亦或是小型神秘组织的成员,交往不够广阔的人,即便之前展现出强大的个人实力,也会在这一个关直接被筛滤掉。

    这种显而易见的淘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不满,似乎大家都明白,也都承认这个规则。如今才通过这种遮遮掩掩的方式展现这项潜规则,和一开始就硬性规定“只有大型神秘组织成员才有资格参与竞选”是截然不同的。在nog的推动和引导下,之前的清理任务,已经足以让任何有别样想法的人做好了心理准备,而积分制更是将单纯“命令”和“服从”之间生硬的矛盾,转化为较为温和的利益关系。

    很多时候,问题的出现并不在于手段如何,而仅仅是使用手段的时机,以及面对这种手段时的心理状态,在这一点上,以网络球为主导的nog自然是耍弄得炉火纯青。

    即便规则本身没有本质的变化,但是,只要得到认可,“不公平”也会变得“公平”。众人的目光很快就集中在五个人身上。这五人分别来自于网络球、火炬之光、逐日者、雇佣兵协会和新兴的神秘组织黑巢,全都是nog的常任理事组织。这五人已经被这里的所有人视为候选人,若放在更早之前,这样的结果势必会有人出声反对,但是,现在的话。却可以得到认可。

    这五人之中有三名男性和两名女性,每个人的情报都已经出现在手机上,包括之前清理任务时的表现都有即时影像的记录。他们拥有足够的资源,去争取其他人手中的积分,也展现出足够的实力,以获得其他人的认可,更有大多数神秘专家所不具备的口才和魅力,去凝聚人心——这是得到各自所隶属的神秘组织精心培养的精英。

    nog的确没有用强硬的态度干涉竞选,因为没有必要。经过引导之后,候选者都来自于常任理事。碰头会时所提出的那些撇开nog后自己玩的提议,从一开始就是笑话。不仅仅是我,想必其他人当时所关心的,也都并非nog的问题。由始至终,重要的还是“命令”和“服从”的矛盾,只要可以解决矛盾,让最高指挥官的职能得到认可和伸张。那么,谁是最高指挥官的问题反而是次要的。没有一个众人认可并服从的统一指挥。一旦进入拉斯维加斯,恐怕就不仅仅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了。

    “没想到黑巢的人也来参加……他们真的甘愿成为nog的一员?”左江的许多习惯和看法,都停留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不过,她对这个世界和那时的区别,应该是能够理解的。只是。在我看来,宛如世界毁灭重生的变化,对她而言,又是怎样的理解呢?对这个似是而非的世界,又有如何的认知呢?她似乎并不把自己当作“江”。甚至于,在以真江人格为中心的多人格系统中,左江人格的位置,无法认知到“江”的存在,她的自我认知,仅仅局限在最终兵器999的一个人格,是和真江、富江两人相同的存在。

    左江的现况,是充满了矛盾的,但这种矛盾却没有让她的行为也变得矛盾起来。仿佛,她和“江”,和这个世界,都有着一层看似薄薄却难以打破的隔膜。我没有试图挑明这层隔膜,因为,我根本不清楚,那到底会变得怎样,拥有一种无法想象的恐惧。

    “正是因为黑巢有野心,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占据主动权吧。”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次行动对nog来说十分重要,黑巢的人成为最高指挥官的话,其在nog中的话语比重也会相应增加。无论是否有脱离nog的想法,在现在这个时候,他们也只有巩固自身在nog中的地位,才有活动空间去考虑其他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黑巢的候选人是两名女性的其中一个,叫做露易丝的黑发女郎,露易丝自然不是真名,外表看起来有几分混血儿的模样,仅仅从相貌和身材来说,的确是有别样的魅力。不过,仅仅是外表的魅力,并不足以让她胜出,她在之前的清理任务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而已,加上黑巢只是一个新兴的神秘组织,综合各种因素,她获得支持的可能性反而是五人之中最低的。但是,如果无法夺得最高指挥官的职位,被推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仅仅是亮亮相吗?黑巢方面的想法,还真是捉摸不透,我不由得想到,或许,现在的举动仅仅是黑巢某个计划的一个小环节吧。在上一个世界里,

    “雇佣兵协会的人……你们认识?”左江看向江川和左川。

    “有过一段时间的合作。”江川点点头说,左川却只是摇摇头。“我是在参加某个小国的政变镇压行动中遇到他的,但也就那一次而已,而且,他在当时并没有表现出神秘的异常。大概是觉得他只是个普通的雇佣兵吧,所以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我对比了一下手机中的情报,这个来自于雇佣兵协会的男人叫做“铆钉”,年龄是四十六岁,两鬓有些斑白,外表、举动和声音都给人一种稳重可靠的印象。

    他正在和一支队伍攀谈,和另外四名默认的候选者一样,他早已经解决了自己队伍里的问题。而他所在的队伍也同样只有他一人是来自于雇佣兵协会。实际上,手机中的情报已经将在场所有二十三人的身份公开。五名候选人来自于五大常任理事组织,而这五大常任理事组织仅有他们五人留下当下的二十三人中,他们所组成的队伍,并也并非所有人都是熟人好友,要解决自己队伍里的纷争。也许在客观条件下相对容易一些,但也并非一件轻松的事情。

    nog将这些情报公开,当然有推动五名候选者的意思在内,我觉得不仅仅是我,其他人也定然可以看的分明,不过,并没有人因此提出反对,放在更早以前,就暴露他们的身份。或许会有些波澜,但此时也只是水到渠成而已。这五人成为候选者,已经成为既成事实,没有人反对。

    就我所知,nog一共有七个常任理事组织,此时没有到场的两个神秘组织,一个是以八景为首,另一个我为核心的耳语者。另一个则是和黑巢一样刚刚兴起的魔法少女十字军——和黑巢比较起来,我对这个新兴神秘组织就真的是一无所知了。这两个没有参与这次拉斯维加斯作战的常任理事组织的身份地位对比起其它五个常任理事组织都有些尴尬。魔法少女十字军据说同时具备网络球和不列颠女王的血统,是nog常任理事中最为复杂的神秘组织,其立场和身份,注定他们无法离开不列颠,甚至于,在现况下不能离开伦敦。至于耳语者。以我对耳语者的认知而言,耳语者的成员实在太少了,虽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是,的确无法分心拉斯维加斯方面的作战。

    如果两者来到这里。大概也会拥有候选者的名头吧,不过,对最高指挥官职位的竞争性,是绝对不可能超过如今的五名候选者的。何况,两者和黑巢不一样,这个最高指挥官职位对他们的确没有太大的意义。

    其实,就可以想到的好处而言,雇佣兵协会的确比黑巢更需要,也更接近最高指挥官职位,不过,在可见的竞争力上,仍旧弱于另外三个神秘组织:网络球、火炬之光和逐日者。因为,这三者都是欧美地区赫赫有名的大型神秘组织,在nog中有足够的话语权,先天就比雇佣兵协会和黑巢更加强势。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nog既然成功推出了五个理想的候选者,那么,最终花落谁家,反倒不是nog可以进一步干涉的了。只有在场的众人,包括我们在内,有权决定将自己的积分给谁,或不给谁,如果对方的口才好,许诺的前景可观,的确是打动人心的重要一环,不过,只凭借喜好,或者意气之争,而拒绝给予积分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虽然,如今所有人都默认这五名候选者,除了这五人之外,没有人再进行拉票的举动,但是,拒绝网络球、火炬之光和逐日者的人,宁可将积分交给雇佣兵协会和黑巢的情况,可能性同样很高。这么做,可以解释为喜好和意气,但也不能否认,其中也有更进一步的博奕——刚成立的nog内部并不平和,虽然在危机时刻,拥有凝成一团的大局观,但放在具体情况下,也有不那么友好的动作。

    我觉得,大概会有人认为,在同时考虑拉斯维加斯战役本身和战役之后nog发展的情况下,将最高指挥官职位交给不那么强势的雇佣兵协会和黑巢,反而是恰当的选择。就我而言,我无法肯定这种想法是否正确,毕竟,我看不到那么远的距离,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想法会出现,是十分理所当然的。

    将这些细节一一思量,对这五名候选者的成功率进行加值和减值后,我反而觉得,雇佣兵协会的这位“铆钉”胜出的可能性反而是最大的,黑巢仍旧太偏门了,而且,候选者还是一位除了长得好看,并没有表现出突出之才的女性。考虑到战役的强度,铆钉的确更有吸引力一些,毕竟,这次战役可不是过家家,所有人都必须面对九死一生的厄境,这是十分严肃的,必须对自己负责的事情。

    铆钉自身的条件不错,雇佣兵协会虽然是中型神秘组织,但却是唯一一个长年面对战争的神秘组织,这样的身份,完全可以抵消其规模上的不利。何况,现在已经出现传闻,雇佣兵协会的前身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直接面对纳粹的老兵们所构成的互助组织,其立场和宗旨,比其它的神秘组织,更为熟悉,也更为针对纳粹。

    nog当前最直接的敌人,也的确是纳粹,而并非末日真理教。

    天时、地利与人和,对雇佣兵协会的候选者来说,都极为有利。而这位代号为“铆钉”的男人,其中规中矩的表现,并没有让其肩负的光环失色。我觉得,是可以投他一票的,于是,在对方过来这边之前,我已经将这样的想法告诉了左江、江川和左川三人。

    她们没有异议,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提出任何异议。左江对当前的进展,完全抱以旁观者的兴味,而江川和左川本就来自于雇佣兵协会,即便排除这个身份,她们自身那基于人造人身份而偏执的思维方式,也从来都没有左右我的意向的苗头。

    和其它座位上的人相比,我们这里太过于平静了。

    网络球的候选者最先注意到我们这边,和黑巢的候选者一样,这名候选者同为女性,就相貌身材来说也不相上下,其之前的表现,也不见得比黑巢的候选者更强。排除隶属的神秘组织之外,两人几乎是从一个模板里刻画出来的,谈不上谁比谁更加优秀。我不看好网络球,也同样有这样的感觉在内——网络球其实并不在意是否可以获得最高指挥官职位,参与竞选,只是身为nog核心的一种表态而已。

    “走火和梅恩先知让我代两位向您问好,高川先生。”网络球的候选者的态度十分恭谨,反而让追逐她的视线集中在我的身上。她的情报也在手机中,代号为“约翰牛”,一个富含恶意调侃的名字。“约翰牛”一直都是他国人对不列颠人自身个性的戏称,不带有恭敬的意味,但是,用这个名字作为代号的女人自然是有些特殊的,无论就其个性、身份、思维倾向还是立场而言,或许都是如此。

    “也希望你可以代我们向那两位问好。”我善意地说到,毕竟,谁都不清楚,哪些人可以在这次拉斯维加斯战役中活着回来。约翰牛露出真切的笑容,我们虽然才是第一次碰面,不过,这么显而易见的祝福,自然不会太过难以领会。

    “我会将一点积分交给雇佣兵协会的人。”我直接切入正题说到。不过,约翰牛对此并没有什么激动的表示,仅仅是回答道:“看起来,您已经做好了决定,不需要在下多费唇舌了。”

    “其实,我觉得网络球或许也是更倾向于雇佣兵协会。”我说到。

    约翰牛沉默地微笑着,没有任何表示,告辞之后朝其他人的座位走去。不过,这样的态度,本就是一个回答。

    “看来结果很明显了,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的确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左江平静地说到。虽然理论上还有波折,但是,从对大多数细节中,已经可以判断出积分的流向和博奕的倾向。说实话,我并没能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结果,但是,如今反过来想想,这样的结果,对其他某些人来说,都是很明显的吧。

    我终究不是什么政治天才,只是一名优秀的高中生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