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19 外围区域
    运兵车不久后就离开公路,驶入荒野中,从显示器上的地图路线来看,应该是绕过拉斯维加斯地区的军事防线和五十一区所在地,往拉斯维加斯城长驱直入。在我们抵达之前,五十一区和正规军防线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佯攻,以牵扯纳粹的注意力。因为这个时候,整个拉斯维加斯城已经被中继器的干涉立场覆盖,相当于一个特殊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所以,nog无法保证我们可以悄无声息地入侵其中,也就是说,越是靠近拉斯维加斯,就越要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过去五十一区发动过几次试探性的进攻,却在城市近郊就没了消息,没有生还者,其携带的器材也没能将当时记录下来的情况传送回去。也就是说,即便只是拉斯维加斯近郊的神秘,就已经让五十一区有些措手不及了。

    虽然五十一区除了中继器之外的神秘,比起nog要弱上许多,五十一区无法办到的事情,不代表nog无法办到,不过,在得到事实证明之前,nog提供的设备和装备是否有效,实在是无法让人产生足够的信任。

    一路上没有纳粹跳出来阻截我们的移动,直到拉斯维加斯城的异状遥遥在望时,仍旧没有遭遇一场战斗。在空旷的荒野上,通过高空侦察俯瞰着我们所在的车队,一种渺小感立刻扑面而来。我们就像是进入大象体内的一群微生物,这头疯狂的大象没有意识到我们的侵入,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开局了。

    运兵车在五十一区提供的坐标处停下,再往前就是五十一区辨明有实质性危险的地方,安全和不安全的分割线虽然是看不见的,但是。五十一区之前通过多次试探积累起来的数据,大致以拉斯维加斯城为中心,向外辐射十公里的面积华画出一个标准圆。五十一区派遣的侦察队进入圈内后,很快失去了联系,而只要在圈外,就不会遭致除了纳粹士兵外的任何打击。这是否意味着。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领域范围就是这个圈内的地土地?我觉得,一定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我们这些负责深入拉斯维加斯城的神秘专家陆续下车,运输兵们帮忙将一些箱子卸在地上后,行了一个军礼便告辞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战斗。磅礴的大雨一直在下,呼吸到肺里的氧气有一种解离放射性后的怪味,坐在车里无法体验到,但是,一下来就能察觉。外面的环境是多么恶劣。在头盔面板中,清晰地显示出高辐射的警报,幸好防护服和头盔的连很紧密,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皮肤外露,否则,普通人光是在这种环境中行走,就是取死之道。

    在遥远的那一端,整个拉斯维加斯城就好似同时存在两个——一个是本体。一个是镜像,一个是地面上的城市废墟。另一个则是倒悬在天空的完好城市,两个城市之间由一座座摩天大楼连接着,从地面向天空拔起的大楼,先是呈现出损毁状,到了中部却逐渐变得完整,而在接近天空的那一座倒悬之城时。却又变得像是以倒悬之城为根基建造起来的一般。从毁损到完好的状态之间,有一条不太清晰的分割线,就像是两座针锋相对的城市之间的间隔。

    那是十分奇异的景象,就连从天际倾泄下来的磅礴大雨,也仿佛被倒悬都市遮住了。其下方的拉斯维加斯原城废墟还在散发着浓烟和火光,就像是有大火在持续燃烧着。那就是中继器的干涉力,所呈现出来的异常。本来在城市周边巡航的纳粹空艇已经全部被五十一区和防线驻军调离,根据五十一区的远视观察,即便是纳粹自己也没有离开空艇,进驻这个异常的拉斯维加斯的迹象。当然,也不排除只是无法观测到的可能,除此之外,也有纳粹通过月球中继器直接跳跃到拉斯维加斯城中的可能,猜测纳粹空艇被调走后,拉斯维加斯城中不存在纳粹,只是理想中的最好情况。

    不过,以我们此时和拉斯维加斯城的距离来说,如果已经被城中的存在察觉到了,那也只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我并没有产生任何被监视的感觉,也没有探知到任何敌人包围这里的迹象。反而,这片区域太过安静了,仿佛除了我们自己和风雨声之外,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有点儿让人毛骨悚然。

    铆钉分出一部分人向四周扩散警戒,其他的人则拆开箱子,将里面的部件拼成新的运载工具。虽然运兵车回去了,但如果可以不用双脚走到终点的话,我们自然也不想那么做。nog提供的运载工具在速度、场地适应和武器搭载上,比普通的装甲车更有优势,可惜的是,为了确保这种优势,在续航力上却大幅度降低了。出于某些神秘的缘故,这种外型仿佛蜘蛛般的机动装甲一旦启动,就无法关闭能源输出,在最小能耗下,也仅能持续一个小时的活动时间,最高强度的活动状态下,最多只能持续二十分钟。

    正因为续航力上的短板,也只能作为试验型武器用在当前这种特殊场合中。

    一共十台铁蜘蛛组装成功,而存放在箱子中的部件满打满算是可以组装十二台的,只是在组装过程中,因为不熟练的缘故,引发了神秘性的排斥而损毁了其中两台的核心部件。这个结果再一次让人感到,这是多么不友好的战争兵器。

    四支骨干小队各自拥有一台铁蜘蛛,而剩下的人则分批乘上另外六台。说是乘坐,也不过是通过nog配备的磁反应战靴将自己固定在铁蜘蛛的背上而已,实在很难让人对这种试验品产生好感。在尝试对铁蜘蛛进行控制后,我们终于可以再次前进。直到越过五十一区标注的高危线,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五分钟后,我们撕裂雨幕,抵达了城市近郊,这片地区已经有不少低矮的建筑了。高速公路就在百米外的蜿蜒着,原本平整宽阔的路面,此时却已经断裂多处,就像是被轰炸过一样,到处都是弹坑。

    不仅仅高速公路如此,我们所经过的地方。都呈现出强烈的战后气息,房屋崩塌不说,不时还能看到一大片高温后的玻化状态,很难判断出,这里到底是被怎样的武器毁灭的。正常的热兵器痕迹到处都存在,但也不缺乏常规热兵器无法制造的痕迹。

    虽然入目之处,景象惨烈,但是异常的出现,是在十分钟之后。距离拉斯维加斯大都市只剩下一千多米的地方。最初是有人报告看到火光,然而,在进一步排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而当事人坚定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对神秘事件有丰富经验的专家,对这种只有某某人可以看到的异常,自然更加提高了警惕。若是普通人。大概会觉得这是幻觉,但是。对我们来说,在一个本就会出现任何情况的地方,只有某个经验丰富的专家产生了幻觉,本就具备一定的指向性。这位专家被暂时监管起来,他自身也对这个决定没有意义,甚至主动申请意识检测。不过,没有发现意识被入侵的痕迹。

    异常出于意识态神秘的可能性降低,那么,一种会从物理上产生异常的神秘自然就列入警戒名单中——其神秘的外在表现为神秘,活跃性不高。很可能是一种被动激活的性质。这样的神秘,在众人的经历中并非罕见,它的用处就像是古时候为了防贼,故意埋下一串铃铛,一旦牵线被触动,铃铛就会作响,它本身是有攻击性的,但是,攻击入侵者,却并非最核心的功能。如果我们没有猜错,接下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种火光,进而激发出充满攻击性的神秘。

    相比起中继器的鼎鼎大名,这种程度的外围警戒还是挺轻松的,然而,回想起五十一区的试探行动报告,就不得不让人将危险性提高一级。虽然五十一区不可能派遣像我们这般全由神秘专家构成的精英队伍,大概就是数名神秘专家搭配普通人素质的优秀军人,但是,这种模式的组合仍旧是具备极强生存能力的,他们失陷在这里的速度,足以证明,这种外围警戒的强度,要远高于他们这种组合模式的强度,至于有多强,就只能由我们自己体验了。

    情况和我们预想的一样越来越糟糕,很多人看到了火光,同样在接近后无法找到火源。事后回想起来,他们有的说:“像是鬼火一样游动”,有的说:“像是火器攻击时产生的焰光。”而无论哪一种,都让人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当这种现象频繁到一个程度时,铆钉突然下令停止前进,寻找来时的道路,因为——

    “外界的信号有问题。”他如此说到,“我怀疑信号是假的,我们已经和外面失去联络了。”

    众人没有多余的诘问,这样的情况一开始就在预想中,五十一区派来的队伍当然不可能莫名其妙就失去联络,nog提供的试验型设备也不一定好用,对此大家都做足了心理准备。一部分神秘专家开始检查通讯器的问题,捕捉信号的异常,而另一批人则同时利用信号数据和原始的方向辨别知识,去回溯已经走过的道路。之后大家很快就察觉到,两种方向辨别所得到的结果是不同的,信号数据出问题的可能性很大,这样的想法很快就得到证明,负责检查通讯设备和信号异常的人回馈消息说:“我们接收的信号的确是伪装的,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却很难判断,更糟糕的是,我们的数据化系统有可能都会出现同样的问题。”而进一步联想,所产生的可能性更加麻烦——进入这片区域后,有可能连我们身体所接受到的外部信息,都会让我们的身体做出错误的反应。

    人体本就是一个精密且敏感的信息接受和反馈装置,虽然数据结构和机器不同,但是信号这个概念本就涵盖了总总。如果中继器产生的异常,是针对信号整体概念的话,那么,我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触摸到的,乃至于直觉都变得不再可信。这就是一个巨大而逼真的幻境场,可怕的地方在于,它并非完全虚幻,而是通过扭曲实际存在的东西,去迷惑人的感官。我们将会受限于通过感官去确认的固有认知。无法去判断危险的真实面貌。

    “也许没有这么严重。”铆钉想了想,用舒缓而稳重的声音说:“直觉依赖于身体本能,但是,同样也受制于意识。大家都是意志坚定,对自我意识的拥有深刻认知的专家,应该都明白,自己的意识可以抵抗何种程度的扭曲。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放弃数据化系统和五官,只通过意识去调动直觉。在这方面,意识行走者的抗性更高,所以,从现在开始,以意识行走者的意见为主。”

    队伍并没有因为联想到的可怕而退缩,正如铆钉所说的那样,这种程度的干扰十分棘手,但是。对于一大批专业人士来说,却拥有足够的能力去互助。去对抗。

    “退路怎么办?”有人问。

    “没有退路。”这就是回答。

    所以,确认来时的路线只是一个过程,而并非结果,就算是迷失了来时的路,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因为,我们的路从一开始就无法回头。

    我们继续拔营前进。意识行走者利用自己的意识能力,尽可能为众人提供意识层面的防御层,而我们这一队和附近的队伍,则更加轻松一些,因为江川的固有结界是可以具现化在物质层面上的。在铁蜘蛛的脚下出现灰雾的时候。由固有结界产生的异常,已经侵蚀了周边的环境,进一步来说,因为江川的固有结界可以和周围的真实环境同化,所以当这个固有结界中的景象,和更外围的景象产生一种明显的分割时,固有结界中的景象才是真实环境的体现——我没有证据,但对这一点确信无疑,这种“照见真实”的特性,绝对是江川固有结界一个强有力的特性。

    被圈入江川固有结界的人同样很快就察觉了,固有结界中的景象和外围景象的似是而非,对于善于观察的专家来说,那条区分出结界内外的“景色异常分割线”是如此显眼。在询问了江川的神秘特性后,同样对这种“照见真实”的特性充满信心。随着我们前进,一旦景色被固有结界同化,就会发生细节方面的改变,这种改变并不在于某栋建筑在或不在那里,而仅仅在于,房子的外表或地面的某一处,产生了细节方面的变化。而这些细微处的变化累积起来,的确给人的感官造成了强烈影响,具备一种引导催眠的性质。

    之后,鬼火一直都没有在固有结界中出现过,但是,在结界外出现的频率更加频繁了,就连左江也看到了好几次,她也饶有兴致地前去鉴别,不过收获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有人开始认定这就是一种幻觉,但是,也有人和我一样,觉得这仅仅是一个开端。在一个幻境领域中,幻觉变成真实,并不是少见的事情。

    渐渐地,鬼火变成了一团散发着幽光的影子,而随着我们的前进,影子也开始往人形方向变幻,开始变得有真切感。这个时候,利用肉眼去判断的话,我们几乎是在原地踏步,根本就没有缩小和拉斯维加斯都市中心的距离。在这片近郊的房舍废墟中,这些人影变成了提枪前进的士兵,他们穿梭在公路上,在街巷里,在房间之中,远远望去,这种活动感频繁而阴森,很快就有人感觉到,这些仿佛幽灵一般的士兵和自己的视线对上了。

    “我觉得它们感觉到我了。”那人说。

    有意识行走者利用意识力量去捕捉这些幽灵士兵,结果竟然成功了。

    “感觉上和江川的能力相似,是一种同时具备物质态和意识态属性的东西。”那名意识行走者说,然后表情一瞬间凝重起来,半晌后,才严肃地对我们说:“他们开始拥有攻击性了,我感受到恶意,大概接下来的阻碍就是这些家伙了吧。看起来,他们是源源不绝的,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摆脱。”

    众人相信了这名意识行走者的判断,开始加速铁蜘蛛的前进,与此同时,意识行走者所说的“恶意”也很快就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些幽灵士兵好似突然有了敌对意识,将我们视为敌人,从每一个可以埋伏的地方投来窥视的视线,就像是在寻找攻击的机会。这种感觉很强烈,每个人都相信,只要产生一丝空隙,子弹就会毫不客气地射来。

    “进化速度太快了,是因为我们加快靠近都市中心的缘故吗?”左川皱着眉头说:“我开始相信,五十一区的队伍是消失在这一带了,从这些幽灵士兵的进化程度来看,普遍会在我们进入中心前就达到精锐的水准。从数量和阵势而言,五十一区派来的队伍绝对走不出这种强度的战场。或许在精英军人的掩护下,神秘专家可以走得更远,但是,那些精英军人应该是全部都留在这里了。”

    “江川,你确信我们没有原地绕圈吗?”我看向江川问到,因为幻境的缘故,不少人认为肉眼距离没有接近都市中心,是因为被幻觉欺骗了视野而原地绕圈。这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所以,在判断反向和距离的时候,不能以江川固有结界外的景象为参照物。然而,固有结界的范围并不是很大,仅仅通过内部的景象作为参照就直直往前,不走弯路,也同样需要极强的方向辨别能力。

    “没有问题,我们已经通过了一半的路。其实,这些幽灵士兵的进化就已经足以证明这一点,我们距离都市中心越近,它们就越活跃,不是吗?”江川信心十足地说,其他人都认可地点点头,做好了随时被攻击的准备。

    随着铁蜘蛛的加速前进,第一声枪响终于从旁边的建筑中发起,随后,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更密集的枪声就伴随着狂风骤雨呼啸起来。我们就像是落入了重重包围圈中,枪口焰火不停跳动,放眼放去,感觉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被这些子弹直接击中,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不过,论到每颗子弹的攻击强度,大致和普通步枪相当,对铁蜘蛛的前进没有任何阻碍。这里善于防御的专家实在不少,很快,一层层可见和不可见的,物质态的和意识态的防御层便构建起来,铁蜘蛛只管放开脚步,迅速朝江川指示的方向前进,因为怀疑这些幽灵士兵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没有人提出要就地歼灭一批,那只是在浪费精力。或许,拉斯维加斯的这层外围防御网,便是打算让猎物挣扎,进而将其至死都束缚在这里吧。

    幽灵士兵的攻击强度同样伴随着我们的加速前进而提升,攻击方式也从普通的子弹,变成了特种弹,几乎常规战争中出现过的远程攻击似乎都会出现,让人觉得,在最终会不会发展到核弹规模。这种饱和式又不断提升威力的攻击,却附带有意识层面上的神秘性,虽然物质态的威力不足为虑,但是,对意识的冲击却让人有些头疼。

    即便如此,加速前进仍旧是最好的应对方式,因为,只要我们还在前进,幽灵士兵的攻击强度始终都会上升,而我们在原地停留越久,所承受的负荷就越大。人多虽然有人多的好处,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轻松就可以度过的危险,却因为团体行动,而不得不采取更加笨拙的方法。正如我在这种环境下,完全可以带着江川施展速掠超能迅速越过,但却不可能这么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