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29 逻辑自洽
    我弄不清这个世界,就如同我弄不清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我所能看到的世界太狭隘了,我觉得自己必须承认这一点,才不会在三者之间那无比驳杂的关系中崩溃。有人说,只有看到真实,才能做正确的事,虽然真实的概念在进行认知之后就会漫无边际地放大,但是,追求真实和真理的过程,才是拥有智慧者的最高追求。我个人是不赞同这一点的,因为,若是只有看到真实才能做正确的事情,而人自身无法观测到绝对的真实,那么,自诩为智慧生命的人类,岂不是一生下来就开始做错误的事情,直到生命的终结吗?与此同时,我又必须承认,若将观测自身,观测世界的视角不断拔高,不断放大,的确会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有意义。

    我想,思维的高度和生命的高度不平衡,或许就是自我崩溃的开始。所以,我从不将自己的思维,拔高到超越性的地步而做下一个唯一的结论,尽管,我的身边,就有着一个超越我思维高度的存在,而我,也相信存在那样的东西。

    思考本身,并没有给我带来过快乐,每一次深入思考,都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愚蠢,总是在做一些明知故犯的傻事,而观测自己当时的思维,也会觉得,那样的思考方式同样充满了自相矛盾的愚昧。可我仍旧需要思考,也许并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仅仅是,只有通过思考,才明白,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才明白。为了避免在愚昧中毁灭,就需要战斗。

    是的,战斗,不是和外来的破坏,而是因为明白了自己的愚蠢而产生的惰性——这其实挺有意思,如果自己的思考和行为。放大到一个高度,都是愚蠢可笑的,那么,就会得出一个结论:不去思考和行动就行了。然而,思考和行动,或许不能改变什么,不会把什么变得美好,或许还会让一切变得糟糕起来,但是。不进行思考和行动的话,是什么都不可能改变的。

    运动起来,让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运动起来,那便是一切的开始。只有“活动”本身产生的时候,构成“活动”的主体才拥有意义。这是我至今为止,所体会出来的思想,不是被其他什么人告知的,而是从自身的经历中总结而出的道理——它是否正确?我无法说。它在任何状态,任何高度下。都是正确的,但至少,从我此时此刻所身处的状态,立足的高度,自我的观测,和对他物的认知统合中。它是正确的。

    也许,我对这个真实世界、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三个世界的观测是片面的,对它们的理解是愚昧的,从而无法看到真正的正确,也难以摆脱因此出现的矛盾和痛苦。但是,仅仅因为这样,就静止于在自己片面的理解中,那对我来说,一定不是正确的。

    在这个没有怪异和神秘,只要我不去探究什么,按照一个普通学生的方式生活下去,大概一切都会很平静吧,我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然而,我却仍旧行动起来,去追索末日幻境中的人们,进而接触到病院现实的人们,这种命运般的连锁,三个世界充满了恶意般的关联,都似乎在嘲讽我的举动。我接触得越多,大概所观测到的结果,就会越加偏离我想要的结果,而这就是愚者的下场吧。

    即便如此,我仍旧将自己武装起来,从身体到内心,用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所得到的经验和本能,把平凡的自己,重新打造为一台战斗兵器。这个正常又平凡的世界,没有怪异和神秘充当我的敌人,所以,我并非为了某个确切概念的敌人而武装自己,而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保持在一种战斗的状态,或者说,一种高速运动的状态,去克服我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已经产生的惰性。

    我会否遭遇敌人?会否遭遇厄运?会否发现在这个世界的阴影中,潜伏着可怕的危机?是否能够看穿隐藏在正常之后的不正常?我希望不会,但是,却无法保证绝对不会,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假设那种情况的可能出现,而将自己维持在一个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状态,直到彻底死亡。

    假设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机,这自然不是普通人的思维方式,但是,也并非精神病人的思维方式,就我所知,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是抱持着这样的信念而生活的,他们或许看起来很平常,但内心中却保持着最高的警惕,每一天的生活,都像是准备投入战斗。我也只不过是成为了其中之一,向着不知道是否会到来的危机宣战罢了。在这个和平的城市里,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这种心态的人往往会做出一些在他们眼中看起来怪异的事情吧,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人类是只能关注到自己身边的人,而无关者的怪异虽然会在一时引人注意,却终究会被遗忘——这儿过程出乎一般人想象的快。例如,很多年以后,当你想起过去做了一些让自己感到羞臊的事情,可是,这件事其实只有你一个人记得,而当时的旁观者,早就已经忘却。你自以为他们会记得,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你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实际上,即便我变成夏末秋初身穿深红色风衣的怪人,不走大道而翻墙越壁,被什么人看到了,那些看到这个我的人们,大概也只会一时觉得怪异,但很快就会抛之脑后,甚至连报警都不会。因为,我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的人罢了。

    一个人的存在感,其实并没有他自己所认为的那么强烈,觉得自己的行为,会给他人带来深刻的影响,从一个极高的思哲角度来说,是正确的,但放在人类个体的高度上。却不过是一种错觉。

    我是很渺小的,却有一个超乎想象的庞大存在,在运作着看似偶然却隶属必然的命运之线,它将我的妄想和现实混淆在一起,将真实和虚幻的界限抹平,以我所无法观测和理解的高度。证明它无时无刻都存在于我的身边。我内心中承认有这样的存在,将之变换成具体的形象和称为,就是我所认知的“病毒”和“江”。

    它究竟是我的妄想,还是我所无法理解的真实,当我承认它的存在时,都无所谓了。它是无法被确认的,无法被有效观测的,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因此。它本身就代表着不确定性,无法通过它的行为,去辨认它的好坏,因为,它的行为本身所代表的,是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从而在低度的认知中显得混乱,甚至显得邪恶。它就像是剧目的编撰者。可身在其中的角色,却无法得知。自己会面临怎样的走向,可能是好的,可能是不好的,身为其中一个角色,我觉得,它总会在某个时刻。给我一点“惊喜”,就像是,通过恶质的手段,去满足我的渴求,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必然如此。

    所以,我只能随时做好准备,去迎接这种“惊喜”,通过它或许早就知道,或许并不在意的方式,借助它的力量,让自己走到一个完美的结局——我甚至不可能肯定,我的想法和行为,是否也是被它所暗中引导,乃至于结果本身,也是早就已经注定的。

    可是,就算假设一切都早已注定,注定我会这么想,这么做,得到这样的结果,如此而已地死去或活下去,那又怎么样呢?我所期盼的,不过是一个美好的结局而已,所以,如果结局美好是必然的结果,我一定会欣然接受。如果不是,我也无法可想,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断尝试着,可能也是它所期待和摆弄的挣扎。

    所以,我必须保持沉默,也只能保持沉默,然后,坚定地朝着不知道是否早已经被规划好的命运走下去。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在和阮黎医生的碰面,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一个命运拐点。因为,这样比较有戏剧性。

    我和阮黎医生的见面已经经过预约,回想她当时的语气,我觉得,她是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的,并且确信我一定会找她,尽管,这一切在我的脑海中都没有相关的记忆。对我来说,这个世界的阮黎医生是第一次见面的熟悉的陌生人,但是,对她来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或许还要更近一步。不过,即便如此,当我站在她的面前时,她仍旧吓了一大跳。我没有直接从诊所大门进入,而是爬上墙壁,撬开二楼的窗户翻入其中,她并不知道我已经在这里,所以,当我靠着墙角,在阮黎医生的办公室里,和刚走进门的她视线相对时,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像是受到了惊吓,却又熟悉这种惊吓,只是缺乏抵抗力。

    面对阮黎医生这样一个优秀的心理学家,我觉得这种震撼是有必要的,至少,她在这个时候,无法完全掩饰本能的反应,进而让我做出判断——对她来说,和我进行这种方式的碰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下一句话,她将会单刀直入。

    果然,阮黎医生正了正自己的金丝边眼镜,将心灵的门窗闭合在镜片后,一边平平常常地说着:“你又来了,你还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吗?”一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从抽屉里掏出一份报告甩在桌面上,发出啪的一声。

    没有等我回答,她便替我回答道:“第十次,虽然你不是我所见过的最糟糕的病人,但是,显然你没有听从我的劝告,病情正在加重,你每一次过来这里的时间,都比上一次更短了。”她顿了顿,用力盯着我,就像是看待一个不配合的病人,直接阻止了我的说话,就像是我想要说什么,她都了然于心。

    “你想要一个解释?好吧,每一次见你,我都要重复这个解释,而你总是无法完全相信。嗯,虽然老是重复同一件事,会让我感到疲倦,但没有办法,你是我负责的病人,在你发病前和发病后的这段时间里。也总比其他病人更像是正常人。好吧,我就再重复一次。”阮黎医生喃啐了几句,便一字一句,就像是要刻在我的记忆中般的语气,用力地说:“你是高川,高一学生。一个精神病患者,喜欢妄想,记性十分糟糕,或者说,遗忘的东西有深刻的规律。这些情况并不会给他人带来麻烦,真正麻烦的是,你总会分不清妄想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进而让自己的行为变得怪异,甚至充满攻击性……攻击性。这是最为严重的一点,本来你是要被关押进精神病院中的,但是,我把你保了下来。你想问这是为什么?因为,我是你的养母。”

    阮黎医生前面的话,在我的各种经历中,其实并没有什么新意,被从各种方面证明是一位精神病患者。并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我具备攻击性,也是十分好理解的。唯一让我差点站不住脚跟的。是她最后的那句话。

    阮黎医生是我的养母?这个人际关系可真新鲜。可是,就算去质疑,也会被“遗忘”这个词汇所解释吧——我混淆了自己的妄想和现实,甚至忘记了现实中的人际关系,而以妄想中的假设情况来行动,所以。我是一名有待治疗的精神病患者——这是足够完美而有逻辑的解释。

    而我可以明白这种逻辑所体现出来的清晰思维能力,却在心理学上,无法作为“我不是精神病人”的证据,因为,精神病并不是“没有认知能力。思维逻辑错误”,那样的状态,只不过是精神病例中的可能性症状之一而已。拥有清晰敏锐的思考能力,可以对这个世界和自己进行认知,甚至拥有高深的心理学知识和运用能力,这样的精神病人虽然罕见,但却屡有记载——他们总是最危险的一种精神病患者。

    我的情况,完全可以套入其中。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盯着我看的阮黎医生放松身体,靠在软椅上,“阿川,我是你的养母,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但是,聪明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一件有益的东西。你能够从我的话中,分析出自己的情况,但是,我看得出来,你仍旧是以你的妄想为立足点,来观测、判断和认知自己的情况。这不是一件好事,这句话我说过很多遍了,但我仍旧要告诉你,如果你无法将自己的立足点转变过来,那么,你越是聪明,就越会深陷于自己的妄想中。你所学会的那些心理学知识,不会帮助你摆脱这种痛苦,反而会让你越陷越深。”阮黎医生说到这里,表情有些暗淡,就像是在为我悲伤,“我知道,你会思考我的话,也许,会一度赞同我的话,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看到你最终完成改变,你也许会正常几天,但总会再度陷入妄想之中,变回现在的这副模样。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如果你需要证据,那么,你可以检查自己的电脑,因为你知道自己总会忘记一些事情,所以,你选择了记录下这些会被忘记的东西。只是,有时候,当你从妄想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会下意识连这样的事情都忘记,或是下意识忽略过去。”

    “……我已经搜索过房间的所有角落了。”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现下的情况,这次见面果然充满了戏剧性的冲击力。

    “所以,你才来这里见我。只要你见到我,再回去搜查一次,就能找到现实的证据。”阮黎医生捏了捏鼻梁,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面对一个让自己困扰的孩子,“这样的事情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所以,再重复一次,也不过是例行的规律而已。我想,在这段时间里,你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其实你和我是住在一起的,每天晚上,我都睡在你的隔壁吧?你忽略了我的存在,而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但是,不在这个诊所的碰面的话,你总是无法察觉到。你的病情很严重,阿川,我的宝贝,我爱你,所以,我不会放弃你,不会让你被关进那种无聊地精神病院中。你要过上正常的生活,就必须收敛自己的妄想,幸好,无论你是否在妄想,你总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当一名优秀的高中生。”

    我从阮黎医生的眼中和语言里。感受到任何欺骗,她很严厉,但又很和蔼,就像是一位真正的母亲,在看待自己的儿子,尽管。在她的口中,我们只是养母子关系。可是,我却无法在第一时间接受这样的设定。在病院现实中,我和阮黎医生的关系就很好,但是,养母和养子的关系,未免也太突然地接近了。

    可是,我同样无法用暴力对抗面前的阮黎医生,因为。我感受不到她的恶意。她不是敌人。

    “我想,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我顿了顿,“不知道该称呼她什么。叫妈妈?真的说不出口。”

    可是,这一步停顿,却让阮黎医生露出微笑,而且,这个微笑有些有些促狭。

    “我觉得,你最先应该去找回的。是你对我的称呼。”她说:“小时候你总会开开心心地叫我妈妈。”

    “……”我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当气氛变得微妙时。阮黎医生温柔地对我说:“我想,这次例行的诊所碰面,已经给了你足够消磨时间的信息了。我接下来还有工作,你去二楼躺一会,对了,记得把这身衣物换掉。里面藏了很多危险物品吧?”她的语气严厉起来,“你应该明白,在这个正常的世界,这个和平的城市里,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保护自己。它只会伤害你,让你无法走进正常人的世界。”

    她的严厉无法让我产生对抗的情绪,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让我感受到深切的善意,虽然难以接受,但是,我察觉到,自己对这个养母存在的事实,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习以为常。只是,出于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经历和记忆,让我无法将自己摆正到养子的位置上而已。阮黎医生有一点没有说错,我需要时间去消化在这里得到认知。

    阮黎医生对我的装束很反感,她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打扮”的意思,她对我的变化感到无奈,但没有放弃,而我也无法理直气壮地反驳说,自己不是一个精神病人,除非我找到反驳的基础。仅仅是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的记忆,显然是无法成为这个基础的。阮黎医生的态度和解释没有破绽,也没有恶意,就像是她所说的一切,就是事实——我沉浸在妄想中,而下意识去忽略了现实存在的事物,进而将现实中的人和事,转化为妄想的源泉。而一切证明这个世界是真实不虚的证据,就存在我身边,只是我从妄想出发,而下意识忽略了可以击破这种妄想的证据。

    如果从阮黎医生的角度出发,去解释八景的耳语者所体现出来的“预言性”,大概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吧:其实,身为学生会成员的我并非没有注意到耳语者的存在,只是,下意识忽略了它的存在,却在妄想中深化了这样的存在。而在这个世界,从八景口中得知耳语者的存在后,才觉得自己的遭遇和末日幻境的经历重叠了,然而,这仅仅是我从八景本人口中得知了,我早已经从其它渠道知晓的事情。

    正因为,我总会将真实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早已经见过的人和事“忘却”,将之塞入“妄想”中,所以,才显得“妄想”呈现出一种异常的先兆性。而这种先兆性,不过是错觉而已。

    而在阮黎医生看来,我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本身就是精神病状的一种。

    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逻辑,但是,正如阮黎医生说的那样,理解和接受,完全不是一回事。至少,我可以感觉到,面对阮黎医生的解释和态度,自己内心深处仍旧充满了警惕,而这种警惕,正是由身上的武装所支撑的。而这又证明了阮黎医生的说法和态度,她认为我此时的装束,对我的治疗是一种阻碍。

    我需要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情和认知,无论是承认,还是拒绝阮黎医生的解释,都需要认真思考。我离开办公室,遵循阮黎医生所说,到二楼的休息室休息时,阮黎医生在背后,用期盼的语气提醒到:“不要放弃治疗呀,阿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