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38 排斥
    咲夜的声音很不对劲,我看了八景一眼,她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从通话机中传来的声音虽然已经失真,但是声音的迟疑和抖动,听起来却格外明显。咲夜很紧张,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可能就在屋子里,否则,对外来者不会那么敏感。不过,既然她还能回话,多少可以证明她此时的情况还没有糟糕透顶。

    “我是隔壁班的高川,是学生会的干部,身边还有一位八景同学,是你隔壁班的班长。”我正儿八经地回答道:“学生会有些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你,可以让我们上去吗?咲夜同学。”

    “学,学生会?”咲夜有些吃惊,声音中的紧张似乎被冲淡了一些,她警惕地问道:“学生会找我做什么?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而且这么晚了,可以明天到学校再说吗?”

    “抱歉,本来应该在放晚自习的时候就通知你的,但是有些事情耽误了,我们只是顺道过来,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可以谈谈。”我先平淡地说了一个借口道歉,然后强硬地说:“如果你不希望我们到你家的话,你可以下来,我们就在附近找个凉亭。现在也才刚下晚自习不久,跟家里人说是学生会的人,应该没问题吧?我们就在楼下,你可以从上面看到我们。”我这么说着,示意八景站到楼梯外的花坛边上,八景连忙跑了过去,那里有路灯,虽然明亮,却因为周遭除了她之外再没第二个人影,而显得有一种诡异的空旷感。

    咲夜没有说话,我仔细聆听通话机里传来的声音。她在我提议之后,没有迟疑太久就跑开了。我觉得她已经再从窗户看下来,于是,我一边说着:“看到了吗?站在路灯下的那个女生就是八景同学。”一边朝八景投入视线,八景正在眺望上边,用力挥了挥手。仿佛已经看到咲夜了,但事实应该是,她根本就无从分辨呆在高层楼房中的人影。

    不一会,咲夜的声音再度从通话机里传来:“我看到了,这就为你们开门。”

    “谢谢。”我说着,心想,这个世界的咲夜同样也和末日幻境中的她有些许区别,尤其是性格上,谨慎又果断。反倒更显得末日幻境中同一时期的咲夜柔弱了不少。这段日子里,我虽然没有和咲夜进行接触,但却在暗地里观察过她。在这个世界里,咲夜性格开朗,多才多艺,人缘关系很好,根本就谈不上孤僻怯懦,她最要好的女性朋友仍旧是森野。却并不是单纯被森野照顾着。无论在末日幻境还是在这个世界,咲夜的家庭情况都很不错。但要冠上“千金小姐”这个称呼,这个世界的咲夜显然更为合衬,无论是在身家、素养、性格还是家教上。

    这样的咲夜无疑有些陌生,这种陌生感放在一个本该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对象身上,给我的感觉不见得是愉悦的,在我的心底。最令人安心的咲夜的印象仍旧停留在末日幻境的时候,即便如此,比起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的咲夜,我更宁愿她自始至终都是这个世界的模样——那至少意味着,她至今为止的人生都是幸福的。

    开朗。有好多朋友,不愁金钱和前途,在父母的庇护下,可以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无需被最基础的生存需求套牢自己的人生。她可以去旅游,可以玩音乐,可以去眺望大海,可以在钢琴声中,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而不需要将自己的生命和钱财,投入到那诡异而危险的神秘事件中。

    每当我想象咲夜这般美好地生活着时,就不由得浮现会心的笑容,然而,卡门的出现,打破了我的臆想,现在,咲夜的表现,更是加重了我的猜疑。

    到底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楼梯口的保险门打开之后,毫不犹豫地急步踏入。八景在耳边说:“她应该没有出事,只是在防备外人。也许,她觉得自己会受到外来的威胁。”

    “问题是,有问题的外来者为什么会找上她?”我的这个问题,或许只有咲夜亲自来回答了。

    我们一口气来到咲夜家的门前,咲夜明明已经放我们上来,可家门却仍旧是锁着的,我按响门铃,立刻有人靠过来,却没有开门,我看到窥口猫眼处的光亮被遮了起来,于是问道:“咲夜?我们是高川和八景。”

    声音立刻从门口传来,因为隔音性的缘故,显得沉闷而微弱:“我知道,但很抱歉,我无法开门。”

    “什么意思?”八景挑了挑眉头,反问到。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咲夜应该看得清八景的表情,但并没有因此失措,放在末日幻境中的她,说话时的底气可没有这么充足,“不知道为什么,大门无法打开了。”

    八景愕然看了我一眼,重复道:“你是说,你呆在里面,也无法打开门?被人反锁在里面了吗?”

    “不,不是这样!”咲夜的语气急促起来,“我十分肯定,门锁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不了门,就好像……就好像……”她想了想,这么形容到:“就好像门和空间紧紧粘在了一起。”

    换做其他人,一定会露出荒谬的表情,觉得咲夜的脑袋有毛病,门和空间紧紧粘在一起的情况,的确一点都不“现实”。不过,八景却露出思索的表情,用力推了推门,房门纹丝不动,连些微做工上的参差所造成的杂音都没有,于是,她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继而用力踹了大门一脚,门板传来的声音十分结实,却有一种材质不利于声波传递时才会产生的急剧的衰弱感。

    “真的一动不动,阿川,这绝对不是普通门被锁死的情况。”八景说:“这种防盗门在市面上价值几千元,做工精良,但也没有达到毫无空隙的地步,用的隔音材料也不是发出这种声音的。这样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八景惊讶地说:“似乎真的和空间粘在了一起。”

    “太好了。八景同学,你相信我的话了吗?”咲夜显得格外喜悦,而且,让我觉得有些异样,因为,单纯就八景的作为来说。咲夜的情绪似乎过于亢奋了,之前她所表现出来的紧张感,再一次浮现于我的脑海中。

    “咲夜,你有叫过其他人帮忙吗?”我插口问到。

    “……交过了。”咲夜在门后沉默了一下,才说到:“但是,没有人回应。不,我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明明电话已经通了,可是对面一直都没有声音。我重复打了许多次都是这样。就像是每个人都在接了电话之后就走开了。我……我很害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我一点都不明白,爸爸妈妈也有好几天不在家,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什么办法都尝试过了,就是没有用。我根本就出不去,也找不到其他人!”

    “什么情况?你的意思是,你连晚自习都没有去?”八景连忙问道。

    “嗯。我下午放学回家之后,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的情况了。”咲夜的情绪稳定了一些,说到:“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时间是什么时候,我是在打算上晚自习的时候,才发现大门无法打开了,不仅仅是大门,连所有的窗户也都是这样。好像和空间粘得死死的。打电话也找不到人,我尝试过在家里大吵大闹,但是,邻居也好,外面的人也好。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觉得……我觉得……”她一连重复了好几句“我觉得”,但却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而是问道:“高川同学,八景同学,你们过来的时候,看到外边有人吗?”

    我和八景面面相觑,在翻墙进入这片小区之前,街巷中就已经看不到其他人了。我一直都认为这就是异常的征兆,不过对八景来说,稍微僻静一些的街道并非多么诡异的存在。咲夜家所在的小区在夜间没什么人出没,翻墙进来的一路上,也看不到保安的身影,虽然同样让我感到异常,但相对于整个小区的面积来说,普通人或许就觉得因此就疑神疑鬼未免太过敏感。直到这个时候,咲夜的奇异遭遇,涉及到了这些细节,才不得不让人哑口无言。

    我早就有所心理准备,不过八景却在嘟囔着:“怎么可能?又不是在拍电影,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随后,又再次用力推了推门,甚至趴在地上,从书包中撕出一张纸,尝试将纸张从门缝中塞进去。

    然而,失败了。

    看似门缝的地方,被什么透明的东西堵死了,咲夜从猫眼处看到了八景的动作,连忙说:“我试过了,可是好像所有通向外面的缝隙都被什么东西堵死了,虽然可以从缝隙看到外边,却无法和缝隙的那一边进行传递。”

    “真是太奇怪了,阿川,你有什么办法?”八景有些羞恼地站起来,“这就是你所说的异常不是吗?它真的出现了!我不得不承认,阿川,或许你是对的。”

    “高川同学?”咲夜的声音在门后犹犹豫豫地传出来:“你穿这么多,不热吗?”

    “比起温度,更重要的是气质。”八景插口道:“你不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穿成这样的阿川,就觉得心中安定下来了吗?”

    “啊……”咲夜沉默了半晌,说:“为什么学生会干部,会在这种时候玩扮装游戏呢?”

    “所以说,这并非单纯的扮装。”八景直视着猫眼,我觉得她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猫眼,直达咲夜的心中,“阿川是专业的,他早就已经察觉到这个城市的异常,一直都在暗中监视。他的这副打扮,证明他现在并非是以一个学生的身份站在这里。”八景的话有一半是在胡扯,但是我没有阻止,她的声音和用句,都是在安抚咲夜的内心。一个女孩突然遇到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异常,心中的焦虑和恐惧一定积累到了一个极限,我们出现的时候,她甚至不敢确定我们的存在,究竟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被关在封闭的房间中。一直都无法找到交流的人,在确定正常情况下,不会存在这样的人后,突然来了两个可以进行交流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欣喜万分和心生警惕。都是可能的,而这个世界的咲夜,明显趋向于后一种。

    直到现在,咲夜也并没有表现出那种“终于得救了”的激动。我觉得她的心中太过压抑,八景似乎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也太奇怪了。”咲夜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充满了不信任的质疑:“其实我见过高川同学,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高川同学会是这样的打扮。高川同学是学生会干部。是在学级里有名的优等生,打扮成这样就很不自然了。高川同学,你真的是专家吗?表面上是学生,实际是解决异常的专家?这是不是太漫画了一点?”

    “这个嘛……虽然我起初也不相信,换做其他人,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认为是精神病吧。”八景叹了一口气,“不过,毕竟是我的男朋友。就算脑子有点问题,也只能接受了。再加上你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完全符合阿川的预感,至少这个时候,除了他,再没有更可靠的人选了吧?”

    “等等!”咲夜的声音激动起来:“你说高川同学是你的男朋友?怎么会!”

    “没错哟,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更确切地说。是约定未来组成家庭的未婚夫妻。”八景理直气壮地说到。

    “什么时候!我怎么都不知道!”咲夜激动地问道。

    “就在今晚,突然确定了关系,怎样?比起所谓的漫画,其实现实才更加令人瞠目结舌吧?”八景说,“有了我们作为参考。相信一下阿川就是这方面的专家,是不是更容易一些?放心吧,我们会把你救出来的,我们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就是命运的指引。”

    面对八景激昂的调动,咲夜的声音却沉寂下去,我感到她并没有完全沉默,而是在门后小声嘀咕什么,让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咲夜的情绪似乎更加不对了,而这样的变化,和八景之前所说的话息息相关。我不由得联想到,末日幻境中咲夜对我的态度。在这个世界里,咲夜也喜欢我吗?喜欢一个没有深入接触过的隔壁班男生?我不敢确定,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阻止了八景继续说下去。

    八景有些不愉快,她的目光中潜藏着某些想法,让我看不清楚。见到我摇头,八景耸耸肩让开一旁,我敲了敲咲夜家的大门,说到:“也许现在发生的事情很奇怪,很不可思议,无法理解,但是,希望你可以相信我,咲夜。即便这是十分无理的想法,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信任我,信任一个奇装异服打扮,看上去脑袋有毛病的我。”

    “别,请别这么说!高川同学!”咲夜的声音急促地响起来:“我,我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因为,高川同学和我平日里知道的不一样……但是!我是相信高川同学的。高川同学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无论如何,我都会相信高川同学,就算被困在这里,我也一直都相信着!”她比之前的对话都更有力地说着,就像是在拼命证明自己一般。她很激动,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激动,但是,我能听出她的信任感,而被人信任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这个世界,和末日幻境还是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存在,包括在看起来已经截然不同的人际关系和情感上,我还记得在末日幻境中第一次将目光集中在咲夜身上时,她当时的表现。尽管一个更强力地表达,一个稍微显得怯懦,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两个咲夜都在第一时间,对我表示出令人意外的信任,那根本就不是对待一个不太熟悉的隔壁班同学的态度。

    住宅、异常、咲夜……由这三个因素构成的奇妙氛围,再度让我产生了即视感。

    就在我有些恍惚的时候,八景问道:“那么,高川专家,现在该怎么办呢?你会不会什么异能或者魔法什么的,一口气给这个房间开个洞?”八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像是揶揄,但是,她的表情却仿佛在说“你该不会真的可以做到把?”。

    门后的咲夜也安静下来,似乎也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曾经拥有超能力量,随着异常的加剧,大概就会回到我的身上,但是,现在还无法施展出来。”我认真地说:“那是一种叫做魔纹的力量,不过,在属性上,并不具备直接的攻击性。要用暴力解决咲夜家的异常,就算我恢复了超能也无法做到。”

    八景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之前说了那么一大通话,结果到头来还是没办法,我觉得门后的咲夜大概也在用同样的目光看着我把。

    “我可以用神秘学知识试试,但不一定有效。”我说:“如果结合周遭的无人景况,这次的异常涉及的范围很广,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其弱点也一定很明显。八景,你看看其他人家的情况。我来绘制理论上可以开门的魔法阵。”

    八景迟疑地点点头,走到对面的门敲起来,而我则从大衣内掏出特制的粉笔,在咲夜家的大门上绘制魔法阵。在末日幻境中,神秘学知识是每一个神秘专家都必须学习的,尽管在大多数战斗中,都可以直接使用暴力过关,不过,神秘学知识,可以让人的视野更为开阔,也不容易受到异常情况的影响。神秘学知识并非是万能的,而且大多数和实际情况并非完全相符,能够在异常和神秘中起作用的神秘学知识,绝非是生搬硬套,而是根据直觉,以已知的神秘学知识为参考,去临时构架出相应的神秘现象——两种神秘现象的中和,就是神秘学知识破解神秘事件的方式。

    魔法阵也是神秘学知识的一种,通过构架魔法阵,引发临时数据对冲,就是我对这种力量的理解。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用魔法阵形成临时数据对冲现象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即便是我,也只在其他专家使用成功过。这一次,却是我必须自己来的情况了。

    卡门、沙漏、幻觉以及当前的异常现象,都证明了怪异和神秘已经可以通过更实际的方式体现出来。那么,理论上,神秘学知识也不再只是妄想,而是可以真正形成力量的东西。我集中精神,放空思绪,在直觉和本能的作用下,右手就像是拥有自己的知觉般移动着,粉笔一圈一圈地在门上描绘出复杂的图案。这些完全由弧线勾勒出来的图案就像是每一块都不完整,但结合在一起,却拥有一种规律的美感。我其实一点都不明白这个魔法阵的具体内容——它只是以“开门”为初中,结合潜意识运动和神秘学知识,临时构造出来的东西。它不在任何神秘学知识中有记载,但又没有脱离那些知识理论,其能力并非是万能的,若是有作用,大概也只是在当下而已。

    当我停下粉笔的时候,八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之前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魔法阵上。八景盯着我构架的魔法阵,似乎在钻研其中的道理,然而,这东西本就是无法理解的东西,即便是我,其实也不明白那些复杂的纹路各自意味着什么,虽然是根据神秘学知识构造出来的,但是,这些知识仅仅在潜意识中被运用,表层思维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是空荡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