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2 零星的光芒
    我在没有怪异和神秘出现的时候,就是一个寻常的优等生,真是对不起——怎么可能对这样的说法无动于衷?我可是十分清楚,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八景的态度可是十分认真的,她就是这么觉得的,虽然事实上就是如此,也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刻意强调吧。我瞪了一眼八景,没想到咲夜却在一旁点头,这样一来,我想要巧辩也无法争取到支持了。八景毫不退让地和我对视着,我觉得她的眼神有些得意。

    “所以说,只有小说才是波澜壮阔,而正常的现实,都是很无趣的,至少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这样没错。”我只得偃旗息鼓,兴致缺缺地说:“我觉得更多人都会喜欢那种平凡的日常,危险和刺激什么的,也就是只有在作为幻想的时候,才充满了魅力。”

    “哦——”八景拉长的声调,一副质疑的口吻,说:“是这样吗?可是我觉得你言不由衷呢,阿川。”

    “是真的,是真的。”我恹恹转身,向学校的方向走,既然已经碰到八景和咲夜,那么,这个早上也就可以放心了,就算是怪异和神秘出现,只要两人处在我的观测中,就不会手忙脚乱,“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们再处于那样的危险中,哪怕危险自始至终都是存在的。课本里的一个文学家不是说过吗?很多人在铁屋子里昏迷了,其中一人醒来,于是,就必须做一个选择,是要让大家都醒来,接受缓慢死亡的现状,还是让大家就这么昏迷下去,不痛苦地结束一生。对于清醒的人来说,这是极为残酷的事实。不是吗?”

    “啊,学过,学过。”咲夜的声音插进来,“当时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觉得作者真是有趣呀,竟然会想这些事情。我就从来都没想过呢。其实,打破屋子,不就可以救出所有人了吗?”

    “喂,咲夜,你没有认真看那文吧?”八景说:“那个故事的前提,是铁屋子没有任何缝隙,也不可能被打开,这是绝对的前提哟,否则。故事本身就没有意义了。”

    “绝对无法打开的铁屋子吗?”咲夜想了想,笑着说:“抱歉,我一点都想象不出来呢,那么绝对的东西。”

    “所以说,只是假设而已。”八景也笑起来,“故事作者当时处于一个束手无措的状态,对他而言,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绝对无法打破的铁屋子。”

    “是这样吗?阿川。”咲夜把话题转向我。

    “嗯。我觉得,自己可以理解那个作者。”我实话实说。“故事里的作者选择了将所有人都唤醒,然后再尝试一下,是否可以打破那‘绝对无法打破’的前提。他的选择是自发的,而我的选择,则是被迫的。因为虽然我选择了去叫醒她们,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觉得,如果让她们就这么睡去,直到最后时刻的来临,一定更合适吧——如果在那个最后时刻。我已经打破了铁屋子,一定就是完美结局的走向。我一直都这么想。”

    “但是,一个人是无法打破铁屋子的吧,正因为一个人不行,但又期望可以打破那个绝对的前提,所以,才不得不唤醒其他人努力一下。即便,这个选择比一个人承担全部,更加痛苦,也有人会怨恨吧,但是,我想同样会有心生感激的人。毕竟,昏迷着无法思考就算了,无论结局如何,都是被动加在自己身上的,但是,清醒的话,就算是痛苦的事情,也只是自己的选择,自己必须承载的东西,而清楚认识到这一点,我觉得才是一个真正的人所应该拥有的品质。”八景仿佛在安慰我一般说到。

    虽然我没有太多涉及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交替,也就不会让八景和咲夜,真正意识到我们所在的整个大环境的面貌,也就不会被那充满了绝望的事实所干扰。但是,末日幻境的一部分事情,作为我的妄想,已经有选择地告诉了八景一部分。在昨晚确定了,我的“妄想”并非全然是妄想后,八景对待我,对待这些情报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她是个很擅长带入他人的角色去思考的类型,如果她带入了我的角色,那么,一定可以理解我此时此刻的情感吧。

    我是否在期待有人可以理解自己呢?一定是这样的,尽管,一旦试图走进我的世界,就会不可避免被那些沉重压抑又绝望可笑的东西伤害。我的内心就是如此矛盾,既期望她们可以明白,我所做的一切,又不希望,她们会被伤害到,更不希望,自己变成是为了迎合她们的期望,才付之行动的那种人。我一直都相信,自己愿意承担起这份责任,并非是出于某种功利性的,被迫的想法,而是一种主动的,正面的动力在起作用,就如同热血小说中的主角那样。

    “是啊,一个真正的人所应该拥有的品质。”我重复着这句话,若是性格叛逆一点,肯定对这样的论调不屑一顾吧,不过,正符合我的喜好。

    “你们是在说……阿川的妄想吗?”不太明白这阵对话究竟是因何而起的咲夜,有些迟疑地问到:“阿川不想让我们接触什么危险的东西吗?”

    “你真是迟钝呀,咲夜。”八景说:“到了现在还说什么呢,昨天晚上,不就遇到了危险又怪异的事情吗?”

    “啊,可是,那件事,就算阿川不提醒,也会发生吧。这和铁屋子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命运吧。”咲夜如此说到。

    “这么认为也可以。不过,重要的不是已经发生的一次事件,而是因为这次事件体现出来的,更为深刻的命运走向。”八景面容肃整地说:“如果现实继续按照阿川的妄想的走势,那么接下来的时间,类似的事件会接二连三地发生,一步步将整个世界推向末日的深渊。是这样吧?阿川。”

    “大概就是这样。”我点点头。

    “不过,按照阿川之前的说法来推断,这个过程不会在一开始就闹得众所周知。而是温水煮青蛙一样,让人死于自以为的意外中。所以,一个无可违背的末日进程就像是无法打破的铁屋子,毫不知情,只以为自己过着平静生活,无法对异常进行观测。无法认知到其中危险的人们,就像是昏睡者,而认知到这一切,并试图做点什么的人,就是清醒者……”八景深思着,说到:“阿川,应该是自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初的那个清醒者吧。”

    “不是自认为。而是事实。”我看向她,认真地说:“在这个世界,我是特殊的。别忘记了,末日的来临,就如同我的妄想一样。”

    “那么,你能肯定,那个末日代理人,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不是决定了末日降临的使者吗?”八景反问到:“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开始,那么。末日代理人无论是称呼也好,还是行动也好,都更适合‘特殊的第一者’这样的角色。”

    “嗯,一般情况下,会和八景你想的一样。”我只是这么说到:“但是,这一次不同。只有我才完全真正符合‘第一人’的说法。”因为,“江”就在我的身体里呀。卡门虽然特殊,但在一切的开端这个大前提下,他的存在也不过是一个阶段性的结果而已,而无法成为最初的因。

    “那么。现在是什么特殊情况?”面对我的语焉不详,八景有目的地深究起来。

    “嗯……说起来很麻烦呀,我的妄想,末日幻境,可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结构,充满了转折和意外,似乎可以看清了什么,却又没办法说那就是真相。”我如此形容到,“不过,我的心理医生说过,那只是一个人思维发散的结果,就像是凭借灵感写下的草稿一样,也正是‘一切都为我在妄想’的证明。如果,重头将故事梳理一遍,说不定会成为大卖的好故事。”

    “如果没有发生昨晚的事情,我大概会十分赞同这位心理医生的说法。”八景毫不客气地说:“毕竟,那样的事情,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可是,耳语者要深入调查这类神秘事件,总不能如无头苍蝇一样乱找吧。”咲夜对自己此时所处的景况,丝毫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尽管,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做心理准备。对普通人来说,恐怕会觉得,昨晚的事情就像是做了一个梦吧。不过,咲夜看起来对自己已经是耳语者的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然后站在这个新的位置上,去思考今后的行动。她说:“阿川的妄想还是全都告诉我们比较好,就算是没什么条理也没关系,既然已经证明了,那些奇怪的事件,多少和阿川的妄想有些相似的地方……或者说,有彼此联系的地方。那么,就更要尝试解读一下了。”

    “我不能保证,一切都会和那些妄想一模一样。”我说。

    “当然,不需要保证这些,但是,部分线索,仍旧可以是可以阿川的妄想故事中找到的吧。”咲夜说:“哪怕是只有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可以让耳语者更快进入轨道。”

    “嗯,咲夜说得对。不过,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靠嘴巴来说了,阿川。”八景说:“我记得你说过,有将自己的妄想写成日记……交给我们如何?”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要。”因为,虽然在末日幻境中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也给富江她们看过,但是,放在这个平和的世界里,面对的是关系才刚刚开始的八景和咲夜,却猛然有一种“好羞耻”的感觉。

    “不要害羞嘛,阿川。我们既然在交往,就应该做一些有情趣的交往,看看日记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是些妄想而已。”八景朝我的耳朵吐着气,将整个身体都压了上来,还特意用胸部蹭着我的手臂。

    “不要。”我还是坚持下来。

    “那么,交换日记如何?我写的可都是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哟。”八景再次诱惑到,另一边的咲夜添乱地叫到,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我也要,我也要交换日记。”

    “烦死了,不管关系怎样。发展时间也太短了。我们是昨晚才成为这样的关系吧?”我找着借口,几乎是拖着两人在向前走,“我们之间的感情有那么深吗?”

    “当然,因为你一直都在妄想我呀。”八景说:“换句话来说,我就是你的梦中情人……大致也差不多吧。”

    “我也是,我也是阿川的梦中情人?”咲夜的声音又插进来。她一副害羞的表情,但还是用力地粘在我的身上。

    “嗯嗯,两个梦中情人,脚踏两条船呀,阿川。”八景说:“如果不想被愤怒的女人劈了,就赶紧做一点有情调的交往,例如交换日记什么的。女人是很感性的,说不定这样就会原谅你了。”

    只是‘说不定’吗?用这样的词语,根本就不能相信吧。不过。因为话题在我看来,实在太敏感了,所以这种话没能说出口。

    “知道了,知道了,我交换日记就是。”我最终还是在八景和咲夜的缠劲中低下头来,不过,其中也不乏有这么做的必要。咲夜有一点没说错,耳语者想在这么大的城市中。找到异变的关键点,没有末日幻境的那些冒险做参照。是很困难的。虽然这个世界和末日幻境并不完全相同,不过,既然引发异变的家伙们没变,那么,他们会做的事情,大致也会是类似的。

    “放学之后到我家来吧。那些日记是存放为电脑文件的。”我说,那些日记不仅仅有“我”抵达这个世界之前的记录,最近我也有将末日幻境中的一些事情写下来。不过,病院现实的事情,因为冲击力太大。完全颠覆世界观的缘故,我放弃将之记录下来。

    “嗯!我也会准备好日记的。”咲夜露出天然的笑容。

    我看向八景,只见她一本正经的表情,说:“明白了,我会从今天开始写日记。”

    你在逗我玩吗?八景。

    我虽然很想狠狠说她一通,但一想到这就是她的本色体现,又觉得说什么也没用。况且,八景也不是那种不会反驳的人,和她争执的话,虽然我也有自己的道理,但到底谁胜谁负还很难说。教训人的话,如果对方听不进去和无法被说服,反而被对方反过来打击的话,那才是最郁闷的事情。所以,我决定还是沉默好了。

    “唔?”八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饶有兴味地看了我几眼,转开话题说:“耳语者还不能立刻开始行动,毕竟耳语者之前的目标,可不是这种变成现实的妄想体验,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成员还是不少的。我需要做一些工作,对内部进行清理。况且,考虑到现实社会的反应,我们的行动也要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秘密才行,成员太过复杂的话,不利于保密。阿川,你的妄想中该不会只有我们两个是现实的人设吧,有什么人可以推荐吗?”

    “嗯,这个嘛……”我想了想,说到:“一个叫做森野的女生,是咲夜的朋友吧?”

    “啊,对,是我的朋友。”咲夜似乎没预料到会在从我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阿川,非得她不行吗?虽然森野也是很好的女孩,但是……这么危险的事情……”她的脸上写满了犹豫和担心。我倒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这种担忧不正说明了她和森野之间的感情深厚吗?只有真正关心对方,才不会因为“这是很刺激的事情”这样的理由,就将朋友牵扯到危险中。正如我一开始,也只是远远地观望八景和咲夜,不愿意过多接触她们,以免出现当前的情况——尽管,现在的情况已经证明,这可不是我愿意不愿意就能实现的事情。

    “真的不行吗?咲夜。”八景看上去倒是没顾虑这些,我觉得也可以理解,因为在八景的思考回路里,“朋友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朋友”这样的情况是不存在的。森野对现在的八景来说,不,即便是末日幻境里的两人关系,也不过是突然被牵连到一起的陌生人而已。

    森野在末日幻境中的际遇不好,下场也十分凄惨,连带着,连她的男朋友白井也因为注射迷幻剂“乐园”过量,自我崩溃了。而这一系列的事件,就是我深入接触末日真理教的开端,而八景也正是因为末日真理教的下属组织山羊公会的活动,而被牵扯进一系列“神秘”的危险中。如此算来,森野和白井,就像是纽带一样,将当时的我、咲夜和八景三人联系到了一起。时至如今,我也不能对森野和白井的存在,于我生命中的意义做一个严格的评判,但若以感性来说,应该是更倾向感激的吧。

    所以,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在这个世界,可以挽回森野和白井的悲惨命运。我对森野不太熟悉,但却和白井有过短暂却深入的交流,他给我的印象很好,如果不是世事无常,我和他应该会成为谈得来的朋友吧。如今,那场短暂又有些虚假的友谊,还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中。同样的,我也无法忘却,他为了森野,而选择服用过量的“乐园”,在夜色下挥舞匕首的身影。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白井是一个让我见识到“神秘”之残酷的参照物。

    我觉得自己和白井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所以,格外不想步入他的后尘,如今来到这个世界,也曾经利用学生会的权限,确认了白井的存在,所以,在异变扩大之前,我希望可以给他提个醒,这样一来,也许可以让他带来不同的生命旅程——即便,这个旅程的终点,仍旧是死亡。

    人终有一死,但是,如果白井知道末日幻境中自己的样子,会不会觉得,要是当时自己多加留意,或者提前知道了这个世界存在了那样的危险,会更好呢?就算,那并不会改变自己的死亡。

    我无法知道,在这个世界,在一切都开始之前,我的存在,会对白井有怎样的影响,也不能确定,森野和白井是不是可以走向和末日幻境里不同的境遇,但是,我希望他们可以成功。因为,看着那两人,就像是看着我们的影子。

    所以——

    “抱歉,咲夜,我觉得让他们知道这些事情比较好。”我在咲夜请求的目光中,坚定地说到。

    “他们?”咲夜察觉到了。

    “是的,森野有了一个男朋友,叫做白井的高年级生。”我说:“你还不知道吧?”

    “是,是这样吗?”咲夜显然有些震惊,张开的嘴巴没能合拢。不过,我的意思可不是离间她和森野之间的情感。

    “学校不允许谈恋爱,森野没说也不奇怪,像八景那样一见面就宣称自己是谁的女朋友,才是另类。”我说:“森野和白井,都是我推荐的,加入进来比不加入进来更好的人选。”

    “是吗?我很好奇,你所说的好和不好,到底是以什么为基准的。”八景话中有话,我能听明白。

    “是我的一面之辞,出于我个人的感性和想法。”我没有在这事上打马虎眼。咲夜定定地看着我,就在我觉得她还想反对的时候,她说话了:“是因为,在阿川的妄想里,森野和白井学长没有好结局,对吗?他们在昨晚那种异常的情况中……”她没能说出那残酷的结果,但是,实际上,他们的结果比她以为的还要残酷。沦为祭品和试验品的悲惨,没有病院现实记忆的咲夜和八景,都是无法体会到的。

    我点点头,没有纠正她话中的瑕疵。这样的程度就足够了,咲夜在这个世界还是很幸福的,就算未来会变得有些残酷,但是,至少在现在,我有足够的能力,让她的幸福延长那么点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