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0 既有轨迹
    咲夜气喘吁吁地站在我们面前,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我仿佛看到八景的眼眸中绽放出光芒,那是温暖又充满了希望的光,可以将至今为止的所有阴霾都融化一般。咲夜连扑带跳地跨出门槛,她已经十分疲倦,打了一个踉跄,八景连忙上前将她搀住,带她向后退到靠墙处。两个女生抱在一起,转过头来时,看向那扇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的大门,目光中仍旧心有余悸。不过,我已经注意到,咲夜的家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之前她所形容的腐烂,以及那貌似统治局遗址的风景,全都如同蒸汽一样,在我和八景看到它之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除了咲夜自己,没有谁可以证明,那样的异常曾经出现过。

    “怎,怎么会……全都……不见了。”咲夜惊讶地喃喃自语。

    “真是……”八景搀扶着咲夜,安下心来般,向前走了一步,她朝门内投去的目光,带着几分释然,“若不是亲身经历过,真要以为那不过是幻觉。阿川,该不会是我们三人,都看到了幻觉吧?”

    咲夜的视线移到我的身上,看她稍微平静下来的样子,之前那隐隐和八景产生过的矛盾,似乎在这个时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想说些什么,但是想说的话,应该和八景一样吧,感慨着自己经历的异常,心中惊疑不定,当惊心动魄的冒险告一段落,又不由得想要证明,它并非只是自己的幻觉——尽管是我的猜测,不过,现在的咲夜和八景给我的感觉,的确在许多方面。相似而融洽。

    嗯,就像是“好姐妹”的样子。

    “不完全是幻觉,我们现在还没有脱离异常,你们没有发现吗?周围还是太安静了。”在两个女生面面相觑,又不住打量四周以确认的时候,我继续解释到:“不过。咲夜之前看到房间腐烂后变成另一个场景,暂时应该是幻觉没错。”

    “暂时?”八景敏锐地抓住了我话中最关键的词语。

    “是的,如果我对你说过的那些事情,不是我妄想出来的东西,那么,那样的幻景应该会在什么时候就变成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吧。”我如此说到。我不觉得自己的经历全是妄想,不过,从八景和咲夜的角度来说,首先用“妄想”来说明。比较适合进入状态。

    “妄想?什么妄想?”咲夜有些不解,不过,她似乎觉得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她挣脱八景的怀抱,对我们两人用力鞠躬,“谢谢你们来救我。高川同学,还有八景同学。如果不是你们来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说到这里。好似又想起了之前被困住时的焦躁和痛苦,那不愉快的经历。让她的声音不由得哽咽起来。也对,这个世界的咲夜就算比末日幻境的咲夜更坚强,也还是一个刚接触怪异的普通女孩,那无计可施的痛苦和现下的平安,一定是产生了强烈的对比吧。

    冒险是刺激的,但是。遭遇束手无策的危险,就不仅仅是刺激这么简单了。我同样不喜欢后者,而期待前者,然而,人生总是没有自己期望的那么一帆风顺。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咲夜擦着自己的眼泪,不断地重复着,仿佛她心中的激动,再也找不出比“谢谢”更恰当的词汇了。

    八景将她扶起来,紧紧抱在怀中,呢喃着:“放心,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你现在安全了。”这个时候,她的声音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听到的,她最温柔的声音。现在的八景简直和之前那精明强势,又思维怪异的印象大相径庭,不过,其实是因为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吧。我更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八景,如果她可以对我温柔一点,不要老是用看变态和精神病人的视角对我就好了。

    八景安慰着咲夜,在两人的情绪平静了一些后,我对她们说:“我觉得今晚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虽然我不觉得,会继续发生实质性危险的异常。”尽管是用征求意见的说法,但是,我打心底就没打算要征求她们的意见,这个还在保持异常的环境,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什么事情,都是不可预测的,随着时间流逝,怪异和神秘的体现越来越强,这里的异常也许会更加强烈,但也有突然间,这里的异常都消失的可能。到底会怎么变化,我心中没底,所以,我才强烈建议,不要以为暂时脱离险境,就觉得这里可以继续呆下去。

    “说,说得也是。”咲夜用力点点头,说:“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那么,先离开这里再说吧。”八景说:“咲夜没地方去的话,就暂时借住我家怎样?我家还是很空旷的,因为过年的时候,亲戚都会上来拜访,说不定还会住下,所以必须准备一些空房间,这个时候,全都空了下来。我家里人也会很高兴看到我的朋友去借住的。”虽然这番话十分真诚,但一般的邀请可不会解释这么多,不过,八景这么说,在我看来,只是为了让咲夜的思维不得不跟着她转罢了,很简单的话术,任何“合适吗?”的迟疑,都会在这句话中被打消。

    果然,咲夜虽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却最终还是没有拒绝。放在平时,就我对她的认识而言,她大概是会去星级酒店开一间房,渡过这几天,直到确认安全吧。

    “那就麻烦你了,八景同学。”咲夜说着,用力握住八景的手。

    “一点都不麻烦。”八景默默地微笑着。

    “我们走吧。”在两人的寒暄告一段落后,我尝试将咲夜家的门关上,确认没有更多的异常发生后,便走在前方带路。四周的安静,让第一次走在这样环境中的咲夜露出不解又有点害怕的表情。我明白,她被关在家里时,也向外面求助。可是,即便从家里隔着门窗,感受到外界的毫无反应,也比不上亲自走入这样的环境中,确认这个“毫无反应”的原因。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咲夜突然想起了我的事情,问到:“高川同学。你们……这里……到底……”她似乎找不出一句合适的,可以将自己所有的疑问都切实提出来的话。我很了解这种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口的感觉,因为,在末日幻境和现实病院中,那庞大的,充满了阴谋感的,让人感到无力绝望的阴影,也同样让我有种不知道哪里是头,哪里是尾。哪里是因,哪里是果的感觉。就算有一个知道全部事实的人在,自己又该从什么地方问起呢?我可不止一次这么自问了。

    “很麻烦,其实我也不太明白,看样子,就连阿川自己也不太明白。”八景替我回答道,“不过,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还能帮你解决这个麻烦。那么,就要从阿川的妄想说起。”

    “高川同学的……妄想?”咲夜带着几分探究的神情重复着。

    “没错,阿川的妄想。”八景用力地,像是在强调什么般,说到:“首先,你必须明白。阿川是一个变态,一个精神病人。你必须承认这一点,才不会被接下来,我要说的话绕进去。”

    “啊?”咲夜的惊愕写满了脸上,我不由得插嘴道:“我觉得。这个前提条件其实是可以取消的。”为什么要理解整件事情,就必须强调我是个变态,是个精神病人啊,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不好,只不过是观察事物的角度,和对事物产生认知的角度不同,所产生的差异,很普通的好不好。

    “至少,你要有一个印象,阿川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和一般常识不一样。”八景这话倒是正经了一点。

    “哦……”咲夜仍旧是一副不明就里,不明觉厉的表情,然后说到:“行为和思想不符合一般常识的人,不就是变态和精神病人吗?”

    这话如同一箭穿心,狠狠地伤害了我。我的脚步有些沉重,甚至想回头辩解一下,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咲夜说得太正确了,让我无言以对。八景倒是愉悦地笑起来:“没错没错,看来咲夜你也是很明白的嘛。还有,不要叫我八景同学了,都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们是同伴,是朋友吧,所以,叫我八景,我不也是叫你咲夜了吗?”

    “啊,好,好的。八景同……八景。”咲夜改口得有些勉强,但她的脸上,却挂着温暖的笑容。

    “那么,转回正题。我接下来所说的,很主观,是我的一人之谈。”八景顿了顿,继续说到:“简单来说,就是阿川的妄想,因为某些原因,正在变成现实,于是,他在妄想中所获得的经验,就派上了用场。我是阿川的女朋友,所以,就算明知道是他的妄想,也不得不跟上来,结果却发现,这些妄想似乎正如阿川所说的那样,正在变成现实。”

    咲夜听到一半,脚步顿了顿,我看得出来,八景的话中有一些事情,让她有些在意,而且,我觉得是八景再次强调自己是我的女朋友的那一句——也许只是我自己感觉良好——不过,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感觉。而且,我同样觉得八景可以看得出来,甚至,我觉得这是她故意说的。夹杂在两个在我的生命中,都有过密切关系,但又同时重新来过的女生之间,这种隐晦的,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的矛盾,让我有点头皮发麻。

    实际上,正因为八景若有意若无意的话,配合咲夜的反应,我此时陷入了一种窘迫的状态,只能拼命将精神集中在周围环境的细节上,像鸵鸟一样避开这种窘迫。

    “高川同学……高川,阿川他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咲夜对我的称呼也改变了,一口气连升两级,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没去看八景的脸,不过,大概也看不出什么来,我现在发现,八景比我想象的,更善于隐藏自己。只听到咲夜继续说到:“八景你的意思是,阿川经常做这样的妄想,甚至严重到。分不清妄想和现实,即便在被挑明这一切都是妄想后,也觉得,这些妄想会出现在现实中,不,根本就是一种尚未被其他人发现的现实?”

    “……虽然和我的理解有些许区别。不过,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八景顿了顿,说:“阿川的妄想,是关于世界末日的,他说,自己看到了末日代理人,所以,这个世界,将会和他的妄想一样迎来末日。在来到你这里前。我其实是不太相信的,不过,我也不会因此讨厌阿川,尽管,当时认为他就是一个精神病人,不过,连他变态的一面,精神病的一面也接受。就是我成为他的另一半的觉悟。”

    怎么又转到感情的事情上了?我不由得在心中暗想,明明正题是末日好不好。

    “不过。现在你觉得,其实阿川说的是实话?”咲夜避开了八景的后半句,针对前半句说到。

    “不,还不能下定论。”八景回答道:“其实,事实到底如何,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我对事情会往这个方面发展,有一些兴趣。你不觉得,虽然危险,但却是很刺激的事情吗?我们的生活都太过平凡了。就算出现阿川这样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也不过认为这是他的脑袋出了毛病而已。接受一个精神病人为男友,接受他的脑袋经常犯病的事实,并不是嘴巴随便说说的那么容易。但是,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让他不是在犯病,而是事实的确如此的话,就有意思了。”

    “嗯……我不是不能理解啦。”咲夜用食指按了按嘴唇,想了想,说到:“其实我也觉得,平日里无聊的时候太多了,所以,也经常做一些冒险的幻想,只是,从未付诸实践过。之前发生的那些,亲身经历的时候,的确让人后怕,可是,既然这不是妄想和幻觉,而是即将愈演愈烈的现实变化,那就只能正面去应对了。我觉得,在这种时候,正视这些异常的存在,而不局限于过去的常识,是必要的做法。”

    八景凝视着咲夜,在咲夜毫不退让的目光中,微笑起来:“……原来如此,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真不愧是阿川一直都在意的人。你过关了,咲夜。”

    “什,什么?”咲夜一副不解的表情,但随即又有些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地说:“阿川,阿川一直在意的人?我,我吗?”

    “的确如此,我也是才刚刚知道的,其实他一直都在偷窥我们两人。好像是因为,在他的妄想中,我们和他的关系匪浅的……嗯,淡淡的思春期?”八景朝我这里看了一眼,我就算背对着她,也能感受到那针扎的视线,而且,她的嘴巴可真毒。不过,我一点都没有辩解的余地呀!

    “思,思春期?关系匪浅?这个……这个……”咲夜的声音让我觉得,她似乎快要昏过去了一样。

    “那么,要加入吗?耳语者。”八景打断她的话问到,让咲夜有些措手不及。

    “加,加入什么?”咲夜惊讶地说。

    “耳语者,我成立的一个组织,就在今晚,阿川也加入了,他大概是想要借助组织的力量,去调查这个城市里的异常。虽然一开始,我觉得不过是一场游戏,不过,既然现在都亲身经历了这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认真一些也是应该的。”八景解释到:“为了保证组织目标的纯洁性,更合适对都市不可思议事件的调查,我会对现在的耳语者动一下手术。如果你愿意承担面对这些不可思议时的危险,那么,欢迎你的加入,咲夜。你有这个素质。”

    “不可思议事件的调查小组吗?”咲夜原来是这么理解耳语者的。她没犹豫太久,就坚定地回答道:“好的,我参加,我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面对这些危险和困难,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八景的嘴角展开笑容,突然趴在咲夜的耳边,用我只要仔细听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对阿川而言,我们和其他女生是不一样的吧,在阿川的眼里,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不一般的吧。虽然在今晚之前,很难认可这点,但是,今晚的事情多少证明了他的正确性。所以,既然你当我是朋友,咲夜——”她发出窃笑声,“我可以把一半的阿川让给你哟。”

    “……什,你在说什么啊!”咲夜过了半晌才发出惊讶的,迫不及待掩饰的声音:“八景,我,我才不是——”

    “嗯,没关系。”八景松开咲夜,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的许诺一直都生效哟。”

    “八景!你是阿川的女朋友吧!”咲夜的声音大起来:“怎,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我呀,拥有风一样的胸怀。”八景跳开来,开怀大笑着:“这不是恶作剧,也并非我不在意阿川,只是,我不会被这种在意束缚住。”她十分认真地对咲夜说:“我早就已经决定了,我要成为风一样的女人,但是,我也很注重诺言,既然答应了阿川做他的女朋友,就不能不管它。但是,我也不能因此被束缚住,因为,我是风呀。所以,我允许你拿走阿川的一半。”她直勾勾盯着咲夜,“我是认真的,咲夜,那么,你又会怎么做呢?亦或者,什么都不做?”

    “我——”咲夜没能把话说出口,八景就打断了,说:“没关系,不需要对我说,因为,就算我成为风,也会一直注视着你和阿川,从这个意义上,我就履行了承诺,没有真正离开过阿川的身边。”

    “八景……”咲夜带着不知所措的表情,凝视着仿佛可以穿透墙壁,看向遥远地方的什么东西的八景。

    她们两个女生的交谈,完全没有我可以插口的地方,直到她们沉默下来,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我才有机会松一口气。八景的态度,咲夜的态度,两者之间矛盾和共存的地方——诸如此类的事情,其实我并不打算深究,因为,仅仅是保证她们的平安,就已经让我豁尽全力了。而且,正如她们可以当着我的面说那些事情,我也对她们有着不同寻常的情感,只是,比起这些东西,只要她们感到幸福的话,就都无所谓。

    我们三人一路离开这片小区,沿着来时的路翻过墙壁,回返繁华地带,随着人气的逐渐高涨,那片诡异的寂静所带来的紧张感,总算是消退下去了。我们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无疑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不过,那个小区毕竟是咲夜家所在的地方,未来到底会变成怎样的情况,也十分让人在意。先不提咲夜的双亲,即便此时出差在外,也始终是要回来的,而且,咲夜家所在的那片小区,自然也不可能只有咲夜一个人,那么,其他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是否还会发生更多更严重的情况?

    “不,除了我们之外,应该没有人在那个异常环境中。”我说:“异常还没有强烈到可以卷入多人的地步。所以,就当作是我们体质特异,无意中进入了异世界比较好。从这个角度来说,既然末日即将来临,那么,这样的情况大概会愈演愈烈吧。我也不清楚彻底消除它,该怎么做,所以,在未来的时间里,大概还会陆续有其他人卷入其中,然后,变成都市恐怖传说之类的东西。”

    “那么,曾经有过的都市传说,也会因为末日的临近,而渐渐变成现实吗?”八景不由得问到。

    只是——

    “谁知道呢?”我说:“神秘之所以是神秘,就是因为,它无从理解,也无从预测,除非,你因为某种神秘的力量成为先知。”

    “先知吗?”八景呢喃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