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6 电子恶魔
    电脑屏幕中的传输图像在一瞬间,产生了幻觉般的异变,就像是一只充满恶意的深红色眼睛在屏幕的那一端注视着我。利用资讯信号网络,横跨区域的距离,借助“神秘”的力量,跨越存在性的屏障,那是一种极为强烈的异常感,我绝对不会因为它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就认为它真的只是幻觉。时间的流动变得微妙起来,除了自己之外的体感时间无限趋近于零,八景和咲夜静止了。

    我感受到那熟悉的如蛆附骨的痛楚,就像是烧红的铁棒硬生生插入眼球中,灼热和刺激化作电流在沿着神经窜动,一下子就跃入大脑中,让那里好似过载了般,一片空白,似乎还能嗅到焦糊的味道。这个世界的“神秘”在上升,“江”的活跃性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清晰了。而且,现在的情况是——?

    数据仿佛化为实质,从屏幕中一跃而出,就像是鱼群般钻进磁盘中,并非是通过数据线传导的,而是直接在空气中游动。就算无法查看数据的详细内容,只看到这般景象,也足以让人相信,那些数据绝对不是日记数据。

    是异常之物,“神秘”的体现,而且神秘度相当之高,而且这样的体现方式,让我下意识感到不同以往怪异的地方。对于一个生长在信息化和大数据化时代的年轻人来说,所有以数据流的形态体现出来的东西,都是充满了超常规即视感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是这个世界因为异变自发产生的异常?亦或者,是外来者侵入时所用的工具?我心中思维电转,直到这片景象彻底于眼前消失时,才过了大约一秒?我看了一眼电脑的时间,感觉上花了很长的时间。但果然还是十分短暂的变化。而且,突然消失的异常感似乎在说,之前所观测到的东西,全都是错觉。

    不过,磁盘中的东西……要看看吗?我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的八景和咲夜,将目光停留在已经完成数据传输的磁盘上。

    没有犹豫太久。我点开了那张磁盘的盘符,没有运行,仅仅是打开文件夹,只见在磁盘根目录下,本该全是文本文件的磁盘中,出现了一个名字乱码的程序运行文件:

    #$%##.bin

    “果然如此。”我碎碎念着。这是十分典型的l系统运行文件,用当下最普及的w系统环境,不进行转换的话,是无法运行的。“这种神秘,有很严格的运作环境限定吗?”在我的脑海中,很快就浮现出这种程式化特征所带来的各种可能性。程式化和数据化对人类来说,最普遍的认知就是——普及性、适用性和直观性,它简化繁琐而重复的因素,浓缩步骤,变成最适宜人类习惯,尽可能直观地体现。在这个过程中,性能可能得到优化。也可能会被劣化,但无论如何,容易学习使用这一点是共同的。

    所以,这次出现的神秘,会是一种让神秘力量使用者激增的媒介吗?这么想的话,联系到那只深红色的眼睛。的确不太像是这个世界受到“异常”的侵蚀后自发产生的。如果是和我一样的外来者使用网络来扩散这类程式化神秘,果然更好解释一些。那些人已经等不及了,要进一步加剧神秘对这个世界的侵蚀吗?还真是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的家伙。

    不过,正如我无法阻止卡门使用“沙漏”在这个世界撬开一个缝隙一样,此时的我。就算做好了准备,也不可能搜到不知藏在哪儿的其他入侵者,阻止他们将这些神秘程式借助网络扩散开来。从我接触到这个程式的方式来看,其扩散方式应该是有针对性的——它到底会引发哪种具体的效果,不使用的话就不清楚,不过,从对方的行为方式来判断,有选择地激活“激活可能性高”的神秘,绝对是第一选择,而具体的对象,应该就是我们这些外来者吧。

    这个世界,已经不只有我一个外来者,在早期的压制中,无法动用神秘力量,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被淹没到六十亿人口的平凡世界中,也绝对不是只有我一个。卡门因为力量特殊,所以凿开了将这个世界的“平凡日常”凿开了一条缝隙,可是,想要达成暴力提高世界神秘度的方式寻找通路,绝非是一两个人就能完成的。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先激活所有外来者的“神秘”,以作为进一步的台阶。

    也就是说,这个神秘程式,很可能是针对我这类人而制造出来的,目的也应该是为了让我们使用,说不定,在使用的一瞬间,就会被定位。而且,在激活我们这类人的神秘之后,这些神秘程式的对象,就会变成这个世界的“土著”——毕竟,这个世界和末日幻境还是很相似的,通过末日幻境的情报,对这个世界的“土著”进行一定程度上引导也是可能的。我自己不也是在做类似的事情吗?

    如此一来,使用神秘程式的人就会激增,而作为程式化的神秘,实现互联和远程控制之类的功能也不是没可能做到。如此一来,达成对使用者的神秘力量的统合,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要强制性整合各个入侵者和当地土著的力量,这种方式也是极有效率和成功率的。而且,这样的东西,只有特殊而高端的神秘性才能做出来,我不清楚外来者中到底有多少强力人才,但是,既然连卡门都不太可能做出这种东西,那么,这个神秘程式是依靠了“江”或者说,是“病毒”的力量——自然是最大的可能。

    “真是棘手了。没想到会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强制进行神秘性唤醒工程。”我这么想着,两个女生的声音陡然从近在肩膀的地方传来,“阿川,这是什么?”

    我这才注意到,八景和咲夜已经来到身旁了。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乱码的神秘程式上。

    “……不知道名称,突然就出现在磁盘中了。不过,按照我的猜测,硬要加个名字的话,大概可以叫做‘神秘唤醒程式’吧。”我没有太多犹豫,直接对她们讲解我之前的猜想。因为这个神秘程式具备可怕的侵蚀性,对未来的冲击是可以预见的,身为已经接触到神秘的耳语者的一员,必然要对其拥有一定的认知。

    “也就是说,使用它的话,可以变成超能力者和魔法少女之类?”咲夜好奇的同时,又有些小激动。因为是普通人的缘故,所以在面对异常的时候束手无策,这样的感觉。恐怕在昨晚已经深刻地烙印在她的心底了吧。即便只是普通人,在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获得幻想作品中那些超规格的力量,也会兴奋不已吧。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吗?”八景冷静地问到。

    “这就不清楚了,它既然没有主动运行,那就是留有选择的余地。”我说,虽然在很多时候。外部环境的压力总会让人失去这点选择的余地。

    “这是什么运行文件?我从来都没见过,真是可以运行的吗?”八景又问。

    “应该是l系统的运行格式。在w系统下要运行,必须进行格式转换。”我犹豫了一下,说:“可以尝试解包,不过,释放出来的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就不能保证了。就我来说。对付这种正体不明的东西,还是保持它原来的状态比较好。”

    “啊,这些事情我不懂,阿川你做决定吧。”八景说。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也可以使用?”咲夜关心地问到。

    “不清楚。之前那些解说,都只是我根据妄想的经验进行的猜测。”我说:“神秘的运作机理太奇怪了,制造这个东西的家伙是否设定有其它条件,不亲自使用一下是不清楚的。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就会运行这个文件,不过,有很大可能会吸引一些人或者非人的东西来到这个城市。我没有技术针对这个程式设置沙箱环境,所以一旦开始运行,那么所有好的坏的情况都会接踵而来。你们如果没有做好准备的话,我不打算运行它。”

    “做好准备吗……”八景沉吟着,就像是在反思自己的觉悟,咲夜则是什么都没有想的样子,说:“我怎样都可以哟,因为有阿川在嘛。”

    嗯,虽然很想说谢谢你的信任。不过,我还是觉得,咲夜你多少思考一下比较好,否则给我的压力就太大了。我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还是将这话留在心里,身为男人,不能再女人面前说不,尽管是逞强,不过,多少也算是我的宗旨吧。事关她们的安危,又是涉及整个城市的事情,绝对不能出差错——这种程度的压力,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我的心脏砰砰直跳,盯着那乱码的运行文件,手指有点僵硬的感觉,这样的紧张感受已经很久没有了——我已经过了单纯为自己而担忧的岁月,不过,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无论经历多少次风险,都是无法缓解其中的紧张感。

    “你很紧张?阿川。”八景出声到。

    “……多少有点,因为我也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我在她凝神的注视下,就好似被剥掉了外衣,连灵魂都坦裸出来,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这样的眼神真有压迫感,在末日幻境里可是很少见的,和我有亲密关系的人中,左江和富江也用过这样的眼神看我,当然,比较起来,在那种深邃而黑暗的梦境中,在追寻自我的错觉中,“江”的注视更有贯穿力,不过,它的凝视有太多的恶意,更像是站在食物链的尽头。与之相比,还是八景的注视让人舒坦一些。

    “你对自己的判断没有自信?”八景的说法还真有些严厉。

    “不,只是……”我犹豫着。

    “如果只有你需要面对那些可能的后遗症,你会怎么做?”八景说。她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并非只身一人,也是不争的事实,忽略这些事实而片面去考虑事情,对我来说并不是正确的做法。

    “我们不了解神秘。所以,无法就当下的情况做出准确的判断。”八景继续说到:“与其一知半解的觉悟,我宁愿相信早就彻底有了觉悟的人,况且,这个人还是我的男人。你是这样的男人吧?阿川?”

    她的眼神逼迫过来,让我背后有些汗渍。因为她这么说的话,我就不能有任何犹豫了,面对一个决定将自己的觉悟交过来的女生,而且还是自己所爱的人,身为男人的我是绝对不能推却的。所以——

    我定了定神,将w系统关闭了。咲夜发出轻微的“啊”的一声,然后电脑开始重启,屏幕刷出系统选项。

    “就是这个?l系统和w系统?”八景的语气表明她并不怎么了解这东西。

    “感觉很有型,很厉害呢。”咲夜也是一副不明觉厉的口吻。

    不过。“其实不是那么厉害的东西啦。”我尴尬地笑了笑,因为,系统区别什么的,对于真正尝试去接触的人,也不是什么难懂的东西。虽然在女生看来,就算只会用现成部件拼凑电脑,安装上系统,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吧。

    l系统的进入比w系统要快。因为它是以字符为第一界面的,这个系统在早期是以名为“u系统”的生产用系统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而制造者又是一名骇客,所以选择了对自己的职业而言,更为高效的使用界面——当然,l系统进化到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了,图形界面也存在。不过就许多方面而言,在使用难度上要比w系统麻烦。

    “哦,哦。原来如此,阿川懂得还真多。”八景和咲夜都这么说。

    所以说,我只是现学现卖而已。这种资料在网上遍地都是。身为l系统的使用者,我也就只达到用系统内嵌语言,依葫芦画瓢地编写几个效率代码而已。之前说无法做隔离运行环境的沙箱系统其实并不完全正确,我的电脑中有这样的现成程序,因为最近有研究这个东西,不过,就我的技术而言,的确无法正确阅读沙箱系统的运行日志从而找出深处的东西。正因为是一知半解的东西,所以,还是不要使用在这个神秘程式上为好,以免出现什么变化,又无法直观进行了解。

    这个时候,我已经做好了电脑爆炸的准备了。

    我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调出几个监控程序,随后进入神秘程式所在的文件夹。

    “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我看着在屏幕光芒下,脸颊微微发亮的两人,有些紧张地问到。

    “现在不需要我们出去了吗?”八景说。

    “嗯,虽然在近处的危险性更大,但是——”我认真地对两人说:“我希望你们能在身旁,尤其在这个时候。”虽然这样的话有点和之前的想法矛盾,的确也让两人的危险性上升了,可是,这样的话却是下意识冲口而出的,应该是反应了,我此时的矛盾吧。

    “很好。”八景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露出十分温暖的笑容,“我们是一伙的呀,所以,无论什么,都应该一起面对。你之前都想着自己冲锋陷阵,让我们留在安全的大后方吧?阿川。这样的想法,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我觉得,咲夜也是这样想的吧?”

    “嗯嗯!”咲夜用力地点点头。

    “我知道,在面对异常情况时,这样的想法很天真。不过,别少瞧女人的觉悟!”八景充满气势地压住了我放在确定键上的手,用自己的手掌,覆盖在我的手掌上,之后,咲夜也这么做了。

    “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求助不是什么不道德的行为,也许也有人感到麻烦,也有人后悔,但那绝对不会是我们!因为你是我们认可的男人,这点认知,你必须具备,阿川!”八景的眼眸就好似绽放着光芒,“来吧,让我们一起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温暖的冲动,从我的内心深处勇气,八景和咲夜的温度,从肌肤那里渗透进来。我想,这个时候,自己一定是在笑着的吧。虽然很愚蠢,很矛盾,但是,有些行为就是不加思考的时候,才充满了撼动心灵的光辉。

    所以,“来吧!”咲夜充满干劲地喊道。

    我们心有灵犀般,一同按下确定键。

    神秘程式被触动,在清脆的按键声中,有一层淡淡的灰色漫过深黑底色的屏幕,一瞬间,所有的数字符号都消失了,但是,那和以往不同的屏幕色却证明,电脑并没有休止,程式的确运作起来了。我们三人凝视着屏幕,下一刻,大量的乱码从屏幕上方升起来,迅速快得只看到一片残影,又仿佛这些残影膨胀起来,要挤出屏幕之外。屏幕的亮度猛然提高了,大量的灰雾从中倾泄出来。我无法动弹,就好似时空已经定格,应该不止是我,八景和咲夜此时也是一样的,不过,我瞥过她们的表情,似乎并没有我现在这种,全身受到禁锢的难受——她们连思维也冻结了吗?

    太强力了,这种强度的神秘性,简直就是想用大锤子硬生生砸坏这个世界的保护壳吧?我在心中惊叹着,下一瞬间,周身的环境再度变回原来的样子。八景和咲夜也在这一刻,恢复了“活动”的状态,有一种被从“异常”中弹出来的感觉。

    不过,异常还没有结束,满屏的乱码已经消失,不,应该说,重新拼接成新的直观表面图形结构,掩盖了乱码的底层结构。电脑中事先安置的监控程式已经被这个神秘程式挤得关闭了,电脑的硬件资源已经用满,硬件指示灯拼命扇动,风扇噪音也提高到最大,这种满负荷的运作,就像是随时会烧毁硬件一样。不过比预想中好一点,监控程式虽然被关闭了,但是,早期负荷还没达到最大时的监控日志仍旧保存下来。

    八景和咲夜似乎并没有复原到之前那什么都不清楚的状态,虽然在那一瞬间,看似连思维都冻结了,但在重新“活动”的时候,惊讶的表情,已经明明白白显露在脸上了。我挣脱她们僵硬的手掌,在一个快捷键上按了几次,另一块屏幕片刻后启动,呈现监控日志的记录。

    “刚刚……”八景舔了舔嘴唇,就像是有些口干舌燥。

    咲夜也一脸紧张和严肃的表情,盯着暂时还在勾勒某种图形化界面的第一屏幕。神秘程序的运行,已经过了神秘性最强的阶段,隔着屏幕,我只感觉到那个图形界面散发出来的异常感,这更证明了我之前的想法,之前一瞬间高强度的神秘,就是为了敲碎这个世界的保护壳,将“程式的异常”释放并巩固下来。

    看样子,神秘程式图形界面的重组还要花费一些时间,正是因为这种明显受制于电脑硬件水平的特征,才更符合这个世界对异常屏蔽的状态。虽然神秘度受到限制,但是,却能更好地适应这个世界,以完成下一步侵蚀的铺垫。

    “有什么结果吗?”八景问到。她已经明白我在做什么了。

    “嗯,虽然有许多地方不可解读,但是,有几段代码,很像是某种递增循环……”我叹了口气,改口到:“没办法,能看到的,都是表面的东西,就像是现在构成的图形界面一样,不过是为了方便使用和底层伪装而已。”

    “没关系,这是早就有所准备的吧。”八景理所当然地说,不过,她说的也没错。目前为止,神秘程式所体现出来的许多特征,都充满了熟悉感,如果涉及到“江”和“病毒”的话,这种变化过程的不可解读,就是必然的。根本没必要为此丧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