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7 电子恶魔2
    神秘程式启动的那一刻,强烈的异常直接对我们三人的感官造成影响,我的思维还能活动,但是八景和咲夜却似乎连思维也冻结了,当这种就像是要用榔头敲碎这个世界外壳的异常感褪去时,只有模模糊糊的感觉残留在两人的印象中,这一点已经确认了,她们的确没有看到那片膨胀的乱码和仿佛被灰雾充斥的景象,只不过,“有那么一段时间的异常产生了”这样的认知,深深留在她们的感觉中,直到外在的现象恢复到一定的正常时,仍旧让她们不太确信,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八景舔着嘴唇,就像是有些口干舌燥。

    “程式启动了,你们的感觉是正常的,不过,应该不怎么好受吧。”我拉开抽屉,取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两人:“吃下去,身体就会暖和起来了。”

    “啊,哦。”八景和咲夜伸手接过巧克力,撕开包装,如同仓鼠一样啃起来。

    房间里变得安静下来,两位女生咀嚼巧克力的声音,电脑硬盘在咯吱作响,似乎不堪重负,风扇也在嘶声竭力地运作,分外清晰分明。虽然不清楚这个神秘程式的运作机理,但从它的运转过程和效果来看,我的猜测有一部分是正确的。我切换到第二控制台查看监控日志,不过,一如所料,能够解读的小部分,全都是伪装用的代码,在监控程式被干掉之前,一点深入程式内核的记录都没能留下。我也不觉得气馁,毕竟,如果这么好琢磨清楚,这个程式的神秘性,就不可能如之前表现出来的那般强力了。

    通过程式化的方式。批量激活个人所拥有的神秘吗?通过网络扩散出去的话,就能让用户激增,对普通人来说,大概只是一种代码病毒,不过,抛开我们这些外来者。若真有土著依靠这个神秘程式获得了神秘,那么,就一定会掀起惊涛骇浪吧。虽然说,这个神秘程式或许可以让我这样的外来者摆脱世界的压制,复原固有的神秘,但是,就我的情况来说,神秘扩散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的了。只能先看看神秘程式的效果,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怎样?”八景咀嚼着巧克力,模糊地问到,她大概能明白我正在查看的记录是关于什么的。

    “嗯,虽然有许多地方不可解读,但是,有几段代码,很像是某种递增循环……”我叹了口气。改口到:“没办法,能看到的。都是表面的东西,就像是现在构成的图形界面一样,不过是为了方便使用和底层伪装而已。”

    “没关系,这是早就有所准备的吧。”八景理所当然地说,不过,她说的也没错。目前为止。神秘程式所体现出来的许多特征,都充满了熟悉感,如果涉及到“江”和“病毒”的话,这种变化过程的不可解读,就是必然的。根本没必要为此丧气。

    我拿起抽屉里的烟盒。掏出香烟,朝两位女生问到:“可以抽吗?”在末日幻境里,她们倒是没有批评过我抽烟的行为,不过,在这个世界,她们既然有所不同,那或许会很介意吧。女生不喜欢烟味,在我看来,是十分正确且理应如此的。换句话来说,虽然我并不反对已经抽烟的女性继续抽烟,但是,也拒绝从未接触过香烟的女生学抽烟。我接触过的女性,虽然不会因为抽烟行为而被分类成好坏两种,但是,在常识里,抽烟果然还是不好的吧。

    所以,若是在这里被八景和咲夜念念碎的话,也有心理准备了。

    “可以哟。”咲夜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八景也一边说着“可以呀”一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的惊诧样子,就好似我之前的小心翼翼全都是自寻烦恼。

    “你们喜欢烟味?”我一边问,一边拿起打火机点火。

    “普通……”咲夜还是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八景则用一脸鄙视的目光看过来:“觉得不好,就别抽呀。”

    “啊,那就不说了,哈哈。”我将这个问题打混过去,从末日幻境的童年开始,就已经吸了那么久的烟,现在要说戒掉,已经不是在思考范围内的事情了。

    “阿川是优等生,还是学会生干部,还是越学级提拔的。”咲夜好奇地问到:“抽烟没关系吗?”

    “嗯,应该,只要你们不去告状。”我平静的说完,咲夜立刻用力地说:“我不会的!”

    “说起来,阿川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学抽烟的啊?”八景一屁股坐在我的椅子扶手上,居高临下瞥过视线。

    “唔……很早以前。”我一边应付着,一边将屏幕调回第一控制台,神秘程式正在展开成直观的图形界面,整个过程显得十分吃力,也不知道换台好点的电脑,是否可以更顺畅些。带有神秘性的东西,用科技常识去解释,可不是什么好方法,过去就有人因为一些“神秘”看起来很“科学”,所以尝试用“看似合适的科学理论”去给“神秘”做一个标准,结果,他死了。

    死因是,袭击他的神秘,不再符合他的科学标准,在短短的一瞬间,巨大的波动,直接让他无法转过脑子和身体,整个人都被蒸发了。

    “怎,怎么可能?”这样的话,对他来说,真是绝妙的墓志铭。

    所以,无论眼前屏幕中的东西,多么看似电脑程式,也不能真的将它当成是单纯的电脑程式。

    “还没有结果吗?”八景问。

    “我的机器太破旧了。”我有些无奈,“这种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太快了,才用四年就彻底落伍了。”

    “这么说来,耳语者也需要一台好电脑呢。”八景对咲夜说:“拿出资金,为耳语者重新添购一些设备如何?预算在五万元左右,我会出一半。”

    “哦——八景你看着帮办吧,我没异议。因为我不了解这些东西呀。”咲夜一脸天然的微笑,说到。

    “嗯,也是,你就是耳语者的大金主,这样就足够了。”八景点点头,就这么讲咲夜的身份固定下来。这么做真的好吗?八景。我虽然心中如此想着。却没有说出口,因为,咲夜真的就是大金主,不仅身份,还是思维方式,都是如此。不让她出钱的话,反而会让她胡思乱想吧。

    “是哦,我也是耳语者的重要成员。”咲夜很清爽地说:“钱真是好东西。”

    明明有一张可爱的脸蛋和超过高中女生平均水准的三围,说话的口吻却让人联想不到她的模样呢——我不由得再次于心中默默想到。

    直到我抽完一支烟。神秘程式的展开才告一段落,因为电脑的负荷指示已经下降了,无论是硬盘还是风扇,都给人一种筋疲力竭,终于得以歇息的感觉。屏幕上的图像,已经不足以再让我们像之前那般吃惊了。已经完成直观图像示现的“神秘”展现在我们眼中,那是一个三维线勾螺旋的背景,整体看上去。就像是充满了数字化风格的异空间——符合这个数字时代的人们想象的样子。除此之外,就是两个选项:

    “电子恶魔作成”和“录入者登记”。

    我们三人对视一眼。好半晌无语。该什么说呢?虽然真的很符合数字化和程式化的风格,不过,多少让人觉得儿戏,少了神秘的震撼感。

    “电子恶魔?那是什么?”八景问。

    “也是恶魔的一种吧,我见过恶魔,也许是将恶魔通过程式代码的方式制作出来?”我不由得猜测到。“不过,无论在什么时候,召唤恶魔都比制造恶魔更加容易。这里写着电子恶魔作成,如果是真正的作成,大概不会是我认知中的那些恶魔吧。”就我所知。恶魔是从灰雾中诞生出来的知性生命体,无论外表如何,再低下的恶魔也会表现出七岁孩子以上的智慧。给我印象最深的,自然是犬类恶魔,不过,犬类恶魔在所有恶魔中,神秘性也好,战斗力也好,都并非是最强力的。除此之外,如果魔纹使者驯化了恶魔,就能将其变成自己的使魔。

    我的乌鸦,夸克被恶魔化了,所以,并非是野生的恶魔捕捉为使魔,而是直接成为使魔。

    无论是使魔还是恶魔,其本身自然都是具备神秘性的,也会表现出各式各样的超凡能力。正如我的使魔夸克,可以变成阴影斗篷,让我穿梭于阴影之中。桃乐丝曾经的使魔,就像是蝗虫一样,会吃掉所有挡在面前的东西,无论那东西有多硬又多大。

    既然冠以“恶魔”的称号,那么,电子恶魔自然也具备和我所认知的“恶魔”所类似的特质吧——例如,都是通过灰雾生成,都具备神秘性和超凡能力,让持有者自身没有足够的能力,也能利用它的力量对付神秘。

    若真是这样,还真是量产型的兵器。

    “试试看吧,有点像是养成游戏呢,制造自己的电子恶魔,然后养成吗?”咲夜兴致勃勃地说。

    “你玩电子游戏?”我不由得问到。

    “嗯,我最喜欢养成类的了。例如x星志愿,宠x精灵之类。”咲夜说:“养成很有趣呀。”

    “那你就要小心点了,虽然这个神秘程式,会是你喜欢的那种养成类游戏界面,但它可不是什么游戏,一个不好,可是会死人的。”我严肃地说,咲夜盯着我看了一阵,脱离那有些兴奋的情绪,认真点点头。

    “少废话了,阿川,开始作成吧。”八景插话进来:“这个录入者登记,到底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入口,还是只能绑定一个使用者的入口?”

    “我希望是前者。”咲夜还是对这个看似“电子恶魔游戏”的系统念念不忘。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点击“电子恶魔作成”的选项。

    屏幕的画面再一次重组,类似之前的异常感再一次弥漫出来,不过,因为对环境的干涉强度没有原先的大,所以,八景和咲夜也能准确地观测到了。好似雾气一样从屏幕中散发出来的灰色。灰雾,末日幻境中所能观测到的各种神秘的原点,或者说,是类似将物质分解后所得到的最小微粒的东西,它并非稳定的物质态,也可以说。没有物质态和意识态的构造性质的界限,既然这个世界可以被认知为“中继器创造”,那么,出现这样的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此时它的出现,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固有规则所致,而是入侵到这个世界的“异常”所导致。

    有灰雾出现的地方,就会出现异常。这个神秘圈内的准则,在如今这个世界,也是通用的。

    只有我知道,灰雾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它在带来力量的同时,也会带来不详。八景和咲夜没有这种认知,只是好奇于灰雾外表所体现出来的奇异。她们伸手去接触它,我没有阻止。这里的灰雾应该是有针对性的,是我启动了神秘程式。我确定了选项,那么,神秘程式的力量,也不会浪费在无关人的身上。

    “这是什么?”八景问,灰雾的流动,一开始并没有改变什么。或者说,改变了什么,却不是普通人可以感觉到的。

    “灰雾。异常的征兆,也许你可以当它是‘神秘’在一定程度上的本质,就像是科学理论中。物质分解成原子,但原子却并非终点。”我解释到,谨慎地观测着灰雾的变化。

    一开始,灰雾的流出还是十分平缓的,甚至有些有气无力的感觉,可是,我的话声刚落,它就好似被什么东西用力搅了一把,巨大的旋转力量,带动房间中的灰雾绕着我涡旋起来。没有声音,没有气味,没有接触的实感,可是,八景和咲夜都惊呆了,从她们一动不动的眼眸中,可以感受到,从她们的角度,所看到的灰雾变化有多么剧烈,她们的身体都僵硬了。

    “阿川!”两人惊恐地喊道。

    “放心!没事!”我安抚着她们,尽力去感受灰雾的变化,只是,它好似只以视觉方式呈现,其它感觉器官完全没有反应,只有那剧烈而宏大的异常感,经由“看到”本身,挤压进大脑之中。就如同攀升上新的阶梯般,下一瞬间,我感到全身灼热,好似被大量的电流贯穿了身体——不,从八景和咲夜的眼睛中倒影出来的景象,就是如此,我不由得站起来,巨大的压力让身体无法再如之前那般无动于衷。

    “阿川!”八景有些急切,我再一次开口,证明自己真的没事,“没关系,这应该是正常的过程。我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形成,又流了出去。这是……”我描绘着自己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我们将目光转移到屏幕上,只见那异空间般的背景画面,那些三维线勾螺旋,正在迅速旋转,繁杂的运动,足以让人觉得身体不适,可是,更惊人的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画面前景中构成。

    那是一个看似人形的东西,从脚部开始,肌体的轮廓不断向上蔓延,无数的光点,以它为中心集中起来。

    屏幕的光芒,甚至比午时穿过窗帘的阳光更加耀眼,就像是,从这个人形身上绽放出来,贯穿了屏幕和时空,最终抵达这个房间。

    “这个就是……”咲夜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这个人形到底是什么,“电子恶魔?”

    “原来如此。”我经过这番体验,大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灰雾对我这个存在,包括物理和精神方面的构成产生了反应,最终提取了什么东西作为样本,在这个程式中添加神秘性,以完成最终的构架。所谓的电子恶魔,却并非完全是从灰雾中诞生的怪物,而是具备制作者某些本质特性在内的恶魔质地产物。”

    “也就是说,是为了方便控制?”八景听懂了我的说明,“似乎制造这个程式的人,也没有做太多的手脚……”

    “不,只是做了手脚,但还没有暴露出来而已。”我可从来都不相信,这个神秘程式是完全好意的东西,“让使用者可以更好地使用电子恶魔,只是目的中的一个必须过程。”

    “阿川总是往坏的方向考虑呢。”咲夜不由得说,“真的没事吗?身体。”

    “嗯,好多了。”我感到伴随着灰雾漩涡的转动,属于自己的某些东西,正迅速流出,但自身却又没有因此缺失了这些东西,而且,之前那沉重的压力和剧烈的刺激,即便是普通人也能逐渐习惯,之后就不会再有过度的反应。我此时还可以和八景咲夜两人交谈,就是最好的证明。

    属于我的电子恶魔——只要体验过这样的经历,都会认定这个电子恶魔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已经构造出了头部。它看起来有些像是我身穿深红色作战大衣,带上面具的样子,只是,那些看似衣服和装甲的部位,并非是套在身体上,而是与身体融合在了一起,既像是生物的甲壳,又带着金属或纤维的质感。虽然是人形,但仅仅是外形拟人而已,其身体部位的细节给人带来强烈的异质感,更像是如同傀儡和战斗兵器那样的东西。

    头部也是,完全由硬质的外壳构成,没有眉毛,眼睛就像是两个深邃的洞,除了眼睛之外,其余的感觉器官好似在无脸面具上用笔勾勒出来的一般。整张脸,整个头部给人的感觉,是苍白的,坚硬的,冷漠的,充满了一种让人联想起杀戮机器的压迫感。

    最终完成构建的一刻,一头像是完全由火焰构成的长发飘扬起来,左眼部分眼窟窿,绽放着红色的光芒,极为夺目,而额头的部分,又像是戴上了“乌鸦头”形状的头盔。

    从头发部分溅出的火星,向四周飘散,点缀着这个冷酷的身影,它漂浮着,显得十分轻盈。

    乌鸦、红色的左眼,轻盈高速的体态,全身武装,充满恶意的面具化五官,这些特征,让我无法否认,它就是以我的特质为基础构造出来的。

    “这个形态……”我看着这个电子恶魔,充满了即视感,“死体兵?”

    没错,这个怪异却又是以我的轮廓为基础,最终构成的电子恶魔,让我不由得想起了统治局的死体兵——苍白、坚硬、冷漠、杀戮机器——在这些特质上,感觉是一模一样的。恶魔,死体兵或称之为安全警卫,素体生命,在目前神秘圈的认知中,都是统治局神秘技术间接或直接的造物,其特征有相似的地方就不足为奇,现在,这些特征呈现出这个电子恶魔上,简直就像是——如果我被改造成死体兵,或者变异成素体生命,就会是这个模样。

    “死体兵?啊——”八景将目光移到我身上,继而有些惊讶。咲夜连忙说:“阿川,那些灰雾没有了呢。”

    我回过神来,看看四周,的确,身体不知何时已经恢复正常,四周的景状,也再没有了之前灰雾流动的异常感,唯一可以确认那些异常存在过的,就是此时在屏幕中的电子恶魔。

    “这个电子恶魔,是和阿川在本质上有共同之处的东西?”咲夜这么说着,目光在我和电子恶魔之间转动,“真的看不出来呢。”

    “不过,之前的景象,多少是这个结论的佐证,大概是,高川身为人类时,心中所拥有的残暴吧。”八景发出哼笑的声音。

    “……你这么说,感觉很奇怪啊。”我不由得反驳到:“好似在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个虚伪的恶人的感觉。”

    “啊,是吗?”八景耸耸肩,没有反驳,但却让人觉得,好似下了定论一般。

    暂时抛却这种感觉,我再次将目光停留在电子恶魔身上,无可否认的是,它此时的形态,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和杀人鬼状态下的自己十分相似。

    屏幕上弹出对话框:请录入电子恶魔的代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