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八百八十章:至尊宝?不!这是逗比宝!
    只是,卫子青失望了!

    他还想说在春三十娘她还没有来之前,就率先甘到至尊宝他们的面前,可是……

    眼前是一座小镇,可这小镇却荒废无比,根本见不到任何的人烟,唯独的,就只有眼前这一个看似客栈的存在!

    可要说是客栈,却破败无比,更重要的是,这里乌烟瘴气,哪怕只是站在门口,卫子青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强大的业果之力!

    这,是一家黑店,还是一家死了无数人的黑店!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在这黑店的院子里,竟然密密麻麻的跪着数百人!

    更诡异的是,这一群人就如同是雕像一般,一动也不懂,一手更是扶着头上,不,那是在扶着头上的一垒垒的铜钱。

    “这是,斧头帮的一群人?”

    卫子青并没有走进去,而是隔着门,用着神识观看这一切的。

    在看到这一幕得到时候,卫子青心中顿时就明白了,这是春三十娘来了!

    桃花所过,寸草不生!

    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这是春三十娘在玩她们了啊!

    只是……

    神识所过之处,却没有看到任何春三十娘的影子,显然,这春三十娘并不在这里了!

    “春三十娘是一只蜘蛛精,虽然在原著中没有说过实力是多少,可是能和牛魔王相斗好几十回合,实力,必然不弱,至少也达到地仙,甚至是天仙的级别!”

    心中思绪飞飞。

    不过卫子青也知道,春三十娘是会回来的,如果没错的话,她可能是临时有事出去了!

    但,最大的可能,就是先去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这次自己要找的人,这些在原著中,只是被一笔带过,如果时间对得上得的话,她必然会在今晚到来!

    所以,现在还有一些时间了!

    想到这里,卫子青将神识重新放在了院子中,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这一次自己要找的目标了……

    在院子中,一个披头散发,长得有些搞笑的男子正躺再一直上,在他的怀中,带着一块如同护心镜一般的东西,手中更是拿着一把扇子,闭着眼睛,悠闲的扇着。

    如此特殊的特征,在加上熟悉剧情,卫子青一下子就知道,这就是至尊宝了!

    “春三十娘来五岳山做什么?这个女魔头,一向是无宝不到的,难道……”

    院中!

    猛地,至尊宝睁开了眼睛,有些激动了起来:“这里会有大买卖不成?”

    只是,这一睁开,看着眼前所有斧头帮弟兄们的状态,有些发愣了起来,随即勃然大怒:“你们这一群笨蛋,还将银子顶在头上做什么?还不给我放下来!”

    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抬手,抬脚,就是要朝着这一群斧头帮的帮众踢去,只是,却怎么也踢不到,就好像是喝醉了一般。

    “不行啊,帮主,金钱落地人头不保啊!”

    一个长得有些傻傻,也有些臃肿的男子惊恐的躲开,他正是这斧头帮的二当家的,只是他并不是害怕被至尊宝踢到,而是害怕这金钱落地!

    看来,春三十娘比至尊宝更加的令他们害怕!

    “你说什么!”

    这话一出,至尊宝就更生气了,直接朝着二当家的冲了上去,直接掐住脖子,不断的暴打着他的头,二当家吓了一跳,连忙抓着自己的脖子,可是这一抓,顿时一愣,有些迷糊的看着四周。

    这一看,顿时有些呆了起来。

    只见那至尊宝正抓着一个有些瘦小,秃顶,长得很是猥琐的男子暴打着:“你这么没种怎么当二当家了,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帮主啊,我是瞎子啊!我不是二当家的啊!他才是二当家啊!”

    瞎子快哭了,帮主不是要打二当家的吗?怎么变成打自己了!

    他不是二当家啊!

    难道,帮主知道自己偷看他洗澡的事情了?

    “是啊,帮主,我才是二当家啊!”

    二当家的连忙对着至尊宝道,有些委屈。

    至尊宝楞下,随即将那瞎子丢开,看着二当家的方向狰狞道:“我不知道吗?我骂瞎子是让你惭愧!”

    说着不断的朝着二当家靠进,在走到二当家身边的时候,忽然大骂了起来:“你还跑!”

    额!

    这下子,众人又呆了!

    尤其是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叹息不已。

    只见那至尊宝走到了一只狗的身边,指着它大骂道:“看看你的德行,鬼鬼祟祟,丢人现眼,披头散发。人摸狗样的,怎么跟我出来闯荡江湖啊!”

    “帮主,我在这里啊!”

    二当家的哭了,自己是人啊,怎么就成狗了?帮主这也能看错?

    吓!

    至尊宝吓了一跳,二当家的不是在这里吗?声音怎么在远方?

    见鬼了?

    “还不给我现身!”

    “现身了帮主!”

    二当家刷得得出现在至尊宝的身边有些委屈道:“你中了昆仑三圣的七伤拳,现在伤势发作了!”

    “你还敢说!”

    听到这话,至尊宝直接抬手,就是朝着二当家的甩了过去,可却打在空气上,可他好像还真的打到了二当家的身上一般,边打空气边骂道:“那天要不是你缩了下头,我又怎么会被人家打到鼻子!”

    “帮主,我在这边啊!”

    二当家的快哭了,直接将头凑到至尊宝的身前,他就希望能打到他一下,怎么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我当初是吓得跪下了嘛,我听说,中了七伤拳首先变成斗鸡眼,然后耳朵失聪,声线失控,说话全部走音,最后五脏六腑全爆炸,最后死定了!我当然害怕了,害怕了就跪下了啊!”

    “你还敢说,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至尊宝愤怒的踩着地上的草垛,二当家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忙蹲在至尊宝的脚下,发出一阵阵好像很痛苦的哀求声,更是不断的喊着:“我不敢了帮主,我不敢了帮主!好疼啊,要死了,要死了!我不敢了帮主了!”

    “哎,七伤拳,将帮主害得真惨啊!”

    一群斧头帮的帮众忍不住摇了摇头,为至尊宝感到可怜!

    屋外,卫子青嘴角不断的抽搐着,他有种拔腿了走的冲动,这特么的是至尊宝吗?

    这是逗比宝吧?

    不止是他,这二当家,一群斧头帮的都是豆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