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51 感性真实2
    从末日幻境当初的印象开始,我所在的学校就一直很奇怪,这种奇怪在我没有接触神秘之前,就如同蒙在镜面上的薄薄雾气,虽然总过觉得有点在意,但是,马马虎虎的话也过得去,只想着只要随着学级上升,自己自然会逐步深入其中,大概就能了解更多的东西了吧,并没有十分紧迫的感觉。而在接触了神秘之后,留在原来城市中的时间就变得很少了,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接踵而来的麻烦事就已经让人绞尽脑汁,根本就没空理会学校和学生会的事情。

    总而言之,在末日幻境的记忆中,我呆在这所公立高中的日子,也不过是一年多而已,如今在这个世界重复了高一下学期,总共渡过的时间结合起来勉勉强强可以让我升上高三吧。

    在末日幻境里和八景、咲夜两人的深入接触,放在这个世界,大约提前了半年。

    这里的课程,几乎和我记忆中的末日幻境时的课程没有二样,教室也好,同学也好……不,有一部分同学完全变成了陌生人,结合在病院现实中的记忆,大概是“构成这部分同学的人格意识已经彻底消亡了”这样的解释。听起来很悲哀,我一般不会这么去想,尽量只将猜测停留在“世界不同”这种泛泛的概念上。

    现在的学校生活,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勾起或强烈或薄弱的即视感,让我深刻感觉到,一种时空的错落。学校生活一点很没趣,就算有兴趣小组,平时的活动也只会布置得中规中矩,想要弄出学生和老师都认可的。富有激情的课外活动和课堂教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的。小说中的精彩,只是因为它只截取了精彩的片段,而在现实中。虽然值得怀念的时候也存在,但大都是平淡无奇的日常吧。单调地进行重复的行动,每一天都像是流水线一样度过——过去身为优等生的我接受了这样的生活,之后,就是“神秘”对日常的入侵,让我以为自己在渡过那般危险刺激的生活后,再回到原本平淡的日常中,一定会受不了。

    但是,如今的感觉。体验到的事实,已经证明了当初想法的稚嫩。如今,这平淡无奇的时光,单薄苍白的课堂教学,让人乏味的理论指导,都让我感到一种久违的平静,尽管,这份平静也同样将底下汹涌的暗流衬托得极为明显。我就像是走在空气清新的乡下田道上。虽然空气清新,但不时会嗅到牛粪的臭味。

    真没办法啊。这个世界也好。其它的世界也好,凡事我能感受到的东西,都不会有片刻停留。运动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正如同使用连锁判定时,那种杂乱却层层推进的感觉。

    “这阵子,学生会的工作很清闲。不过,班上的同学说了有关旧厕所的传闻,我想去学生会确认一下。”我说:“毕竟,既然电子恶魔这样的东西都出现了,今后的异常会越来越频繁吧。虽然神秘这种东西出现的场合并不固定。但是,越是社会关系广阔的人和组织,注意到异常的几率就越大。学生会的内幕可是没加入学生会的人很难理解的,要形容的话……也很难形容,因为那种感觉太夸张了,所以不会有人相信。但是,如果事情发生在学校里,那么,学生会一定是在第一时间涉入最深的团体。”

    “我们要做的事情,会和学生会发生冲突吗?”八景再一次确认到,我觉得,这一点她应该早就有了答案。

    “当然。我并不想学生会涉入过深,而学生会却一定会深入探究,毕竟是异常嘛,学校里任何不对劲的风吹草动,都在学生会的职责范围之内。”我直截了当地肯定回答到:“我们比学生会有利的地方,就在于,即便异常出现了,要处理它并非是外行人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而我们这边,可是有专家存在。”我毫不谦虚地用拇指朝自己指了指。

    “嗯,阿川的话,一定比学生会的人更能干。”咲夜不假思索地回答到。

    “哦——?真臭屁,虽然昨晚干得的确不错。”八景明显口不对心地回答到。

    这样的她们,如果说仅仅是中继器根据我的意识幻化出来的存在,不是真正的她们的一部分,那么,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也会感到愤怒。在我接触这个世界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是真正存在着的”这样的想法,已经逐渐在我的心中扎下根来。往大了说,站在病院现实的角度,整个末日幻境不全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精神意识的显现吗?在其中出现的东西,连同中继器也一样,也都是这种精神意识的体现,疑似中继器创造的世界,到底也是包含在末日幻境中的一部分,那么,“这里的八景和咲夜也是真正完整的八景和咲夜的一部分的体现”这样的说法还是可以说得过去的。至少,我愿意这么相信。

    相信这里的八景和咲夜,并非仅仅是我的妄想,正如同末日幻境,也并非只是我的妄想。所有这一切,当放在病院现实的角度,就会变得虚幻起来,以这个世界的角度去看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也会觉得两者的虚幻,相对的,仅仅站在末日幻境的角度去看待另外两者,感觉也是一样的。

    但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理性上无法接受,可是人类拥有的,并不仅仅是理性,理性这样的东西,只不过是由人的常识构成东西,而人的常识,受限于人自身的局限性,也只是片面的东西。只会将人类的感性衬托得更加优美和高等。

    人类是连“神存在”都能相信的物种。那么,相信自己所面临的种种不可思议,都是由“精神高维性”这种可能性,在更高维存在的影响下,呈现出来的独特姿态,也是很浪漫。且值得去相信的事情。

    属于我的真实,一直都在我身边,一直都在影响着我。正是因为它们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才会对我产生影响,反过来说,所有影响我的东西。其实都是可以认为是真实的。不是吗?总体概念上的“高川”呀——我对自己,但又不仅仅是对自己说着。

    在抵达校门之前,我和两位女生拉开了一些距离,让他人眼中的我们,并没有“恋爱未满”以上的亲密。要在这个学校生活,保持优等生的身份,“早恋”仍旧是禁忌的词汇,至少,不能正大光明地摆在台面上。我和八景、咲夜的关系十分特殊。走得太近是必然的,可是,这样一来,在其他人心中就会颇有微词吧。男生和女生的关系要保持在桌面上画分界线的程度,这才是让校方接受的程度。

    虽然,在一些学生口中,这种潜规极为死板又不合时宜,但是。谁叫这里是升学重点的公立学校呢。至少高中毕业之后,无论是在年龄上。还是在思想上,才算是成熟,才拥有谈恋爱直至结婚的资格,这是大部分成年人眼中的真理——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而且,我也觉得。虽然当初在末日幻境就读高中是还懵懵懂懂,可是,现在却已经完全可以接受这种想法了,甚至于,自己应该也是支持这种想法的吧。

    虽然被八景强制锁定为男女朋友关系。然而,在我的心中,八景也就是姐妹一样的亲人而已。在这个世界和她谈恋爱,甚至是结婚,也没有有什么抗拒的情绪,如果是她希望的话,如果其他人觉得没关系的话,那就这么做好了。但是,终究在我的心中,对八景的心跳和回忆,一直都浓缩在亲人之爱中吧,身为男性而对女性生出的冲动,只不过是本能在这种家族爱中占据了一小部分的体现。谈恋爱什么的,真的很搞笑,因为,我对她的爱,可是区区的男女爱情所无法比拟的。

    所以,无所谓哦,无论是要刻意拉开距离,亦或是如她所愿拉近距离,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八景是这样,咲夜也是一样,在自己的心中,她们占据了怎样的份量和位置,我早就一清二楚了。

    八景和咲夜斜过眼神,和我的目光接触,她们似乎为不能走在一起感到歉意和惋惜,似乎走在一起的话,更能显示彼此之间的亲密——但是,其实是没必要的,在这种地方突然变得格外纤细的话,可真是让人为难。

    为了不被这种为难困扰,我毫不拖泥带水地加快脚步,率先在几个执勤纪律委员的注视中,和其他同学一起穿过校门。然后,我感觉到两道不满的目光从背后刺来,想也知道是谁在瞪自己。真是的,女人在这种时候,就是会闹别扭。

    我走进教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五分钟后,同桌的八景才从教室门口走进来。她板着脸,看起来像是还在闹情绪,并没有主动和我搭话。我没有受到影响,带着怀念的即视感,老老实实渡过了下午的课,放学的时候,我对八景说:“我去学生会了。”

    她“哦”了一声,看表情已经恢复过来,如平时那般对我说到:“我今天值日,所以不用一起回家了,我和咲夜说好了,今后的上学放学都一起回去。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半个小时内回到教室,应该可以找到我们。”

    “嗯,不过我觉得不会出什么事情,只是对传闻进行求证而已,就算要行动也不会是今天下午。”我这么回答到。

    “那么,还是晚自习后行动?”八景顿了顿,问到。

    “如果旧厕所的传闻不实,那么,就和昨晚一样巡夜吧。”我说:“不过,今天下午我观察了一下xx君,他之前邀请我去调查旧厕所的传闻——我觉得他会在今晚或明晚行动,如果传闻被学生会证实,那么这两个晚上我们就得守在旧厕所那边了。”

    “哦?还真是个老好人呢,xx君一直对你有竞争心理,还好几次用过阴暗的手段,你该不会不明白吧?”八景的视线略过正走出教室的xx君的背影,平静地说到。

    “有竞争心理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也想进学生会。可是,我这个学生会的前辈。却出于个人因素,不推荐他进入……简单来说,我卡住他了,大概被他知道了吧。”我笑了笑,“我第一次申请就入选学生会的时候,他当时也写了申请。听说只是交递比我慢了一个小时,然而当时我已经占据了最后一个名额,所以,他就被刷掉了。真是残酷,之后直到现在,他都没能申请通过。”

    “你比他先进入学生会,所以对他是否可以加入,有一定的决定权?”八景好奇地问到:“不是建议权吗?”

    “当然,同一学级的同学在进入学生会之后。往往都会一起做事,所以,先入者对后入者也是有要求的,如果觉得不能共事,当然有拒绝的权力,只要不是学生会特别缺人,一般都不会硬塞进来。”我对八景解释道。

    “不过,同一学级的学生会成员不止一两个吧?你们对候选者的态度发生冲突的时候……”八景没把话说完。不过我明白她的意思。

    “一般会以更高级别干部的意见为准,很不巧。我是我们这个学级中,最高级别的干部。”我摊开手,微笑着说到。

    “怪不得xx君明明处处都针对你,却只能用虎头蛇尾的手段呢。”八景别有深意地微笑起来,“他对学生会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也很害怕学生会吧。我觉得,耳语者会有用上他的时候。”

    “嗯,你才是耳语者的头儿,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所以,这种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了。”我说着。抓起收拾好的书包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学生会的主社办在俗称“东楼”的多媒体教学楼中,最初兴建这栋多媒体教学楼的时候,就已经专门给学生会留了整整一层作为办公总部使用,在这一层之下的空间对全校师生开放,而日常的管理权也在学生会手中,若没有特别的情况,校方虽然会使用楼中的设备,却不会插手管理任务。于是,理所当然的,这栋楼的值勤管理人员就是学生会干部和干事,这个工作算是专属学生会的勤工俭学项目。校方的办公室在更上方,不过,如果学生在校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来说,向学生会咨询和寻求帮助,要比获得校方的帮助更及时。

    在很多校内问题上,本校学生的优先选择普遍有两个:自己班级的班主任,以及学生会。具体到事情上,根据自己的判断,有倾向班主任的,也有倾向学生会的。不过,就算是班主任,向学生会反应情况的次数也很多,就算不立刻反应上来,打算自己处理,之后也必须提交报告给校方和学生会。

    正因为学生会的权利很大,所以,学生会中的事务也往往是很繁忙的,忙碌起来的时候,就算是在课间的时间也必须抓紧。当然,高一学生入选学生会之后,大都会成为干事,做一些繁琐的杂事,充当干部的助手,进行对学生会工作的适应性训练,不过,也有一部分人,像我这样,刚入选的时候就被提拔为干部,即刻通过处理一部分干部工作,用成绩来证明自己,有立刻成为干部,成为同一学级的新成员领导者的资质。不过,相对老资格的干部来说,这些工作自然都是“轻松容易”的。

    在这个阶段,即便是我这样的优等生,想要深入接触更具备考验性的工作,学生会也是不提倡的。学生会有自己的一套流程和培养干部的方法,并有专门的人员,对这套流程的效率和效果进行观测和判断,在收集够足够的经验数据后,才会着手对一部分的确是“不适宜”和“跟不上”的地方进行调整,这种调整放在整个学生会存在的历史里,都是一个相当缓慢的流程。一个从高一就当上干部的成员,到了他毕业的时候,学生会运作机制都没有做过一次调整,是十分常见的情况。

    不过,我想,如果学生会察觉到“神秘”的出现,并受到巨大的冲击,从而认知到一直良好的运作机制到了经受考验的时刻,那么,调整一定会很快来临,而且,将会格外的有效率。

    这个学校是很古怪的,只有成为了学生会干部,的确接受了实事任务,又有其它学校的情况认知作为对比时,就会深刻感受到这一点。

    学生会向社会伸出的触手,自身的权限范围,运作机制的效率性,都太过惊人了,有许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区区一个高中生所应该接触的。这里可是面向大学象牙塔的升学重点,而不是面向社会熔炉的技术学校呀。

    不过,在我看来,可以接触到这些本不是高中生应该接触的事情,学生会的大多数成员都以此为豪,并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现在想起来,在末日幻境里的我也是这样的,尽管,我似乎更加敏感一点,但的确没有出现“这个学校和学生会不对劲”这般有力而明确的想法。

    如今,我又再度回到了这所学校,虽然世界已经不同,但是,这所学校的古怪,看起来并没有多大改变。只不过,我所要面对的情况,的确和最初在末日幻境中生活的我,已经完全不同了。所以,对这所不变的学校,便有了新的想法吧。

    我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再次踏足学生会总部“东楼”。在前些日子里,我一次都没有带着这样的心情踏入这里。那段平稳的日常,就连学生会布置下来的任务,也是微不足道的平凡,根本就不需要特地到总部回报,通知任务的方法,也是总部派遣人员,私下接触后通知一下而已。

    “果然,心情不同,目标不同,处境不同的时候,原本以为不会改变的东西,也会在眼中变成另一种模样啊。”我自言自语,走进电梯中。

    多媒体教学楼中和以往一样热闹,不少学生看重这里的电脑室、多媒体教室和阅读室的设备和环境,放学后就聚集在这里进行课外活动。大多数学生进入电脑室这样的地方,也不会学习,而是玩游戏看电影之类,但是,在这里就是允许的,也只有在这里允许,放在这栋楼之外的地方,则是禁止,学校周边在过去存在过商业运营的网吧,不过,在多媒体教室兴建后就被取缔了。理由大概就是:这是在校方和学生会监管下的正常课外活动,因为有监管,所以没有问题。而且,为了对学生活动进行必要的监管,必须净化任何让监管工作无法顺利进行的环境。

    仅仅一个多媒体楼的设备,可以满足校方和学生会的需求,但却无法满足全校学生的需求,但也同样也是校方和学生会的目的——利用“少数的优待”来唤醒竞争力,而且,这种“少数优待”的界限,必须是潜移默化,无法让人指责的。就如同现在的情况一样,设备无法满足所有人,所以,想要使用设备,就在学校允许的范围内竞争吧,无论使用体力还是用头脑,如果两者都无法占据“少数人”的名额,以此提出抗议,也是没用的,因为“学校的资金有限,无法满足所有人,既是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的失职,也是这个国家所面临的现实”这样的理由,可是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说出来的,更不会有人提出会导致“让学校周边充斥铜臭,无法进行监管”的意见。

    是的,这个学校,从来不划分重点班,重点位置,校方和学生会一直都会用各种办法,让大家认识到“真正的校园生活”是多么精彩有趣。但是,想要享受愉快充斥的校园生活,就必须接受竞争的现实,因为,资源永远是处于“人为不足”的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