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61 战斗姿态
    当我布置完树林中的防线时,已经是将近晚间十一点的时间,走出阴森的树林后,只觉得整个视野都变得开阔起来,期间还指导八景和咲夜两人熟悉卧室中的监控系统终端,因为要忙碌的事情太多,所以觉得时间有些不够用。幸好,异常没有在这个时候爆发,也没有人走进这一带,正因为事先和学生会进行了沟通,所以,留守学校的值勤保安也不会接近这一带,从各个角度来说,学校中的事情,和学生会打个商量是相当正确的选择。

    “不过,你的书包里竟然能放下这么多东西,还真是让人有些吃惊。”八景在耳机中说到。

    “别小看了中小学生的书包啊。”我的身体在忙活了一番后有些疲惫,但精神却是最佳状态,“毕竟,在这个国家里,书包的承载力达到二十公斤可是常识。将课本和习题全都留在课桌里,把书包空间全都用来装杂物的话,当作行军背包也不为过。”

    “这话听起来真让人心酸。”八景说,“算了,就算有准备,但是,可以有效利用日常用品进行战备改装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人是做不到这些事情的吧?”

    “因为不是神秘的力量,所以,课堂中学过的知识都可以应用,最有效的当然是物理学和化学。”我理所当然地回答到:“简单的器械和机关结构,高中的物理学知识就已经够用了,化学也是一样,只要明白反应方程式和反应效果,就能利用日常可以接触的物质,制造一些危险的东西,当然。亲自操作的时候,平时的实验操作课程就不能得过且过,毕竟,化学实验是十分精细的过程,稍有操作不当,就有可能危害自身。物理也好。化学也好,两者都需要相当的数学水准,才能更好地发挥出来。老师不是说过了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你还是感谢学校的实验设备精良吧。”八景说,“否则,就算有了知识,没地方进行操作的话,也会很为难吧。要购买一个简单的显微镜,就要几百上千元呢。”

    “没错。精良的设备也是必需的。”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旧厕所的另一端,再一次对环境进行确认,诸如路面的状况,易于隐藏的方位等等,平时里会将这些细节当作习以为常的东西而忽略掉,但只要仔细去检查,就会发现原本看起来“大概是这样”的东西。就会变成“原来不是这么回事”的东西。当然,战斗的时候。这些细节不一定都能起作用,尤其在敌人一开始就出动大威力武器的情况下,一口气就会将地利扫荡殆尽吧,不过,既然有时间进行准备,那么。还是要珍惜比较好。任何细节都是“可能有用”也“可能没用”,不过,怀抱着它“可能有用”的想法,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信心也会在行动中增强。

    “真的没问题吗?阿川。总过觉得很匆忙呢,虽然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是,真的有用吗?”咲夜有些担心地说:“就像是考试前的心情一样,如果在意成绩的话,无论做过了多少习题,都觉得如果还能做更多一些就好了……”

    “有这样的心情是很正常的。”我说:“因为,那是对自己所做的准备,能否在考验中起效果的怀疑,正常来说,当然是不需要怀疑的,因为,所有的准备,都会真正化作自身实力的一部分,它没有在考验中直接体现出来,并非是这项考验忽略了它,而是你并没有察觉到,它已经作为你的本能,在起作用了。就算做了准备,还是会自我怀疑的情况,并不是准备不足,而是因为,你已经认识到了,无论在什么时候,准备总是不会‘完全充分’,因为,人无法预知未来啊,自然不可能对未来的事情面面俱到。”

    “阿川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是,就算知道了道理,实际上却做不到啊,也不会因为明白道理就能静下心来。”咲夜叹了一口气,说到,我觉得,她想说的,并非是今晚的事情,而是过几天的考试吧。这些问题到是很有学生日常的气息,我并不觉得厌烦,反而觉得,这才是八景和咲夜这个年纪的少女应该想的事情。

    咲夜的学习成绩不好也不坏,所以,我对她的建议是:“让八景辅导你吧,还有三天的时间,足够临阵磨枪了。考试的内容都是应试的,平时做好笔记,认真复习上课讲过的,基本上就不会有问题。”

    “笔记啊……真麻烦。”咲夜的回答,果然应证了我的想法。虽然微微靠近了“神秘”,但是,她的本质还是一个普通的女学生。

    “八景的笔记做得很漂亮哟,光是看到就很赏心悦目。”我在这边笑了笑,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毕竟,这些对她们来说十分日常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十分珍贵的。“神秘”这种东西,就算不想也会遇到,但是,日常却是过一日就少一日。

    “喂!阿川,你偷看了我的笔记?”八景叫起来,“对少女来说,不是很失礼的行为吗?”

    “你是我的同桌,不经意地瞥见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我说,“又不是日记。啊,我想起来了,八景和咲夜你们两个之前说过,要和我交换日记的吧?我可是把自己的妄想日记给你们看了,你们也别假装忘记才行。”

    “……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八景如此回答到,一听就知道是故意的。不过,其实我对她们的日记也没有太大的好奇,所以,之前真的是忘记了,此时谈起笔记的事情,才突然想起来。

    “总之,日记的事情之后再说吧。”咲夜生硬地岔开话题,让我觉得她十分想要反悔的样子,说:“阿川你带上衣服了吗?天气预报说,今晚要降温呢。”

    “带了,作战服。”我这么说的时候。已经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这块石头的表面很光滑,总觉得是从某个池塘里搬出来的,随随便便就扔在了这里。如果可以利用上就好了,因为摸起来很坚硬的样子,至少可以挡住大口径狙击枪等级的攻击。不过,敌人还没有出现。到底会出现怎样的攻击,也不得而知,太特殊的攻击,从物理层面上进行阻碍是不可能的。

    我从书包中掏出战斗风衣,但一时间,却没有什么心情穿上。虽然穿上它之后,精神就会更加高昂起来,但是,在这种特殊的时候。却觉得“穿上”和“不穿上”就是一种分界。这多少表明,我还是留恋着这一边的生活吧,尽管,并非说跨过“界限”后,就无法回到这边的日常中来,但是,随着时间流逝,那种“无法回来”的感觉。也是在逐渐增强的。末日幻境中的时候已经体验了许多次,只是。当时的我还不清楚当“冒险”成为生活时,会变成怎样的味道,所以,只是以一种期待、紧张又草率的想法,简简单单就跨过了“界限”,从幼稚的战士成长为神秘专家——回顾这个过程。我不觉得后悔,而且,事实也是没办法后悔的,不过,需要再次经历这个过程的现在。心情却无法像过去那般草率了,这并不意味着犹豫,只是,有一种想要尽可能珍惜当前生活的感觉。

    我安静下来,耳机那边也变得沉默,就像是在我咀嚼自己的想法时,八景和咲夜她们也在整理着自己的心情。我们都明白,无论这个时候如何插科打诨,需要面对危险的事实仍旧没有改变。这个时候的轻松,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一次的考验,并非是日常的,无关痛痒的考试,而是对自己的生活,有着重大影响的战斗。这一点,大概就只有准备高考的三年级生,才能体会一二吧。不过,就决定性的程度而言,高考和现在所要应对的处境,仍旧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八景和咲夜在这个世界里,仅仅是一个高一学生,她们甚至没有高考这种“看起来会改变一生”的体验,就不得不面对更严重的危机,我觉得,之前她们谈话中的紧张和轻松,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这个时候的沉默也是如此,即便不站在她们当面,和她们直接接触的时间也不长,但是,我觉得,她们是认真思考过,自己应该怎么做,并为此不断烦恼的人。我不觉得,她们可以在这短短的时间中找到自己可以完全认同的答案,即便是好强的八景,嘴里的话十分硬直,看起来真像是有觉悟,但是,心中也是无法完全肯定的吧。

    犹豫,害怕,勉强的决心,振奋,努力,挫败,成功,再一次循环……这是每一个认真对待自己的人,都会经历的过程,我也经历过,现在也一直在经历着,所以,更能体会,第一次面对这种“重大改变”时的她们的心情。我无法用过来人的身份,去对她们说教,因为,我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办法解决呢,所以,就这么默默地守护她们吧。无论她们有多紧张,害怕,觉得不行了,想要退缩,都没关系,和我比起来,她们应该有这样的选择。而让她们拥有后悔和重新振作的余地,拥有去体验各种失败,然后更好成长的空间,不也正是我所要承担起来的责任吗?

    “不能失败,不能行差踏错。”这是对我的要求,而并非是对她们的。而我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也才会感到万分喜悦,不,应该说,那个时候,就一定要开怀大笑。

    现在,收敛情绪,平静心绪,以严肃认真的姿态等待战斗,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挥手将战斗风衣批在身上——将手臂穿进袖筒中,拉起背襟,调整衣内的便携式装备,将扣子系起来,扎紧皮带,打上领结,戴上手套,活动关节。然后,对自己说:“准备万全。”

    “阿川?”八景听到了我的声音,于是问到:“有情况了吗?”

    “暂时没发现,不过,我这里的准备已经ok了。”我平静地说:“我这里也有看不到的死角,你那边的数据有变动的话,要及时进行提醒。尽量仔细一些。你们商量好轮值了吧?虽然只需要持续到三点,但也是很累人的,没有事情的人,还是早点睡比较好。”

    “哦……我不用。”咲夜插话进来:“我一睡下来,无论睡多早,不到早上的固定时间是醒不来的。就算勉强醒过来,也会觉得比不睡更加疲劳。”

    “我知道了,那么,你就守上半夜好了,三点的时候叫我起来守下半夜。”八景说。

    “哎?不是到三点……”咲夜有些诧异。

    “只需要到三点。”我插嘴道:“不需要一直忙到早上。相信我的经验吧。神秘事件无论是可以解决,还是无法解决,都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来决定。”

    “什么意思?”八景一副不理解的语气。

    “不能解决的话,一转眼就会死掉,能解决的话。一转眼就能解决掉。就是这样的意思。”我平静地说:“所谓的持久战,也从来都没有超过一个小时的。而且,在很多时候,神秘事件的时间流速,和平时的时间流速是不同的。在你们看来,也许我一个晚上都没回去,但实际上,现场的我不过是呆了半个小时。这样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那边似乎有些吃惊,以至于半晌没能说话。也对。我从来都没有跟她们提起过战斗的详细情况,因为战斗现场实在是诡异多变而无法预知,就算将自己可以想到的所有可能性罗列出来,无法和现场对上号的时候,也是十分常见的。虽然说得少,会让她们因为不了解而担心。但是,说得太多的话,反而会让她们因为知道了太多,却无法亲身体验,而更加担心吧。

    “总之。就算无法联系上我,也不需要担心。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使用的设备都是正常的,无法在不正常的环境中奏效,是十分常见的情况。”我说。

    “那么……怎么确定你的情况?”八景的声音格外的严肃。

    “很简单。”我放缓了语气,巡视着周围的环境,那种异常的味道,再一次开始浓烈起来了,“我活着的话,自然会想办法和你们联络,但是,你们要坚信,就算无法联络到我,我也仍旧还活着,只是处于一个无法联络的状态而已。这样就足够了。我是神秘专家,外行人的担心,对专家而言都是没必要的。”

    “……明白了。”八景顿了顿才回答到:“你很强,是吗?阿川。”

    “是的,无论在**、素质、意志、技巧、能力还是运气上,都是神秘专家中最强的之一。”我说:“对我来说,那并非妄想,而是事实。八景,你观察过我,当然可以知道,为什么我能成为学级最高干部,而其他人做不到吧?”

    “是。”八景说:“那么,你的强大,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不胜荣幸。”我说完,将话筒静默。风声更加强烈了,灰白色的云层一下子变得很厚,好似流动的奶油,逐渐将头顶上方的月亮和星光遮掩起来,遮蔽范围一直蔓延到视野的尽头,看上去似乎不需要期待今晚还会有明亮夜色的样子。异常的味道就潜藏在这风,这景色中,从空气中,从泥土里,从阴暗的角落一点点渗透进来,一层层涂抹起来,如同成形的油画一样,变得立体而厚重。虽然还没有可以实际接触到的异常出现,但是,这种异常感觉的浓度增幅,越加让我直觉感到,今晚必然会发生不寻常的事情,跑出一些魑魅魍魉。

    我想,自己该是期待死体兵,或者说,是统治局的安全警卫,还是期待已经被学生会的资料证明,的确存在于这里的末日真理教呢?我对一个假设很感兴趣:在学生会资料中出现的末日真理教,到底是这个世界由于怪异和神秘的显现,而自然演化出来的本土末日真理教,还是利用中继器的力量,接驳到这个世界的末日真理教入侵者?

    要说外界的末日真理教在迅速变化的大环境中,没有一丝动静,对其它组织手中的中继器,没有一丝兴趣,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他们的表面无作为,一定是在准备着更庞大,也更直指关键的行动。从第一次遇到他们开始,我就知道,这些家伙可是无孔不入,拥有一个最终理想,以及一个在具体步骤上,由于严守情报,而在外人看来稍显模糊的具体行动纲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环环相扣,且直至最终理想的。

    有目标,有自己清晰而他人模糊的计划,有强大的执行力,以及扭曲的牺牲精神,这样的家伙,不可能因为“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是纳粹的目标”这个理由,就不来插一脚吧?这个中继器构建的世界的安全防御机制才刚刚被干扰了一下,出现了神秘和怪异,还没有到完全崩溃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就出现“强大的末日真理教遗产”,那么,无论如何也会让人感到不自然吧?除非,在怪异和神秘出现的时候,就已经从世界基础构架开始调整了“这个世界的历史”。

    相比起后者的巨大规模,当然是“末日真理教入侵”更让人觉得真实。但是,如果真的是后者,我一想到这里,手心中有不由得微微发汗,因为,那意味着,这个世界“神秘化”的冲击,要比想象中更加剧烈。这也意味着,这个世界的安全防御机制可能并非被击破,而从纯粹的防御策略改变为反击策略,从“抑制神秘”变化为“突增神秘”以达到神秘浓度过量,让入侵者窒息的效果。就算是一日之间,从灰石强化者的水平,陡然提升到魔纹三级,大概也并非不可能。

    跟不上这个变化速度的家伙——会死!

    “到底是哪一种?出来吧,让我见识一下。”我对着摇摆的阴影,轻声说着:“就算是在一个小时内增强到魔纹四级的强度,我也不会输!”

    悉悉索索的声音,好似有许多东西在鬼鬼祟祟移动着,但是,直觉告诉我,那仍旧是假象。以旧厕所为中心的十米范围内,阴影陡然变得深重起来,产生了一个可以用肉眼看到的,极为明显的边界,但是,直觉仍旧告诉我,那还不是实质的异常,没有危险。有什么东西飞过头顶,我也没有抬起视线,因为,直觉告诉我,那只是幻觉。

    比起这些不真实,但却让人觉得“有什么存在,有什么在活动”的感觉,视野的逐渐迷蒙才是更真切的变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一带升起了薄薄的雾气。在时间快要接近零点的夜晚,没有星光和月色的照耀,旧厕所旁边的路灯,也好似线路老化一般,吱吱地闪烁着,这些因素,都将这层薄薄地雾气衬托得阴森诡异,但是——

    “还没有变成灰色。”我对自己说到。

    不过,所有这些可以感受到的情况,都能证明,学生会和相关社会团体以为消失的异常,真的开始了。

    “阿川,有情况!”咲夜的声音突然从耳机中传来,语气紧绷着,显得十分紧张,“有人从树林方向和相对的方向过来了。”

    “学生会总部呢?”我顺着她指示的方向,选择树林相对的方向前进。树林中的防线是最密集的,可不仅仅是针对“怪物”,其实对人类才更有特效。我的目的不是干掉他们,而是驱逐他们,但是,走进树林的话,不受点伤,甚至受了重伤,都是在预计之内的情况。相比之下,从开阔的正常道路接近的另一批人,才是最需要亲自动手的,那边可没有设置陷阱,但又不能让他们就这么靠近过来。

    因为,异常已经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