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3 零星的光芒2
    我向八景推荐森野和白井,自然有我自己的想法,对咲夜来说,明明知道是危险的情况,还将好友卷入,一定不会是愉快的经历吧。不过,我仍旧觉得,或许在这个时候改变一下森野和白井的处境,他们所得到的未来会更好——当然,这也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并不能保证完全正确,毕竟,情况是否会按照末日幻境的走向发展,我也不是十分确定,只是出于怪异和神秘的危险性,预先进行评估而已。

    因为森野和白井在我的“妄想”中没有好下场,所以,咲夜最终还是接受了我的提议。

    “对你们来说,那只是我的妄想,算不做数,但是……”我惆怅地说到。

    “但是,也许情况会变得和妄想一样,所以,现在就必须针对妄想中的情况做一些应变。阿川,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咲夜说着,脸上的犹豫消退了,“我明白了,现在可以依靠的,就只有阿川了。既然阿川认为这样更好,那我愿意相信阿川。”

    “这可是很沉重的压力呀,阿川。”八景的表情格外慎重,“当一个人对自己的选择承担他人的期望时,和只对自己负责的压力是完全不同的。阿川,你真的做好了这个准备吗?看你平时的状态,我不觉得你是这样的人。”

    “也许吧。”我避开了她的凝视,心中没有太大的起伏,因为,这并非是害怕压力,而是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想逞逞英雄。”是的,那个无比期望成为英雄并践行之的高川已经过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高川,只是在一些事情上,偶尔会想要成为一个英雄罢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十分清楚,即便只是偶尔逞英雄。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也是运气好的结果。在经过这分不清虚幻还是真实的冒险后,我得到的经验之一,就是——再没有比成为英雄更加沉重的东西,也再没有比真正去做好一个英雄更加艰难的事情。

    要成为所有人的英雄,不,就算只是成为自己所爱的人的英雄,以目前的事实来说话,我也仍旧是不够格呢。

    这真是。痛苦又残酷,却不得不正视的事实。

    “有觉悟地逞英雄吗?阿川,你真是温柔又倔强,但是,对自己太过残酷了。”八景用叹息般的声音说到。

    和她相反,咲夜的脸上浮现温柔的笑容:“可是,我喜欢这样的阿川。”

    “我也喜欢这样的自己。”我也不由得微笑起来,由衷地如此觉得。我期望成为英雄。却无法成为英雄,这会是让人痛苦的结果。但却不是阻止前行的原因。人生就像是战斗,英雄剧目中,那些无法成为英雄的配角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在我看来同样耀眼。即便直到最后也无法成为英雄,但至少,我也可以成为那样散发着光芒的配角。

    是的。在末日代理人卡门出现之后,我已经确认了……这个世界,正在变得需要我。所以,我必须站出来。既然已经毁灭的过去无可挽回,那么。就尝试在这个重头开始进入末日轨道的世界,来一场最盛大的演出。在这里,一切怪异和神秘才刚刚解封,所有的神秘力量都在还产生的过程中,所有人的起跑线是一致的。

    耳语者,将会和末日真理教、网路球和黑巢一样,成为最初的神秘组织。即便,这个组织中暂时只有我一个人,真正了解过怪异和神秘的恐怖。

    我的目标不是守护全世界,因为,那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想要守护的,是这座城市和住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尤其是我所认识的,如今已经聚集起来,和未来将会找到的朋友们,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去寻找这个世界的起点和终点——精神统合装置所在的地方。

    如果这个世界的发展,同样是以末日幻境的套路为蓝本,那么末日真理教、网络球和黑巢的崛起定然是不可阻止的,不过,这里可是亚洲,是亚洲最强的中央公国,既然和所有人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可不会放任末日真理教再一次于这个城市中胡来。

    这炽热的情感,就像是淤积在内心深处已久的岩浆,让我全身发热。也许,对于已经开始侵攻这个世界的人和非人来说,这个平凡而日常的世界就如同一张白纸,是可以随意勾画的吧。像我一样,想要从最初勾画出属于自己的风景,也是绝对拥有诱惑力的吧。想要通过引发怪异和神秘,让通往精神统合装置的“通路”呈现出来,不过是一个结果,达成这个结果的过程,如果可以创造出一个自己所希望的世界,也是每个人都幻想过的吧。

    他们想要看到的风景,想要改造的世界,和我所期望的,显然不会一致。我不想求同存异,想必换做那些人,也绝对不会有丝毫妥协。所以,发生冲突是必然的。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一次,即便只是一场梦,就算在这里发生的改变,对我所面对的现实于事无补,也没有关系。

    “八景,咲夜。”我认真地对两人说:“这一次,我一定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以前?哦,你是说你的那些妄想吗?”八景看起来并不理解我此时的情感,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也不觉得失落。她在我的注视下,突然变得有些不自在,一副自暴自弃的口吻说:“随便你吧。不过,你真的觉得,事实会和你妄想中的那样发展吗?虽然经过昨晚,我已经有些相信你说的话了,但要完全接受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不能肯定,但我觉得,以我们目前的条件,完全可以根据末日幻境的情报,做一些针对性的准备。”我说:“我不打算让耳语者变成如何伟大的组织,不过。我希望这个组织,可以保护这个城市和这个城市的人们,不让那些来自怪异和神秘的危险在这个城市中为所欲为。”

    “阿川,我觉得,这个想法就已经足够伟大了。”咲夜一副安慰我的口吻,说:“不是每个人。都能保卫一座城市的,就算只是一个想法,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的想法。”

    “是啊,若换做昨晚之前,我一定会觉得这家伙的中二病又犯了。”八景也笑起来,说:“不过,现在我倒是有些热血沸腾起来了。我们在做一次真真正正的大事业,真正怀着一些美好的期望,试图去拯救什么。改变什么,保护什么,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咲夜也深以为然地用力点头,说:“我不太明白组织构架的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战斗,不过,若是需要钱的话。我可以每个月提供十万元的活动资金,这个数字的话。可以干上一些事情了吧。”

    “嗯,足够了。”八景说:“如果这个城市确实处于危险中,我们可以充当调解人,事后收取一定的费用。不需要害怕有人赖账,在经营方面,我有足够的自信。”

    于是。就在上学的路上,我们将耳语者的发展纲要大致确定下来。虽然在昨晚之前,和八景、咲夜两人没有过多接触,但在抵达学校的时候,我们仍旧成了亲密的友人。进度如此之快。大概是因为,拥有共进退的经历吧。再加上,我们要做的事情是需要保密的,怀着相同的秘密,让彼此之间的情感迅速深化,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在抵达班级所在的楼层后,我们分开去了各自的班级,之后就是各种课程的学习,期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在末日幻境中,学校也是相当平稳的地方,即便出现过怪异和神秘,也并非是显性的,大规模的混乱和危险。在八景分心在纸上描绘耳语者的蓝图时,我循着窗户,朝下方的操场望去,也许是日光太烈的缘故,有那么一瞬间,总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但是,回过神的时候,却没有异常的感觉。

    不过,拜这阵恍惚所赐,我想起来了,末日幻境的这所学校里,被卷入神秘事件中的人,除了不知名的,在厕所怪谈中被杀死的几名学生,以及我、咲夜、八景、森野和白井等人,还有一个一度占据了重要位置的角色。

    “峦重……神父吗?”这个名字,那张有些模糊的同龄人的脸,渐渐在脑海中浮现。在末日幻境的记忆中,这名年纪不大的男生,是从欧美的末日真理教总部派来主持山羊公会本城分部的具体献祭工作的神父。若说实力,自然是十分强劲的,虽然和他直接面对面的机会不多,不过,从经过和结果来说,虽然成功制止了他主持的献祭,但那场战斗,却是一众网络球的精英,包括走火和锉刀他们都战死了,就连第一次出现的桃乐丝也没能维持形体,只能以我的右眼的形态,寄托在我的生命中。

    虽然之后还发生了更多的冒险和残酷的战斗,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场攻坚战在神秘的烈度、层次和惨烈上,是所有战斗中也可以排上前三位的。亲身经历了那场攻坚战,是我在神秘的世界中,真正意义上的洗礼。

    峦重,在那场战斗中,充当着关键性的角色,用游戏的术语来说,就是一面boss。

    这样的人,竟然在我调查的时候,没有在学生档案中找到,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在这之前,尚未转入这个学校?在怪异和神秘渐渐显化,但末日真理教应该还不存在的现在,这个男生又是怎样的生活状态,在做着什么呢?我从未了解过,他的过去和心理,因为,在那之前,他就已经被讨伐了,不过,参考白井的情况,是否可以提前一步,和他进行接触呢?

    不,这个世界,虽然也存在咲夜和八景他们,但是,并不能完全代表所有我认识的人,都会“复刻”在这个世界上。

    突然间,我对自己之前的调查结果有些不太自信,绝对应该再去翻翻学生档案。

    课间的时候,咲夜跑来我们教室,拉了八景去进行女生之间的谈话。我旋转着钢笔,听一旁的男同学在嚷嚷自己听到的学校工程计划——校方已经决定拆除旧厕所了。也就是我们这些学生跑去抽烟的地方,虽然那里的环境谈不上好,却因为自由,所以可以称得上是难得的乐园。有不少学生会在私下里惋惜吧,不过,正因为校方从各种渠道。了解到这种情况的存在,所以,拆除旧厕所就更加理直气壮,势在必行。

    “据说明天就会有施工人员过来。”那个同学说:“不过,我要说的事情,是在今天之前,也就是拆除厕所的消息从内部渠道散开的时候。”他一脸认真的表情说:“为了一些怀念的缘由,有学生刻意在半夜去了那边,结果。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什么?真的吗?这都几天了?”一旁聆听的同学纷纷讶异不已。

    “两天,还是三天的样子,总之,已经超过上报失踪案的最少时间了。”带来这个消息的男同学双臂交叉在胸前,说到。

    “也就是说,是失踪了?真的是失踪了吗?该不会是故意离家出走吧?”有同学问。

    “离家出走?”男同学冷笑两声,说:“可没有这么简单,我听说。是厕所发生了怪事,结果……”他故作神秘的姿态。顿时引来其他人的不满。

    “我很奇怪,如果真的发生了怪事,那么,确定这是灵异事件,散播这条消息的最初那个人又是谁呢?”一个满脸精明相的男生问到。

    “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也是听说来的。况且,想要了解更多线索的话,自己去旧厕所那边看看不就好了。现在还有人在用呢……虽然都是些风评不好的家伙。”男同学不以为然地说。

    “嗯,我会的。我对这种事情很感兴趣,不过。真相只有一个,那才是我必须找到的。”那一脸精明相的男生推了推眼镜说到,突然将目光转到我身上,“高川,你也经常去旧厕所吧,一起调查一下这件事如何?这种风言风语闹得太大,也会让学生会感到麻烦吧?”

    我和这个男生也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或许因为都是学习成绩好的一部分学生,所以在一些场合有多一些交集,不过,当他这么邀请我的时候,我还是感到诧异。他对我有竞争心理,也一直都有对我进行观察,所以,知道我经常到旧厕所,也是不那么意外的事情,不过,我觉得他并不知道我在抽烟。现在他将这件事正儿八经地提出来,又是打着什么主意呢?在以往,我对这种事情不怎么热衷,不过,现在任何一点反常,都让我觉得有必要接触一下,或许是因为卡门的出现,以及昨晚的事件,让我太过敏感了一些。

    就目前的感觉来说,这个一脸精明相的男生没有任何异常,也无法判断他是否已经发现自己周遭的异常。也许,当他再次接近旧厕所,就会被异常波及到?

    “抱歉,我现在没有去那边的心情,放学后有点事情要办。”我虽然已经决定对他的行动多加留意,不过,却不觉得陪同他去调查是正确的做法。我扫过教室门口,发现八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里朝我们这边看,她似乎已经了解到当前的事态了,所以投给我一个眼神。

    刚才一直在谈论厕所怪谈的男同学也对精明相的男生的提议感到突兀,不过,立刻有几个反应过来,要求同去,应该是觉得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吧,在我看来却是不够谨慎的行为。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就算只是传闻,但有人在厕所失踪的情况,也不能保证一定是空穴来风。

    “高川,你最近一直都很忙的样子。”他们的枪口转到我身上时,一脸精明相的男生看向教室门口,在走进来的八景身上停留了片刻,我觉得他已经开始怀疑我和八景的关系了。不过,这都是些小事,就算学校对早恋行为严格打击,我和八景也都是优等生,就算他上报给老师,也不可能做到什么,优等生总是有优待的。

    不过,这种竞争意识可真是强烈,什么小事都能引发一些小冲突。我和那名男生对视一眼,他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

    上课的时候,八景给我传来纸条,询问课间发生的事情。

    “这么说,有必要对x君进行监视?耳语者在这所学校也有一些人手,不过,这段时期要对组织进行整改,管理上会有点松懈。x君是很敏感的人,监视得太严密的话,很容易出岔子。”八景说:“关于旧厕所的事情,你可以去问问校方,毕竟你也是学生会的一员嘛。就是不知道,如果真的出过事,校方会不会对学生会也保密。”

    “如果真的被定性为失踪案,那么校方会在摆脱一部分责任后再进行公开。”我对这个流程可是很熟悉的,因为学生会和校方有过这方面的合作,这所学校虽然是公立,但是每一届的校方高层都和学生会有高于学业之上的合作关系,这种情况据说在学校刚刚成立之初就已经出现了。具体的情况已经找不到正式存档,但在设想中,应该是最初成立学生会的时候,校方正好遇到了必须借助学生会中的某人才能解决的麻烦,于是交易顺理成章地进行了,之后又发生过一些事情,便将这种利益交换作为传统沿袭到现在。

    学生会干事阶层以上的成员,或多或少,都会接触到这类事件。要说可以在三年内,平平稳稳地渡过学生时代,对于学生会的高层来说,还真是一件新鲜事。校方和学生会之间的合作关系,甚至可以牵扯到早已经毕业的学生会成员,如今的社会阶层所拓展出来的人际关系。只要彼此之间有需求,丑闻也好,喜事也好,都是可以运作的。

    对普通学生来说,这是一张很难想象的巨网,其他学校是否也是这个样子,也暂时没有证据,但对我来说,作为中间人进行社会性作业,也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

    校方对旧厕所的处理,如果真的牵扯到学生的失踪案,并且风传到普通学生之中,那么,进行关系上的疏通和紧急公关,也必然已经展开了。就算确有其事,也大概会成为一则传闻渐渐淡化,失踪的学生也会和校方的责任在一定程度上撇开干系,然后对所有可能深入牵连的线索进行摧毁。

    无论如何,旧厕所的拆除大概是不可避免的了,而如果失踪案的传闻为真,那么,校方和学生会都会派遣人手对出事地点进行监视,如果失踪案的由来涉及到“神秘”,那么,成为无头公案的可能性很大,如此一来,对出事地点的监视只会更加严密,无论在公在私,都不会准许学生靠近。但因为避免事态扩大,所以,也不会发出正式的通告。

    xx君想要邀请我去调查此事,无疑会撞中校方和学生会的枪口。而我身为学生会的干部,在行动上可比他便利多了。如果旧厕所的失踪案只是无中生有,那么,xx君不会得到他想要的结果,而如果不是,那么,我也可以首先利用学生会的职权,将他排除在危险之外。

    “这件传闻是这些天冒出来的,学生会没有知会我,不过主动询问一下还是没问题。”我对八景解释到。因为学生会和校方的社会性互助交易是不公开的秘密,所以,在具体的执行人上,也会有倾向性的选择,学生会对每一个成员都有身体和心理方面的评估存档,择情选择最合适的执行人,而非执行人的成员,是不会得到任务通知的。所以,我对自己只能从普通同学的聊天中,听到这些风言风语,也不觉得奇怪。

    毕竟,这个学校的学生会运作,一直都很“阴谋感”——并非阴暗,而是,总有什么特殊情况在暗中流动,而自己可以察觉,却无法找出来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