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63 战斗姿态3
    夜晚的雾霾正在泛出淡淡的灰色,夜风喧嚣着,夹杂了树林中传来的爆炸声,但是看不到亮光,就像是被厚厚的帘子遮挡,光线阴暗且平缓,让人感到一种不详的杂质。在我的前方,三十多人的队伍全由经验丰富的战斗专家构成,之前和他们其中数人,包括一名头领的交手,让我大约掌握了他们的实力。确实,他们并没有出全力,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我,不过只是一介学生而已,就算在近战中成功给一名头领造成了些许伤害,还有树林中的陷阱,也让他们有些震撼,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不要再玩了。赶紧解决掉他。”头领中的女性毫不动摇地说:“我们好像被小看了,但那又怎样?我们可不是来耀武扬威的,抓紧时间完成任务……我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真的不太对劲,和资料里的描述十分相似,不过,亲身体验的感觉,还是很不同。”

    “树林那边……”有人迟疑了一下,立刻被她训斥道:“你头脑发昏了吗?还是觉得区区一个小鬼,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能布置多厉害的陷阱?他只是一个学生而已,知识也好,经验也好,资源也好,有哪一点会比我们更优渥?”

    这名女头领说中了事实,的确,学生会可不会为我提供材料,制造道具的仪器设备也是学校实验室的,而这所学校,仅仅是一个高中,虽说资金足够。但也不会配备超过高中水平的高端仪器。我用于制造陷阱的花费,要远低于制造监控系统和自身战斗装备的花费。而且,在布置防线的时候。目的也并非是制造杀伤,而是为了牵制敌人。这也意味着,那些陷阱顶多就是在“声光效果”上吓人一跳,用来埋伏不经意的家伙时,会让他们产生迟疑,让他们浪费一些精力在拆除陷阱上,但总体而言。一旦他们认知到陷阱的粗陋,对他们的威慑力就会大为降低。

    我的外表年龄,之前和他们交手时展现出来的能力。以及树林中的爆炸,都让眼前的专业战斗团队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迟疑,逼迫他们不得不花费时间来重新估计我这边的情况,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带领这些人的四名头儿。头脑都十分清晰而冷静。恐怕在更早之前,就已经看穿了我的布置,而没有一拥而上,仅仅是因为,我只是一名学生,而这里是学校吧。

    毕竟,他们就算是被聘用的,聘用方也是和学生会有着深厚关系的社会团体。更不用说,这些人之中。恐怕就有我那些早就毕业多年的学长学姐。我认不出他们,但是,在这个学校里,对待这所学校的学生,他们看在人情关系上,都不会优先考虑太过暴力而致命的解决方式。

    我的出现、身份和能力,都让他们不得不迟疑和思考,我越是强势,他们就越需要慎重。然而,这名女头领的冷静,将他人犹豫的时间大大缩短了。她没有被我制造出来的假象所欺骗,我就算再厉害,也仅仅是一名“不同寻常的优等生”而已,就算有专业的技术,却没有配套的资源,就算精神意志再强大,课外知识也很丰富,但是,同样没有他们那般饱经锻练的强大身体素质。我的能力超越普通学生,在优等生中,也能占据学级最高干部的位置,但此时的综合实力,却并没有超过学生的范畴。

    之前那些先声夺人,都只是我为了拖延时间而采取的方法。想一想就能明白,无论我如何吹嘘自身的实力和经验,排除这么做可以提升决心和信心的原因,身为一介普通人的我,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正面的冲突中,打败这样一支全由战斗专家构成的队伍。想要如设想一样,安全迅速且不让他们有任何反抗余地地解决掉他们,唯一可以利用的,自然就是这个异常正在显现的环境,以及电子恶魔“夜鸦夸克”。

    正如我之前的信心,论到速度,夜鸦夸克是不会输的。而只要速度够快,那么,在异常显现并攻击而来的这个过程中,完成两三个目的,打败几十个敌人,都不是问题。说到底,速度本就是衡量时间的一个标准。

    “没注意到吗?雾气变成灰色的了。”我对虎视眈眈而来的这队人马,如此平静地提醒到。

    之前和我交手,被我割破肋下,差点扎穿肝脏的男头领,以及之前试图突袭我的四名潜伏者,已经组成半月形的站位,将我半包围起来。听到我的提醒,他们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但并没有从我身上移开,他们的警惕性和专业性都不容置疑。如果仅仅是以“普通人”的身份与其对敌,压力是很大的。

    “还是不明白吗?”我没有躲开他们锐利的视线,看向之前发话的女头领,那是一个在气息上,和末日幻境中的锉刀那类人十分相近的女性。正因为气势强烈,所以,很难单纯说是不是美女,大概就算是同行的男人,也不一定可以承受得了对方身上传来的压力吧,不过,就我个人来说,却是比较喜欢这一类。所以,姑且就算她也是一名水准以上的美女吧,毕竟是符合我的审美观的女性。而在绅士的眼中,符合自己审美观的女性,第一感觉总会比男性更好,做法上自然也会更有优待。

    我是一名绅士,这一点,我从未否认过。

    所以,就给她们一点提示吧:“当灰雾出现的时候,什么妖魔鬼怪都会跑出来。那些东西,可不是正常的科学武器可以对付的。你们很专业,从各方面,素质、资源、经验、技术和心态来说,都是战斗专家,但是,仅仅是面向常态战斗的专家……我看,就算参与过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的人。都没几个吧?城市战、扫荡战,撤退战,在一大片被炮火轰烂的废墟中前进或撤退。无时无刻都要面临来自敌人的狙击,飞机的轰炸,在这样严苛的环境下,还要攻克敌人的堡垒……这么惨烈的,由普通热武器构成的战争,也没几个人参与过吧?”

    我的提问让好些人的脸色不太好看,看来我是说中了。之前和那名男头领的交锋,就让我察觉到了,对方的技巧娴熟。经验丰富,反应迅速,也是经历过生死线的非常之辈,不过。培养出这身能力的战场。大概只是小规模剿匪,或城市反恐等级的冲突而已。虽然也会死人,也要领教火箭弹等级的热武器的考验,但是,仍旧无法和真正的战争做比较。

    而我参与过的战斗,虽然没有一般常识中的大场面战争,不过,以少数人对抗超乎常识的军队。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我现在的确只有一个人,但是。这身所经历过的战火,可不觉得弱于任何经历过真正战争的军人。

    我很强,但我又不是极强。来到这个世界后,我的综合实力,一直处于一个极低的临界值,可是,比大多数军人所能经历过的最残酷战斗都还要残酷的战斗,让我面对面前这支队伍时,根本就不会被他们的气势压制住。

    反而,我的说教,恐怕正在让他们感到怒火中烧吧。因为,我的确在看低他们,十分挑衅地,从看向他们的目光中表现出来了。

    “我啊,相比你们,可是更强的战士,可是,就算是这样的我,也对异常感到棘手呢。”我露出狰狞的笑容,对他们说:“因为,那不是普通武器可以打倒的东西,你们想要依靠手中的匕首和枪械,根本就没有半点可能!”在这里,我说谎了,第一次进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时候,我的确是一把消防斧就干掉了那只恶魔犬——当然,并不排除,那把斧头其实也有特殊之处,但当时的我没察觉到,而且,之后就再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要对付神秘之物,自然还是神秘之力更加靠谱。

    不过,用普通的子弹,杀死普通人,杀死在身体和防御上,不具备特殊情况的神秘专家,杀死没来得及施法的巫师之类,的确是可行的。

    这些人是战斗专家,在遇到异常后,会让他们迅速减员的,大概就是——面对的情况超乎常识和预想,无法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也是接触异常的新人,最容易死亡的瞬间。

    不过,既然我决定要一个人解决这次异常,自然不能让他们插手。像他们这样的人,在异常和神秘显现之后,正式和这些异常和神秘发生接触是迟早的事情。不过,不应该是在今晚,因为,我不能一个人干掉这里所有人,然后解决异常的话,会在将来和学生会以及相关社会团体进一步接触时,少了几张可打的牌。

    我不喜欢这样。

    所以,就这样开始吧。我在心中高呼夸克之名。我看到了,自己投于地面的阴影变得浓郁起来,在这个被灰雾遮蔽的夜空下,它就好似一团更加深邃的异物,不断地扭曲,变形,扩张,变成了一只大张双翼的怪鸟之影。这个影子在吞噬光线,我依稀看到诸多可见的光线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景象,我和这队人马所在空间,仿佛在霎时间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异空间。树木在摇晃,阴影在摇晃,风声的呼啸,就如同兽类的呼吸。我感受到夜鸦夸克的脉动,它挣扎着,要脱离地表的约束,从仅仅一个影子的形态,更具现化地屹立在大地上。

    我看到了对面那些战斗专家惊诧的目光,扭曲的影子,光怪陆离的景象,好似万千针芒一样穿透了被灰雾密布的空间,光影的交错,让他们的轮廓变得深邃而立体。然后,在人形的电子恶魔“夜鸦夸克”从一介阴影的状态站起来,变得富有立体感和光彩感的时候,他们的表情变得无比的震惊而扭曲。

    我知道,他们已经不能思考,在这短短时间中,由异常中诞生的“夜鸦夸克”,已经夺去了他们的心神。这是很正常的,第一次看到怪异之物时。大多数人都会产生一种“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的疑问。那种感觉是如此激烈,压倒了任何的思绪和情绪,因为。所谓“怪异”,并不仅仅是出现的方式和诞生的形状太过奇特,更是因为,它带有“神秘性”,并直接让人感受到这种神秘性的存在。哪怕是夜鸦夸克这种近似人形的姿态,也不会让人觉得“这仅仅是一个玩偶”,它所拥有的。超乎常识的感觉和超乎常识的力量,作为一种更真切的危机感,会直接渗透到这些直接注视夜鸦夸克的人们的心底。

    怪异的电子恶魔。从自我存在性中提取元素,加入神秘性,才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不仅仅是我认知中的夸克和高川,而是同时具备了两者的特征。融为一体俱现出来的形象。它的诞生充满神秘。它的存在性充满神秘,它的力量同样充满神秘。

    那是一种充满了视觉冲击感的姿态——火焰的头发,除了眼洞之外别无器官的脸,乌鸦头形状的面具生硬而冰冷,纤细的身体和手脚,漂浮在空中,显得十分轻盈,而仿佛被鲜血染红的深红色战衣则充满了杀戮的不详。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它了。自从它成形之后,每一次我在镜子、窗户、所有可以反光的器物中看到自己的影像时。它就在我自身倒影的身后。在通常的时候,它就像是一个幻觉,一个隐藏在不知名的空间,偶尔会借助阴影来表现自身存在的幻觉。但是,和我设想的一样,当怪异和神秘,以灰雾为征兆显现之时,所以怪异和神秘的存在,它也将转变为切实存在的东西。

    或许,也只有在当前的场景中,它也才会以这种切实的姿态,回应我的召唤吧。

    “夜鸦,夸克。”我平静地,告知前方诸人,这怪异之物,电子恶魔的名讳。

    “这,这是什么东西?”那群战斗专家中总算有人回过神来,但似乎无法理解自己所看到,所感受到的东西,发出扭曲而低沉的呼声。他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脸上的表情,手中的动作,都让人可以轻易判断出,那种巨大的动摇和想要摧毁这份动摇的疯狂。不仅仅是他,接二连三地有人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收回冷兵器,拔出枪械,似乎在常识中更强大的枪械,也无法让他们的心理安定下来。

    安全栓被推下,子弹上膛,锵锵的声音络绎不绝,就连领头的两男两女,也无法再维持之前的平静和坚定,其他人则大多数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样子。对我来说,这样的表情很久没看到过了,大概是因为,进入神秘圈后,所接触到的人,不是专家,就是早已经度过这种“第一次见到”的冲击的普通人吧。第一次亲身接触“神秘”,伴随神秘性的强弱,给自身的冲击力也会有强弱的区别。

    这些战斗专家的精神意志是普通人中出类拔萃的,可是,我的电子恶魔所携带的神秘性,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恶魔也能够媲美的。在夜鸦夸克诞生的时候,隔着一台显示器,仅仅以“数据情报”的方式散发出来的异常感,可是差一点连在场三人的感知都冻结了。现在,夜鸦夸克以这种切实的形态出现,对于第一次观测到它的普通人来说,会产生心慌意乱,无法在第一时间巩固心神的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为了让他们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夜鸦夸克的异常,我没有在这段时间率先攻击他们。受到夜鸦夸克出现的影响,灰雾再一次变得深邃,虽然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对视,但是,原先还能看到一点轮廓的远处,此时已经彻底陷入了混蒙的状态。

    灰雾的流动异常,是因为夜鸦夸克的干扰,从我这里开始扩散,就如同涟漪一样,在遇到另一片涟漪之前,只会不断推进下去。而这种涟漪扩散般的流动干扰,却让我产生一种类似于连锁判定的感觉,在涟漪推进的地方,情报以一种直觉的方式反馈到脑海里,构成一个宛如简笔勾勒的图案。旧厕所也在涟漪波及的范围之内,那一带暂且还没有出现异常,更远的树林之处,涟漪的波动已经微弱,所以。脑海中构成的认知示像也不如近侧那么清晰。

    原来,夜鸦夸克出现的时候,连锁判定这种不算神秘的超级才能。也会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吗?电子恶魔果然是很方便的东西,几乎将我过去战斗所依仗的能力,完全统合在一个独立构造体上。

    类似于夜鸦夸克的东西,在神秘学和各种幻象作品中,也有近似的描述。我虽然还是第一次使用它,但是,已经足以联想出诸多可能性。这种像是傀儡、替身、召唤物之类的东西。会以超常的力量,展现出操纵者的特性,不过。同时也具备一些共通的属性限制。

    物理力量:它在物理层面上可以发挥出的力量,简单可以认知为气力。

    速度:移动和反应速度。

    质地:身躯可以承受的最大负荷。

    射程:它可以远离操纵者的距离。

    武器:是近战类,还是远战类,亦或是特殊的辅助型。

    独立:它是否可以在操纵者无意识操作的情况下自主行动。

    特殊:由操纵者自身特性而决定的。与其它同类区分开来的力量形态。

    虚实:是否可以在实体和非实体之间转换。

    合体:是否可以附着在操纵者身上。进一步对操纵者进行保护和力量增幅。

    诸如此类的描述,可以初步对电子恶魔,替身使者,傀儡术和召唤物之类的“神秘”进行认知,并进一步整合它的使用方式。

    当然,电子恶魔可能具备上述中的部分特性,但是,也有可能上述的描述。无法完全勾勒它的全部力量,不过。既然在充满了幻想的作品中,神秘学书籍里,都有过类似的产物,那么,找出一个参照物,在实际运用之前,就对电子恶魔有一定的了解,也完全是可以,且应该做到的。至少,神秘专家都必须拥有这种程度的联想能力,以应对种种突然的变化。

    人们无法理解神秘,却能通过想象力,将不可知的神秘,以一种表面化的可知形象描绘出来,我一直以来,都对这样的人类抱有敬意,因为,在我接触过的神秘和未知中,很少有超出这种想象力之外的事物。当然,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对这样的现象进行描述,大概就是“这个世界的神秘,正是人类想象力的结果”这样的结论,唯一超出这个论断,让它变得不那么正确的,大概就是“病毒”和“江”了。

    “病毒”和“江”,以及由“病毒”而产生的“末日幻境”,即便在病院现实这种“高高在上”的世界中,也十分符合“神秘”的定义。虽然,病院现实中的研究者,都尽量将之当作“科学的可能性”来看待,而我也期望,它是“现在不可解,但仍旧具备科学性的存在”,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在病院现实中就是一介普通人的高川,可以战胜它的可能性,实在微小得让人绝望。

    所以,以病院现实的角度来说,我更多是以“弦理论”、“高维理论”、“大统一理论”等种种猜想性质的科学理论去看待“病毒”,以自己的亲人爱人的目光,去看待“江”。只有如此,才至少能从感觉上,拉近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

    否则,我和“病毒”,和“江”之间的距离,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就是当前在我面前展现的,普通的战斗专家在观测到夜鸦夸克时,所感受到的巨大冲击,甚至还要更加剧烈吧。

    在末日幻境里,无论是更深沉的世界,还是更表象的世界,无论是更狭隘的世界,还是更巨大的世界,无论是幻觉般的世界,还是更真实的世界,只要可以感受到“江”,只要可以使用“神秘”,我就很强,绝对的强。

    这份超乎常识的力量,就在厕所怪谈的异常出现之前,让你们认真见识一下吧。通过连锁判定的涟漪,穿透灰雾的阻隔,看清了周遭的环境变化后,我对面前的战斗专家们问到:“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四名头领中,一名男性盯着夜鸦夸克,有些吃力地问到:“这是什么东西?”

    “我?之所以说过了,就是一名在校的优等生,学级的最高干部。”我平静地回答到:“而它,叫做夜鸦夸克,是我的电子恶魔,我的异常,我的力量。”

    巨大的风,从他们的身后吹拂而来,吹不散灰雾,却让他们的表情显得僵硬而冰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