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70 非想非非想
    灰雾中的精神侵蚀进入了新的阶段,虽然想要一口气走到目的地,但是“神秘”的干涉让我不得不考虑使用魔法阵。原本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夜鸦夸克在送走那些校外人士之后,暂时无法召唤,危险的感觉也在这期间步步逼近。就在我完成魔法阵之前,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自己的镜像——除了镜像之外,也有多种叫法,不过,就性质而言,其实都差不多——这个站在我面前的另一个我,仿佛就是将过去的杀人鬼形象的自我更成熟化了,虽然就外表看来,他的状态并不算好,可是,仍旧让我感到强烈的危险。

    杀人鬼高川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其能力在什么方面得到优化,而心理状态又是如何,在极端的恶劣条件下,可以做到怎样的事情——事关这些事情,我自己再清楚不过了。毕竟,那是曾经的自我呀。

    而且,当时我作为杀人鬼的形象出现时,还能稚嫩,而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磨砺后的成熟感的“杀人鬼高川”。以过去的杀人鬼高川为参照,那么,他如今的战斗力恐怕会高上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五十就是极限了吗?在和他的对话结束时,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力量感,让我不自觉对自己的预判做出怀疑。

    “对我来说,我们是可以共存的。毕竟,我已经见到过很多个和自己不完全相同的‘高川’了,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能肯定,这种‘不完全相同’正是基于‘拥有本质上的相同之处’才存在。这些共同之处,才是‘高川’得以延续。却又有新的可能性的原因。如果在一个高川死后,下一个高川和上一个没有区别,那么,即便是转生了无数次,也只会在同一个问题上重蹈覆辙吧。将‘高川’看成一个个体的同时,也可以视为多个个体构成的生态系统。正因为多样化和本质上的共通性同时存在,所以可以产生多种可能性,让人倍感期待,觉得或许可以在万一的时候,将自己无法达成的使命交托下去。”我对他这么说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在自己死亡的时候,的确已经做出了将自己的使命交托下去的觉悟。结果,出乎意料的,没有死彻底。就自己还能活着这个事实而言。我很开心,一想到自己仍旧可以前进下去,就不太想将这份责任交给其他人,哪怕对方也是‘高川’。不过,即便如此,到了必须要有所觉悟的时候,我也确信,自己是可以和任何一个‘高川’共存的。即便是杀人鬼高川,也是一样……”

    我这么说的时候。盯着他那双疲惫、残酷却又激昂冷静的眼眸。

    “但是,对你来说,是不行的吧?”我如此肯定到。

    “是的,不行,我做不到,该是我的。就应该是我的。”杀人鬼高川没有半分犹豫,“就算粉身碎骨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认为,交给别人是不得已的,有某个人可以交托。是让人高兴的。那种事情,怎么可能高兴?致死都无法完成的使命,会带来很可怕的挫败感,让我觉得,要是再努力一下就好了,这样的懊悔,就像是火焰一样不断灼烧。哈——”他长长吐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但是,我一定会在某个时候死去,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也不觉得,自己拼尽全力,就绝对可以完成自己的使命。只是,我拼了命让自己相信,只要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那么,就算是死了,也绝对会从地狱中爬出来!要花费多少时间,遭遇多少痛苦,都无所谓,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要以自己的身份去完成。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交托给他人,安心地,理所当然地,无奈地,苦笑地死去……哪一种都不合我的哲学。”

    “……从某些角度来说,我一点都不讨厌你这样的人,大概,正是因为自己想过要成为这样的人,所以,才会在最开始的选择时,将自己朝这副模样靠近吧?”我捏着烟头,平静地对他说:“说到底,最开始的杀人鬼高川,不就是我嘛。”

    “可是,你最终没有选择成为那样的高川。”他弯下腰,那是看似放松身体,却让气氛陡然紧缩的姿态,“你还记得吗?自己决定取下面具的时候,那种坎坷的心情。你其实很不自信吧?没有杀人鬼的力量,是否可以走得比上一次更远,所以,虽然抗拒戴上面具,却一直将面具带在身边。”这么说着,他翻开手掌,那里本来一无所有,但此时,却有一张熟悉的丑角面具放在其中。

    我十分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也全都说中了,我内心深处的想法。我的确有所犹豫,一直都在犹豫中前进,包括“是否需要杀人鬼的力量”在内,还有种种可以更坚决一些,却难以坚决起来的东西,一直缠绕在心底,只是被意志强压下来了而已,思绪无时无刻的沸腾,也和这些犹豫不决的东西存在于心中有深刻的关系。

    可是——

    “犹豫真的是不对的吗?”我反问道,“行动上的果决,并不意味着思维的单纯吧。”

    “的确。”他随手扔掉面具,我摸了摸战斗风衣的内袋,果然,随身携带的丑角面具不在了,恐怕就是他扔在脚边的那一张吧,“到底什么是完全正确的事情,是否真的存在完全正确的事情,我也无法判断。虽然思想上有矛盾,无法完全确定怎么做才是最好的,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否绝对最好,但是,这种犹豫只要不反馈在行动上的话就没关系。反过来说,我倒也觉得,不是一根直线的单纯头脑,在深入思考后产生的犹豫,都是不错的东西。然而,这不是杀人鬼应有的样子。”

    没错。那的确不应该是杀人鬼高川的样子,杀人鬼高川的沉默,应该是更尖锐直接的,那并非思维上的单纯,而是从一开始,做出决定的方向就已经固定了。杀人的时候。会思考许多问题,但是,就算没有答案也无所谓,因为,这并不妨碍“杀人”,只要“杀过去,杀到尽头”就好了,把一切繁琐的东西,宛如快刀斩乱麻一样。一口气贯穿,斩杀,遇到荆棘也无需顾虑,砍倒直冲过去就好了。

    这样的杀人鬼高川,对于“戴上面具”是不会有任何疑问的。我如今的行为和思考方式,的确已经和杀人鬼的时候相去甚远了。

    所以,面前的杀人鬼高川,才从我的怀中拿走了面具吗?

    因为。他认为,我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我已经走上了,和他不一样的道路。即便如此,他也怀着“自己也必须走下去”的想法,从而站在了我的面前吗?

    如今,站在我面前的他,就是在精神侵蚀的新阶段下。所呈现出来的,属于我的另一种真实吗?

    “你看,你又在思考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腕,说:“可是,每一次都找不到答案。因为,就算其他人亲口告诉你答案,你也不会相信,你想要得到的‘是亲自找到,且足以让自己笃信的答案’。不过,那样的东西,对我而言,或许是存在的,但对你而言,则是完全不存在。因为,你思考的起源,正是因为‘你不相信自己想到的答案’。”

    “这一点,你也能理解吗?”我不由得感到更加沉重了,因为,面前的敌人,虽然在交谈,但一定不会就此罢战的敌人,真的太了解我了。即便对“他就是我”有所怀疑,但是,怀疑的程度,随着交谈的进行不下降,即便不会完全变成零,但是,百分之五十和百分之一的怀疑,所带来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对我十分了解,且又是在战斗力上有些超常的另一个自己——这样的敌人,就算不动手,所带来的压力也不是开玩笑的。简直就是“由神秘带来的精神侵蚀和**打击都要提升一个等级”的感觉。没有夜鸦夸克的话,我不过就是个普通人,魔法阵……也没有完成,真的可以打赢吗?这样的念头刚浮现,就被我甩开了。

    不,不是可不可以打赢的问题,而是非赢不可。

    “你还在怀疑站在这里的我。我可是很清楚的,你的一切,我再了解不过。虽然你同样了解我,但是,无法依靠这种了解,扯平我们之间的差距。你心里也十分清楚吧?”杀人鬼高川的身姿更加压低了,让人觉得,就像是逐渐拉开的弓弦,“我是比过去更完整的杀人鬼高川,而现在的你不在状态。就算我刚刚大战了一轮,身体和精神都没有恢复过来,但余下的力量,仍旧更胜一筹!”

    “所以,不想死的话——”他的话一顿,再度响起时已经到了我的身后,“就快一点吧!”

    我只来得及反手将臂刃挡在侧方,刚猛的斩击力量就已经传递过来,因为没能抵达最佳的人体力学角度,所以无法完全抵抗这股冲击。为了保持平衡,我不得不在地上翻滚,期间杀人鬼的刀刃毫不留情地递进,干脆利落地在我的身上带出几道血痕。他的行动没有体现出速掠超能和连锁判定的效果,也就是说,他此时也是以“普通人”的姿态战斗的,可是,明明技巧、身体能力、精神集中力和意志力都对等,却感觉自己完全落于下风。

    杀人鬼高川就是这样的变态,在同等的素质下,只要是杀戮的行为,都能获得仿佛来自于本能的加成。而即便只是一点点的差距,也能以超乎寻常的精细度把握起来,转化为难以跨越的差距。我对自己会落于下风,在最初的交手中就会受伤,在开战前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不过,真正体会到彼此之间,看似没有,却的确存在的差距时,心理上的冲击仍旧无法完全消弭。

    如果不做出一些出乎对方预料的变化,那么,就一定会输。我翻滚、闪避、反击、跃起、冲刺、再一次后跃,却有一种死亡的阴影不断靠近的感觉,虽然奋力的时候,可以和这种死亡感受擦身而过。但是,下一刻,它就会出现在更近的地方,一次都没有暂时将它推开的感觉。身上不断被破开衣物,刺刺的痛楚,偶尔从外露的肌肤出飙出的鲜血。都在证明自己正一点点朝失败的方向滑落。

    明明素质是相同的,但是,我却如此狼狈,而杀人鬼高川,即便也没能完全逃离我的反击,却在受伤的同时,还充满了游刃有余的感觉。

    我知道,杀人鬼高川早就习惯了这种在刀锋上跳舞的感觉,不。确切来说,在刀锋上跳舞,才是他的领域。试图以最大的效果去伤害他人的时候,自己也会在对方拼死一搏的反击中受伤,不给别人活路,别人也不会手下留情,这一点,杀人鬼高川是最清楚的。然而。清楚认识到这一点,却毫不犹豫地这么做的他。也同样是其可怕之处。

    对伤害他人,对他人伤害到自己,全都毫不在意。只要在战斗,那么,脑海中的念头,就仅仅是“杀死对方”。绝对不会去想:“杀死对方的后遗症”和“杀死对方是否真的可以结束”这样的事情,因为,杀人鬼的目标,永远近在眼前,就在脚下——不断通过“杀死”这一行为。处理抵达深身前的麻烦就足够了。还在远处的麻烦,完全不用理会,因为,如果它真的会阻挡自己,就一定会来到自己跟前,那时再杀掉就好了——杀人鬼高川,就是这样一个“无比踏实”的人。

    我理解他,就像是理解自己,可是,正如同他说的那样,理解也好,不反感也好,认同也好,在和他的战斗中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他不会因为被敌人看穿而变得弱小。他的强大,是极其精细而稳定的。

    与之相反,我的强大,一直都在波动。我的情绪、感性和思考,以及从外界传来的反馈,都会让我每时每刻,都出于一种不安定的状态。我的平静和从容,是在认知到这种波动性,承认这种波动性,并接受这种波动性的情况下才产生的。

    可是,就算对自己来说,自身能力的波动状态是可以接受的,并已经接受,但面对更稳定,更精密的一方,这样的态度,也无法成为打破境况的因素。生死战之中所体现出来的能力高下,就是被实践证明了的真理。

    如今,我和杀人鬼之间的差距的确存在,就是这样被证明了的真理。

    能够期待的,可以扭转这种差距的关键因素,会是什么?从过去的经验而言,就是夜鸦夸克和实力的波动性吧。

    不过,夜鸦夸克可以及时赶到的话,也难保杀人鬼高川不会因此进入魔纹使者状态,拥有速掠和连锁判定的话,就算夜鸦夸克的综合实力更强一些,也会被他抓住电子恶魔固有的破绽——使用者本体。所以,以夜鸦夸克为前提的胜率提升,并不值得期待。

    另一个就是自身实力的波动性,这种波动性,虽然在面对精细又平稳的实力输出时,往往会呈现颓势的一面,不过,正因为是波动的状态,所以,会给敌人造成“突然变强”的错觉,让敌人措不及防,从而取得反转式的胜利。

    不过,这一次的敌人,就是另一个自己,对我的事情,杀人鬼高川也同样了如指掌。正如我明白他是何等的精细和稳定,他也一定明白,我的波动性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对于有所防范的人,突然的波动,如果不高达一个绝对性的强度,是不可能造成决定性影响的。一旦让对方适应了,缓过气来,就很难再取得胜利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想要在他面前展现出“出乎意料”的一面也是十分困难的。

    我再次和袭来的刀刃擦过,刁钻的角度让人无法完全防御下来,所以,一开始就是带着以伤换伤的想法而去的,在脸颊被带出血痕的同时,用同样的技巧刺了过去。

    杀人鬼高川和我交替位置,如跳舞般旋转,击中,被击中,交架,被击飞,刀刃切开灰雾的一刻,显得格外明亮。灰雾在风中流动,破烂的风衣,在风中摇摆,踩踏的声音,摩擦的声音,交击的声音,喘息声,清脆而急促,让人觉得疲累,却又无法停止,就好似置身于永不停息的螺旋中,直到其中一方无法继续。

    他轻盈地跳了起来,完全利用惯性而做出的动作,就好似天鹅降落在水面,自然又优雅,但是直逼眼前的刃光,却从生死的意义上,令人心跳加速。

    他的身体,早已经疲倦不堪,他的眼神,在激越的精光中,掩饰不去灰暗的疲惫,可是,这完全无碍于他在战斗中表现得轻盈和锐利,剑法刀法什么的,根本没有,也不是每一击,都能抵达人体力学的最佳状况,但是——

    很快,很自由,无论可以想象的角度,还是想象不到的角度,都会穿刺而来。我看过的武侠小说中,有过类似的描述,对方是一个只使用刺击的剑客,但是,同样的快速,同样角度刁钻,同样的自由。我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曾经遇到过的敌人中,也有类似的类型,但是,杀人鬼高川的攻击比对方更快,更不带一丝杂念,更加纯粹而明亮。

    当看到刃光时再反应就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通过战斗的本能和直觉去提前感应。

    然后,就是再一次无法避免地被击中,我踉跄后退,竭尽全力防下直逼致命要害的追击,别的地方已经顾不上了。被切开,刺穿的部位,已经渐渐麻木,而身体的温度,也在随着血液的流逝而降低。虽然伤口并不致命,但是被击中的次数太多了,进一步加剧了运动上的消耗。

    杀人鬼高川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想法,也不打算再和我交谈。他沉默,直接,决绝,和那些喜欢废话的敌人不一样,之前和我的交谈,大概是他说话最多的一次吧。而这样步步紧逼,没有犹豫,毫不迟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像战车一样打算一直碾压到胜利的敌人,到底该才能反转劣势,反败为胜?我得不出一个绝对的答案,而且,碰到这样的敌人,似乎也还是第一次。

    “和杀人鬼状态下的自己面对面生死战”这样的念头,在这之前从未有过。实际出现的如今,我更能切身体会到,如果自己变成杀人鬼高川,到底可以强到什么程度。面前的他,就是一个最接近的参照。

    我被巨大的力量打偏了脚步,重新站稳的时候,脚下传来柔软的异感——没有用眼睛去看,但是,那触感和环境的记忆,让我知道自己踩到了什么。

    丑角的面具,杀人鬼高川的证明,在战斗开始前,被他扔在了这里。

    追击而来的杀人鬼高川,和我一样,并没有戴上面具。

    这一定是有什么意义的。

    然而,我没有拿起它,或许也有不应该拿起它的想法,但是,被逼到无法做多余的事情也是重要的原因。

    在我狼狈的躲开之后,杀人鬼高川第一次停下攻击,用一种平淡的眼神看着地上的丑角面具,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但是,他的停手,给予了我思考的余力,我并没有因为他转开视线就反击上去,因为,那样做大概是不行的。我这么想着,用脱力而哆哆嗦嗦的手掏出香烟。

    “戴上它。”杀人鬼高川突然这么对我说到。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这么对我说了。可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是否戴上它,而是我是否真的想要,再次拿起杀人鬼高川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