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终于来了吗?
    宁国公府。

    雪庐中。

    “苏先生呢,苏先生,我来了!”

    人还没靠近,一阵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很快的就见到一个还算有些清秀的少年正兴匆匆的走了进来。

    虽然已经是严冬,但难得的今天的天气颇好,阳光温暖,在雪庐的院子中,两个男子正聊着天。

    在听到这话,看到那少年进来,其中一个长得有些刚俊,年约二十来许的男子有些不满的看着那少年。

    “来就来了,你那么大声做什么?”

    “这不是好几天没有见到了先生了吗!”

    听到男子的话,少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走到一个月白文衫男子的面前施礼道:“先生身体可还好?”

    “多谢豫津的关心,无妨……”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言豫津,而口中的苏先生正是化名为苏哲的梅长苏,另外一个刚俊的男子便是两性之子萧景睿。

    “这就好,这就好!”

    听到梅长苏的话,言豫津点了点头,待到言豫津坐了下来,萧景睿转过头有些打趣的的看着他道:“

    “你这小子,这几天做什么去了,也没消息,难道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在大力的进攻?”

    本来只是一句打趣的话,可是萧景睿怎么也没有想到,听到这话言豫津竟然很是惊讶了起来。

    “咦,景睿,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一出,梅长苏和萧景睿都有些惊讶了起来,还真的猜中了?

    “说说,是哪家的姑娘竟然让你迷上了!”萧景睿很是好奇道,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那是哪家的姑娘,我家的!”

    撕……

    这话一出,萧景睿大吸了一口冷气,梅长苏也是有些复杂的看着言豫津。

    这眼神顿时让言豫津有些招架不住了,也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是前两天我父亲的恩人初到金陵,没有地方住,暂时居住在我家,那姑娘,就是那位恩人的侍女……”

    “侍女?你喜欢人家侍女?”萧景睿有些怪异的看着言豫津:“你家可是世家,普通的侍女,可不会让你放在眼里吧?”

    言豫津有些幽怨的看着萧景睿:“你还真说对了,但人家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侍女,就连郡主都比不上人家,更重要的是,一次性还是四个,别说是我,就是你,恐怕也招架不住的!”

    梅长苏本来只是浅笑着看着两人打趣,可是当听到说有人入住言侯府,还有着很漂亮的侍女,心中顿时一愣,有些发呆了起来。

    只是这些并没有被他们看到。

    “切,不可能,我又不是没有见到过美女,当然了,若是红红颜榜上的美女,我到是有可能!”

    萧景睿撇了撇嘴,他的眼光可是很高的,怎么可能轻易看上别的女人,他可不是言豫津。

    却哪想,听到这话,言豫津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伸出手,重重的拍着萧景睿的肩膀,一副你猜对了的样子。

    “不……不会吧,豫津,你可不要告诉我,真……真的是……”

    “还真是,不是一个,我爹那个恩人身边的四个侍女,还真的是红颜榜上的,而且,还是前十的存在!”

    萧景睿的嘴角抽搐着。

    许久,扬天长叹了起来:“这就是差距啊!”

    他,身为宁国公和天泉山庄的两性之子,名字还是当今陛下给取的。

    但,至今孤家寡人一个!

    而言豫津他老爹的恩人,却带着四个红颜榜前十的美女,还只是侍女!

    这特么的就是差距啊!

    “你确定是四个女子,而不是五个?”

    梅长苏终于开口了,抬着头看着言豫津:“那四个女子,是不是琴棋书画医中的其中四个?”

    “咦,苏先生也认识她们?她们的确是琴棋书画医,不过,却没有一个书名的女子。”

    “不是,苏先生,你不要和我说,他身边不是四个红颜榜前十的,而是五个……”

    梅长苏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萧景睿,而是看着言豫津:“他的名字?”

    “卫子青……”

    言豫津直接开口道,这两天他和他可是一直聊天呢,对他的名字早已经知道了!

    “什么?卫子青?岭南卫子青?天外天的卫子青!卧龙卫子青?”

    萧景睿脸上满是震撼的神色,整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都有些发蒙了!

    “果然,真的是他吗?”

    梅长苏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心中却是无奈和苦笑。

    他,早就知道了!

    只是不相信罢了!

    他早就想到了这一天,金陵城,他是进定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那么快,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住在了言侯府。

    在那里意味着什么,梅长苏心理在清楚不过了。

    这金陵的风云,当真要变得如此的复杂吗?

    这一潭水,恐怕只能更家的浑浊了,而自己的计划,看来要彻底的改变了。

    “不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都认识他?而且看样子,他好像还很有名?”

    萧津睿点了点头,变得很是凝重了起来:“不是很有名,而是相当有名,豫津,你听过一句话没?”

    “什么话?”

    “世有麒麟,江左梅郎,隐有卧龙,天外卫姓,得一,可得天下……”

    “知道啊,麒麟就指的苏先生啊……”

    言豫津想也不想直接点头了,不过很快就愣住了,有些惊讶的看着萧景睿:“不……不会吧,卫先生就是……”

    “没错,他,就是岭南卧龙,和苏先生并列公子榜榜首的绝代双骄之一……”

    ……

    “怎么?书语那丫头还好不?”

    言侯府邸,竹院中,鬼影恭恭敬敬的站在卫子青的面前,这一次来,他是来汇报在金陵的工作。

    一切按照着计划进行,这到是另卫子青放心。

    不过想起书语,这小丫头,现在还没出现,到是让卫子青很好奇,她在做什么。

    这小丫头和医娘她们可不同,这小妮子可祸害着,越久越是不出现,绝对是在酝酿什么不好的计划。

    “这个……”

    鬼影有些尴尬了起来,不过还是缓缓的将书语的情况告诉了卫子青,听着他的话,卫子青顿时头疼了起来。

    “这小丫头是疯了,当真是一点也不会安静,算了,这样也好,也算是我无意中帮了我很多的忙了!”

    说完罢了罢手:“下去吧,没有我的召唤,就不要来了!”

    “是,先生!”

    鬼影恭敬的退了下去,刚出去,医娘就款款而来:“没事吧?”

    “恩,没事!”卫子青浅浅一笑:“对了,有什么事吗?”

    医娘和画禅她们在后花园中弹琴戏耍,来到这里,怕是有事吧?

    “嗯,言府的下人来人通知,说有人要见先生……”

    “有人要见我?”

    竹院虽然是在言侯府,可是因为他的关系,这里到是被独立了起来,除了言侯和言豫津,要进来的,可得先通报。

    “谁?”

    “誉王殿下,还有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