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91 片面解答2
    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的临时驻扎地位于距离战场好几公里远的上方,不过,这个位置相对于废都建筑群的整体高度来说,也是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既看不到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最顶层的真面目,向下眺望,也有一片漆黑的深渊。只是经过大部队的改造,原本只是一片荒寂建筑的地方,出现了不少工业机器。这些机器全都是本地货色,我从其他神秘专家口中了解到,nog早就准备有这些机器的改造方法,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如同聚集地一样,搜刮可以用到的物件,然后按照图纸进行拼接,如果找不到零件也没关系,队伍中有几个神秘专家的超能,并非是战斗用的,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加工零件——利用独特的超能,灰雾、图纸,以及废都中现成的材料,他们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完成了最基础的营地建设和安全系统构建。

    这片区域也是nog情报中,统治局安全网络无法覆盖到的地方,据说因为某些原因,整个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的安全网络已经被破坏了三分之二,因此,生产出来的安全卫士大部分会留在拥有安全网络的地方。

    在这片营地区安扎之前,队伍的确已经和树管带的原住民聚集区打过照面,让人感到惊讶的是,nog连关于聚集地的大概情报也早有准备。至于nog还有哪些情报,也许只有最高指挥官铆钉才知道了吧。情报的不公开性,多少让人心中不愉快。但是,nog方面也有许多理由。铆钉经营队伍的手段也已经施展开来,神秘专家们也就默认了这样的行为。至少。一路行来,铆钉的命令没什么差错,也不让人反感,在当前的条件下,退上一步,维持队伍的团结氛围,也是神秘专家们的共同意愿。

    这样的队伍连系有时会让人觉得太过脆弱,但是,维持在这种脆弱。但存在的形态,同样也是神秘专家们的共同意愿。尽管大家都是为了攻略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而被招募起来,也都遵循着自身所代表的,nog各个成员组织,亦或者独立行走者的立场,为了对抗强大的敌人,合作也是共识,然而,并不代表这支队伍会成为一只军队。即便是网络球那样内部联系紧密的组织,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由神秘专家构成的军队。这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而其中最关键的,仍旧在于神秘专家内心深处的独立感。

    神秘专家们凑在一起。仅仅是为了对抗过于强大的敌人,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在进行任务时。减少自身的压力,而并非是为了某种团体荣誉。目的是自私的。结合自然不会太过紧密。

    无论命令也好,不合理的行为也好。只要没有越过神秘专家们心中的底线,自然每个人都会遵循这些命令,默认这种不合理的行为,反言之,哪怕是越过了一名神秘专家的底线,从而导致这名神秘专家的抗拒,那么,想要“结合大多数,镇压小部分”,也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在这里的每个神秘专家都是精英,都有着“不需要遵守自己认为不合理的命令和行为”的自信,拥有着“哪怕是面对整支队伍,自己打不过也还能避开”的底牌。而“为了大局而屈就自己”的念头,也大致是不存在于这些神秘专家的念头中的。

    nog可以召集这些精锐的神秘专家,也就必然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反过来说,nog深知情况如此,仍旧召集了这里的人,也就意味着,他们要不是因为别无选择,就是认为这样的队伍,才符合这次行动的要求。队伍中的大部分人,都相信是后者,因此,对于一些让自己心中不痛快的情况,也有比平时更大的忍耐度。毕竟,来到这个危险的地方,参与几乎是九死一生的作战计划,完全是出于自己意愿的。以这个意愿为前提,为了尽可能提高成功率,他们可以去忍受平时无法忍受的东西,去相信平时很难相信的事情。

    这个队伍是脆弱的,但又是坚强的,它随时可能分崩离析,但随时都可以重建起来。让人可以相信——即便只剩下最后一个人,计划仍旧会执行下去。

    攻陷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除此之外,不做二想,而无论这样的念头,最初是出于何种缘由。是为了刺激感,为了荣誉感,为了使命感,亦或者,仅仅是鸟为食亡。没有关系,来到这里,幸存于此的神秘专家们,早就对一切做好了心理准备。

    被“怪异”拖走而失踪,理应死亡的三名神秘专家并非最先死掉的三人,虽然在最初进入拉斯维加斯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还接收了五十一区的残兵,但是,在进入颠倒都市后,于我、左川和约翰牛失踪之后,就有人遭到了“神秘”的攻击,在众目睽睽中死掉了五人,其中四名是nog队伍的神秘专家。利用nog提供的情报,进入这个统治局区域中,又在和素体生命、末日真理教和安全卫士的战斗中,陆续死掉了十人,之间众人遭遇了各式各样的困难,一一度过后,才变成了如今我所看到的这支队伍——可以确定存活的,加上存活性很大,但却失去联系的成员,包括我、左川和约翰牛在内,一共是一百零八人。

    “我们在和聚集地产生交集后,和他们进行了交易,不太容易,他们很排外。”这名为我介绍情况的神秘专家说:“不过,目前在这个统治局区域所发现的势力中,他们是唯一可以称得上中立的,其他的势力,全都是敌人。”他笑了笑,“反正也就是素体生命、末日真理教和安全警卫……都是老对手了。有一个中立势力存在,也算是有点期盼。我们和他们约好了,有必要的话。可以联手进攻素体生命,当然。这得要让他们明白,我们只要联手就可以战胜这个区域的素体生命。这可不容易做到。至少,我觉得可能性小于三成,末日真理教已经和素体生命联手了,他们相加起来,可不是等于二这么简单。所以,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无视他们的存在。”

    这句话现在听起来可真是好笑,因为——

    “你们才刚刚打劫了他们。”我说。

    而且。从我对情报的分析来看,“漠视末日真理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nog有八成的可能,达成了和末日真理教的合作默契,以便在攻略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时候,获得更大的优势。nog总能在关键之处拿出的情报,如果不是从末日真理教那里得到的,又是从什么渠道入手的呢?这种程度的“早有准备”。可不是“先知”所能解释的。在这个统治局区域布置营地也好,制造出各种入侵中继器陷阱世界的设备也好,前提都是有在这个区域进行侦测活动的前提,末日真理教显然在这里经营许久。留下了不少痕迹,就连聚集地那边,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但是,nog的痕迹。就仅仅是这支队伍而已。

    有许多情况,即便不需要十分充足的证据。也能从蛛丝马迹中感觉出真相。我可不相信,队伍里的其他神秘专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之前的那场伏击战,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双方都知道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吧。仅仅是因为,只存在默契上的“明白”,所以,对于发生的时间、地点和具体情况,没有太深刻的认知。nog的准备更加充分,所以末日真理教“失败”了,因为真江的出现,不在任何人的预料中,所以末日真理教大败亏输,连片翼骑士都被干掉了一个,幸好,队伍没有把素体生命之茧都干掉,亦或者带回来做点其它事情,否则,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们,大概会立刻找上门来——nog从末日真理教那边搞到了情报,自然不可能没有情报泄露出去。正如nog这边可以伏击末日真理教的队伍,末日真理教那边,也有办法找到我们的落足之处。

    这个临时营地已经初见规模,考虑到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队伍大概是不会进行转移的,这里的东西,无法带走的可不在少数。

    “听说你进入了中继器的深处。”那名神秘专家说:“那是一个以假乱真的世界?”

    “是不是中继器的深处,我可不知道。”我扼要说了一下那边的情况:“不过,我甚至觉得,那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如果那边是真实的,那我们这里又算什么?”神秘专家和气地笑了笑。

    “也许……都是真实的,都是发生在脑海中,全又都是作用于我们的**上。”我只能这么描述到,毕竟,真相已经复杂到了,连我也不清楚,该相信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而只能将“真实”定义为——自己亲身体会到,并又作用于自身的一切。

    “原来如此。”神秘专家倒也不反驳,只是微微露出苦恼的表情,“其实我对所谓的真实,也思考过很久,可是,越思考,反而越觉得,自己所在的世界不真实……我总觉得,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不应该是我们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啊,高川,你有这样的体会吗?即便不使用神秘力量,或者说,即便是没有神秘力量的人,也会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让世界发生变化。我说的可不是‘用行动改造世界’,而是,只要一个念头,即便不付之行动,也会让世界变得奇怪……嗯,真的很难说清楚那种感觉,打个比方吧:理论上,地球重力是确定的,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改变,是十分科学的东西。可是,我却有时会觉得,其实地球重力一直在改变,甚至于,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重力,这些概念也好,常识中事实存在的东西也好,只是一个观测的结果,甚至于,只是人们心中的一种固有概念,就好似。从出生开始就有了这样的概念,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观测结果。而并非它实质存在,所以才被观测到。”

    “你在说唯心学吗?”我反问。其实我知道他的意思。至少,从病院现实的层面进行观测的话,是可以理解他的想法的。但是,仅仅基于末日幻境去看待他的问题,他所要表达的,也就不过是唯心哲学罢了。

    他闻言愣了一愣,随即苦笑起来,我觉得,他其实并不想要这个答案。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唯心”的,甚至让他觉得是“荒谬”的,然而,他想表达的,却是另一种层面上的意义——这个世界,或许并非是实际存在的东西,无论物质也好,非物质也好。常识也好,神秘也好,这些东西,都并非是存在了才被观测和认知。而是倒过来,是因为人们心中有了这些概念,所以。它们才会出现,亦或者说。以这样的形态出现。

    那么,问题最关键的核心就在于——如果这些概念是与生俱来就有的。世界因为这些概念而诞生,那么,形成这些概念的源头,又是什么呢?所谓的人,从何时起,在什么地方,通过怎样的方式,得到了这些概念呢?与之相比,人们在成长中所得到的教育,就变成了“重新去确认早已经知道的概念”,那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吗?

    对于“神秘”的探究,对于“真实”的探究,对于“起源”的探究,我想,是每一个神秘专家在经历了种种物事之后,都会下意识产生的想法,但是,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真正付之行动的,提出这些疑问的,并表示为之苦恼的,这名神秘专家还是第一个。大概,他在很多时候,都会被看作是哲学家那样“思维稀奇古怪”的人吧。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想他一样怀疑这个世界,但是,既然他就站在这里,那么,也绝对不止只是他一个人。

    我不想用“这个世界真的只是一个虚幻的精神世界,你在真正的真实中,只是一个连身体都崩溃了的可悲病人”这样的答案去回答他,如果这个答案就是最终的真相,那未免太过残酷,而我已经亲身体验到了这种残酷,如果这个答案,还并非就是最终的答案,那么,一个不是真相的真相,也不足以用来回答他的问题。我经历过病院现实,被为那里所发生的一切,我自身由此所具备的使命而冲击着,我一度也陷入“真实”和“虚幻”的矛盾中,也有想过,排斥病院现实,亦或者排斥末日幻境,只取其中之一为真相的想法。然而,最终,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下定论,即便自己因此而矛盾,而苦恼,思维一直都在徘徊,不得解脱,但是,仍旧没有真正却肯定“其中一个才是真实”的想法。

    我将两者,甚至包括中继器陷阱世界这样的东西,都当作“真实”来看待。对此时的我而言,“真实”不止一个,或许会带来思维上的矛盾和混乱,然而,也只有接受这个结果,才能让我不去抛弃任何一方。

    不!应该说,我不想抛弃任何一方!如果无法确定真相,那么,就当一切都是真相,既然无法肯定真正的现实,那么,全都当作是自我的现实,从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层面,去尝试拯救自己想要拯救的一切。

    当然,我十分清楚,自己无法拯救一切,甚至于,为了拯救一小部分,就必须抛弃大部分。就如同现在,我似乎要让末日幻境完成末日进程,让原本和平的中继器陷阱世界陷入崩溃,让许许多多的人死掉,才有可能拯救病院现实中的自己和女孩们,但是,在我如此去做的时候,那种痛苦的心情,不舍而矛盾的行为,一直在提醒着自己,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我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去做了的人,知道必然痛苦,而去承受痛苦的人。我是如此虔诚的,希望达到一切美好的尽头,即便,自己在做着,有可能会毁掉一切的行为——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是认为,只有这种“也许会毁掉一切”的行为,才有可能抵达“一切都将美好”的结局。

    我想要抵达的,觉得自己将会面对的结局,要不比其他任何结局都来得残酷,要不比其他任何结局都来得甜美。如今所遭受的痛苦,要不会在结局的时候,变成更加痛苦的毒药,要不会在结局的时候,变成甘美的救赎。

    如今,因为我的行为而无法拯救的一切,也许终将再没有拯救的余地,但也许,全部都会得到拯救。

    是的,就是这么偏激,就是这么一分为二,不是最好,就是最坏——我很愚蠢,没有给自己任何退路,也没有给其他人任何退路。我明白自己的愚蠢,所以,仅仅只是叹息一声,却从未回头,因为,回头太不符合一个愚者的风格了,也不是愚者所能做好的事情。对聪明人来说,悬崖勒马,便有可能找到新的,更好的道路,但是,对于蠢人来说,悬崖勒马,也只能是更加迷惘,最终被更多的问题掩埋,彻底失去前进的信心而已。

    我自认是愚者,所以,我选择愚者做适合,也最擅长做的事情,那就是,选定一条有可能达成自己最期盼的结果的道路,然后,无论遇到什么,无论有多么渺茫,都毫不回头地走下去。

    我就是这样的愚者,所以,我一开始,就无法解答这名神秘专家的问题,我不觉得,自己所给出的答案,就是神秘专家想要的答案,我也不觉得,自己给出的答案,就是最终正确的答案。所以,我只是沉默着,聆听着,然后听到他说:“啊,抱歉,说了这么多无聊的话。其实也都是我平时胡思乱想太多了,很多人都这么说,想太多的话,果然还是不好的吧。”

    “不,能够思考,其实是很快乐的事情。”我这么回答到。

    “……思考很快乐吗?”神秘专家又露出苦笑,他似乎很经常苦笑,不过,对此我也没有太多发言权,想得太多的人,心中总是填满了太多让自己苦涩的东西,从这个角度来说,思考也不是快乐的。但是,我始终认为,思考所带来的苦涩,比不思考所带来的快乐更加重要,尽管,它在很多时候,都显得毫无意义。

    “是的,思考,是快乐的。”我再一次强调,“我也经常思考,你所想的,我也有想过,我也为之苦恼,也有时觉得,这种苦恼很没必要,不思考的话,也许会更快乐。即便如此,我仍旧认为,思考是快乐的,就算上帝会发笑,我也不想停止思考。”

    这名神秘专家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惊讶,对他来说,我所说的这些,应该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情。如果他一直在思考,自然可以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即便不接受,也不应该是惊讶。

    “你有想过我想的那些事情?你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他反复问到。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不觉得,你的想法是独一无二的。”我反问,“还是你觉得,只有自己才会去思考这些东西?你所知道的,所认知的,所观测的,所思考的,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做,却也不是那么孤单寂寞的行为。”

    他这时才一副恍然的样子,对我说:“虽然你这么说,但是,真正对我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原来如此,我突然明白过来,他和我一样,在之前,从未听到有人提起过同样的事情,即便他向其他人提起了,身边的人也都是“不认可”或“不理解”。并非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他的同伴,而仅仅是因为,他在此之前,从未遇到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