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06 贯穿3
    我沿着工房的通路疾驰着,一路上的陷阱几乎在同一时间被触发,然而,大部分的陷阱运作都显得如此缓慢,近乎定格一般。只有那些毫无道理,没有过程,乃至于连作用渠道都不明的“神秘”才能无视这种绝对的速度差值。正因为这些神秘力量的运作,和“速度”概念完全没有关系,乃至于和“空间”、“时间”都没有关系,所以,才显得可怕。对“时间”、“空间”和“运动”有着固有观念的人,这些“神秘”就是不可理喻的,不可理解的,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常识的破坏,可是,从“临时数据对冲”的角度来说,也就只有这种“神秘”,才是完全意义上的数据对冲——对构成这个世界的固有常识数据发起冲击,在短时间内,将其存在形态内破坏,进而体现出可怕的力量。

    超越常识,超越固有认知,超出理解范围,这才是“神秘的本质。而这样的“神秘”,也才充满了各种可能性,人们理论中,常识中,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对“神秘”来说,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即便对人们来说,是不可复制的“奇迹”,站在“神秘”的角度上,也只是一种寻常的体现。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即便是速掠超能这种涉及“速度”概念的力量,也并非无敌。因为,当“速度”这个词汇出现的时候,本就意味着人们对这个状态有了固有概念,“速度”本身,就是一种常识。即便是“唯快不破”的理论,以及由“速度”概念延伸涉及的“空间”和“时间”概念,也都是一种已经被认知到的东西。而对于这种处于人们固有认知中的物事。“神秘”却是最具备破坏力的。

    因此,通过临时数据对冲,完成“以人体达到相对快概念”这种神秘现象的速掠超能,因为并没有完全摆脱人们的想象力和认知现象,就必然会被其他的“神秘”对冲掉。过去并非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席森神父的超能。虽然冠名为“气压控制”,也以“气压控制”的现象作为体现,但是,其本质仍旧是“神秘”,而并非单纯是人们可以认知和理解的“气压控制”,所以,才能在战斗中,完成对我的速掠超能的干涉——神秘和神秘之间的交锋,也正因为“神秘无法理解”的本质。变得无比复杂,本就无法认知的东西,又如何去判断高下呢?所以,才出现了“神秘性”这个概念的描述。

    当“神秘”相互作用的时候,表面现象是否出现克制的情况,其实并非最关键的,通过对超能的“名字”去理解生克作用,去揣测是否可以取得优势。也是极为浅薄的想法。毕竟,表面现象也好。名字也好,都无法完全代表其能力的本质,但在实际作战的时候,人们却极为需要一个“标准概念”,去衡量那些不确定的因素,必须要有一个概念。去为无法理解,无法认知的“神秘”分等级——这是极为矛盾的情况,但是,人类就是这样的生命,对于一个切实存在于眼前的东西。就必须去定义,去用一个概念——哪怕这种概念是错误的——去描绘。

    在很多时候,神秘专家会用自己的常识和理论,去考虑“神秘”的状态,去判断“神秘”的交锋,但却又必须明白,自己的做法实际并不是正确的,或者说,是存在巨大偏差的。即便最后的结果应证了自己用常识理论去做出的判断,也并不代表什么,只能说是“运气好”。

    是的,仅仅是运气问题罢了。就像是赌博一样,你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去猜测和判断骰子的点数,而这个筛子的运作,却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也无力去干涉。如果猜对了,也不代表自己对骰子运作规律的想法和判断是正确的,仅仅是运气比较好。

    然而,对于人类来说,即便本质是运气赌博,也会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列举出一个个自己可以理解和接受的理论、概念、公式、设定、计算和证例。

    人类,是没有“概念”就会在精神上死亡的生物,也因此惧怕着,任何无法理解的东西,一旦那样的东西出现,无论正误与否,都要冠上一个“概念”。

    这无关乎思哲,而仅仅是知性生物在精神上的求生本能。

    为了在不可认知,不可理解的“神秘”中生存下来,为了在遍布“神秘”的环境中发展,即便明明知道,用自己的常识和已知的理论去看待“神秘”并不正确,但也必须这么做。将实际只能撞运气的情况,纳入明明知道是错误的理论认知中,也是神秘专家所必须学会的生存方式。而为了进一步强化这种生存方式,“神秘性”的概念被引入。

    “神秘性”无法被观测到,只从实际碰撞的结果得出。它并非是一个可以预判的东西,而仅仅存在于实践中。因此,即便它的概念是如此**,但仍旧被视为“真理”。这种“真理”,只以“结果”的方式体现出来。

    当“神秘”交锋的时候,出现了超出理论常识判断的结果,那就意味着,只能用“神秘性”重新衡量“神秘”的强弱。胜出的一方,就是神秘性更强的一方。但是,在用“神秘性”衡量“神秘”的时候,就是“结果”已经出现的时候。也就是说,正因为某一方取得了“胜利的果实”,所以,才能判断它的神秘性更强,这个时候,无论在交锋前,“神秘”所体现出的表面现象,具备何种性质和特征,亦或者在常识理论中,是否会被克制,都已经无所谓了。

    说得通俗一些,用“神秘性”进行判断,只是一个马后炮的行为,然而,这种马后炮却又是必须的——因为,它至少可以在事后对“无法理解”的情况。做出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如果连这种解释都没有,大概会让人崩溃吧。

    知性的人类,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思考,就是为了理解而生的行为,“无法被理解”的神秘,和思考有着本质性的冲突。也意味着,和知性有本质性的冲突。虽然,也可以在面对神秘时,选择“不去思考”,但是,任何有知性的人类,都无法做到这样的事情。即便当时主观决定不去思考,人类自身所具备的知性也不会因此停下来。你假装遗忘,但已经有一颗种子埋在你的心底。无法抗拒,也无法摆脱,它会化身一个噩梦,紧紧缠绕在你的生命中。

    只有不具备“知性”的东西,才是真正意义上,于精神上不被“神秘”克制的东西。

    我怀疑,“病毒”就是这样的东西。尽管,从很多细节上。都存在“深远布局”的影子,但是。如果存在“深远的布局”,就意味着“拥有知性”。如果“病毒”有知性,那它就会思考,如果它思考,也一定会被上帝嘲笑,被“神秘”影响。可是。从末日幻境的构造认知来判断,“病毒”才是这个世界的“神秘”的基础。

    因它而生的“神秘”,反过来会影响它——这本就是一种极为矛盾的理解。

    然而,即便这是矛盾的,也必须通过思考。对其进行解释,哪怕这种解释过程,所依赖的证据是扭曲的,错误的,也没有关系。人类,不去思考,失去知性,不赋予事物概念,不通过这种概念去解释未知,就会从精神上死去。所以,我也一样。

    我的**和精神,已经不同于狭义中的“人类”概念,但是,却仍旧包括在广义的“人类”概念中。

    在面对“神秘”的时候,我也必须用人类的方式去思考,使用“神秘性”这个概念,去衡量“神秘”的强弱。正如现在,作为陷阱布置在工房中的“神秘”,以看似可以理解的现象和运动体现出来,并在我的速掠超能下呈现弱势,但却并不意味着,这些“神秘”对我的拦截结果,就是这样的发展。

    而实际上,我从未想过,自己的行动,会真的如表面上那么轻易,所以,当麻烦出现的时候,也不觉得意外。“神秘性”是基于“结果”才有意义的,在和这些布置为陷阱的“神秘”的碰撞,彻底尘埃落定之前,都意味着,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速掠超能的神秘性,一定超过这里的所有“神秘”的神秘性吗?只有在碰撞的结果出来前,才能得出结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结果是检验神秘性的唯一标准。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我已经看到了铆钉和三名队长,他们站在一片巨大又奇异的构造体机械组件下方。加上一路上遇到的神秘专家,总共有三十多名神秘专家以“定格”般的姿态,存在于工房中。此时此刻,就连铆钉和三名队长,也处于“定格”的状态。偏偏在他们的头顶上方,那巨大又奇异的机械组件,正以笨重又迟缓,但却一刻都不停息的状态运转着。

    这种鹤立鸡群般的运转,就是一种体现出神秘性的结果。在速掠超能当前的速度下,仍旧可以清晰观测到它的运转,就证明了,速掠超能此时的神秘性,仍旧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想要仅仅利用速掠超能,去击破这些组件,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如此强大的神秘性,让我觉得,这里就是真正的工房,nog计划中,通往中继器陷阱世界的“大门”,将通过它开启。我无法判断它是否已经完整,如果还没有完整,那么,在完整后的形态又是何状。在我眼中呈现的这些组件,并不具备一个可以联想的轮廓,齿轮、杠杆、管线和容器彼此连接着,交错着,向着肉眼无法观测到的地方蔓延,即便是连锁判定,也无法观测到全貌。

    轰鸣声无视于我此时的速度,以正常的节奏钻入我的耳中。而这本就意味着不同寻常。

    我没有丝毫犹豫,收回大口径左轮,启动了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然而,就在刀状临界兵器启动的一瞬间,持刀的右手就失去了感觉。但是,魔纹还在工作。临界兵器的震动一下子膨胀起来。

    我没有想过闪避,也没有去寻找这个攻击的源头。既然是在nog计划的工房中,仅想着依靠高速就能分好无损才是最荒谬的想法。如果没有一击摧毁整个工房的打算,攻击源头就算找到了,大概也是无法破坏的,甚至于。这种攻击会利用整个工房崩溃所产生的能量进行反击,也完全在nog的能力范围内。对于攻击者来说,除了在短短时间内,硬撑着“神秘”对自身的影响,完成自己预想中的攻击,没有别的办法。

    我不想杀死铆钉他们,我也不觉得,临界兵器的一击,真的可以杀死这里所有的神秘专家。我的目标由始至终只有一个。这是即便自身承受着“神秘”的威胁,也必须完成的任务。

    八景、咲夜、玛索……我的脑海中回放着她们的音容笑貌,最终停止在病院现实中,那三个人格破碎的女孩身上。

    在右手的无知觉现象蔓延到另一只手前,我旋转身体,甩动着肩膀,完成了“劈砍”的动作。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贯穿了我的身体。连内脏都打碎了。我看不到这个攻击的征兆,它根本就没有征兆。直接就作用在我的身体内部,紧接着点燃了血液——我可以清晰感觉到,全身的液体都在沸腾,随后,身体重重砸到工房的墙壁上。

    速掠超能停止了,只剩下连锁判定笼罩着这片区域。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巨大的痛苦反而在萎缩,也许是因为,我的神经早就不堪负荷了吧。即便这种完全没有任何幸存理由的伤势,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夺走我的意识。因为——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精神第一性的世界,那么。坚强的精神意志,一定可以在**毁灭之后,持续一段时间吧。在常识中,身体毁灭之后,精神也无法存留,但没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就是“神秘”真正体现其异常之处的时候。强大的精神意识所造成的数据,应该可以对冲掉常识赋予的常数,如果这种对冲不够强烈,那么,常数迟早都能修正这些异常的数据——自己在这个时候,竟然想的是这样的事情,我也觉得有些惊讶。不过,在我的认知中,这才是精神第一性,却无法摆脱常识制约的体现,也是自己能够对末日幻境的“神秘”所做出的,最大的解释。

    常识和非常识的互动,精神和物质的转化,数据和数据的对冲,病体中的异变和病体自身的免疫力之间对抗。这一切,都在这个世界中,以“神秘”的方式体现出来。这里的一切构成,人、非人和各类异常的事物,都是这个复杂的交互影响的呈现方式,而“病毒”的正体也一定会在这种互动中体现出来。干涉这种体现,反过来也会影响到更实际性的交互,在这个理论上,出现了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以及最初“高川”和系色、桃乐丝两人制定的血清计划——只要在这里杀死“病毒”的体现,那么,一旦这个结果反馈到“高川”体内,就有可能产生可以杀死病毒的“血清”吧。

    计划的核心,其实是很简单的,就是从知性生物的精神层面干涉投影到对应这个精神世界体现的有机实体,类似于“积极向上的精神,有助于击败癌症”的事实,唯一的差别,就是深入程度不同。这个血清计划和“人类补完计划”有着异曲同工之效,不,或许最初“高川”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和安德医生进行了交流,这才是“人类补完计划”的起因——不过,这个猜想是否正确,已经不重要了。除非当时的情况存留有档案,否则,即便是安德医生告诉我,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大概我也不会完全相信的吧。

    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太多关于“过去”的信息,但是,我所遇到的一切,都让我不断思考着,去补完那个“过去”。

    这个被补完的“过去”或许不是真正的过去,却是属于我自身精神上的“过去”。

    这个“过去”支撑着我如今一系列的行动。而支撑这个“过去”的理论,则支撑着现今所相信着的一切。

    我“补完”了自己的过去,这个“补完”,则让我在身体被摧毁到“常识理论中已经死亡”的时候,意识却还活跃着,就如同硬拖着一股气,注视着短短时间中,在空气中膨胀起来的波动。

    刀状临界兵器的振动冲击,在速掠超能结束的一瞬间,狰狞扑向庞大又奇异的组件群。

    它是如此之快,如此之强,从爆发到击中,没有任何“神秘”可以完成阻拦,在连锁判定中,铆钉他们只是长大了嘴巴,瞪着这一切的发生。他们的身体无法做出反应行动,但是,既然有“神秘”可以在我发动攻击的一刻进行反击,就意味着,这样的“神秘”有足够充分的时间,在刀状临界兵器的冲击抵达之前,对其进行拦截。

    可是,由始至终,在临界兵器的冲击下,没有任何“神秘”体现出来,就好似,在这一刻,工房中就只剩下临界兵器的“神秘”。

    神秘性的高下,是由结果证明的。因此,临界兵器的神秘性,再一次被证明其高高在上。

    nog设计图中的这个巨大机器所具备的神秘,可以在中继器陷阱世界的外壳上凿开一个大洞,但是,也仍旧屈居于这把灰粒子放射性共鸣装置的神秘性之下。巨大的,深入阴影中,不知道蔓延到何处的组件构造,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裂痕出现在每一个齿轮、杠杆和熔炉上,并从攻击点的最中心向四周蔓延。

    复杂结构已经停止运作,取代轰鸣声的,是一阵阵崩解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牙齿咬碎了骨头,碎砸不时掉落在地上。

    咔嚓,咔嚓——充满了节奏的声响,让我觉得,就仿佛是自己的心跳。

    然后,我似乎听到了血液流动的声音。

    我抬起头来,不是产生“抬头”这个意识,而是一种更切实的感觉,我的左眼一阵钻心的痛楚,就好似什么在搅拌,这种痛苦,让**的实质感更加明显了。好似有触手在眼眶中搅动,在它停止的一瞬间,我的视野清晰起来,这一次,我真的感觉到了,本已经被神秘力量压爆的眼球,正以完好的姿态,观测着前方的一切。

    这只眼球左右转动,完全不在我的意识控制中,但是,它所看到的,就是我所看到的。

    我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当痛楚再一次传遍全身,让我切身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活过来”的时候,真江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铆钉他们这才回过神来,将视线投向我这边。

    我不知道,此时他们的眼中,我的形象到底是如何狼狈。不过,没关系,我还是做到了,阻止外来者于中继器陷阱世界的校园中登陆,这个计划,终于完成了第一步。

    我的右手已经恢复知觉,尽管,伴随着的,是巨大的痛苦。我将手臂从墙壁的凹陷中拔下来,这里的墙壁都是构造体,我被砸入其中的时候,大概连骨头都在作用力下变成一滩烂泥了吧,但是,这样“常识中会死”的情况,被另一种“神秘”对冲掉了。

    我不知道这种“神秘”是什么,不过,不是出自于“真江”,就是出自于“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