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我,不如你!
    门院前的气氛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刻。

    所有人都相信,如果可能的话,苏宅的人绝对不是只是将卫子青两人赶走这般简单了!

    不过终究还是没有打起来,因为就在这时候,黎钢出来了。

    “我家先生有请!”

    黎钢冷冷的看着卫子青,推开身体,对着他有请。

    “黎钢……”

    听到黎钢这话,十三先生等人都楞了下。

    黎钢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卫子青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医娘,直接朝着梅长苏的房间而去。

    一进去便看到琅琊阁的少阁主蔺晨用着杀气腾腾的目光看着自己。

    而梅长苏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也是在看着自己。

    “看来我的到来,你们都很不欢迎啊!”卫子青淡淡的看着一幕,脸上浅浅一笑。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脸皮如此之厚!”

    蔺晨冷笑道。

    梅长苏轻咳一声,却是摇了摇头:“其实你若是不来,我也会亲自登门拜访的,有些事情,我真的很想知道!”

    卫子青没有说话,蔺晨冷哼一声,别过脸,不想去看这些,医娘却是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这个时候她不说话为好。

    许久,卫子青轻叹一声:“到了现在,你还不想放弃吗?”

    别人看不到,可是卫子青却能看到,梅长苏身上的生机已经将要散尽了,就是他的灵魂,也变得很是透明。

    这是命不将久的节奏了!

    “放弃吗?”

    梅长苏脸色变得有些暗淡了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身体急速的咳嗽了起来,满是痛苦,许久才平静下来。

    哭笑道:“怎么放弃?十万冤魂,林家数百性命啊,我怎么能放弃?”

    卫子青沉默着。

    “是啊,是放弃不了的,不说是你,就是我,我也无法放弃!”

    家仇,国恨,冤屈。

    梅长苏不放弃,这也是在情理当中的,自己又有什么好意外的?

    只是不知道为何,卫子青却有些不敢面对。

    “能说说,沈追到底是怎么被你收服的吗?那天晚上,誉王到底和沈追说了些什么?他怎么会毫不犹豫的投靠他的?”

    梅长苏笑了笑,看着卫子青,好奇道。

    此刻,两人就好像是熟悉无比的朋友一般在对着话,毫无违和感。

    “其实很简单的,你看中了他的正直,我却看见了他的孝顺,你将所有的谋算,放在了他的身上,可我却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他的老家中……”

    梅长苏的眉头紧皱着,许久,恍然大悟:“誉王当天带的是一个消息?”

    “可以这般说,但也可以说是一封信,一封来自沈追母亲的信!”

    说到这里,卫子青开口又补充道:“沈加母亲本是体弱之人,病入膏肓,但同样也是一个忠义之人,虽是须眉,却远比朝中一些大臣更加的令人敬仰,她深知时日不多,却瞒着沈追,为的只是不想让沈追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弃国家而不顾!”

    听到这话,梅长苏沉默了下来,他终于都明白了。

    “所以,那一封信,是沈老夫人要沈追大人辅佐誉王的书信?只是……”

    梅长苏还有些不解,若是这样,老夫人去世,也绝对不会让沈追这般的,因为他的性格,绝对会回家的!

    “她没死,相反,我派人去医治他了,虽然年纪尚大,但在活个十年八载的,也不是问题了!

    至于那一封信,只是家常书信,至于心中的内容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梅长苏没有说话了。

    许久抬着头看着卫子青,脸上露出了嘘嘘的神色:“我不如你……”

    是的,他不如他!

    这不是第一次承认,可是却是在卫子青的面前承认的!

    他对于人心的洞察,甚至是一步步的算计,都是自己意料不到的!

    尤其是在沈追的事情上,这更加的令自己意料。

    说太多,有时候远比一封家常书信来的更有震慑力,他也总算明白,沈追为什么会哭了,也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投入誉王的旗下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救自己双亲更重的恩情了!

    卫子青沉默着。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说吧,接下来你还想要怎么做?”

    梅长苏开口了:“又或者说,你已经做了些什么了?”

    卫子青点了点头:“其实很简单,在我入金陵之前,就已经派人好好的将所有的百官都查了一遍了。

    可以说,基本上所有人的把柄全在我手中,我不畏惧你有什么计划,因为这些计划,到了最后,不过只是为我铺路罢了。

    他们或许会心有不甘,可是最后也只能任由我摆布……”

    梅长苏叹了口气:“败给你我不冤……”

    卫子青没有在说话了。

    他知道梅长苏还有话要说。

    果然,梅长苏咳嗽了几声之后,脸色已经有些暗淡了起来:“可惜了,我在也没有机会了!这些冤屈,是没有看到他洗清的一天了!”

    “其实,未必没有!”

    卫子青抬着头看着梅长苏:“林府一案,想要洗清的,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而那些人中,也有我一个!”

    听到这话,梅长苏愣住了。

    蔺晨也愣住了,随即冷笑道:“可笑,若是你也想要给林府洗刷冤屈,又为何要和他作对!”

    梅长苏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卫子青:“是因为,靖王不是你的最佳选择吗?”

    “是,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君王,你若是存在,大梁或许无忧,可是却也不会多好,誉王就不同,他心狠手辣,薄寡无情,这种人,对自己狠,对敌人也狠,大梁在他的手中,远比靖王会更好!”

    梅长苏沉默着,许久叹了口气。

    这点他何尝不知道。

    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只有靖王一个选择,只有这个人,他才会尽心尽力的帮自己,也是自己能相信的人!

    “答应我一件事情!”

    梅长苏有些凝重的对着卫子青道。

    卫子青点了点头。

    “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有你在,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了,但还有机会,答应我,帮赤焰军,还有我林家,正名!”

    “好!”

    卫子青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同样的,他却摇了摇头:“但我希望,你能亲自看到这一天!”

    说完直接看向了医娘!

    医娘点了点头,在蔺晨和梅长苏惊讶的眼中,她的手中,出现了璀璨的绿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