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11 再启动
    素体生命和末日真理教巫师没有一个活下来,我不觉得捕获它们之后,可以让它们乖乖带路。我曾经拥有侵入他人意识的能力,但是,要捕获它们比杀死它们来得更加困难。最终我还是选择和原住民商量,即便他们提出要保管我的临界兵器,未免有些过份,但我仍旧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因为,在速掠面前,无论刀状临界兵器在谁手中,最终也还是在我的手中。既然他们觉得将我和刀状临界兵器分开,更能给他们安全感,有助于从他们那里得到情报,就暂时满足他们这种错觉好了。

    对于我这么干脆的态度,原住民似乎也挺惊诧,好半晌才打了手势,呼唤一个同伴上来拿走刀状临界兵器。

    “现在来谈谈你们的情况吧。”我说。

    原住民稍微放松了一些,开始讲述他们的经历,和我想的一样,那不是什么有趣的故事——在我和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汇合的时候,末日真理教联合素体生命对树管带发动大规模袭击,从强度来看,是要一鼓作气摧毁聚集地。虽然聚集地复原了不少统治局技术,然而,面对素体生命的强大,以及末日真理教巫师的诡异法术,仍旧迅速落入下风,崩溃已经不可避免。

    “他们释放了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病毒,当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三分之二的人感染了。我不太了解技术层面的问题,但据说这种病毒并非是战斗开始时才投放的,而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经从树管带的通风口扩散到聚集地中……甚至有人说,弥漫废都区的灰雾中早就充斥着这些病毒,只是在特殊的条件下才会被激活。而在这些病毒被激活之前。我们的技术无法提前检查出来。”原住民似乎也不太明白聚集地遭到袭击,在短时间内就呈现崩溃局面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有许多说法充满了主观态度,不过,聚集地的崩溃已经是既成事实,他们这支队伍其实是从战场上逃离出来的。那眼球状的浮空要塞业已被摧毁,这是整场战局变化的分割线。

    敌人投放的病毒,让聚集地的人数优势变成了笑话,因为感染者并非死亡,而是发狂,聚集地三分之二的生活区,就是被这些感染者摧毁的。感染者自身也具备感染性,这种感染性几乎是穿戴着防护服也无法避免的,只要和他们近距离相处一段时间。就有几率会被感染。当原住民说到感染者的时候,都有些不寒而栗,而且,在感染者末期的变化中,出现了我十分熟悉的情况。

    “那些感染者一开始只是焦躁,但是,病情恶化到发狂攻击他人之后,就会变得无法沟通。”到底是如何“无法沟通”。这几个原住民只能这么形容:“他们似乎无法理解我们在说什么,而且。总觉得他们瞧我们的目光,就是在看怪物一样。”对于熟悉聚集地改造技术的原住民来说,这一点反而是让他们很难想象的,因为,即便是号称“原生体”的原住民,也是从诞生时就使用了脑部手术。安装了一些辅助沟通的装置,类似于统治局高级技术中的“脑硬体”终端。在很多时候,原住民之间的沟通,是通过这种辅助装置直接进行思维联网,比正常的对话更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在理论上已经彻底消除了语言隔阂。

    这些原住民对自己大脑中植入的辅助设备也知之不详,他们并不是技术人员,只是使用产品的武装人员而已。不过,既然对他们来说,“自己人突然变得无法沟通”的情况,是最不可思议的话,那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了。他们的形容,和我所知的一种病毒越来越相似,而且,如果真的是那种病毒,那么,理论上不可能出现的“无法沟通”状态却真的出现,这样的现象就可以得到解释。因为,造成这个结果的因素,根本就是一种高度神秘。

    “感染者的病情会快速恶化,死亡后,有机**会变成一种充满侵蚀性的物质。”原住民继续描述道:“这种物质看起来像是血肉,但却能和无机物,乃至于构造体材质融为一体。不仅仅看起来很恶心,还会不断增殖,并释放出大量孢子。”虽然说这些话时使用的是电子音,但他的恐惧,却强烈到连防护服也无法隔离,“一旦被那些血肉粘上,防护服也会在一分钟内被侵蚀,没有穿戴防护服的人,根本不可能抵抗孢子。当孢子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凡是不在净化措施完善的隔离区,肌肤裸露在空气中的人,都会成为新的感染者。”

    总而言之,聚集地的崩溃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不可更改的结局。伴随着感染者的病情进入末期变化,感染性的强度和范围,都会上升到让聚集地无法承受的地步。或许还有一些人呆在隔离区逃过一劫,但是,逃出来的这些人却不抱太大的希望。能够从聚集地逃出的人,大都是还未返航的搜索队,而在孢子扩散的前期,如果可以抵达机库,找到尚未被摧毁的离线机,也能在被感染之前离开树管带。不过,逃离的人同样会被素体生命和末日真理教巫师狙击,正如我面前这队原住民,其实他们本来一共有五台离线机,但是,在追逐战中,或是被摧毁,或是不得不分开,到了现在,到底能剩下多少人活下来,也仍旧是未知数。

    这种病毒的特征已经和我所知道的那种病毒没太大区别了。

    “沙耶……”我低声说,原住民似乎听到了,但没有听清楚。

    “这是末日真理教制造的沙耶病毒。”我简单解释到。关于这种病毒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最初是在玛尔琼斯家所在的城镇出现的,当时已经加入网络球的我、富江和其他几位网络球成员前往调查镇上的神秘事件,但这种病毒却并非是整个神秘事件的根源,而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已。我无法忘记这种病毒对人格的破坏力。从它的效果来看,完全就是针对人类的精神和人格而制造出来的神秘之物,相比之下,感染性和侵蚀力就仅仅是一种手段,而并非目的。

    那一场战斗,给我们那支队伍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死伤。可以说,虽然在那个镇子上,存在末日真理教巫师的大本营,其中不乏精英巫师和巫师骑士,然而,这些敌人实际对我们造成的伤害,远远没有那神秘病毒于末期诞生的怪物“沙耶”,给我们带来的伤害大。若非是黑巢的人插局,镇上的普通人大概都无法存活下来吧。

    直到最后。集合网络球和黑巢的力量,仍旧没能及时破解沙耶病毒的神秘,甚至于,根本找不到它真正的源头。我们战胜沙耶,似乎就是解决了病毒的危害,但真相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谁都没有证据,也无从保证。那样的东西不会死灰复燃。

    作为三级魔纹使者,持有临界兵器的我很强大。但是,这种强大对如今聚集地没有任何帮助。正如这些原住民的恐惧认知,我也觉得,聚集地已经完蛋了,除非他们可以争取到破解沙耶病毒的时间,但很显然。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没有给予他们这个时间。他们从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布局,如今只是计划内的收割而已。树管带的陷落,意味着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获得了聚集地的技术和设备,而净化灰雾的设备被摧毁后,整个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的灰雾浓度会进一步增加。如果我最初于校园中遇到的“节点”。就是灰雾达到一定程度后自发形成的结果,那么,从现在开始,这样的“节点”或许更多,出现得更加频繁,从而令打开通往中继器陷阱世界的“门”更加容易。

    从这个结果来看,“江”夺走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的“门”,并加以改造,是十分及时的。毕竟,我的目标不是消除“节点”,摧毁各方通往中继器陷阱世界的“门”,而仅仅是不让各方的登陆坐标定位在我所在的城市,乃至于亚洲地区。

    仅仅从这个最终目标而言,我实际上已经达成了。虽然不知道效果,“江”也暂时销声匿迹,从真江口中也无法得知更多的情报,但是,我的直觉告诉自己,只要“江”改造的那台巨大的设备还在,整个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的节点就会从我所在的城市转移出去,这种效果,并非是重新定位,而是对定位进行干涉。

    正如让直射的光不照亮某片地方,不一定要挪动光源,只需要一面镜片,令其折射就足够了。

    然而,这么做也意味着,我同样无法通过节点回归校园,必须找到新的“门”,前往中继器陷阱世界的其他地区,再折返回到自己的城市。除此之外,因为nog计划被我中止,所以,我也有责任为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弄到新的“门”。

    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摧毁聚集地的行动,并不仅仅对他们有利,对我而言也一样,他们的动作如此之大,就必然会留下更多的线索,虽然,这样的行动意味着他们的计划将会加速,但是,我觉得自己的速度,足以在他们完成计划之前插入其中——必须考虑到,当末日真理教完成计划,离开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后,就连同整个渠道一起摧毁,如此一来,失去“门”的我和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就会被困在这里。

    假设来不及夺取末日真理教的设备进行改造,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也必须通过末日真理教开启的“门”离开,当然,那就意味着,他们的着陆点将和末日真理教一样,陷入被强大敌人窥睨的危险中。即便我推测,nog和末日真理教拥有某种默契和交易,即便两者撞在一起,也有可能不会发生死战,但是,如果可以不那么冒险的话,自然还是不要那么做才好。

    事实是,如果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在中继器陷阱世界中,一开始就和末日真理教死战,完成nog计划的几率就会下降到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几率。末日真理教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你们知道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的老巢在什么地方吗?”我问到。

    “不清楚。”原住民顿了顿,电子音继续说到:“不过我觉得,一定有人知道。”

    “我要去树管带找拥有情报的人。你们打算怎么办?”我的问题,让原住民一阵沉默。然后,我告诉他们之前发现的食物存储区:“那里有食物,你们可以进行补给,如果你们打算远远离开,我希望可以得到你们的地图。”

    原住民似乎仍旧再和其他同伴商量,半晌后。其他人都走上来,包括拿走刀状临界兵器的那人,他一过来,就将刀状临界兵器扔回我的手中。他们之中有人的姿势有些犹豫,但很快,就统一成一股决然的气息。我意识到,他们的决定是什么了。

    “虽然我不信任任何外地人,你们给我们带来太多的麻烦。”翻译器的电子音终于响起来了,“但是。如果你要去和那些摧毁我们家园的敌人战斗,那就带上我们。虽然我们无法战胜那什么巫师和素体生命的联手,但只要不是素体生命,我们都有办法解决。而且,我觉得我们的同伴也一定会进行反击。我们的技术足以在这种规模的灾难中,找到灾难的源头,逃出来的人一定有一些掌握了相关的情报,而且。我相信他们一定带走了聚集地最强的武器。”

    “最强的武器?”我反问。

    “一把临界兵器。”原住民说:“详细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应该是维多利亚重工遗留下来的。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完成技术上的修复。”

    原住民拥有一把临界兵器,这完全在意料当中,他们的刀状武器外型和我的这把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在之前的素体生命侵攻中,所展现出来的特质。也明显带有防制临界兵器的味道。说不定他们手中的临界兵器,和我手中的是同一个型号也说不定。

    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统治局到底拥有多少把临界兵器,虽然在我的情报中,临界兵器这个名字出现的次数寥寥无几。但也绝对不止这么几把。临界兵器的决定性威力,让它在任何神秘组织的手中,都会成为严密保管的研究对象。在一般情况下,临界兵器作为研究对象的价值,也超过它作为武器的价值。像我这样,一直用临界兵器作战的情况是十分罕见的,即便如此,我也从未见识过临界兵器的最大威力,因为,三级魔纹使者没有权限发挥其最大的威力。

    如今末日幻境的各个神秘组织中,能够将临界兵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的人,应该是走火吧。他的魔纹超能有些特殊,或许可以越级激活临界兵器的使用权限。这也意味着,尽管在一般情况下,走火的战斗力略显不足,但是,持有临界兵器的他,和不持有临界兵器的他,不可一概而论,其中的战斗力增幅,远比普通的三级魔纹使者是否持有临界兵器更加巨大。

    原住民的参战,对我来说也算是好事,在决定同行之后,便进入食物存储区进行补给,他们苦战了一路,又累又饿,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势,甚至还有一个终于还是没能熬过去,死在了众人面前。气氛变得悲戚而沉默,明明对病毒感到恐惧,可是这些原住民仍旧摘下全封闭头盔,为死去的同伴举行了简单的葬礼。我旁观了整个过程,然后就看到一个原住民剥下死者的装备,往我这边递过来。

    “我们还要沿着树管带寻找同伴的踪迹。那个地方充满了病毒,你最好穿上防护服,而且,也最好不要带上你的女伴。”她这么说着,看了一眼呆在我身边默默出神的真江,的确,真江此时的样子一点威慑力也没有,会让不知内情的人觉得就是个累赘。但对我来说,让真江留在身边保持观测状态,却是在某种意义上最重要的事情。

    即便真江不展现自身的神秘,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信号”。我还没有完全破解这种“信号”,不过通过直觉,多少可以意识到一些征兆,进而在心理上做好准备。

    我摇摇头,对这些原住民说:“我和她都是特殊的,不会感染那种病毒。”

    “你真的知道那种病毒?”原住民再次问到。

    “我曾经遇到过和你们的聚集地类似的情况。”我平静地说:“那个地方也被彻底摧毁了,只有很少的人才活了下来。我就是其中之一。”然后,在我以为一切都暂且告一段落的时候,最终兵器出现了,用行动证明了她们的强大。以“最终兵器999”为模板的系列最终兵器,根本就不是三级魔纹使者可以应付的,只有一个的话,还有还手之力,但是,遇到围攻的话,就算服用了“乐园”,持有临界兵器,也是丝毫没有胜利可能的。

    我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被贯穿的那一幕。那一天,我一共看到十一个和真江一模一样的最终兵器。

    十一个“真江”,简直是噩梦。

    和那样的场景比起来,沙耶病毒的可怕性简直就是不值一提。我情愿一个人去和最终沙耶战斗,也不愿意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陷入被十一个“真江”模样的最终兵器的围杀中。我十分清楚,虽然现在的自己在能力、经验和意志上,都比当时更加成熟,但仍旧不敢说,可以在同样的情况下抱住性命。

    在同一个关卡中倒下可一点都不好笑。

    真江、富江和左江……无论是哪一个“江”在我的身边,她们自身的战斗力自然是不可忽略的,但更重要的是,对她们的观测,让我可以对由“病毒”引发的各种恶性征兆保持警惕。当她们“失踪”的时候,情况就会变得很险恶,无论我是否可以感应到这种险恶,险恶的程度都不会有所下降。

    所以——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能把她留下来。”我如此说到。

    原住民们对这个回答都显得很惊讶,他们似乎无法将我和真江联想为夫妻,我觉得,这应该是他们的固有观念在作祟。

    “既然是你的妻子,那就让你的妻子穿上防护服吧。”原住民说。

    “不,她也不需要。”我说:“她和我一样,也遭遇过那种病毒。按照我的经验,只要活下来,基本上都不会再出现恶性反应。”

    原住民不怎么相信,但对他们来说,我也不算是熟人,也就不再劝说,将死去同伴的终端交给我,然后收回防护服,装入备用箱中。他们之中有人对洞穴中的其他设备捣鼓了一阵,竟然找出了一些武器补给,至于那些块状食物,则被全部卸下来,之后拆掉了食物制造机,其他设备也在确定功用之后拆卸下来。在补充了食物之后,又分出一批人手在四周搜索可以用到的东西,他们觉得自己的离线机还可以拯救一下,毕竟,如果没有离线机,会让整支队伍的行动力下降一大截。我已经做好了,在必要的时候,抛下他们先走一步的决定。

    我对他们的工作没有任何帮助,在相关技术知识上,我连他们的小孩都不如。在这段时间里,我熟悉着终端的使用,尽管上面都是我不了解的语言,不过,越是智能的终端,使用的难度就越小,形象化的图示可以意会,而仅仅开启地图和翻译机的话,就更加容易了。

    这些原住民果然很走运,狠狠坠落到地面的离线机,并没有损坏到彻底无法行动的程度,虽然外壳已经破破烂烂,大概在动力结构上也有无法修复的毛病,但是,借助个人技术,仍旧可以加以控制。当离线机摇摇晃晃飞起来的时候,原住民不由得欢呼起来。(未完待续。。)